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20814|回复: 93

[电视剧本] 电视连续剧《水浒新传》(第四十三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32

主题

1250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4079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17 10: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20-6-2 09:53 编辑

   
第四十三集     进京城时迁盗宝甲    落水泊关胜上梁山
.
镜头闪回上集最后的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宋江率梁山军马在郓城边境与关胜所率的禁军对阵,却接连两阵被关胜的连环甲马挫败,被迫退回梁山,商议对策。黑旋风李逵却因恼火宋江不让他上阵,竟私自下山,在武冈镇遇到了金钱豹子汤隆,汤隆因故与当地的财主发生了冲突,便和李逵二人打杀了财主的儿子,放火烧了庄院,正欲一起前去郓城参战。却被前来寻找李逵的戴宗撞个正着,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
进京城时迁盗宝甲    落水泊关胜上梁山
【镜头】李逵、汤隆正在一处小酒馆里吃酒,突然被人从身后搭住了肩膀,李逵正欲发作,却抬头见是戴宗。连忙赔笑:“呵呵,哥哥如何也来了这里?”  
戴宗:“你还问我,我倒要问你,如何私自下山,害得晁大哥担心,让我来寻你?”
李逵:“都是宋公明哥哥不让俺铁牛下山杀敌,所以俺才跑的。”
戴宗:“快跟我回去!”转头看着汤隆又问:“这位是谁?”
李逵:“他是铁牛刚结拜的兄弟,金钱豹子汤隆,是个打铁的高手。”
戴宗大喜:“啊呀,这可太好了,山寨里最缺你这样的好汉!那我们就快一起上山吧!”说着就向汤隆行礼,汤隆也忙还礼。
李逵:“俺想去阵上杀敌,不愿回山。”
戴宗:“杀你个头!宋哥哥已经撤军回山了!”
李逵惊问:“怎就撤回了?”
戴宗:“那关胜有连环甲马,我们吃了亏,没法对付,只得回山。关胜的大军已经逼到泊子边了!”
汤隆忙问:“是连环甲马吗?那只有用钩镰枪才能对付。”
戴宗大喜过望:“什么,你有办法对付?那太好了,我们赶紧上山,大家正着急呢!”说着掏出银子放在桌子上喊了声:“小二,来收银子!”然后不由分说,拉起二人就向外走。
【镜头】梁山聚义大厅,众头领正在议事。戴宗三人从门走了进来。
宋江看见了,对李逵吼叫:“你这黑厮,如何就擅自下山?还要人找!”
李逵嘻皮笑脸地上前:“嘿嘿,小弟就是想厮杀,才偷着下山,不过这次却结识了这个兄弟,他可是我们山寨最缺的宝贝啊,武艺好不说,更会打铁,能打造各种兵器。”
【镜头】汤隆便向宋江等众头领行礼。
【镜头】戴宗在旁兴奋地:“更重要的是,他有对付那连环甲马的办法!”
【镜头】众人听了都深感意外,宋江急不可待地:“快快说说,是什么办法!”
【镜头】汤隆:“当年老种经略相公曾用过这连环甲马与西夏交战。要想破它,只有用钩镰枪才行。我爹爹就是老种经略相帐下军器提调官,所以才知道。而打造这钩镰枪是我们家祖传技艺。但我只会打造,却不会使用。只有一个人……”
【镜头】林冲突然兴奋的:“噢,我突然想起来了,过去也曾听过这钩镰枪专破连环马。而这钩镰枪法是东京金枪班的教头“金枪手”徐宁的家传绝技。我和他在东京时曾多有往来,要不今儿提起,我倒忘了!”
汤隆:“对,就只有他会钩镰枪法!这徐宁是我的姑表哥哥。我家打钩镰枪的图样就是从他家来的。”
【镜头】杨志也说:“这金枪手徐宁,洒家在京时也曾听说过,只是和他没有往来。”
【镜头】晁盖:“那我们要想法子将这徐宁请上山来。”
宋江:“凭汤隆兄弟这层亲戚关系,只怕还请不上来吧?!”
【镜头】汤隆:“凭我让他上山落草,这肯定是不行的。不过,他家有一件祖传绝世无双的雁翎锁子甲,表哥惜如性命。要是能搞到了这副甲,那就不怕他不上来!”
【镜头】吴用听了,不由笑道:“真是物有其用,人尽其才。这下可用得上时迁兄弟去立个大功了!”
【镜头】时迁站起来搓搓手:“只要有这东西,好歹也能取来!”
【镜头】吴用:“好!那我们就取甲赚人,同时再去搬取宣赞兄弟的家小上山,这两件事就一起办了!”
【镜头】宣赞听了,起身:“若能如此,深感军师成全之德。”
【镜头】吴用看着宣赞:“呵呵,宣赞兄弟不必多心。”转头又说:“时迁,汤隆,你俩个兄弟搭伴前去东京徐宁家,一个先盗甲,一个后诱人。另外孔明、孔亮兄弟随后以徐宁半路染病为由,接取了徐宁家小上山。薜永兄弟带几个人前去搬取宣赞兄弟的家小。”
【镜头】时迁,汤隆、孔明、孔亮、薜永五个起来到厅中,宣赞上前将一封书信交给薜永,五人齐向众人拱手告别
【镜头】石碣村外一片空旷地上的关胜大营外景。
【镜头】水泊边,关胜与郝思文以及关寿、关同在察看地势。
【镜头】东京城,徐宁家不远处有一家客栈,汤隆、时迁从街上走过来,进了这家客栈。
【镜头】暮色里,时迁在徐宁家大门口外观望,一会儿又向后边行去。
【镜头】时迁攀上了后门墙边的一棵大树,蹲在树上观察院里的情况,然后从树上溜到院墙上,轻轻跳下,直奔屋子而去。
【镜头】一间屋亮着灯,窗上映显出人影。时迁伏在的窗下,用手将窗户轻轻戳破,朝里面望去。
【镜头】屋内房梁上,挂着一个大皮匣子。
【镜头】时迁缩了下来,倾听里边的动静。
【镜头】屋里,徐宁收拾着准备上床,娘子将孩子安顿的睡好后问:“明日还要随值吗?”
徐宁:“明天皇上驾幸龙符宫,我得五更就去伺候。”
娘子:“那我去让梅香四更起来烧汤,安排点心。”说着就开门出去了。
【镜头】时迁在窗框下听见,眼睛转了几转,思忖了一下,就离开了。
【镜头】四更时,徐宁家一间屋亮起了灯。一个黑影窜了过去。
【镜头】屋里,两个丫环起来,开了门,直去厨房里烧火热水,安排早点。
【镜头】时迁跟着迅速潜进了厨房,在桌子下面伏了。
【镜头】两丫环一个端了汤水先上楼去,另一个收拾了一盘子早点也端了上了楼。
【镜头】徐宁提了金枪出门,两个丫环点着灯笼送到大门外。关了门,返回屋里,熄了灯。
【镜头】时迁蹑手蹑脚从楼梯上了楼,窜上了房梁。轻轻掇动皮匣子边,伸手解下来,正欲退出去。
下边娘子惊醒,起身朝上观看着。时迁学了两声老鼠叫。娘子便又倒身睡了。时迁急忙下了梁,沿扶梯下了楼,背着匣子开门自去。
【镜头】回到客栈房间里,汤隆一见,不由称赞:“得手了啊,真有你的!”
时迁:“我这就返回山寨,下来就看你的了!”
汤隆:“好,你快去吧!”时迁背了匣子出门去了。
【镜头】徐宁家里,两个丫环起来,见里外的门都开着,慌忙在家里四处查看。
娘子问:“梅香,你们在找什么?”
一丫环:“起来见里外的门开着,怕是有盗贼进来,看少了什么没有。”
娘子不由心疑:“啊?我五更时听得梁上有响动,后来听是老鼠叫。莫非?……“急忙朝梁上一看,惊叫起来:“啊呀!匣子,匣子不见了!”
两个丫环吓得直哆嗦,颤声:“这……这可怎办呀?”
娘子:“快去龙符宫报与老爷知道!”两丫环急急忙忙地去了。
【镜头】汤隆在房间里起来,时迁却背着匣子又推门进来了。汤隆奇怪地问:“嗳,你怎又回来了?”
时迁:“我在半道上碰上了戴宗哥哥,是山寨里着急,军师要他
来看情况如何,他要我配合你哄徐宁上山。所以,东西已经由戴宗哥哥先拿回去了,我背了这空匣子来好哄徐宁。”
汤隆:“那军师要我们如何配合?”
时迁:“我在前面走,在我进去过的酒店、客店都留下记号,你哄他出来后,进去一打问,他们自会告诉你们,这样,徐宁就会深信不疑,一路跟来。到了较远的半路,我再专等你俩过来见面。那时自有山寨的头领来接应。”
汤隆:“还是吴军师想得周到啊!这下就越稳妥了。”
时迁:“我昨夜听见说,徐宁今天伺候皇上驾幸龙符宫,要很晚才能回家,所以你等他回了家时再去。”
汤隆:“好!等到时我们一起行动!”
【镜头】黄昏时分,徐宁挂着腰刀进了自家院门。院子里,两个丫环见徐宁回来了,就叫唤:“娘子,老爷回来了!”
娘子急匆匆跑了出来奔向徐宁道:“你今早去了,有贼人进来将甲匣子盗去了!”
徐宁一听,急得大叫:“什么?!偷了我的甲?那……那你们不早告诉我?”
娘子:“我让丫环去了,可那龙符宫根本进不去,那能见到你呀!”
徐宁焦躁万分:“这是我家祖传了四代的镇家之宝啊,这可如何办?这么长时间了,到那里去找啊?”
娘子:“见不到你,我们就向官府报案了!也向四邻打问了,有人看见过一个鲜眼黑瘦的陌生人。”
徐宁:“那顶个屁用!”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徐宁和娘子都回头望去。
【镜头】一个丫环前去开了门,汤隆走了进来,上前就给徐宁和娘子行礼:“哥哥、嫂嫂一向安好?”
徐宁强颜欢悦:“兄弟从何而来,很久不得消息?”
汤隆:“唉,一言难尽!自家父故去后,一直流浪江湖。我是从山东专程来探望兄嫂的。”
徐宁:“哦,闻知舅舅去逝,可由于一来官身羁绊,二又路途遥远,所以未能前去吊唁。”
娘子:“快让兄弟进屋吧!”于是三人一起进了屋。
【镜头】徐宁衣带也不解就与汤隆入坐,丫环沏上茶来。汤隆关切地问徐宁:“我看哥哥神色不好,有什么事吗?|
徐宁叹口气:“唉,我今方才回来就遇上了闹心事!我的那件传
家宝今晨被贼人盗了!”
汤隆佯装惊愕:“啊?是那件雁翎锁子甲吗?”
徐宁:“正是!”
汤隆:“那甲以前哥哥给我看过,那可是你家件祖传几代的宝贝啊!在那里搁着来,就被盗了?”
徐宁:“那甲一直装在一个红皮匣子里,吊在家中正梁上的。”
汤隆:“红皮匣子?……是不是上面有绿头如意和狮子滚绣球的图案?”
徐宁惊异地:“是啊!以前我只给你看过甲,你没见过匣子,兄弟在那里见过?”
汤隆:“我今日午时在城外四十里地的一个酒馆里看到一个鲜眼黑瘦的汉子背着这样的匣子,我看着很精致,就多看了几眼,所以记得清楚。”
娘子急忙说:“正和邻里们说得那人一样!”
徐宁跳了起来:“一定是这个贼!要能追上他就好了!”
汤隆也站起来:“那我赶紧去追,我见那人像是闪了腿,走路一瘸一拐的,我们连夜就能追上!”
徐宁:“对!兄弟,我们一起去,走!”说完就往外冲去。汤隆匆匆向娘子道了别,也欣喜地紧跟着出去了。
【镜头】一座村酒肆,墙壁上画着一个白粉圈子。
【镜头】天已傍黑,徐宁、汤隆来到酒肆门前,汤隆对徐宁说:“哥哥,不如在这里吃点东西再行。”
徐宁:“为急着追赶,今天晚饭也没吃。好,吃了再行!”二人进了酒肆。
【镜头】二人在一空桌入坐,小二勤快地跑了过来。
徐宁便询问:“你可见过一个鲜眼黑瘦的汉子?”
小二抓耳挠腮地想着:“黑汉子?……”
汤隆补充说:“他背着一个有图画的红皮匣子。”
小二豁然开朗:“哦,有!今天午饭时来过这么个人!没喝酒,吃了饭就走了。”
汤隆:“哥哥,我说得没错吧?!”
徐宁:“我们快吃了饭就去追!”回头对小二:“快上饭,不要酒!”
小二:“好呐!”
【镜头】深夜,徐宁、汤隆到了一家门已关闭的客栈,门边墙上也画着一个圈子。汤隆对徐宁:“哥哥,我实在走的困乏了,不如我们在这家店里歇了,明一大早再走。”
徐宁:“我也走不动了,就歇了吧!只是我们走得急,竟忘了告假,明天点名不到,这可不好。”
汤隆:“这不用担心,嫂子是个明白人,她一定会着人去推个事故给你告假的。”徐宁也就没再说什么。汤隆就去敲门。
【镜头】店主将门开了,二人进了客栈。
【镜头】店主带二人进了房间,徐宁又问:“请问店家,今日可曾见过一个背着红皮匣子的鲜眼黑瘦的汉子。”
店主:“噢,有过这个人。下午来我这里住了。可是天黑以后,说有急事就退房走了。他腿脚不利落,走不快,你们要找他,明天一定能赶上。”
徐宁:“知道他朝那个方向去了?”
店主:“他说过要去山东。”
汤隆:“这下好了,明天我们天不亮就起程,用不了几个时辰一定能追上他!我们快歇了罢!”
疲惫不堪的二人倒身就睡了。
【镜头】徐宁家门口,徐宁娘子抱着孩子和两个丫环各拿着包裹上了一辆车子,一好汉驾着车,孔明、孔亮骑马跟着车子离开了。
【镜头】徐宁、汤隆行进中,看到前面有一坐小庙,庙前一棵树下,时迁将红皮匣子放在旁边坐着。
汤隆先叫喊起来:“好了,那不是红皮匣子吗,就是那人!”
徐宁急窜上前抓住了时迁怒喝:“你这厮好大胆,竟然敢偷我家的东西!”
时迁连声喊:“嗳,嗳,你要怎的?”
徐宁抢过红皮匣子:“我要我的东西!”
时迁笑笑:“你看那里面有你的东西吗?”
徐宁一听,忙松开时迁,打开匣子一看,是空的,急得徐宁怒叫:“你将我的甲那去了!”
                              
时迁:“你听我说,是山东兖州的一个大财主答应给我们一万贯,让我偷了这甲,可下来时,不小心闪肭了腿,所以我的同伙先将甲拿去交货,嫌匣子累事,让我随后带去,所以才被你们追上了。你若肯饶我时,你们跟我去山东,我再去将甲偷回来还你就是,如不饶……”
汤隆:“哥哥,就依他,取甲要紧!”
徐宁:“好!但你不要耍心眼,小心我饶不了你!”
时迁:“不敢,不敢!”
汤隆:“哥哥,有我们在,他跑不了!我们快去兖州吧!”
三人便朝前赶路,时迁一瘸一拐地跟着。
【镜头】大路边,童威、童猛在树下歇着,旁边是几头牲口拉着的一辆车。
徐宁三人从后赶了上来,汤隆突然叫起来:“两位兄弟,真巧啊,能在这里遇上你们。”
童威也高兴地:“哟,原来是汤大哥。从那来,要去那里啊?”汤隆:“我和表哥从东京来,要回山东我家去!”
童威:“那正好,我们也回山东,就上车一起走吧!”
汤隆指指时迁对徐宁说:“这是我旧时的两个相识,正好他的腿不便当,我们就上车走吧!”
【镜头】徐宁答应了、三个便一起上了车。
【镜头】几个人走到一家村酒店门口,童威拿起一个酒葫芦对众人说:“我进去打些酒,再买些肉来,我们好在车上吃喝。”
童猛将车停了,童威就跳下车,进了酒店。
【镜头】几个在车上等,徐宁时刻盯着时迁,时迁笑笑:“你放心,我不会跑的,腿闪了,跑也跑不了啊!不然,你们那能追上我呀!”
汤隆正色:“若是你找不回甲来,我们就送你见官。”
时迁:“啊呀,我能从你家偷出来,就也能从别人家偷回来!”
【镜头】童威打好了酒肉出来,上了车,童猛又驾车启程。
【镜头】车上,童威拿一个瓢过来,打开酒葫芦倒了一瓢,先递给徐宁:“就请表哥先来。”
徐宁客气:“这如何使得,你们先来!”
童威:“你是汤大哥的表哥,也就是我们的大哥,还是你先来!”
徐宁没话可说,接过了一口喝了。将瓢递还给童威,童威接过又要倒酒,却失了手,将酒葫芦翻在了车上。
汤隆失惊打怪地:“嗨,你怎就不拿稳了,我们还没喝呢!”
【镜头】徐宁已经是头晕目眩,口角流涎,伏倒在车子上。
童威大笑起来:“我就怕药力不足,不想下得猛了,这么快就倒了啊!”
汤隆高兴地:“好了,大功告成!赶快上山吧!”
时迁也高兴地:“呵呵,我也再不用装瘸子了!”几人驾起车就向梁山而去。
【镜头】梁山聚义厅里,晁盖、宋江、吴用、林冲、花荣等众头领围在跟前看着汤隆给徐宁喂下了解药。
【镜头】徐宁醒了过来,见许多人在跟前,吃了一惊,便问汤隆:“这是那里,这些人……”
汤隆:“哥哥,这里便是梁山水浒寨,这是山寨的晁、宋二位和各位大哥,”
徐宁更是吃惊:“兄弟,你竟如何赚我到了这里?”
汤隆:“哥哥,你不知,我因做出事来,上梁山入了伙,听说关胜用连环甲马攻打山寨,无计可破,是我推荐了你,所以我们吴军师就想了这个法赚你上山。”
徐宁:“兄弟,你这可断送了我也!”
【镜头】宋江上前赔话:“我们众兄弟只因奸臣当道、朝庭不明,所以暂居水泊,但决非寻常草寇,我们誓要为天下贫困百姓申不平,替天行道,徐将军既已到此,还望能一同聚义。”
【镜头】林冲凑过来:“兄长可还认得我吧?我已在此多年了!”
徐宁:“呀,林教头!”二人相互计了礼,徐宁又说:你是被高太尉所逼,可我若留下,家中妻儿必要替我吃官司,性命难保,这可……”
【镜头】晁盖:“这个放心,你的家人在你走后,我们已经派出兄弟去接了,应该明日就可上山与你团聚!”
徐宁听了,一时无话可对。
汤隆:“这下就放心了!接嫂嫂的兄弟谎称你找回了甲,但染了病,要她来照看,所以嫂子一定会来的。”
徐宁叹了口气:“那我也就无路可走,只能跟你们了!”
时迁抱着打开着的,放着雁翎甲里面的红皮匣子过来,递给徐宁:“我说活算数,这甲又给你偷回来了!
众头领都高兴地笑了起来,晁盖又叫道:“排宴,庆贺徐宁兄弟上山!”
【镜头】聚义厅前的大广场上,众头领都在观看徐宁演练钩镰枪法的场景。
【镜头】汤隆在铁匠炉前指挥众人打造钩镰枪的场景。
【镜头】石碣村,官军中军帐里,关胜,郝思文,单廷珪、魏定国四人在商议军务,关寿、关同也立在旁边。
关胜:“我们虽然失了宣赞将军,但却将梁山人马逼回了老巢。只是我察看了,这里是一片茫茫水荡,盗贼巢穴却在泊子深处的梁山上,我们的连环马就没了用武之地。须得调附近州郡的水军前来,渡过泊子,方能直捣巢穴。”
郝思文:“看了这地势,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哥哥你也熟知此人的名字,就是抗辽时在晋州用火炮轰击鞑子的那个轰天雷凌振。若得他来,岂不更便利!”
魏定国:“对,这人的火炮真是历害,以前老种经略相公就用它对付过西夏。”
关胜:“此人因抗辽有功,现已到了东京,在兵部任司炮主事之职。我这就给枢密院申文,调他过来。近期我们坚守不战,只等水军和凌振到了,再行部署。你们注意沿泊子巡察,但有贼人下来,立即擒拿。”
三人起立齐声:“遵令!”
【镜头】梁山前泊子水寨全景。
【镜头】寨子里,张横对张顺说:“我们兄弟自上山以来,寸功未立,现如今这个关胜直杀到泊子边上,把我们梁山水军的威风也灭了。你我兄弟不如今夜去劫关胜大营,杀了关胜,给咱争口气!”
张顺:“哥哥,吴军师要我们坚守勿动,我们不能擅自行动。再说就凭我们的水军,若不成功,枉惹人笑。”
张横不服气:“都似你这般小心,何时能建功?你不去算了!我去找二李和三阮兄弟去!”说完就气冲冲地朝外出去了,张顺欲拦又止。
【镜头】正是夕阳西下时,张横率领了几十个好汉,自各都驾着小船在泊子上向李俊、李立的水寨行驶。
【镜头】日落后,张顺,李俊从两边驾着小船来到项充的水军大寨。张顺见了,远远地冲李俊喊:“李大哥,你也来了啊,是不是李立兄弟也去劫营了?”
“是啊!你哥来叫,不听人劝,要吃亏的。方才他们说还要去找阮氏三雄,估计他们也都去了。”李俊一边回话,一边将船靠了过来,两船相向而行。
张顺:“咱们快去和项充兄弟商量个办法吧!”
李俊:“好的,我也正为此而来。”
二人靠了船,一起向水军大寨子里去了。
【镜头】李俊、张顺进了大寨,项充见二人进来。不等他俩说话,先开了口问:“我已经听说了,他们几个都去劫营了吧!我也派人上山去报告了。他们这是自投罗网啊!我们得去接应救援,不然必有闪失!水军全体出动,快走!”
三个立即起身出了寨门。
【镜头】夜幕里,关胜正与郝思文等三个在营中叙话。一兵士匆匆忙忙进来报告:“发现泊子上面有大量的小船驶了过来。”
关胜听了,微微冷笑,招手让郝思文等三个凑进了,向三人轻声交待了几句后,三人起身出了营业帐。
【镜头】黑暗中的水泊上,张横、李立、阮小七在前,阮小二、阮小五在后,驾着小船从芦苇丛中穿行,靠向了泊岸。
【镜头】张横、李立、阮小七上了岸,分三路冲向关胜大营冲了过去。
【镜头】居中的张横远远望去,只见大营里关胜独自一人在烛光下捻须读书,大喜,率先就直扑进去,才到门口,地下拉起一条绊索,将张横一跤跌翻,跟着伸过来几把挠钩,将张横拉过去,上来几个兵士将其绑了。
【镜头】李立、阮小七分左右正要向营寨施放火箭火弹,却听得锣鼓喧声天而起,几路官军涌来,箭如骤雨飞来。二人一见情况不妙,急欲撤回,可是四周已被团团围住。一条套索飞来,李立就被拉走了,阮小七返身向水边跑,被几把挠钩搭住,也让跟上来的人绑了。
【镜头】阮小二、阮小五才上岸,发现前面有变,急忙回撤,却是两边郝思文、魏定国两边冲来,拚命抵挡。这时,项充率水军大军驾大船过来了,将箭向官军阵中狂射。阮小二、阮小五才得以上船,向水中大船靠了过去。
郝思文在岸上看船远去,便也收兵回营。
【镜头】郝思文等三人带兵士押着张横、李立、阮小七三个进了关胜大营。
【镜头】军帐内,张横三人横眉竖眼,昂首挺胸。
关胜:“你等为何啸聚水泊,公然反抗朝庭,扰乱地方?”
阮小七:“还不都是被你们这些脏官逼的!我们拚了这腔热血,也要和你们做对!”
李立:“你这大头巾!枉有这八尺之向躯,却愿做昏君奸臣手下的鹰犬!”
关胜也不争辩,又问:“我听说你们的首领晁盖和宋江一个是东溪村的保正,一个是押司,都是卑微小吏,又无惊人本领,你们何以服他?”
张横冷静笑:“他两是江湖上人人敬爱的好汉,撑起大旗,替天行道,你这不知大义的人,如何能明白!?”
【镜头】关胜一时无语,挥挥手,兵士们便将三人押了出去。
【镜头】梁山聚义厅,晁盖站在中央交椅前对众头领发话。项充、阮小二、小五和李俊、张顺几个水军头领站在厅中。
晁盖:“最近以来,我们兄弟们不遵号令约束的事屡有发生,前次李逵私下宛子城,昨夜张张横、李立、阮小七三个又擅自去劫关胜大营,三人全被关胜捉了!现在重申军令,各大小兄弟务必严守军纪,如有再犯,不论功劳大小,一律严惩不贷!”
宋江也起来说:“弟兄们求胜心切,我能理解,可是不能莽撞行事!现在我们的钩镰枪手即将训练好,那时我们再出战,大破官军,救出三个兄弟,还要将那关胜请上山来。弟兄们务必各安职守,准备最后决战!”
【镜头】欧鹏、邓飞从外匆匆进了聚义厅,邓飞上前对晁盖、宋江和吴用说:“前泊子水寨来报,说是关胜已调来了附近州郡的水军,在石碣村扎起了水寨,看来是要向我们山寨进攻了!”
【镜头】项充、、阮小二、小五和李俊、张顺几个听了,兴奋地叫喊起来。
阮小二:“这下可好,让他们来!”
阮小五:“狠狠教训他们一下,出了这口恶气!”
张顺:“终于又有我们水军的活干了!”
项充上前:“我们水军确有好长时间没有与官军战斗了,他们敢闯进来,就交给我们收拾吧,定叫他有来无回。”
吴用起来笑着说:“弟兄们莫急,有你们施展的时候。我们来个放长线,钓大鱼。前泊子的水军全部退守到其它水寨,将他们放进泊子来,然后左、右、后三寨水军齐出,一举聚歼。”
【镜头】项充、、阮小二、小五和李俊、张顺几个听了,在厅中欢呼雀跃起来。
【镜头】石碣村边的水泊里,官军建起的水军大营。关胜和凌振以及几个水军将领在船上,商议进剿梁山。
关胜对几个说:“这些日子,梁山贼寇龟缩在老巢不敢出来,现在我们水军已做好准备,凌振将军又带来了火炮。分四路渡过泊子,先攻战前泊子贼寇的水寨,然后直去拿下滩头,然后大船返回,接大军攻山。”
凌振:“我就随大船前去,可用火炮先攻击水寨和滩头寨栅。”
关胜:“好!明日清晨行动!”
【镜头】官军的四路水军船只如蚂蚁似的摆开在水面,向泊子里驶来,直到前泊子水寨。
【镜头】空荡荡没有一只船,也没一个人影的梁山前泊子水寨。
【镜头】官军大船上,水军将领、凌振正在观看。水军将领欢喜异常地说:“呵呵,贼人害怕,已经弃寨逃了回去,我们倒省了事,就直接向山下进发吧!”
【镜头】官军船只临近了金沙滩,凌振便在船头上架好了炮,装上火药,点燃了引线,炮火喷了出去,轰隆几声巨响。
【镜头】炮火一个打在水里,另有两个打在了滩头。守滩头小寨的吕方、郭胜立即率人向山上撤去。
【镜头】官军水兵纷纷登岸,凌振也命令兵士们将火炮架上了滩头,准备对准山上轰击。
【镜头】芦苇从中,李俊、张顺率几十个好汉悄悄泅水到了滩边,突然跳出,冲上去将火炮架子全部推倒,将几个正在装药、燃放的兵士杀了。
凌振和一名提辖急率官兵赶过去,李俊、张顺呼哨一声,众好汉迅速跳进了水里不见了,凌振等众兵士在水边观望着。
【镜头】李俊、张顺率几十个好汉又驾着小船从芦苇中驶出来,一字排开,停在滩边不动。
提辖大声喊叫:“快下去消灭他们!”众兵士便下纷纷水来抢船。
【镜头】李俊、张顺和众好汉齐声呐喊,都又跃入水中。
【镜头】兵士便夺了船只,凌振和提辖也各上了一只船。却看见见前面的芦苇滩边朱仝、雷横率人在擂鼓鸣锣,提辖又命令驶过去。
【镜头】水下,好汉们拔去船尾楔子,又冒出水面将柁橹也拽下了水中。
【镜头】李俊和张顺分别跳上了凌振和提辖的船头,两脚一用力左右摇晃,船便翻扣了,凌振和提辖都要落了水,被李、张二人抓获,提到芦苇滩边,朱仝、雷横拖了上去,将二人绑了。
【镜头】水面上的大场景:项充、二阮、、郑天寿、欧鹏、邓飞等众好汉驾着大小船只从四面围拢了官军的船只,好汉们纷纷跃上官船排头儿砍杀官军兵将,官兵毫无斗志,大都投降。
【镜头】晁盖、宋江、吴用等众好汉下到金沙滩与水面上,滩岸上众水军好汉们欢呼胜利。朱仝、雷横带几个好汉押着凌振过来。
宋江忙上前亲解其绑,口中埋怨说:“让你们请凌主事上山,如何能这般无礼!”
【镜头】呼延灼、李飞琼和鲍旭三个走到凌振面前,李飞琼叫道:“凌叔叔,还认得我吗?”
凌振很是吃惊地看着李飞琼:“啊呀,是女将军、呼延公子和鲍义士,你们如何会在这里啊?”
李飞琼笑着说:“凌叔叔,我们早已上山聚义了。方才得报说官军中有施放火炮的,我们猜测一定是你,就下来见你!”
呼延灼:“凌叔叔,我们是要请你也上山聚义的。晁、宋几位哥哥听我们说是你,便要邀你也来坐把交椅。”
晁盖:“你的家中老小,我们即刻就派人前去东京搬取上山,你就放心!”
凌振:“深感众位如此盛情,我那能不答应啊!”
宋江:“好!我们这就上山为凌振兄弟接风。并部署与关胜决战,再把他也请上山来!”
众头便共同朝山上关口行去。
【镜头】聚义厅里,众头领齐聚。徐宁对晁、宋说:“几百名钩镰枪手现在都已训练精熟,可以上阵了!”
汤隆也接着:“所需的钩镰枪也全部打造好了,足够使用。”
晁盖高兴地:“好!我们就可以与关胜最后决战了!”又转头问吴用:“军师兄弟,你看我们如何布置?”
【镜头】吴用正要说话同,却看见吕方从门口进来。
【镜头】吕方进来,上前递上书信说:““关胜派人送来了一封书信。”
宋江起身接过。打开看了起来。看毕,对大家说:“关胜来信,是要和我们互换被俘的人员,其实他主要是想换回宣赞和凌振两位。”
晁盖:“两位已入伙,如何能交换?”
吴用:“我想张横等三个弟兄,关胜不会伤害。萧让兄弟,你即写回书,告诉他们只换兵,不换将!”
【镜头】萧让起来:好,我这就去写。
吕方便跟萧让一起出了聚义厅。
【镜头】吴用这才又说道:“我们明日这一仗,先将钩镰枪手和挠钩手埋伏在芦苇荆棘林中,由四路步兵出击,诱那连环马军过来,便由钩镰枪钩翻马军,挠钩手乘机捉人。”
徐宁:“挠钩可与钩镰枪相辅相成,配合起来效果更好!”
【镜头】宋江:“另外再派出八队马军,在四面八方设伏,防止关胜逃脱,就势擒获上山。”
吴用:“再派一支水军在泊子边守候,方可万无一失。”
【镜头】晁盖:“还要派几个弟兄专去救出小七他们三个弟兄来!”说罢,扭头与宋江、吴用二个相视一笑,转身又说:“现在一切就绪,明日开战!”
【镜头】月黑风高,石碣村的泊子边,官军的巡夜哨兵被暗地里跳出的梁山好汉袭杀了,拖进了芦苇丛里,换上官军衣服出来巡哨。
【镜头】钩镰枪手和挠钩手乘几十只小船到泊子边下船,潜伏在了芦苇、灌木丛中。
【镜头】刘唐、燕顺、雷横、邹渊各率一队人马从四只大船下来,奔四个方向而去。
【镜头】凌振和杜兴带着风火、子火炮下船,将炮架在了高处。
【镜头】天边现出鱼肚白,天色已渐亮。
【镜头】凌振和杜兴点燃了炎线,放起号炮,几声巨响后,四路步军立即发出呐喊,开始进攻。
【镜头】关胜已起来坐在中军帐中,忽听得号炮响起,一兵士进来报告:“梁山人马杀过泊子来了!”
【镜头】这时郝思文,魏定国,单廷珪也跑进帐来。
关胜命令:“立即传令,放出连环马军!”三个转身便出帐而去。
关寿,关同也披挂好了,随关胜出了大帐。
【镜头】关胜骑马持刀,二子相伴左右,列开了阵势。左右两边是魏、单二人率军掩护。郝思文纵马过来向关胜说:“四面各有三队梁山步军冲了过来。”
关胜:“梁山突然袭击,必有计策。我们务必要谨慎,各率一支连环甲马分挡四路。”
【镜头】四路连环马向梁山步军冲去,梁山人一见甲马冲来,便都四散朝着芦苇荆棘里乱走。连环甲马跑开了,收勒不住。也只管向草木丛中冲去。
【镜头】潜伏的钩镰枪手尽起,先钩翻两边的马脚,中间的马便咆哮不已,无法前进。挠钩手们便乘机将马上的兵士拉下马,官军顿时人仰马翻,阵势大乱,呼号声,马嘶声,刀枪撞击声响成一片。
【镜头】郝思文率一路甲马正冲锋时,见甲马纷纷倒地,情知不妙,立即命令后边的甲马停下来,解开连环。这时一只风火炮打了过来,郝思文心慌,引军便欲退出去。
【镜头】邹渊、解珍、解宝从芦苇丛中出来,挡住了郝思文的退路。
【镜头】邹渊举捧扫向郝思文,郝思文用斧招架,不防解珍解宝两条索套齐抛,将郝思文拉下了马,两兄弟上去按住绑了。
【镜头】关胜最先发现有马翻倒,知道情况不对,立即下令收马,大部分甲马收勒定了,没再向前冲。关胜便争命:“打开锁环,松散开来,立即回保大营!”
【镜头】关胜率军将到大营,却见一个子母炮过来,将大营打得黑烟红焰,腾空而起。两边梁山好汉喊声震天,只见李逵、樊瑞、鲍旭率团牌衮刀手已冲杀进了大营。
【镜头】关胜急纵马欲上前营救,却是鲁智深、武松双双冲到,挡在马前。后边是吕方、郭胜,李云、马麟四个拥着宋江和吴用过来。
宋江向关胜抱拳:“关将军,小可宋江有礼了!久仰关将军英通盖世,特来请将军上我梁山,同聚大义。”
关胜:“住口!你们聚众倡乱,何言大义?”
吴用:“关将军,你现在连环马已经被我破,精兵良将已失,身陷重围,不上山,还有路吗?”
关胜怒喝:“休要多言!关胜宁死不屈!”
【镜头】鲁智深早不耐烦:“你这大头巾,不明大义,看我禅杖!”说着抡起就打,武松也挺刀向前。
关胜急忙挥刀架住二人刀、杖,对二子喊:“我们快走!”便勒马向另一方向冲出去,二子紧跟,其它官兵却都被截住了。
【镜头】李逵、樊瑞、鲍旭率团牌衮刀手冲杀进了囚禁梁山好汉的地方,救出李立、张横,阮小七三个,六条好汉一起向官军冲杀。
【镜头】关胜与关寿、关同三个沿小道路冲到了一片树林,只见林冲立马横矛挡在当路。
关胜对二子说:“此人武艺高强,不可硬战,跟我走!”说着拨马斜行,林冲从后追赶。
【镜头】花荣张弓搭箭,对着飞马过来的关胜大叫:“关将军,请受花荣一箭!”
关胜急躲,那箭已射中了头盔。关胜吃了一惊,掉马就向另一方向冲去了,二子紧随其后。
【镜头】关胜、关寿、关同冲到一处空旷地,回顾不见有梁山人马追来。关胜指着前面的路对二子说:“此路是通往济州方向,我们奋勇拚杀出去,到了济州再说!”三人便向那条路冲去。
刚拐过一道弯,却见前面张清率队挡在路前,张清喊了一声:“关将军,尝我一石子!”说着手已一扬,一粒石子已向关胜飞来,关胜急用刀面将石子挡落,拍马斜向就走。
【镜头】关胜三个沿着一条小路向前,穿过一片灌木丛后,见前面是一片茫茫水荡。二子惊呼:“前面没路了!”
关胜回头四顾,见四面都要是梁山的旆旗招摇,在向这边过来。不由仰天长叹:“天亡我也!”
突然,关寿叫起来:“爹爹,有船来了!”关胜忙向水上望去。
【镜头】项充、陶宗旺驾着一条小船从不远处的芦苇中驶了过来。关胜叫道:“船家,快来渡我们!”
项充:“你们要去那里呀?”
关胜:“这里可是通往济州?”
项充:“可以去得!但我这船小,只能先渡人,然后来渡马。”
【镜头】关胜父子三个便下了马,等船告了岸,便上了船。陶宗旺将竹蒿一点,船就驶进了水中。
【镜头】船在水中缓缓前行,关同叫喊起来:“我们的马!”
关胜、关寿齐回头向岸上看去。
【镜头】林冲、花荣、张清三个立马在泊子边,几个好汉将关胜的马牵走了。花荣冲船上的关胜喊叫:“关将军,我们梁山再见!”
【镜头】船头上,项充高声唱了起来:
英雄不会读诗书,且在梁山泊里居。
准备窝弓收猛虎,抛来香饵钓鳌鱼。
【镜头】关胜听了,心知不好,脸色骤变。却看见前面两边又驶出两条小船来,左边船上是李俊,右边船上是张顺,两人都手挺五股叉。另有两个好汉驾着船直向项充的船靠过来。
【镜头】项充回身向关胜抱拳:“关将军,八臂哪咤项充请你上山聚义!”
关胜一声长叹:“不想我大刀关胜竟然命绝于此!“说着伸手拨出剑来,就要自刎。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25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1978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17 11: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载临屏慢费神,终成一卷未觉辛。
         皆因水浒生痴愿,可慰松江已故人?-----为老师的精神点赞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25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1978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17 11: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之所以动起了改编这样大部头作品的念头,是因为当央视将最后一部四大名著《水浒传》搬上了电视后,竟然又重新拍摄了《新水浒传》,再次登上荧屏。心里实在不明白重新拍摄的目的和意义。于是就想到了《水浒新传》这部书,想着要是能将它拍摄成功不是更好吗?于是我一时兴起,就开始动笔。由于这是自我行为,没有后动之力,自已也不想太苦累,所以就时断时续地编写,有时几个月也不动笔。这样前后共用了四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近七十万字的初稿。

    该用户从未签到

    232

    主题

    1250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4079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8 09: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17 11:19
    之所以动起了改编这样大部头作品的念头,是因为当央视将最后一部四大名著《水浒传》搬上了电视后,竟然又重 ...

    感谢关注,祝天天快乐!

    点评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8 10:46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25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1978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18 1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18 09:07
    感谢关注,祝天天快乐!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该用户从未签到

    232

    主题

    1250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4079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08: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18 10:46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啊呀,过奖了!谢谢了,祝快乐!

    点评

    辛苦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9 14:5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25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1978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19 14: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19 08:48
    啊呀,过奖了!谢谢了,祝快乐!

    辛苦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232

    主题

    1250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4079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0 11: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命苦!谢了!祝好!

    点评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20 20:33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25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1978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20 20: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20 11:26
    呵呵,命苦!谢了!祝好!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232

    主题

    1250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4079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09: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20 20:33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呵呵,出不了名,有才也没用。

    点评

    向大漠老师学习!  发表于 2020-2-28 21:0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影视剧本

    影视剧本

    订阅| 关注 (4)

    在光影交错间留下惊艳,品味人生,挥洒芳华墨韵,点燃生活的火种,犹如暗香浮动,芬芳岁月
    4今日 207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