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47378|回复: 129

[电视剧本] 电视连续剧《水浒新传》(第五十七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32

主题

172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7260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17 10: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20-9-16 15:41 编辑

  
   第五十七集  扎寨飘洋各奔前程  毁山泄泊伙受招安
.
【镜头】闪现上集最后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 高俅率朝庭大军进驻济州,欲征剿梁山。宋江听取了卢俊义的建议,决定与高俅大战,并力图生擒高俅,以杀朝中主剿派的气焰,从尔达到招安目的。梁山众头领用吴用之计,在石碣村、济州船厂、济州府三地同时放了大火,林冲活捉了高俅,押上梁山。谁知高俅却被宋江、卢俊义等奉为上宾,激怒了林冲,欲杀高俅却被卢俊义、关胜、孙立阻挡,林冲忿恨难抑,留下绝命诗后自刭。鲁智深得知林冲死因,要杀宋江未遂,大闹了忠义堂,最后和武松等重回二龙山。吴用一看大势已去,彻底绝望,也在晁盖等人的坟前自缢。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扎寨飘洋各奔前程  毁山泄泊伙受招安
.
【镜头】清晨,皇甫端、花荣、崔慧娘三个都在自家院子里,皇甫端对二人说:我去后山转一转
慧娘:舅舅,你别走太久,早些回来。
花荣:我也正想去后山的墓地看看,就随你一起去吧。
皇甫端:那好,我们一起去吧。
二人便一起出了门。
【镜头】花荣、皇甫端二人来到了后山,还没到跟前,皇甫端先看见坟墓前的大树上悬持着一个人,不由大惊:快看,前面树上有人上吊了!
【镜头】正在观望别处的花荣回头仔细一看,惊得呆了片刻,随即大叫:不好,是军师哥哥!
【镜头】二人飞快地奔跑过去,到了树下,急忙解了索子,将吴用抱放了下来,倚在树干上,花荣抚尸恸哭。
皇甫端也一时手足无措,在一边团团转,最后对花荣说了一声:“我去喊人,通告宋头领!”就直奔而去。
【镜头】宋江正在卢俊义的屋里,两人品茶叙话,关胜和孙立两个推门进来了。
关胜向二人报说:出大事了,吴军师自缢在后山墓地了!
【镜头】宋江听了,惊得立即站了起来:“什么?这,这……”却又一屁股坐下了,脸色忧虑地嗫嚅着:如果有不明事理的兄弟要因此与我相拚,可就不好了!
卢俊义:吴军师自寻短见,这与你无干。若真有人寻衅,我们自有分说,决不能让人有损哥哥的。
关胜:我们是为招安大计,才放了高俅,林教头一气之下寻了短见,已是感情偏激,吴军师竟然也如此气量狭隘,唉!
孙立对宋江:哥哥莫要忧心,如有谁要伤害于你,我们自会全力向前保你。
宋江听了,这才缓过气色,却又露出悲伤,对三个说:我与加亮兄弟自幼相交,情同骨肉。只因招安一事,意见相左,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走了!
宋江说着就掉下泪来,又站了起来招手:我们赶快过去看看吧!
众人便一起动身出了门。
【镜头】宋江等从屋里出来,宋江忽转头对卢俊义说:哦,一会儿戴宗兄弟要回来,你还是先在家等他吧。
卢俊义:对,对!那你们先去吧。
【镜头】宋江、关胜、孙立三个便欲出大门,却是龚旺推门进来了,一见宋江等都在,急切地:呀,原来宋哥哥你们都在这里,让我找了半天。吴军师已抬到了忠义堂,花荣兄弟和几个兄弟去吴军师的房间了,怕你们去墓地,特让我来告诉一声。  
宋江:你来的正巧,那我们快过去吧!
【镜头】忠义堂里,吴用和林冲的遗体并排摆放着,灵座上摆放着祭品。杨志、索超、燕顺、王英等其他头领也都守立在旁。
【镜头】宋江哭哭涕涕地和关胜、孙立一起从外进来,一头扑到吴用的尸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镜头】花荣拿着吴用的铜链,萧让端着笔砚、金大坚、裴宣抱着吴用的衣服和被褥从门外进来。
【镜头】花荣见宋江哭得伤心,关胜、孙立在旁劝慰,便也急忙上前将宋江拉了起来劝说:哥哥莫太悲伤,还是赶紧料理后事吧。
宋江又抽泣了几声,叹口长气:我和加亮兄弟自小同里、同学,情深意厚,谁想现在却因高俅一事,竟会步了林冲兄弟的后尘,这可真教我百身莫赎了!
花荣:军师哥哥倒不尽为高俅一事,多是因为宋哥哥你一心要招安,晁大哥遗志难以继承,心里气苦,才会如此。方才我们去取他的遗物,见到他在墙上也象林哥哥一样留下了四句诗,就从“天王遗志凭谁继,只要招安作命官”这两句便可知他的心迹。再加上林哥哥一去,他是心中完全绝望了啊!
宋江听了,显得很不好受,但还强辨:贤弟,这招安也不是为兄我一人的主意,当初晁天王在时也曾首肯,是加亮兄弟不体察,硬说我背了晁天王,这真让我百口难辨了!
【镜头】花荣正想再说话,旁边的燕顺早已不耐烦了,抢过话头,指着宋江毫不客气地:明明是你一心想要招安,还狡辨个甚!俺们可不听你的!花二哥,我们早就想要离开了,是你要与军师哥哥还想争取,这下可没希望了吧,不如我们现在就回清风山,在那里也能继承晁大哥的遗志。
王英、龚旺也一起抢上前来,龚旺大喊:对,我们走!
王英:现在与我们一心的弟兄们都走了,我们还呆在这里还有甚指望?
【镜头】花荣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条路了。三位哥哥,你们先率咱们的弟兄们先行一步,我安葬了吴、林两位哥哥,随后就来!
【镜头】燕顺三人听了大喜,燕顺便向花荣:“那好,我们这就集合了下山!”说着朝王英、龚旺一挥手:走了!
【镜头】三个扬长而去,宋江眼睁睁地看着,无奈地摇摇头。这时卢俊义出现在身后,拉拉了宋江的衣袖,在耳边说了一句,宋江便急忙和卢俊义出去了。
【镜头】宋江和卢俊义才出了忠义堂,只见戴宗神色悲恸地飞奔过来,宋江叫了声:兄弟!
戴宗全不理会,疯了一般奔进了忠义堂。
【镜头】宋江对卢俊义:一定是听说了加亮兄弟的死讯。
卢俊义:一定是!因有周士宏在,所以我方才没告诉他,可能是我下边的人告诉他的。
宋江:他们二人很多年前在东岳庙就相识了,交情很深啊,唉!走吧,我们快去见周虞候。
二人便一起向前行去。
【镜头】宋江和卢俊义进了屋,只见周士宏坐在桌边,一人正在给他沏茶。
宋江忙上前致意:有劳周虞候,辛苦了!
周士宏笑笑:没什么!是张公子从东京回来,带来了好消息,并说张知府定要我亲自上山来告知你们。皇上听了我们张知府的上奏,已将高俅削去官职,问责议罪。并已新下诏书,升任张知府为京东两路安抚使兼梁山招安使臣,不日就要来山寨宣诏。要寨主早做准备,勿再生意外。
【镜头】宋江大喜过望,眉欢眼笑地对卢俊义:这下好了,招安必定再无错失了!
卢俊义也十分欢欣地:是啊,现在内外皆无阻力了,大局已定。
【镜头】周士宏看二人高兴,也笑着又说:圣上听了张知府的奏陈,得知贵寨有许能人异士和能征善战之将,都被蔡京、童贯、高俅等人陷害,以致负屈含冤,沉伦水泊,决意给他们洗涮罪名。象柴进‘董平、呼延灼等都将复职袭爵。
宋江一拍大腿:看看,我早就说过圣上天聪至明,只是一时被奸人蒙蔽了,可军师等几个就是不信,可惜他们都听不到了,咳!不说了,来,我们快备酒席,好好款待一下周虞候。
卢俊义:我早让准务好了,这就可以过去了。
【镜头】宋江便起身邀周士宏,三人一起向外行。到了门口,宋江又对那个小年轻说:你去忠义堂叫戴头领过来赴席。
小年轻答应了,就转身先出去了,宋江三个也出了门。
【镜头】金沙滩边,燕顺、王英、龚旺三个向前来送行的马麟、杨林、乐和、金大坚、裴宣等告别,然后分别上了郑天寿、李俊、李立的船,船便驶进了泊子。
【镜头】宋江、卢俊义与周士宏在兴致勃勃地饮酒叙话,小年轻从外进来,向宋江报告:戴头领悲伤过度,自已在柱子上撞昏了,被抬下去抢救了。
宋江吃惊了一下,随即便镇静:咳,这个戴宗兄弟,你为何要作贱自已啊!
周士宏有些意外:戴头领因何要这样?
卢俊义:是我们山寨有个兄弟意外去世了,他也是戴头领最要好的兄弟。
宋江举起酒杯:不会有事的,来,我们喝酒。
三人举杯共饮。
【镜头】梁山后山墓地,紧挨着晁盖的坟墓两边又堆起了两座新坟,竖了新碑。众头领全都一身缟素,站在墓前哭泣尽哀。
【镜头】花荣在碑前挥泪泣读祭文:
呜呼!吴、林二兄,一文一武,辅助晁公,一则足智多谋,运筹帷内,一则能征惯战,决胜军中。山寨兄弟众心共仰,甘拜下风。然自晁公作古,忠义堂更,背遗志而盼招安,弃大业而思归顺。以致兄弟成离心之势,山寨现崩公之形。
【镜头】站在最前的宋江听了,十分不是滋味,左右看看,脸上十分地不自在,显得很是不乐。只听花荣继续读道:
二兄痛心疾首,以死殉志。天地含悲,风云变色,日月兴嗟,雷霆共怒。二兄生为人杰,死亦鬼雄,永存愁怨于水泊,长留遗恨在梁山。呜呼!死者已矣,生者何堪,吾等当承晁公未竟之志,继梁山未竟之业,一息尚存,此志不渝,以慰二兄在天之灵.呜呼哀哉,尚飨!
【镜头】花荣读罢,大放悲声,哭倒在地。郑天寿、李俊、李立三个立即奔上前扶坐在一边,孙立、秦明、黄信也过去劝慰。
【镜头】宋江忍着心中不快,也上前劝花荣:贤弟,莫要太过悲伤,小心苦坏了身子。弟兄们还在等我们奉二位兄弟的神主回去呢。
花荣止住哭泣,站了起来。走过去捧了吴用的神主。
【镜头】朱贵过去捧起林冲的神主,伤感地嘴里念叨:林哥哥,当年你初上梁山时,最先跟小弟相识,今日就由小弟送你一程吧!
【镜头】两队鼓乐吹手,在前吹吹打打,花荣、朱武捧着神主跟着,众头领由宋江、卢俊义率领紧跟在后,一直走进了忠义堂。
【镜头】宋江宅院,花荣和抱着几个月大婴儿的崔慧娘来向宋江辞别。宋江一脸失望和不舍的表情,又劝花荣:贤弟,你我自幼相交,却不能体谅为兄的心意?现在招安大事已成,我们共为国家良臣,将来青史留名,有何不好,贤弟为何就要离我而去?
花荣:哥哥,恕小弟直言,人生在世,若只贪图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便不是真男子、大丈夫!你一心要招安,无非要博个高官厚禄,显亲扬名而已,可这不是小弟所愿,小弟自上梁山,在晁天王、吴军师的熏陶下,立志要把这不平世界颠倒过来,不想哥哥继任寨主,却完全背向而行,我与吴师力图想劝哥哥断了投降之念,谁知是徒劳一场,既然如此,我们只能各走各的路了!
宋江十分伤感:咳!也只怪我宋江无德无能,到如今众叛亲离,好教我痛心啊!
花荣平淡地:哥哥不必伤感,我们还要和其他兄弟们告别,就此别过!
花荣说完,就和慧娘一起向宋江拜了两拜,便一起转身去了。
宋江惆怅万分地看着他们出了大门。
【镜头】门外,花荣对慧娘说:三娘和飞琼两个尚在月子里,我去不便,你先过去,姐妹们好好说说话。我去和别的头领告别了,再过来和董平、呼延两兄弟辞行。
慧娘:好!那你快去吧,我在她们家里等你。
二人便分开,各自前行。
【镜头】花荣正行中,听见后边有人喊叫:花贤弟!
花荣便回头看去。
【镜头】原来是邹渊和邹闰两个走了过来,邹渊到了跟前对花荣
说:花贤弟,听说你们要回清风山,我们也是反招安的,可却没个好去处,所以商量了一下,决定也和你们一起去清风山。
花荣高兴地:这可太好了,我们一起走!那你们准备好了吗?
邹闰抢着说:早好了!
花荣:那我要和几个兄弟告别,慧娘也在和姐妹们告别。等会我们就在山下金沙滩相会吧!
邹渊:好!那我们就去了,顾大嫂和解珍、解宝都在等着消息哪!
三人便分开,各自前去。
【镜头】花荣、崔慧娘、邹渊、顾大嫂、邹闰、解珍、解宝乘着郑天寿、李俊、李立的船到了东山酒店的李家道口下船上岸。便向李俊、李立二人告别。
【镜头】李俊说:你们走后,我们等到项充兄弟的消息后,也就离山出海飘洋去了,今日一别,可能再难相见了!
花荣:是啊,兄弟相聚一场,只有各自珍重了!
【镜头】这时朱贵、朱富两个走了过来,朱贵对花荣说:俺是最早上梁山的,不想好端端的梁山大业,却毀于招安。我们也想要跟你们去。
郑天寿高兴地:好啊,朱大哥,我们一起走!
【镜头】李俊、李立在道口与花荣等众人挥挺好告别的场景。
【画外音】清风山的好汉以花荣为首,继续梁山事业,后来金兵南下,他们联络当地人民,英勇抗色,作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事来,花荣等先后壮烈成仁,崔慧娘和儿子一起依旧不屈不挠,坚持了数十年,人们称崔慧娘为神箭娘娘,死后为其立庙为祀。
【镜头】忠义堂大门前。宋江、卢俊义、关胜、孙立、柴进、李应、杨志、徐宁、索超等集聚在一起。
宋江对大伙说:现在反招安的人都已经走了,但还有一些过去态度不甚明确的弟兄,所以我们大家都要用些心,想法笼络住他们。关胜、孙立两位兄弟去劝说董平三兄弟,李应兄弟,你是飞琼的叔叔,就动劝她和三娘。还有候建、裴宣、汤隆等几个也要……
【镜头】徐宁:汤隆就让我去劝说。站在旁边的柴进也说:还有杜迁、宋万两个,当初是我资助他们上的梁山,我去劝住他们。
【镜头】宋江:好!乐和、金大坚、萧让、安道全四个是皇上要留在内廷供奉的人,就由我去劝说.
李应又说:这忠义堂的牌匾和大旗都坏了,要不要重新……
宋江摆摆手:不必了,马上招安了,这些都没用了, 大家还是各自抓紧去劝人吧!
众人便各自散了,分头去找人。
【镜头】马麟和杨林在宅院里的台桌边逗着马麟满月不久的孩子玩、裴宝姑笑迷迷地坐在一边。
【镜头】石秀和燕青推门走了进来,裴宝姑先看见,欣喜地叫起来:石秀和燕青哥哥回来了!
【镜头】马麟高兴的将孩子递给宝姑,和杨林两个奔跳着迎了过去。四人相拥,分外兴奋。
【镜头】四个回到台桌边坐了下来。马麟急切地:快说说,北边都安排好了吧?
石秀笑答:都好了!我们和穆大哥在北边打探到了金国极有可能南下入侵中原,所以今后的主要敌人是金国,于是就没回军都山,便在太行山中的娘子关附近,占了一座险要的金鸡山,安下了大寨,准备将来抗击金国。
燕青接着问:这里山寨的情况如何?
马麟:咳,全散了!鲁师兄和史大郞去了二龙山,花荣他们也回了清风山。本来林冲大哥和候建、焦挺兄弟已将高俅擒拿上山,可竟让宋江给放了,不过朝庭也将高俅也罢免了,很快就又要来招安了。
杨林:你们不知道,林教头和吴军师也先后自尽了!
【镜头】石秀、燕青听了,不由都惊的“啊”了一声,燕青忿忿地:好一座兴旺的梁山,就这样毀在了宋头领的手里!
石秀有些伤感地:我们得去给吴、林两位哥哥上个坟,烧些纸钱。
杨林:好的,一会我们陪你俩去。
燕青:穆大哥还嘱咐我们,要将反花石纲的那些兄弟们都带了去太行山,特别是董平他三兄弟。
马麟:等上了坟后,我们就去,他们三个住一个院子里。
石秀:那就好,我们就去上坟吧。
众人齐声:好!
【镜头】石秀、燕青、马麟、杨林四个在后山墓地给晁盖等十位头领烧纸的场景,完毕后,对着墓碑拜祭后便离开了。
【镜头】董平、呼延灼、张清三人坐在院中叙话,赵珍娘在屋门前逗着已会走路的孩子玩。
【镜头】石秀、燕青、马麟和抱着孩子的裴宝姑从外面进来了。董平三个高兴地一起迎上前去,众人相见分外亲切,裴宝姑自与赵珍娘去一边叙话。
【镜头】众人入坐后,马麟先说:石秀和燕青两位哥哥回山寨是来接我们的,穆弘大哥已在太行山中安了寨。
石秀:穆弘大哥有话让我们传达给你们,他想让你们也能一起去太行山,不知你们的意思是?
【镜头】董平与呼延灼对看了一眼,缓声答:我们主要是孩子还没满月,三娘和飞琼行动不便。只能以后再说了吧!
呼延灼:的确是,太不方便了!
燕青看着二人笑笑:这也的确是个问题,但马上就要招安了,只怕是没有以后吧?
【镜头】董平、呼延灼都不自然地强笑了笑,却不知如何回答。
燕青:“当然,这还是要由你们决定,我们可不能强求。但愿我们后会有期。”说罢转头问一直在沉思的张清:那张清兄弟呢?
【镜头】赵珍娘和裴宝姑拖、抱着孩子,也过来站在了他们旁边听着。
【镜头】张清也看了董平和呼延灼一眼,然后态度诚恳坚决地:我和珍娘其实也已为将来的事,议论了多次,想到当年是穆大哥将我从刑场上救下来,我与官府早已势不两立,是决不能再投靠朝庭的。没问题,我和你们一起去!
【镜头】赵珍娘也干脆地说:我爹是被朝庭的奸官害死的,我的命也是宝姑娘救的,我们是决不可负义,决不投降朝庭!
【镜头】石秀高兴地:这就好!那你们就尽快收拾,咱们明天一早就启程。
燕青:我们还想和焦挺兄弟见一面,还有乐和、金大坚他们几个兄弟也要去看一眼,我们就先走了!
说罢,众人都站了起来。
【镜头】马麟对燕青、石秀说:那你们去见焦挺,我和宝姑去跟裴姐夫他们几个说。
董平又问:那你们不见见宋大哥他们了?
石秀:现在除了你们,其它都是死心踏地要投降的,不见也罢!
燕青冷笑了一声:大好的梁山就是葬送在他们手里,见了也只能是徒增不快。
石秀:我们走吧!
几个相互致意作别后,石秀等便出门去了。
【镜头】石秀、燕青、马麟、宝姑四个行在半道上。马麟对石秀、燕青说:其实最近宋江、卢俊义、关胜等几个你来我往的常来董平他们这里,我还听说,朝庭已经给呼延德天使平反,并让呼延灼兄弟袭了爵位,董平兄弟也要复了原职,所以他俩已心动了,才不愿和我们一起走了。
燕青:这也在情理中,但愿他们不生意外,这对他们来说也算是好事。
马麟突然叫喊:嗳,快看,那不是候建和焦挺两位哥哥吗?
石秀:对,是他俩!,在向我们招手呢!
【镜头】候建、焦挺、时迁三个从远处走来,焦挺看到了燕青,招着手先跑了过来,到了跟前,焦挺兴奋地对燕青说:听说你们回来了,我就和师兄去找你们,却又知你们来了这里,就赶了过来。
燕青:我们也正是要去找你们的!
【镜头】候建、时迁也过来了,几个行了致意礼,候建就问:穆大哥他们都好吧!
石秀:都很好,我们已在太行山上立足,准备跟将来金国战斗呢!怎么样,你们师兄弟三个有何时打算?
候建:我们是决不受招安的,可现在梁山已是不能呆了,正好你们回来,那我们也随你们上太行山。
燕青高兴地:呵呵,我们也正是想来劝你们的!
马麟也兴奋地:这下好了!我看你们现在都跟宝姑去我家里,我去将姐夫和乐和他们几个叫过来,再把张清他三兄弟也喊来,咱们在这梁山最后好好聚一聚,明天好出发。
众人齐声叫好,马麟便一人先去了,众人都跟着裴宝姑去了家里。
【镜头】柴进急匆匆地来到宋江处。宋江正在和卢俊义、关胜、孙立在闲话。宋江就迎向柴进先问:看你的神情,一定是有事吧?
柴进:是有事,石秀和燕青回来接马麟夫妇和其他老小了,听说他们还去了董平、呼延灼和张清那里,怕是……
关胜抢先道:董平和呼延灼两个没事,我和孙立兄弟昨天就找过他们,听说了要平反、复职,他俩已答应受招安了!
宋江:只是乐和、安道全、金大坚、萧让四个是皇上亲点要留用的,可不能让他们走了!不行,我得赶紧去见他几个。
柴进:我与他们几个平时交往甚好,就和你一起去吧!
宋江:好,我们这就走!
三人立即向门外去了。
【镜头】马麟进了裴宣等人的院子,却见宋江、柴进三个已正在和几个人说话,安道全也在旁边。乐和见了马麟进来,便上前招呼。宋江也扭头看了马麟一眼,又转向众人说:你们都是有专长的人,是皇上亲点的要留在内廷的啊!裴家兄弟,你也曾是朝庭一员,是受了贪官陷害才上的山,可如今花石纲的那些奸臣都被罢罢职了,我还是请几位兄弟三思。
乐和平静地:我们虽有特长,但象我以前一直侍候那些达官贵人,听他们使唤,可自上山后,我们才明白要做个自主独立的好男儿,现在让我们再去侍候那个贪官的总头子皇帝,我是坚决不去!
裴宣一脸冷峻地:哥哥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听戴宗兄弟说,朝庭招安了我们,是要我们去江南讨伐方腊,而那方腊是和我们一样的兄弟,也正是他造了花石纲的反,皇帝才罢了奸臣,难道我们还能掉转刀枪,去残杀自已的兄弟吗?
柴进忙说:可你们和我一样,是不用去江南的啊。
金大坚:对,我们可没既能耐享那样的福气,更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去和一样的贫苦兄弟自相残杀!
【镜头】在一边听着的马麟这时上前说:兄弟们说得太好了!想当初我们也曾跟着穆大哥在江南大闹花石纲,现在如何能跟造花石纲反的英雄作对呢!你们还是和我一起去吧。这也是穆大哥的意思。
乐和立即应承:好啊!我们就去找穆大哥!
裴宣、金大坚也同时就答:对,我们去!
【镜头】宋江还不死心,又冲一直没说话的安道全:安家兄弟,难道你也要和他们去吗?
安道全慢悠悠地说:我几十年来一直凭医术治病救人,怜贫恤苦,以前也曾有官府许我官位,但我不愿巴结达官贵人,所以没答应。现在要我去给皇帝当御医,豈不违背了我毕生的志愿?我还是跟他们去了吧!
马麟:这就好了,大家快去我哪里吧,石秀、燕青几个哥哥都在那里,我们痛痛快快地喝一场酒,明天就上路,走吧!
【镜头】众人便一哄而起,随着马麟走了,谁也没再理会十分难堪的宋江和柴进。
【镜头】李俊、李立率手下水军弟兄驾十多只船停泊在李家道口。石秀、燕青等众好汉和手下的弟兄们下船上了岸。
【镜头】石秀、燕青、马麟、候建、焦挺、裴宣、乐和、金大坚、安道全、时迁、裴宝姑十一个人站在岸上与在船头的李俊、李立兄弟拱手告别后,便上路而行。
【画外音】以穆弘为首的这伙弟兄们继承梁山事业,在太行山与朝庭作对。后来金兵入侵,他们高举义旗,纵横杀敌,多次重创金军,声威大振,金国元帅粘罕率大军几度征剿,被打的大败,金军再不敢前来进犯。他们坚持斗争数十年,保留了中华一片净土。
【镜头】李俊二人准备驾船返回,李立却道:哥哥,我看我们回去也没事,不如就住在这东山酒店里,等项充兄弟派的人来吧。
李俊:也好,让其他弟兄们回去,我们上岸吧!
李俊便转头对别的船上的弟兄们喊叫:我们俩就在酒店里等人,你们先回去吧!
二人便下了船上岸,其他人便驾船进了泊子去了。
【镜头】早晨的太阳洒在山路上,欧鹏、石勇兴冲冲地走上来,石勇高兴地大声叫唤:到了,到了东山酒店了!
二人直奔上前,进了东山酒店。
【镜头】李俊、李立正在饮酒闲话,看见欧鹏二人进来,李立跳起来奔上前与石勇交臂大叫:啊呀,可把你们等来了!
石勇:我们也着急啊!
二人说着回到桌边,李立叫:再添碗筷来。
【镜头】一青年汉子立即将两副碗筷摆上了桌。李俊拉着欧鹏坐下,忙问:欧大哥,大海鳅船都造好了吧?
欧鹏:好了,好了!共造了五只大海鳅船。我们走时就快完工了。回去后就可出海了。嗳,不知山寨这里都怎么样了?
李俊:咳,都散了! 你们走后,宋江竟然将被林哥哥活捉的高俅放了,林冲和吴军师两哥哥都自尽了,鲁师兄和史进、花荣两伙兄弟也先后离去了。就在前两天,石秀和燕青两个回来,南面来的兄弟们也都跟着走了。现在反招安的也就剩我们的人了。
欧鹏:都是让这招安给搅乱的!真是害人不浅啊!
李立:现在大势已去,他们就要接受招安了。我们也得立即动身离开吧!
欧鹏:好的,我们将萧让、小妹两个和老小们都接下来,今天就可以返回。
李俊:那现在就上山,接了他们,就在这里吃过午饭,我们就走!
欧鹏三个齐声道:好!
【镜头】李俊、李立、欧鹏、萧让、莹娘、吴二姐和石勇率手下的众好汉下了船,上了岸后,李立向弟兄们命令:将船全部放火烧了!
【镜头】手下的好汉们立即行动起来,不一会儿,大火就燃烧起来。众人站在岸边,心情沉闷地望着燃烧的船。听到欧鹏叫了一声:我们走了!
众人便一起向山下行去。
【画外音】这起以项充为首的弟兄们后来乘五只大海鳅船出海飘洋,由于遇上了大风浪,将船队吹散。后来项充等四条船又会合,却又遇上更大的飓风,先后被巨浪打翻,葬身大洋。只有李俊兄弟二人由于航海经验不足,偏离了航线,躲过了灾难,他们最后飘流南下,在暹罗国的一座荒岛上安了家,取名安乐岛,繁衍生息,日渐繁荣昌盛,成为南洋诸国之冠。
【镜头】忠义堂前,在被鲁智深打坏的旗杆基座和只剩半截的碑亭旁边,卢俊义和关胜、孙立在议论着,宋江在向杜迁、宋万布置任务:再过几日,张知府大人就要来山寨宣诏招安了,你俩负责尽快将这里收拾一下。
杜迁、宋万答应:那我们这就去叫人来!
二人就转身去了。宋江又对卢俊义几个说:东平府再没消息来,不如让戴宗兄弟去打听一下,我们……
宋江话没说完,就听到李应喊叫声:宋哥哥!
【镜头】众人转头望去,只见李应匆匆奔跑过来,喘着气说:宋哥哥,戴宗兄弟不知为何,用李逵的斧子砍断了右足!
【镜头】众人听了,都大吃一惊,睁大了眼睛,宋江惊叫了一声:啊!什么?
卢俊义:我们快过去看看!
宋江没再说话,急忙就走。李应在旁边走边说说:我已让人喊了王定六去包扎了。
【镜头】宋江等一起进了戴宗的房间,只见戴宗紧闭双眼躺在床上,王定六已将的右足包扎好了。
宋江急忙问王定六:伤势如何?
王定六:右足完全断了,没法接了,我给止了血,上了止痛药。
【镜头】宋江上前哭声问:贤弟,你如何生此拙念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毀伤!
戴宗睁开眼,看了宋江一眼,又闭上说:我不想跟着哥哥再走下去了!
宋江:你真是糊涂啊!现在马上就要招安,我们都有了光明的前程,你这是……
戴宗又开眼道:哥哥,过去正是听了你的这些话,我才走上了岐路。当初我本来可以追回李逵兄弟的,也却被你阻拦,最终害了我铁牛兄弟。想我和吴用哥哥情同手足,却没听他的,他为反招安,不惜舍命,我要这足又有何用?!
【镜头】戴宗说着已是泪如雨下。宋江听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一连声地叹着气。
戴宗:哥哥若怜念兄弟之情,就送我去泰山东岳庙出家做个道士,了此残生,我是绝意不跟着你去受招安了,如若不依,那我就只有自尽,追随吴用哥哥和铁牛兄弟于地下了!
【镜头】这时,柴进从外进来,将一封书信递给宋江,悄声说:东平府的周虞候着人送信来了。
宋江接了信,便忙回头对戴宗说:“贤弟既然发心要去出家,为兄只得依你。待伤养好后,我就着人送你前去。”说毕又对王定六:你这两天要好好医治照应戴宗兄弟!
宋江朝卢俊义等人示意,便与柴进出去,卢俊义等也就紧跟而出。
【镜头】宋江出了门,直向外行走到半路才站了下来,打开只有一张纸的信看了一遍后。高兴地对众人说:这下好了,张知府已回到东平府,后天就要上山来宣诏了!
卢俊义:那我们得赶快做好迎接的准备。
宋江:对!这就由我来安排吧。我的意思,卢家兄弟和柴大官人今天就去东平府,既是礼节,也以示我们的诚意。
卢俊义:这最好!那我们这就前去。
说完,卢俊义便和柴进作别而去。
【镜头】金鼓旗幡队伍开路,张叔夜、刘光世骑着马在放着招安丹诏的龙亭左右两则而行,后边跟着卢俊义、柴进和张文德、周士宏和其他随行人员,紧随在后的是装着御酒的三座香车,浩浩荡荡出了东平府城。
【镜头】锣鼓喧天,旗帜招展。宋江率接受招安的大小头领在半路上跪伏迎接张叔夜的队伍。
张叔夜在马上发话:宋寨主与众头领请起,上马随行上山。
宋江等即起身,分别上了马,跟在了后边,分别上了大船,驶进了泊子。
【镜头】忠义堂里,宋江、卢俊义毕恭毕敬地请张叔夜、刘光世等居中入座,随即与众头领依次跪在堂前听诏。
【镜头】张叔夜起来,从面前放着的龙凤诏匣内取出丹诏,展开宣读:……朕切念宋江、卢俊义等素怀忠义,归顺之心已久,报效之心弥坚。虽犯罪愆,各有所由。察其衷情,深可怜悯。朕特差京东两路安抚使张叔夜亲到梁山水泊,宣诏赦免汝等所犯之罪,并赐各大小头领金、银牌,红、绿锦。赦书到日,莫负朕心,早早归顺,必当重用。……
【镜头】宋江以下三呼万岁,叩头谢恩。张叔夜等众头领全部起立后,问宋江:朝庭本来准备了一百零八份赐品和御酒,可昨日听卢副都头领说,竟已有不小头领不受招安,离山而去,可速将详情报来。
【镜头】卢俊义上前一步,展开手中拿着的一份名单,照读:
在山接受招安头领共有宋江、卢俊义等四十二员;已故头领吴用、林冲等一十员;离山头领共计五十五员,其中重回二龙山的鲁智深、武松等十员;回清风山的花荣、朱武等一十三员;出海飘洋的项充、李俊等一十二员;在太行山重新扎寨的穆弘、张清等一十九员。另有归乡奉母头领一员,已伤残出家头领一员;
【镜头】张叔夜叹息了一声:不想竟还有这么多人不愿归降朝庭,将来必又是朝庭之患啊!
   【镜头】宋江:这些兄弟都是些桀傲不驯的人,反对招安,故此纷纷散伙走了,也怪我宋江德薄能鲜,驾驭无术,真是一言难尽啊!
张叔夜:“人心难测,各有其志,这也难怪宋头领。”说罢回头对周士宏:继续宣诏。
【镜头】周士宏也上从龙凤诏匣风又取出一份诏书,喝叫了一声:柴进听诏!
柴进急忙上前跪下听宣。
【镜头】周士宏展开宣读:柴进乃先朝柴世宗子孙,家有先帝特赐丹书铁券,因被高廉陷害,才上梁山,情属可悯,朕今特赦无罪,仍赐丹书铁券,重归故里,安享荣华,勿生异志。
【镜头】柴进听罢,三呼万岁,叩头谢恩,站了起来。
张叔夜从一黄包内取出丹书铁券,双手递给柴进,柴进上前接过,感激涕零,连拜了四拜。
【镜头】周士宏又叫道:董平、呼延灼听诏!
【镜头】董平、呼延灼二人听了,相互看了一眼,不禁面露喜色,一起上前跪下。周士宏宣读:朕知呼延灼乃靖国公呼延德之子,呼延德遭童贯陷害蒙冤而死,朕已为其平反昭雪,继袭世爵,并授雁门关兵马统制。董平前曾受朕知遇,不幸陷身水泊,情实可囿。今特复旧职,依来殿前,朕有厚望。……
【镜头】董平、呼延灼董平、呼延灼也叩头谢恩,三呼万岁。
【镜头】张叔夜又站立起身,神色郑重地:宋江、卢俊义,刘光世听令!
【镜头】宋江、卢俊义一起上前,刘光世也忙起立下来与二人并列一行听令。
张叔夜:宋江、卢俊义即日起率所有头领兵马,离山前往东平府,听候圣上新诏。安抚副使刘光世,率本部人马立即将梁山所有设施平毀,并疏通水道,将梁山泊水引入汶河,以防后来贼盗再次聚众为患。
【镜头】刘光世的兵士们折除宛子城、忠义堂,开挖河道的场景。
【镜头】东平府城里,柴进、董平、呼延灼与宋江、卢俊义等众头领告别的情景。
【镜头】戴宗乘坐一辆车子,由两人护送着,出了东平府城门。
【镜头】东平府军校场上,宋江、卢俊义与众头领率梁山兵马,俱是全身披挂,列队听诏。
张叔夜在将台上宣诏:梁山义士忠义素昭,才勇皆备,朕现任命宋江为平南正先锋、卢俊义为副先锋,其他大小头领皆为正副将佐,即日南下,平定江南方腊之乱。为王前驱,殄灭反寇,勿负厚望,早奏凯旋。
【镜头】宋江、卢俊义率众打着“顺天’、”护国”两面大旗,浩浩荡荡出征的场面。
【画外音】就这样,宋江、卢俊义等共三十七名“替天行道”的梁山头领,率领愿意投降朝庭的所有好汉,从东平府出发,下江南去为赵家朝庭效劳,征剿那个和他们原来一样替天行道、造反作乱的方腊去了。轰轰烈烈的梁山起义事业,就这样被及时雨宋江给葬送了。最后,还要我们还要叙一叙董平、扈三娘,呼延灼、李飞琼四个人的后事。
【镜头】呼延灼带着几名随行人员,李飞琼抱着孩子乘坐在一辆车上,进了太原府城门。
【镜头】傍晚时分,太原知府黄和率几名官员迎接呼延灼夫妇二人进了一家高档酒楼。
【镜头】呼延灼与众人行进在路途中。呼延灼突然感到腹部不适,疼痛难忍,喊叫起来:肚子好疼啊!
李飞琼惊问:你这是怎的了?是什么东西没吃对吧!
随行的一人也说:快要到代州了,我们赶紧前去找个代夫看看吧!
李飞琼焦急地:对,我们快走!
【镜头】已是奄奄一息的呼延灼躺在床上,一名郞中正在为其看病,他把完脉,又拨开看了看眼睛和口鼻,瞧瞧脸色,叹口气说:象是中了毒了,我……我是没法治了。
李飞琼听了,宛如晴天霹雳:啊!怎么会这样啊?
这时,守在床边的一人已叫道:快看,人不行了!
众人都到床前,只见呼延灼身体挣了几挣,很快就不动了。李飞琼伸手一摸,已是鼻息全无,撕心裂肺地放声大哭起来。
【镜头】日落时分,李飞琼和众随行扶着灵柩来到一个小山村,正欲敲一户人家的门,却听见后边有人呼叫:“李家姐姐!”便回头看去。
【镜头】只见是裴宝姑和候建、焦挺三人来到了跟前,李飞琼又惊又喜,上前与宝姑四手相执,不由泪水横流,泣声问:妹妹何来?
裴宝姑:我们是从太行山专来寻姐姐的。姐姐,你可知呼延哥哥是如何死的?
李飞琼:郞中说是中了毒,可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镜头】焦挺:呼延兄弟是在太原,被童贯的亲信黄和那个奸贼在酒里下了“七日丧”的毒药,用鸳鸯壶害死的。被我和师兄正巧遇上那个给童贯送信的人,现在人证物证现都在太行山上。
【镜头】李飞琼不由放声痛哭起来。裴宝姑安慰:姐姐莫太悲伤,你是千军万马中杀出的女中豪杰,我们一定要报仇雪恨!
李飞琼哭叫:此仇不报,何以为人!我要回去亲手杀了童贯!
【镜头】焦挺:李家妹子,当初我和呼延兄弟不也剌杀过童贯吗?其实你即使杀了一个童贯,还会有更多的童贯。我们还是应象当年晁大哥倡导的那样,只有把这不平世界翻转过来,才算真的报仇!不过你放心,回头我和师兄一定将黄和那厮的狗头给你提来!
【镜头】候建也劝说:李家妹子,师弟说得没错,你还是随我们上太行山聚义吧,是穆大哥就是为此才专让我们来找你的。【镜头】李飞琼听了有些内疚地:当初石秀、燕青两哥哥也曾劝我们去太行,可我们一时心迷,甘心受了招安,却教害了夫君性命!真是报应啊!好,我现在也正前途茫茫,就随你们去吧!
裴宝姑高兴地:那太好了!姐姐,我们这就走!张清和珍娘他俩还在村外等我们呢!
李飞琼略显意外:哦,他俩也来了啊,那我们快走!
众人便一起扶了灵车向村外行去。
【镜头】天色已黑,众人到了村口,与张清,赵珍娘相会。李飞琼与珍娘相见,不由又是相拥而泣。听到候建说了声:我们走了!
众人便一起上马向前,行进消失在了暮色中。
【镜头】东京皇宫大殿,众臣退朝尽向外出去了。赵佶却叫住了董平,对他说:董爱卿,朕闻你那妻子扈三娘,人称“一丈青”,有好武艺。朕已让选了百余美女,就让三娘来教习武艺,如孙武教女儿兵一般,于后宫作军阵之戏,以娱朕耳目。明日即派宫车来接。
【镜头】董平听了,脸色骤变,惊慌俯身拜奏:臣妻因产后偶感寒症,正在卧床将息,不堪鞍马刀枪,乞陛下开恩。
赵佶哈哈笑了二声:那不妨事,先让太医好好调治,病愈后朕再派人来接。你去吧!
董平迈着沉重的步子,转身出了大殿。
【镜头】天黑了,董平回到家里,三娘迎上前来,给他拂尘脱动漫外衣。董平忧心忡忡地看着三娘:三娘啊,不好了!今日皇上竟要你到宫里去教宫女们练习武艺!这可如何是好!
三娘一听就急了:啊!这还了得!谁不知那皇上是个风流天子,我去了那还能得干净!咳,真悔不该听了宋江的话受招安,却招来这样的烦恼。
【镜头】二人说着,四目相对,愁苦不堪。突然响起敲门声,三娘嘴里念叼着:“这会儿,会是谁呀?”忙去开了门,却见竟是乐和站在门外。三娘惊喜地地叫喊:是乐家哥哥啊!
【镜头】董平见了,兴奋地冲上前拉乐和进屋,叫到:哥哥,你如何会来?
乐和:我是从太行山专来找你们的。贤弟,你可知道,呼延兄弟已被人害死了?
【镜头】董平、三娘听了,一起惊得目瞪口呆,董平急问:怎么回事?
乐和:呼延兄弟在前往雁门上任途经太原,被知府黄和在酒里下毒害死的。
董平:那黄和是童贯的亲信啊,他们竟如此歹毒!
乐和:所以穆大哥怕你也出事,特让我来找你们上山聚义的。
董平:我这里也真是要出事了!就在今天,那风流天子竟要让三娘进宫教女儿兵,我俩正在犯愁呢!
乐和:呸!什么狗屁圣上!他这和当年王都尉想霸占玉兰一样啊!贤弟,你现在该明白这受了招安的滋味了吧?
【镜头】董平愧疚地垂下头,叹气道:招安真是害人不浅啊!
乐和:你明白就好,现在也不晚。赶快收拾了,随我上太行山吧,李飞琼和呼延兄弟的灵柩都已被张清他们几个兄弟接上山了!
【镜头】三娘忙对董平说:这下可好了,我们快随哥哥走吧!
董平:哥哥,你来的正好!让我们迷途知返,重归正道。
乐和:那快准备吧,张清和石秀、燕青他们三个在城门外等着呢!
当下,夫妻二人愁颜尽扫,急忙拾掇东西,乐和也帮忙收拾。
【镜头】董平、乐和、扈三娘出了城门,与张清、石秀、燕青相会了,几个在马上致意后,就一起向夜色中的远方催马而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35

    主题

    3万

    帖子

    8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061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17 11: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载临屏慢费神,终成一卷未觉辛。
         皆因水浒生痴愿,可慰松江已故人?-----为老师的精神点赞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35

    主题

    3万

    帖子

    8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061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17 11: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之所以动起了改编这样大部头作品的念头,是因为当央视将最后一部四大名著《水浒传》搬上了电视后,竟然又重新拍摄了《新水浒传》,再次登上荧屏。心里实在不明白重新拍摄的目的和意义。于是就想到了《水浒新传》这部书,想着要是能将它拍摄成功不是更好吗?于是我一时兴起,就开始动笔。由于这是自我行为,没有后动之力,自已也不想太苦累,所以就时断时续地编写,有时几个月也不动笔。这样前后共用了四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近七十万字的初稿。

    该用户从未签到

    332

    主题

    172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7260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8 09: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17 11:19
    之所以动起了改编这样大部头作品的念头,是因为当央视将最后一部四大名著《水浒传》搬上了电视后,竟然又重 ...

    感谢关注,祝天天快乐!

    点评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8 10:46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35

    主题

    3万

    帖子

    8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061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18 1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18 09:07
    感谢关注,祝天天快乐!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该用户从未签到

    332

    主题

    172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7260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08: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18 10:46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啊呀,过奖了!谢谢了,祝快乐!

    点评

    辛苦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9 14:5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35

    主题

    3万

    帖子

    8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061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19 14: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19 08:48
    啊呀,过奖了!谢谢了,祝快乐!

    辛苦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332

    主题

    172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7260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0 11: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命苦!谢了!祝好!

    点评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20 20:33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35

    主题

    3万

    帖子

    8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3061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0-20 20: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20 11:26
    呵呵,命苦!谢了!祝好!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332

    主题

    1722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7260

    热心会员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09: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20 20:33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呵呵,出不了名,有才也没用。

    点评

    向大漠老师学习!  发表于 2020-2-28 21:0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影视剧本

    影视剧本

    订阅| 关注 (5)

    在光影交错间留下惊艳,品味人生,挥洒芳华墨韵,点燃生活的火种,犹如暗香浮动,芬芳岁月
    0今日 215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