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873|回复: 3

岸先生开讲“芷江史事”之以讹传讹的迷茫(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93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2439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2-6 22: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阳古城

    汉高祖五年(前202)所建无阳县版图阔大,地跨湘黔两省,这一点毫无疑问。至于无阳县城在哪里,原本也是毫无疑问的史实:无阳县城当然地在无水之阳,是今天的芷江县城。


    问题出在当下,据说近几年在怀化一些地方冒出了一种“全新”的说法:无阳县城在中方县的荆坪。至于这一“全新”说法的判断依据则有两条:一是荆坪近年有较大规模的成片西汉墓葬出土,二是芷江至今没有发现较大规模的成片西汉墓葬。

    其实这两条依据都一样,只是一个问题的两面说法。对于这种想当然的“大胆假设”,我们不妨也来作一番“小心求证”,看一看无阳县城到底是在芷江城关还是在中方县的荆坪古村。

    先说西汉墓葬问题。我们并不否认,古墓葬群在判定古城地域位置时具有重要价值。但是,古墓葬群只是古代城市存在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也就是说,没有古墓葬群肯定没有古代城市,有了古墓葬群则不一定就有古代城市。既然如此,芷江没有发现西汉古墓葬群这一问题怎么解释?其实,这一问题不难解答:没有发现并不等于未曾存在。按照清同治《芷江县志》和《沅州府志》的相关记载,芷江历史上的葬地多在东门外城郊的古台山区域。古台山的位置在现在的芷江机场南缘,抗战时期修建芷江机场时已被推平。因此,我们可以想见,芷江历史上“沅州八景”之一“雁塔秋风”的雁塔所在地古台山尚且被夷为平地,古台山以北广大区域的古代墓葬何以幸免?因为,在官方急于建成军用机场,施工人员又是普通民工的背景下,没有人会注意古代墓葬的痕迹。即便有所发现,也没有时间去组织大规模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在这样的特殊背景下,芷江机场地域曾经存在的较大规模西汉墓毁于一旦,完全可能,也十分无奈!


    再说地理位置背景问题。一座城市,其他痕迹可以沧桑巨变,但有一点相对而言难得发生变化,那就是一座城市的地理背景,也就是城市与特定山水之间的方位关系。先看芷江与㵲水的位置关系:㵲水在芷江境内的总体流向是自西向东,芷江县城位于㵲水北面。再看无阳与无水的位置关系:“无阳”者,无水之阳,也就是无水的北面。如今芷江县城与㵲水的位置关系与当年无阳县城与无水的位置关系完全相同。至于中方荆坪与㵲水的位置关系则完全不是这样:㵲水进入怀化市区以后流向变为自北向南,流过荆坪的㵲水河段仍然保持这一流向。因此荆坪位于㵲水西面,“无水之阳”的“无阳”便无从说起。从无阳到芷江,地理环境没有根本改变,这是最有力的证据。而中方荆坪与㵲水的位置关系则整整旋转了九十度,大自然再有能力也不会变出这般戏法。此外,荆坪并不具备较大面积的台地以供城市建筑之用,而芷江恰恰相反,县城所在地之外,还有柳树坪、社堂坪、三里坪、四方园等一批台地可供城址选择之用。从这一点看,中方荆坪不可能是无阳县城所在地,无阳县城只能在芷江。


    三看历史资料。清光绪《湖南通志》对《汉书·地理志》“武陵郡”下“无阳”一条的注释:“今沅州府芷江县、晃州厅及贵州省之思州、镇远府之镇远、施秉二县地”。从这一条史料看,无阳包括清沅州府属芷江县、晃州厅及贵州省一部分地方,而中方荆坪虽然也是清“芷江县”的一部分,但位置则偏在“芷江县”东南边缘,清“芷江县”城关的设置尚且不在那里。西汉“无阳县”大部分版图在西边的贵州省境内,县城设置更不可能偏占到东部边缘的中方荆坪。



    阳县治

    近些年来,有相关学者认为北宋熙宁时所建“卢阳县”的治所在今天的中方县卢阳镇,唯一的证据就是“卢阳”这一古今相同的地名。对于这种说法,我们只须列举几条史料就足以辨明其真伪了。

    第一条,清同治《沅州府志·卷六·城池》有“古城考·潭阳废县”条目,内容如下:“即今芷江县治。唐置潭阳县,属巫州,后属叙州。五代时,懿州治,后为洽州治。于其地改置卢阳县,为沅州治。”显然,卢阳县的前身是唐“潭阳县”及五代“懿州治”“洽州治”,这些都在今芷江县城,相关史籍说得很清楚,毋庸置疑。

    第二条,清顾祖禹《方舆纪要》:“今州治旧县,在州城东北汉无阳县地,唐镡阳县地。宋初,田氏据此,谓之懿州。熙宁中,章惇破平之,置卢阳县,为沅州治。元因之,明洪武初省。”章惇平定田元猛筑沅州城,即今芷江县城,作为沅州州治的卢阳县当然也在这里。

    第三条,《明史·志第二十》:“沅州,太祖甲辰年为府。九年降为州,以州治卢阳县省入,来属。北有明山。南有沅江,其源出四川遵义县,下流至沅江县,入洞庭湖。西有舞水,即无水也,流入沅水。西有晃州巡检司。又西有西关渡口巡检司,后废。东距府二百七十里。领县二。”这里的“沅州”指元沅州路,直隶湖广行省。“东距府”之“府”,指辰州府,治沅陵,领一州六县:沅州、沅陵、卢溪、辰溪、溆浦、黔阳、麻阳。“领县二”,指黔阳县和麻阳县。从这段文字中城市“北有明山”“南有沅江”“西有舞水”这些位置关系看,正是芷江。“北有明山”具有唯一性,不必多说。“南有沅江”,芷江南部边缘的碧涌镇大垅地域以清水江为县界,清水江正是沅江上游河段的名称。“西有舞水”,“舞水”即“㵲水”,县城北郊窑湾塘至南郊虎榜山一小段为自北向南流向,将城区分为东西两部分,历史上的主城区在㵲水东岸(总体方位则在㵲水北岸)。

    第四条,《湖南通志·卷二十四·地理志十四·山川十二》载沅州府条:“明山在州北二十里(《一统志》,亦曰北山《旧山》)。卢阳县有明山(《九域志》),郡主山也。”这里明明白白说了“卢阳县有明山”,而中方县卢阳镇应该不可能也有一座“明山”吧。



    潭湾

    少年时代,我们就知道在景星寺坐落的那座山下,有一个深潭,叫BàoDǎ湾,这地名中前两个字该怎么写却一直不是很清楚。问长辈,长辈也是模棱两可,这一疑问就一直搁在那里几十年。后来读书多了一点,于是就有了一个推测:BàoDǎ湾应该写作“浮打”湾。

    “浮”字芷江方言读Báo音,犹如古音将“伏羲”读作“庖羲”。《九歌·国殇》里“援玉枹兮击鸣鼓”,有古代版本写作“援玉桴兮击鸣鼓”,“桴”“枹”同音互训,都读Fú音。也就是说,在古代汉语里,以“孚”作声符的字与以“包”作声符的字是可以互读的。因此,芷江方言里“浮”字读作Báo音就不是我们的臆断。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梳理“抱打湾”地名的涵义和误读的由来。“浮”,停留在水面上。钓鱼用的浮标,芷江方言叫“浮筒”,读BáoDóng音。“打”,芷江方言有顺水漂流,被水冲走的意思。比如说“木排打下来了”,“河边那一排房子都被大水打了”。“浮打湾”的语义与上述用法完全相同,也就是东西浮出水面顺水漂流的意思。至于“浮”读成了入声,应该是后来流传中的音变现象。


    我们认为,“浮打湾”这个地名的涵义,应该与河西的天后宫有着密切关联。天后宫也就是妈祖庙,在民间有关妈祖的传说里,她在江河湖海庇祐众生,不仅救助生者,也帮助死者。有这样一种说法:当人溺水身亡后,一旦经过妈祖庙前,妈祖就会让尸身浮出水面,交还给死者亲属。于是,在芷江也就有了这种“灵验”:每当从窑湾塘到北门滩河段有人溺亡,亲属往往会在妈祖庙下游第一个河湾等候妈祖将尸身送还,再请人打捞上岸。正因为存在这样的附会,芷江民间就有了充满灵异色彩的“浮打湾”。从以往的事实来看,妈祖的确很“灵验”,每当上游有人溺水身亡,只要不是汛期,几乎无一例外能在“浮打湾”找到尸身。于是妈祖的善意和法力越传越神,天后宫的香火也越来越兴旺。其实,我们不难解释这一“灵异”背后包含的科学道理:大凡河流溪涧,滩下必有潭,潭上必有滩,这是物理。而人溺亡后,尸身半沉在水里,顺流而下,遇到回水形成的深潭就不再下行而沉入水底,时间一长,在生物和化学作用下,尸身充气鼓胀,自然浮出水面。而㵲水芷江县城河段,自窑湾塘以下,只有“浮打湾”这一处深潭,尸身每每在这里找到就不足为怪了。


    然而,在清同治《芷江县志·卷七·津梁》里,与“浮打湾”相对应的记载却是:“抱潭湾渡,在县南二里。”这个渡口所在地“抱潭湾”,就在景星寺坐落的虎榜山脚,在如今的“和平湖”蓄水之前,㵲水转弯形成的一汪深潭还明白可见。于是,“浮打湾”这个民间习称的地名,在文士笔下变成了诗意浓郁的“抱潭湾”。只是,这里仍有一个问题不好武断:民间的“浮打湾”与史志的“抱潭湾”孰先孰后?也就是说,是先有“浮打湾”,文人嫌其太俗,改成了“抱潭湾”,还是先有“抱潭湾”,民间不知就里,误成了“浮打湾”?在我们看来,这类地名往往是先流传于民间口头,后进入书面文字。因此,富于诗意的地名“抱潭湾”,其原始名称或许应该是“浮打湾”。



    后滩


    在芷江民间,说到㵲水水路之险,素有所谓“险滩不过皇后滩”之说。在文人笔下,甚至还附会出一个凄婉的故事:某某皇帝的妃子芷江省亲后从㵲水水路返回京城,因为天气炎热,所带新鲜土特产变质发臭。妃子羞愧难当,于此处投水自尽,险滩于是得名“皇后”。当然,也还有大同小异的其他版本在民间流传。

    民间故事属于文学作品,自然不妨尽情虚构。然而,“皇后滩”既为一地之名,涉及到历史的真相,却不能不辨。其实,民间所谓的“皇后滩”,只是“黄猴滩”的误会,出于有意或无意,都有可能。

    清同治《芷江县志·卷二·舆图志》说:“芷邑踞西楚上游,其地南邻黔阳,北踞麻阳,东连辰溪,西界晃州。广二百十里,南北袤一百一十五里,固通都大邑也。当滇黔孔道,西路之塘六,东路之塘十有三,南达靖州,北达镇筸,为塘亦各有六。西关外有龙津桥,上通车马,下通舳舻。从流上则抵黄猴滩,塘凡四。从流下则抵枫木,塘凡八。合邑分编三十二里:在城十、公坪六、便水七、怀化八,置邮四。宰斯邑者,重农桑,敦诗书,如杨时之知浏阳,朱子之治□州。政通人和,与民休息。邑虽剧,亦可为富教之名区也。”其中就赫然有“黄猴滩”之名在,只是所述简略,只能大概了解到“黄猴滩”在县城㵲水上游河段,具体位置尚不够明晰。

    此外,清同治《芷江县志·卷十八·汛防》亦有记载:“沅河汛,设于邑城南门外㵲水北岸。旧设水师营于此,后裁改汛。驻防把总一员,协防外委一员,领兵五十名,以十一名存汛,三十九名分防各塘。辖陆路塘六,水路塘十有一。陆路自南门塘至岔口塘为南路,凡三十八里九分。又南四里二分,与黔城汛竹坪塘会哨。水路自本汛至西陇塘,由西而北又折而西,凡四十二里六分。又西十六里八分,与便水汛黄猴滩水塘会哨。又自皂角塘至枫木塘,由东迤南凡九十六里八分。又南九里三分,与黔城汛中坊水塘会哨。”在这里,“黄猴滩”的地理位置就准确多了:“黄猴滩”水塘既然属于“便水”汛防,其位置相距便水驿站应该不远,正好与民间所谓“皇后滩”重叠。

    黄猴滩之得名,应该是因为㵲水两岸物产。早在南北朝时期,芷江境内㵲水河段,虽然不像长江上游那般闭塞,植被也不会完全是原生状态,但两岸古藤老树,蔽日遮天,鸟兽众多,猿跃狖攀的景象应该还是可以存在的。郦道元《水经注·三峡》一段文字中有“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的记载,可见当时长江两岸的原始植被环境中的动物世界。同一时期的㵲水流域,相差应该不会太远。



    星寺

    在清同治《芷江县志》中,如同“抱潭湾”“皇后滩”这般似是而非的迷茫还有不少。随举“景星寺”等例:

    “景星寺”与“顶星寺”。


    “景刹星辉”是“沅州八景”之一,宝刹名为“景星寺”没有疑问。然而,在芷江民间,对于虎榜山上的这一座寺庙,向来都称为“顶星寺”,而且“寺”不读si而读 zi音,入声。如同芷江方言对中国象棋里的“士”,同样读zi音,也是入声。芷江方言读的是古音,如今以“寺”为声符的字中,仍有一个“峙”字读zhi音,可为旁证。其实,民间的“顶星”寺,未必不如史志的“景星”寺。李白《夜宿山寺》诗云:“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顶星”的意境,与此类似。另外,河南新密有“摘星楼”,河南淇县(古朝歌)亦有“摘星台”,其命名意向,与“顶星寺”也同属一个路径。民间与史志,谁是正版?我以为,“顶星寺”表述既形象又直白,能够营造出来的那种意境更好一些。

    “东紫巷”与“东寺巷”。

    明清沅州古城历来有“九街十八巷”之说,其中就有一条至今未曾改名的“东紫巷”。然而在清同治《芷江县志·卷六·街巷(附)》里,所记却是“东寺巷(东街北,今为东紫巷)”。也就是说,这条街巷原来叫“东寺巷”,后来才改称“东紫巷”的。“东寺”是形而下的务实,巷里有寺庙,以此为名。而“东紫”,明明白白是借用“东来紫气”之吉,形而上的务虚。显然,在这里面又有民间和史志的差异,这也是民众和文人之间博弈的结果。论地名,“东寺巷”更实在。

    “撑架坡”与“铛架坡”。

    在新近有关芷江历史的一些文字中,常常有“撑架坡”这一地名出现。我一直怀疑这是“铛架坡”之误写。“铛”与“撑”同音,坡如“铛架”或者是“撑架”,由此得名,这也是通例。只是,坡如“撑架”是什么景象?让人难以想见。如果是“铛架”,很好理解。铛架,就是芷江侗族人家火炉塘里用来安放鼎罐或炊壶的三脚铁架,“铛”就是鼎罐。杜牧《阿房宫赋》中有“鼎铛,玉石,金块,珠砾”一段,是古汉语语法中成份“省略”的经典例证。八个字其实是经过省略的四句话:鼎如铛,玉如石,金如块,珠如砾。铛是鼎罐,石是石头,块是土块,砾则是小型的鹅卵石。因此,铛架就是架铛的三脚架,“铛架坡”一定是所在地三峰鼎立如铛架,以山形得名。读清同治《芷江县志·卷十三·坛庙》“三侯庙”一条,亦有“道光十八年,赵安柏等十二人复置买香田土名铛架坡田十五坵,粮三亩九分,租谷十二石”一段文字,明确记载了“铛架坡”这一地名,“在㵲水东岸”,因为相关文字中还提到“岩桥窑边地”,可以断定这座山坡地在岩桥境内无疑。“铛架坡”作“撑架坡”,是书写的错误,是一个“别字”。因此,地在上坪的那座山坡也应当是“铛架坡”而非“撑架坡”。


    “羊牯庄”与“羊羖庄”。

    芷江上坪有一处村庄,因为红二、六军团长征时,贺龙等人曾在那里设立前线指挥部以指挥“便水战斗”而出名。旧志写作“羊羖庄”,当代史志及时人文章中都写作“羊牯庄”,这也应当是“羊羖庄”之误。因为,“牯”是指公牛,“羖”才是指公羊,“羖”与“牯”音同而义异,不应当混同使用。“羖”字看上去有些生辟,其实并非如此。春秋时秦国有一位名相叫百里奚,是秦穆公用五张公羊皮从楚国市井中换回来的,因此也被人称为“五羖大夫”,这里的“羖”本义就是公羊,代指公羊皮,清人沈德潜编《古诗源·卷一·古逸》载古《琴歌》,题解引《风俗通》,认为是百里奚故妻所作,诗曰:“百里奚,五羊皮。忆别时,烹伏雌,炊扊扅,今日富贵忘我为!”首句说的正是这层意思。至于“羊羖庄”的得名,我们推测是因为历史上此地曾经有过提供公羊配种的业务或者集散公羊的买卖这一缘故,这种以功能命名地域的方式完全符合古代地方命名的惯例。



    隆御点芷江鸭

    芷江鸭,本名应当是“紫姜鸭”,以佐料得名。后来名气大了,变成“芷江鸭”,以地域扬名。这些前事后事,其发展自然而然。出了名的芷江鸭,还得有一定的历史文化内涵,才能显得厚重。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芷江民间,开始流传“乾隆御点芷江鸭”的故事。如今,好些主打“芷江鸭”菜品的餐馆老板甚至还请人编写出这一故事的梗概,书写牌匾,挂在当面墙上,广为宣传。于是,“乾隆御点芷江鸭”这个故事似乎便有了历史的依据,渐渐流传开来。


    我们都知道,历史上的乾隆皇帝曾六下江南,其所到之地多在江浙境内,并未到过湖湘一带,更不要说到达处于湘黔边地的芷江。当然,作为一国之君的皇帝御点佳肴美馔,未必一定要到物产原地,远在京城,以乾隆皇帝的地位和威仪,御点一回芷江鸭也不是没有可能。问题在于,这“御点”之事总得有个来龙去脉,不可以凭空杜撰一篇。多年留意,我们总算在相关史籍中找到了一条线索:

    在《历史·芷江》丛书第二卷之《清代朱批奏章实录》中,收有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三月李湖的一通奏折,内容非常简洁:

    臣李湖跪奏:钦差侍郎和珅、喀宁阿已于二月十六日出湖南芷江县晃州驿境。合并陈明。谨奏。

    这一通奏折与同书所收其他奏折有两点不同:一是简到不能再简,二是奏报之人未署明官衔。因此,这只能是一份密折。按大清王朝惯例,京官外出公干之时,是不准在公务之外的范围擅自结交地方官员的。这是皇帝的忌讳,也是皇帝的软肋。因此,任何京官出京公干之时,一路的踪迹言行都有专人注意并及时密报朝廷,直达天听。看来即便是宠臣和珅,也不能破例。这是题外话,不再细说。

    顺着奏章这条线索,我们查阅了相关史籍,《清史稿·卷十四·高宗本纪五》乾隆四十五年条目下有这样一段记载:

    二月癸丑,命舒常同和坤、喀宁阿查办海宁劾李侍尧各款。

    进一步查阅,在《清史稿·卷三百十九·列传一百六》合记于敏中、和坤(弟和琳)、苏凌阿之事一段中,有如下记载:

    四十五年,命偕侍郎喀宁阿往云南按总督李侍尧贪私事。侍尧号才臣,帝所倚任。和珅至,鞫其仆,得侍尧婪索状,论重辟,奏云南吏治废驰,府州县多亏帑,亟宜清釐。上欲用和坤为总督,嫌于事出所按劾,乃以福康安代之。命回京,未至,擢户部尚书、议政大臣。

    依据以上两段记载,可以明确的是:当年和珅是奉钦命前往云南查办云南总督李侍尧贪腐一案,按正常情况,和珅应当在往返间两度经过芷江。和珅经过芷江境内,来时自东向西,返程则自西向东,区间都有两百多里地,他必须在芷江县境之内的某一处驿站吃饭休息。于是,“乾隆御点芷江鸭”的民间传说也就有了一种可能性——


    如果当年芷江的地方官吏接待和珅时曾经推出了芷江的招牌菜肴“紫姜鸭(芷江鸭)”,如果和珅品尝“紫姜鸭(芷江鸭)”以后赞不绝口,如果和珅回京后向乾隆推荐了“紫姜鸭(芷江鸭)”而乾隆有兴趣验证和珅对“紫姜鸭(芷江鸭)”的赞誉,又如果以上的假设条件碰巧都能满足,那么,乾隆“御点芷江鸭(紫姜鸭)”就不只是民间传说了。即便是乾隆皇帝他人在京城,一样可以“御点”。至于烹饪“芷江鸭(紫姜鸭)”的食材和能够烹饪“芷江鸭(紫姜鸭)”的厨师,以乾隆的地位和权威,应该有多种途径可以解决,绝不是什么十分困难的事情。有一点必须顺便说明:君临天地之间的皇帝无论如何也不太可能“御点”芷江鸭的,充其量也只能是“御尝”芷江鸭而已。一字之差,语义却相隔甚远。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6

    主题

    2105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1832
    发表于 2020-1-18 20:28: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历史考证的地理县志,学习了,谢谢一默的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46

    主题

    2105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1832
    发表于 2020-1-18 20:28: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历史考证的地理县志,学习了,谢谢一默的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逸飞夜校

    逸飞夜校

    订阅| 关注

    夜校内容包括三大板块:专题讲座、作品赏析和文学沙龙,三个板块穿插进行
    0今日 14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