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485|回复: 1

[电影剧本] 福贵抱窝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59

    主题

    2235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3291
    发表于 2020-7-31 15: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香橙 于 2020-7-31 15:50 编辑

    故事亮点:全剧诙谐中见真情,喜剧性给观众带来欢乐的同时,展现了当今农村的巨变,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全剧小投资,用心打造,开拓新农村的励志新颖篇章。         

    剧情简介:故事写了农民的爱情和励志自主创业,在农村开创出一片发家致富的乐土,互相激励,互相帮扶,更是充满感恩和感动的传奇故事。故事立足乡土,立足现实,把爱情,恩情,友情的真谛,诠释给人们,让人们知道什么才是真爱,什么才是真正的友谊,什么才是真正的帮扶,表达了农村扶贫的政策温暖人心,面对现在大量农民涌现城市,通过本片,也昭示一种回归。

    故事梗概:福贵为于芳打架坐牢,出狱后打工,又收到于芳嫁给富豪张洪生。福贵被深受刺激,从而激励自己自主创业,把养鸡场和农场大棚办的有声有色。然而此时,村书记张庆林,于芳和张洪生等人找来,告诉福贵一个惊天的消息,故事将如何发展? 一切 充满了传奇的喜剧色彩。

    故事大纲:福贵和于芳青梅竹马,又是同学。50来岁,拥有一个制衣厂的张洪生离婚后娶了比他小20多岁的于芳。于芳和福贵同桌同学。福贵暗恋于芳,并且为于芳打架被判了三年牢,这期间于芳也常去看望他。福贵在城里工地当农民工,砸伤了一条腿,福贵找工头要钱,再次被打伤,一瘸一拐地回到村里,于芳的妈妈见到福贵成为了残疾,于芳的妈妈不同意于芳和福贵的婚事,他从监狱出来不久,就让于芳嫁给了张洪生。福贵接到请帖后,内心不服,发誓也要干出来一番大事业,娶一个于芳那么漂亮的妻子。石大福取笑福贵,有本事你娶一个呀。福贵的一个朋友郭子来看他,养鸡发家了的郭子告诉福贵开一个综合性的养鸡场,绝对比服装厂挣钱。福贵开始了他的事业计划,在自留地里盖起了大棚,并把院子前面的小树林圈起来,办起了绿色散养鸡场。福贵精心的照看大棚,照看着鸡场。可是由于不懂技术,鸡苗全死了。正当福贵伤心沮丧的时候,石大福去自留地,路过福贵身边。石大福让富贵找来村里的兽医。福贵欠下一笔钱,讨债公司来催债,村书记张庆林正巧遇见,出面为其担保,并为其还了一部分欠款。村书记张庆林带着兽医来到福贵住的大棚。兽医查看完进来说是天太凉,温度太低,鸡苗凉着了。福贵再次把鸡场办起来,并且时常到村委会请来兽医,为自己的鸡场咨询,定期打预防针,鸡场里的鸡半年就又一茬。高利贷公司找到福贵,福贵无奈之际,张庆林给他在村农业社贷款还账,福贵再次跌倒,再次爬起来。福贵这次把农场综合化,石大福路过时拍着福贵的肩夸他,福贵开心地跟石大福说就等着数钱吧。石大福说,你有钱也不赶趟了,于芳已经嫁给了张洪生,福贵望着夕阳哭了起来。福贵创办鸡场和种植大棚的业务渐渐扩大了,卖鸡也成了难题。由于许多养鸡户圈养的鸡成本小,而且到达成鸡的日子才八九十天,福贵散养的鸡半年才能成为成鸡,价格比别的鸡高一倍。郭子和福贵到处跑着推销自家的散养鸡,结果白跑一趟。回到村里,村里开启 了农副产品深加工的工厂,村书记张庆林来到蹲在林子外的福贵身边,拍了拍福贵的肩,告诉福贵别只想着卖鸡,这些散养的鸡蛋虽然贵,但是比圈养的鸡蛋营养高,不如就改成卖散养鸡蛋。果然,张庆林,郭子和福贵来到带着经过深加工的散养鸡鸡蛋来到超市,超市很快就跟他签了产销合同。福贵家的鸡抱窝,生出的鸡苗健康,成活率高,福贵高兴地卖完鸡苗一转身,发现等在路边的张洪生和林丽丽在买东西。福贵沉下脸,问他俩怎么回事?林丽丽说他两口子一起买点儿吃的,还说请福贵去家里串门。福贵拽住张洪生要打他。正巧路过的石大福喊住他,说要告诉福贵一个大喜事,福贵心情不好,甩了石大福几句,回到自己新盖的楼房里。张庆林拿了一包花生米和一瓶酒,敲门进来,问福贵怎么卖了鸡苗挣了钱还不开心?福贵说自己这辈子尽干蠢事了,遇人不淑呀,怎么开心的起来呢?张庆林拉着刘贵坐下喝酒,并说告诉福贵一个天大的喜事。福贵冷笑一下说,奇了怪了,怎么今天都要告诉我大喜事,好!那就说吧。张庆林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着。张庆林说张洪生和于芳是假结婚,为了报答福贵的相救恩情,特意先激起福贵创业的决心斗志,然后让郭子告诉福贵办大棚和养鸡场的创业计划,于芳,张洪生和林丽丽从门外走了进来。于芳建议福贵的农场综合化发展,开发农场采摘旅游项目。于芳为了试探福贵有了钱,对自己的感情是否还执着,于茗茗作为试金石,和福贵一起开展农场采摘旅游项目。





    人物简介:

    1.福贵:男,27岁。和于芳同学,青梅竹马,为于芳和流氓打架坐牢,出来后发现爱的人为了金钱背叛了自己,发愤图强,创建大棚和养鸡场,最终得知于芳并没有背叛自己,终于和自己喜爱的人走到一起。

    2.于芳:女,26岁。和福贵同学,青梅竹马,等福贵出狱后,为了报答福贵,假装贪财嫁给张洪生,并让郭子告诉福贵建大棚和养鸡场比服装厂挣钱的创业计划。

    3.郭子:男,27岁。刘贵的铁哥们,开养鸡场致富后,帮福贵开养鸡场。

    4.石大福:男,55岁。刘贵的邻居。

    5.张庆林:男,45岁。村书记。退伍军人,做事精明干练,一身正气。

    6,刘伟民:男,57岁。村长。

    7.于茗茗:女,21岁,旅游公司经理。于芳为了试探福贵有了钱,对自己的感情是否还执着,于茗茗作为试金石,和福贵一起开展农场采摘旅游项目。




    其他演员:

    8.王大河:男,38岁,兽医。

    9.林丽丽:女,49岁,张洪生的妻子。

    10.张洪生:男,51岁,为了配合于芳的报恩计划,假装和妻子离婚后和于芳结婚。

    11.胖三:男,38岁,福贵向其借了高利贷,带着三个人找福贵催债。

    12.崔哥:男,35岁,胖三手下,帮胖三催债,高大微胖。

    13.六子:男,28岁,胖三手下,帮胖三催债,高大微胖。

    14.刚子:男,27岁,胖三手下,帮胖三催债。

    15.超市老板甲:男,43岁。

    16.超市老板乙:男,35岁。

    17.超市老板丙:女,51岁。

    18.张经理:男,46岁。超市生鲜部经理,告诉福贵进行农产品注册,并帮着联系加工厂,与福贵签订了购销合同。

    19.卖苹果的摊主:男,61岁。

    20.于芳妈:女,62,不同意于芳和福贵的婚事,于芳被迫假装嫁给张洪生。

    特别说明:


    剧本样章:(10—30场)

    剧本:

    序幕:大山里的山路蜿蜒,远处的村庄随着一声雄鸡唱晓,一只鸡跳到枝头,跃入眼帘。果树林里,花香鸟鸣。地上散养着的鸡群,自在地到处觅食。(远景淡入)树枝在阳光下,披上金色的光芒。弹出字幕:福贵抱窝



    第一场:公路上。日。外。

    郭子坐到驾驶室,福贵坐到副驾驶,于芳坐在后面,都上了车。

    郭子:(开着车)咋样?提前释放回来了,在咱村儿干点儿啥?

    福贵:你快别逗了,就咱们那山沟沟里,还干点儿啥?我还不如去工地干点儿啥。

    于芳:咋这么说,咱村里发展有什么不好?

    福贵:俺还是想去城里干。

    郭子:你咋就瞧不起在咱村里干?

    于芳:是呀,自从你为救我,跟那几个流氓打架坐了这三年牢,家里的变化太大了。

    福贵:看那城里的楼都多高了,咱们这?别提了。我还是要到城里去找工作。

    于芳:嘁——你咋这么想?

    郭子:也好,你试试看,咋好咋干吧。

    第二场:郭子家(两层小楼房)。日。内。

    △郭子,于芳,福贵 围坐在餐桌旁,一边吃一边聊着。

    郭子:怎么样?福贵,我这小楼还可以吧?

    福贵:还行,等我去城里攒几年钱,回来俺也给于芳盖一个。

    郭子:那行,俺还等喝你俩喜酒呢?

    于芳:(表情不太高兴,瞥了福贵一眼)也没见郭子去外边,在家自己干你看咋不好了?

    郭子:可俺就想成为城里人。

    第三场:工地办公室。日。内。

    △福贵夹在一群人当中,急着找工头要钱。人们你一言我一句地嚷嚷着。

    福贵:俺都干了半年了,咋就只开了头一个月的工钱?

    其他人:俺们干了半年,咋只给一个月的工钱?

    其中一个人:(愤怒地)不给钱,俺们就先停工了。

    工头:你们不把工程做完,拿不到尾款,咋给你们发钱?还是先回去,接着把这工程干完了,钱一准给你们。

    第四场:工棚里。日。内/外。

    △福贵在工地的窝棚里穿着工装,撸着袖子,挽着裤腿,和两个工友围着桌子在打地主,每个人脸上都贴着纸条。

    福贵:(甩出五张牌1,k,Q,J,10)顺子。呵呵!这把还得俺赢。

    下家工友:管不起,过,过!

    另一个工友:别高兴的太早,我炸,四个五。

    △一个中年工友走进来。

    中年工友:福贵儿,别耍了,有人找。

    福贵:(扔掉手里的牌)谁?

    福贵:哦,你俩怎么想起俺了?书记找俺啥事?

    张庆林:咱村的于芳嫁给了康红制衣厂的老板张洪生,他俩托我给你送请帖来了。

    福贵:谁?于芳她咋这样?

    石大福:人家张洪生有个制衣厂,你有个球,你瞧你还把自己弄得一拐一拐的。

    福贵:这就为了那几个票子,嫁给比她大二十多岁的了?

    张庆林:(把帖子放到福贵跟前的桌子上)这喜帖,我送给你了,别忘啦。

    福贵:按说我在牢里那三年,她也总是看我去呀?咋我刚出来就这样呢?

    张庆林:知道你俩青梅竹马的,这才让我俩亲自送过来这个的。

    福贵:这样谁稀罕?我以后干出一番大事业,有了钱,找个比于芳漂亮的媳妇。

    石大福:有本事你娶一个呀。

    福贵:你们先回去吧!俺没空!

    △张庆林和石大福起身往外走。

    张庆林:那行,我俩先回去了。

    石大福:福贵,有啥说出来,俺们先回去了。

    福贵:行!你俩回去吧。

    △福贵招呼另两个工友继续打牌。

    福贵:你俩看着干啥?继续呀!

    △三个不知名的工友走进来。

    其中一个:这里谁是福贵儿?

    △三个不知名的工友照着福贵一顿打。

    其中一个:就你小样的也还找大哥要钱?老实给我干活,要不滚蛋!

    △三个不知名的工友一人踢了一脚倒在地上的福贵,走了出去。

    △三人走出工棚,绕到了工地外面。

    第五场:村附近。日。外。

    △福贵从一辆公交巴士上下来,背着包裹和被子,架着双拐向村里走去。

    第六场:村里的拐角处。日。外。

    △一群人坐在外面闲聊,看见福贵背着包裹和被子,架着双拐费力地走了过来。

    一个村民:诶!那不是福贵儿吗?

    于芳妈:(啐福贵一口)呸!这个熊包样也好意思回来!

    一个村民:这是你闺女处的对象吧?

    于芳妈:早不是了,俺让于芳跟他散了,又给我闺女新找的一个对象,开服装厂的。

    一个村民:婶子啥眼光,肯定福贵儿和于芳不般配。


    第五场:村路上。日。外。

    △远处喜庆的唢呐响着,福贵一手拿着个喝了还剩三分之一的白酒酒瓶,一手拿着一瓶喝了多一半的白酒酒瓶,摇摇晃晃,一瘸一拐地向自己的家走去。石大福从福贵的对面走过来。

    福贵:(醉酒摇晃着拐着走着)嗯——都这么忘恩负义,嘁!

    石大福:福贵儿,咋不喝喜酒去,自己还把自己灌醉了。

    第六场:福贵家。晚。内/外。

    △月光下,郭子敲了敲福贵家的门。

    △福贵躺在床上,用被子捂着头,听到敲门声,摇摇晃晃地起来。

    福贵:谁?

    郭子:是我。

    △福贵打开门栓,郭子笑嘻嘻地走进来。福贵转身,郭子跟着俩人走回屋里,坐在炕边。

    福贵:咋地?你笑,笑话俺来了。

    郭子:(继续笑着)咋?我还不能笑了?

    福贵:(也咧嘴笑了一下)你笑的这么灿烂,脸上都开花了,是你家老母猪下崽儿了,还是捡了钱包了?

    郭子:(仍然开心地微笑着)我刚从一个农场回来,人家可比开服装厂的张洪生有钱多了。

    福贵:(假笑一下)还有这事儿?

    郭子:(微笑着)要不这样(伏在福贵耳边好像说了些什么,然后坐正了)咱们俩也试试?

    福贵:那行?钱呢?没钱咋干?

    郭子:(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这个我也干,俺的钱也要投入这个农场,说好了,咱比比看,看谁能弄起来?

    福贵:(撇一眼郭子)嘁!说半天是你想弄,不是说帮我弄哈?

    郭子:俺的意思是,你弄你的,我弄我的,咱俩比着弄。

    福贵:你有钱好弄,我没这个(伸出一只手做着捻钱的动作)。

    郭子:没钱借点儿去呀,想干事这点儿魄力都没有啊?再说了,我借给你钱,你再不知道珍惜,过几天乱花了咋办?自己借去,没压力就没动力。

    福贵:那倒是,不过你这几年没见,你咋就挣这些钱了?

    郭子:俺的钱也是以前养鸡挣来的。

    福贵:那俺试试。

    第七场:工地上的办公室里。日。内。

    △包工头坐在桌子旁,郭子站在旁边。

    包工头:(递给郭子一沓钱)你数数。

    福贵:(接过钱,数了数)这不对呀,这一半还不到呢。

    包工头:哎呀——没办法,我们也是工程完了才能拿到所有的钱,等这完工,我再给你剩下的钱。

    福贵:可俺也急等着用钱呢。

    包工头:那你先借点儿去,我这也没钱了。

    福贵:咋借?谁借给?

    包工头:(递给福贵一张名片)你找他试试。

    第八场:城市里。日。外。(空镜)

    城市里的立交桥上车流湍急,高楼在阳光下旋转。(远景)

    第九场:村庄。日。外。(空镜)

    大山里的山路蜿蜒,村庄如绿色的宝石,呈现在山脚下。

    第十场:村委会。日。内。

    △村长刘伟民和村书记张庆林看着一个乡村规划图,两人头对着头,张庆林用笔的反面点着图。

    刘伟民:咱村的规划图有了,你看,这几块地的项目。

    张庆林:(用笔点着)还有这,咱们这样一利用,产值最少翻一倍。

    福贵:村长,书记,找俺啥事。

    刘伟民:你过来看这图,你家的地在这,我们打算承包出去,你平时出去打工,也用不上这地,还不如包出去。

    福贵:可是俺想回来自己种果园,弄大棚和鸡场的,俺不往外包。

    张庆林:你可想好了,这机会不是老有的。

    福贵:俺想好了。

    第十一场:乡村路上。日。外。

    △村长刘伟民和书记张庆林在田间路上边走边说,走走停停。

    刘伟民:这次福贵上工地儿打工的工钱都没要回来吧?

    张庆林:可不,要不这小子也不能死心,还以为外面花花绿绿的世界,钱多好挣了。

    刘伟民:福贵儿也是不趟这水,不知道水多深,这也怨不着他。

    张庆林:是呀!我们还得帮他,不能看到他就这么落魄下去。

    刘伟民:那好!回头看看他一瘸一拐地能干点儿啥?我听说这让人打残废了,是谁干的都不知道?

    张庆林:这肯定都故意瞒着福贵儿呢,毕竟那帮人还在那干呢,谁敢说啥?

    刘伟民:可咋整?现在全村就他最——哎!要不看着于芳为他——嗨!

    张庆林:我去看看有什么办法?咱帮帮他。

    刘伟民:(点点头)嗯。你去看看,想想办法。

    第十二场:自留地里。日。外。

    △福贵在大棚里浇着水。水从喷嘴里往外喷出来。

    第十三场:果园里。日。外。

    △一排排地果树淡入一株果树,直到一片叶子阳光下闪着璀璨的光芒。

    △一排排地果树下,一群小鸡崽儿欢快地吃着食。

    福贵在果林外用网圈着地,还差一点儿没圈好。一只小鸡崽(或者几只)叫着跑出来,福贵追着把它捉回去。

    福贵:(追着小鸡崽)嗳——你咋还往外跑呢?这么大的树林子还不够你住吗?(捉住一只小鸡,亲了一口)这家伙!不要太淘气呦——


    第十四场:福贵家(低矮破旧的老平房)。傍晚。内。

    福贵:(一边做饭,一边唱着歌)我的高老庄,我的高老庄(放插曲:我的高老庄)(做饭时可以慢拍快放,穿插福贵来回走,找作料瓶,手忙脚乱地)

    第十五场:乡村路上。傍晚。外。

    张庆林向福贵家走来。

    第十六场:福贵家(老屋)。傍晚,内。

    △福贵做好饭,刚准备吃,张庆林喊着福贵,走了进来。

    张庆林:福贵儿做什么好吃的呢?

    福贵:想做好吃的先得等俺养鸡场挣下前来呀。这刚开始。

    张庆林:(坐在桌子旁边的凳子上)嗯,这万事开头难,弄起来就好了。

    福贵:(给张庆林拿了一副碗筷)可不,俺这还欠了一屁股债呢。

    张庆林:缺什么跟俺说。

    福贵:俺就缺钱,缺媳妇。

    张庆林:媳妇跑不了。那行,俺看能帮你贷下款来吗?

    福贵:不用啦——俺借到钱了。

    张庆林:那好,你那农场咋样了。

    福贵:我今天早上,在果林外用网圈着地,还差一点儿没圈好。小鸡崽叫着跑出来,我追着它。我说,嗳——你咋还往外跑呢?这么大的树林子还不够你住吗?

    张庆林:这小鸡崽也淘气。

    福贵:可不,我捉住小鸡,亲了一口,心说,你可别跑呀,你跑了,俺的媳妇咋办?我就凝视着那个调皮的小鸡崽,跟它对视着。

    张庆林:(笑着)你俩没成斗鸡眼吧?(夹一口菜,一边吃,一边咧嘴乐着)这多好,等你整好了,鸡养起来,可别忘了做点儿好的吃。

    福贵:那必须哒。想吃啥,说!我给你画一个。

    张庆林:嘁——小气。

    第十七场:果林边上。日。外。

    △福贵欲哭无泪地用铁锹挖着坑,石大福从远处走来。

    石大福:福贵儿,忙啥呢?

    福贵:(扔下铁锹,转过身来)嗨!别提了!

    石大福:咋了?

    福贵:俺的鸡崽死了。

    石大福:你还不请咱村的兽医给看看,别闹鸡瘟,以后你还咋养鸡?

    △福贵转身向村委会跑去。

    石大福:你慢点儿跑,这急忙火燎的。

    福贵:不行呀!再慢点儿就真的等着都熬鸡汤了。

    第十八场:乡村路上。日。外。

    △福贵气喘吁吁地跑在在村里转了几道弯跑向村委会。

    第十九场:居委会。日。外/内。

    △村长刘伟民和村书记张庆林坐在桌边,在讨论着去走访扶贫户的事情,福贵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刘伟民:(拿出烟盒,抽出一颗烟,弹了两下,又放回去)咱村的扶贫户现在属福贵最困难,咱们帮他立了个农场项目,不知道现在进展咋样了?

    张庆林:我昨天去了他那,说是在果林里刚弄了个散养鸡场。

    福贵:村长,书记,不好了!俺的小鸡崽晚上全死了。

    张庆林:咋回事?别急,让咱村的兽医王大河跟你看看去。

    第二十场:乡村路上。日。外。

    △福贵和王大河气喘吁吁地跑在在村里转了几道。福贵跌跌撞撞地跑,差点摔倒,被背着药箱跟着福贵跑的王大河扶住。

    王大河:哎呦!慢点儿!

    福贵:妈呀!不能慢呀!在晚去我的小鸡崽就全炖鸡汤了。

    王大河:瞎说!那么点儿的小鸡崽咋炖鸡汤。

    第二十一场:果园里的窝棚。日。外。

    △王大河和福贵在窝棚外面。

    福贵:这鸡崽咋死的。

    王大河:得了,你这鸡不是病死的,真的可以熬鸡汤了。

    福贵:怎么回事儿?

    王大河(拽了拽医药箱)你这散养是好事儿,不过晚上凉,你得给它窝里弄暖和了,没啥事,就是太凉冻死了。

    福贵:这事儿整的。

    第二十二场:果园边上。日。外。

    △福贵拿着一个铁锹,在树边把土添在坑里。张庆林从远处走过来。

    张庆林:福贵儿,你这样不行呀!有不懂的常去找大河问问,他是咱们这首屈一指的兽医,有什么技术方面的多跟他沟通着。

    福贵:哎!要不人家都说,家趁万贯,带毛的不算呢?

    张庆林:如今科技那么发达了,咱们就让他带毛的也得算!

    第二十三场:公路上。日。外。

    △郭子开着车,福贵坐在副驾驶上。车后排用个棉衣盖在箱子上,里面传来小鸡的叫声。

    郭子:你看你,以后多问问,我这也养着鸡呢,(从座子侧面掏出一本包着书皮书扔给福贵)我给你本书,现代科学养鸡,不看书咋行?别给我弄坏了。不许在书上乱画。

    福贵:(打开书翻看着)哎呀——这看着简单,以为喂饱食儿就行,可谁知道里面还这么多道道?你还是上学时一个毛病,行,俺不给你往书上画。

    郭子:所以就有专家,把这些东西写成书,咱们按书上的技术,比如温度,饮食都写的清清楚楚的。我们得珍惜这些东西。书可不能乱画。

    福贵:嗄!

    郭子:怎么了?你这养鸡还学开鸭子叫了。

    福贵:这咋棉籽糠喂鸡还成避孕药了呢?

    郭子:看了吧,不是所有饲料都适合咱喂鸡,别看那个成本小,咱可别用。

    福贵:那必须滴不能够。

    郭子:这回可别再冻死了。

    福贵:那不能,俺给它们盖着呢。

    郭子:那行,你别给它们捂得起痱子了。

    福贵:没听说过,鸡崽还能起痱子。

    第二十四场:大棚。清晨。外。(空镜)

    △远山(广角)由远及近,清晨的阳光在树梢亮了起来。闪出大棚上的光亮。

    第二十五场:果园外。日。外。

    △福贵在果园外的路上来回走着。

    第二十六场:村口的路上。日。外。

    △一辆车从远处驶进村子,车里刚子开着车,胖三坐在刚子后面的位置,六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崔哥坐在胖三身边。

    崔哥:(侧过头)听说福贵儿的养鸡场泡汤了,可别让咱借给他的钱泡汤了。

    胖三:不能够,他敢让咱的钱泡汤,咱就要了他的宅基地。

    六子:三哥,他不给咋办?

    胖三:(冷笑一下)不给?他敢?(后面一句河南话)打死他个龟孙儿。

    第二十七场:福贵家院子里。日。外。

    △张庆林和王大河跟福贵坐在院子里。

    王大河:(背着一个药箱)这次的疫苗打完,你的鸡到出栏都没问题了。

    张庆林:(背着手,面向福贵)看见了吗?干什么都得懂技术。

    福贵:(咧着嘴乐)又是马后炮。

    张庆林:(背着手)别管马后炮不马后炮,这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对吧?

    第二十八场:福贵家院门口。日。外。

    △胖三他们的车风驰电掣地驶到富贵家门口,戛然而止。四个人炫亮登场,六子和崔哥手里提着棍子,走下车来,走进福贵家的院子。

    第二十九场:福贵家的院子里。日。外。

    △张庆林和王大河跟福贵坐在院子里。胖三四个人来到福贵面前。

    胖三:(坐在院子里的一个凳子上)怎么样?福贵儿?听说你的农场弄的不错哈?

    福贵 :这不刚弄起来。

    胖三:哎呀!你就跟我在这说瞎话。

    福贵:你这刚来,我可什么都还没说呢。

    胖三:(斜睨着福贵,朝崔哥扬下头)嗯!你说。

    崔哥:(摇着手里的棍子)少废话,你说,还用你说?你赶紧把我们借给你的钱连本带利还回来。

    福贵:不是说好了半年的期限吗?

    崔哥:(冷笑一下)你那鸡崽熬高汤了,我们再给你几个月期限,怎么着?你好清蒸一锅鲍鱼啊?

    福贵:那也得等到期,我一准还上。

    六子:嘁——你那鸡崽都养死了,你拿鸡毛还啊?

    福贵:等到期,俺连本带利一分不少你们的。

    六子:等?还等?那可真成了等你还个毛了。

    △胖三依然斜睨着福贵,招手朝崔哥一挥,笑容满面。

    崔哥:(扬起手里的棍子)六子,别跟他废话,上!

    △胖三依然坐在那不动,六子,崔哥,刚子扬起棍子就打福贵。福贵跌倒在地,几个人乱棍打着福贵,张庆林和王大河上前拦着。

    张庆林:(一边上前拦着,一边喊着)住手!这钱我想办法。

    王大河: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胖三:(鼓鼓掌)哎呦!听这意思你替他还,兄弟们住手。

    △崔哥,六子,刚子停下手,崔哥把棍子颠在手上,福贵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呻吟。

    张庆林:我先替他还上,把借据给我。

    第三十场:福贵家。日。内。

    △于芳抹着眼泪坐在满身打着石膏,一条腿吊起来,已经昏过去的福贵身边,张庆林和郭子,石大福围坐在床边的凳子上。

    于芳:早知道让他回来弄成这样,还真不如他爱干啥就干啥了。

    张庆林:我问他投资的钱,他说有了,谁知道他借了高利贷了。

    郭子:(低头长叹)哎!也怨我,当初直接带他去咱村信贷就完了,哎!没想周全!

    张庆林:大福,你离他最近,于芳照看着福贵,你去帮福贵照看着点儿他的小鸡崽吧。

    石大福:那行!

    △福贵呻吟一声,睁开眼,看到于芳在为自己换药,裹着腿上的绷带。福贵想抬腿躲开,可是腿伤的疼痛和夹板令他只是微微颤抖着。

    福贵:(愤怒地)干什么?这不需要你!(由于说话扯动伤口,又疼的福贵倒吸口气)嘻——

    于芳:(摇摇头)那行,一会儿我让大福过来。

    △福贵把头转向背对的一侧。

    第三十一场:福贵的果林。日。外。

    △石大福从果林走出来,走在乡间的路上,走进果园,从鸡窝里往外掏着鸡蛋。

    第三十二场:大棚。日。外。

    △石大福走进大棚,在大棚里摘着菜。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59

    主题

    2235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3291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序幕:大山里的山路蜿蜒,远处的村庄随着一声雄鸡唱晓,一只鸡跳到枝头,跃入眼帘。果树林里,花香鸟鸣。地上散养着的鸡群,自在地到处觅食。(远景淡入)树枝在阳光下,披上金色的光芒。弹出字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影视剧本

    影视剧本

    订阅| 关注 (5)

    在光影交错间留下惊艳,品味人生,挥洒芳华墨韵,点燃生活的火种,犹如暗香浮动,芬芳岁月
    0今日 212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