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087|回复: 9

[长篇连载] 绝世帝阎罗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84

主题

689

帖子

7459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7459

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3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浮生若梦 于 2020-8-4 18:55 编辑

 第一章 借刀杀人
 午夜时分,喧嚣的城市不再喧嚣,一切都是那么寂静,然而在卧龙山下此时却是另一副景象。
  嗡嗡嗡的赛车轰鸣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晨少,你的车技挺6的吗?敢不敢和我玩一场。”一位身穿黄色衬衫的俊俏少年坐在保时捷冲着旁边的黑色劳斯莱斯叫嚣道。
  “呦呵!吴二狗就你那玩飘移都要飘出去的技术还敢和我飙车,我看你是睡觉没睡醒还在说梦话吧!也罢,今天晨少我心情好,就陪你玩玩,不过光是飙车也没啥意思,要不咱们玩点大的。”
  “晨少,你想玩什么,我吴二狗一定奉陪到底。”
  “二狗,你不愧是一条好狗啊!这样吧!我要是赢了的话,你吴家所有的股份全部归我白家,若是我输了的话,我白家的产业全部归你。”
  “此话当真!”吴二狗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要知道白家可是云华市四大家族之一,旗下的黄金产业、交通产业、旅游产业、教育产业几乎垄断了半个华夏,若是他这次赢了,那么吴家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三流家族便可以一跃成为一流家族。
  “哼!我白宇晨向来说话算话,一言九鼎,我有必要和你开玩笑吗?再说了,就凭你那车技想要赢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说着,白宇晨将手中的香烟弹出车窗,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还是卧龙山风大的缘故,香烟没有落地,反而在空中饶了一个圈,落在了吴二狗的脸上。
  吴二狗赶紧用手十分狼狈地挡住了烟蒂,这一幕正好被白宇晨看见,白宇晨哈哈的笑了出来,吴二狗敢怒不敢言,只好将这一股恶气咽了下去。
  这个时候,一位身穿黑色比基尼的高挑美女站在赛车中间,高高举起手中的旗帜,只等枪声令下,随着一声枪响,两辆跑车犹如闪电在这卧龙山公路上面飞驰,撕碎这无边的黑暗。
  卧龙山公路分为两个部分,前面地势平坦,被称作外围,后山地势险峻被称为内围,内围中道路蜿蜒盘旋,在两头更是有悬崖峭壁,呈回字形分布,故此人们又把内围称作九回旋,在这里发生无数的车辆坠亡事件,是一切车辆的禁区。
  跑车很快便驶过了外围的范围,进入到了九回旋中心,或许是由于太过激动,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驶进了九回旋中。
  白宇晨开车驶在前面,手指伸出车窗冲着吴二狗竖了一根中指,随即一踩油门将吴二狗甩得没影,白宇晨朝后方,看了看被自己甩得没影的吴二狗,得意的笑了,然而他不知道一场危机正在悄悄的袭来。
  回过神来,白宇晨发现自己迷路了,茂密的树木遮挡住稀疏的月光,四周一片漆黑,远方猫头鹰传来几声呜呜的声音,似乎是鬼魂发出渗人的悲鸣声,白宇晨不由得怕了,他想要开车原路返回,却发现来时的路居然完全消失了,他在这卧龙山中迷路了。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两辆黑色的汽车,这两辆车给人的感觉很奇怪,甚至奇怪中透露着一丝丝的诡异,这黑色黑的发亮,就像是涂了漆的棺材盖一样,整个车子就像是一具移动的棺材一般。
  车子打开了,从汽车上面下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和正常的人不太一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木头一样,他们朝着白宇晨所在的地方慢慢地走了过来,白宇晨见到有人,心中也不那么慌乱了。
  两个人离白宇晨所在的地方不过几百米,然而这很短的距离,他们硬生生的走了半个小时,或许是晚上风太大,他们走路居然没有任何声音。
  终于他们走到了白宇晨的车前,白宇晨摇下车窗,准备向他们打声招呼,让他们把自己带出九回旋,没等白宇晨开口,两个人便问道:“你是白宇晨?”
  “嗯!我是白宇晨。”
  “你们怎么知道我是白宇晨。”突然白宇晨心中闪过了一丝不妙的念头,脑中使劲的回想,然而却发现这两个人自己根本就不认识,那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就是白宇晨,又咋会知道自己会出现在九回旋这里啦!难道说这两个人早就知道自己会来这里,白宇晨不敢再想下去。
  “是就行了,你别管我们是怎么知道的,你也不要问了,因为你今天得死在这里。”两个人发出阴惨惨的笑容,车灯映在两个人的脸上,这哪里是什么活人啊,分明就是两具纸扎的纸人。
  白宇晨被眼前这可怖的一幕给吓晕了过去,两具纸人一人站在车头,一人站在车尾,便将这重达几吨的汽车给提了起来,将汽车移到了悬崖边上。
  吴二狗正在纳闷,白宇晨去哪里了,若是白宇晨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不仅仅是他吴二狗脱不了干系,就连吴家也会承受来自白家恐怖的怒火。
  只听轰隆一声,吴二狗感觉自己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便想下车去查看,或许是太过于紧张,将油门错当刹车,将眼前的东西撞到了悬崖下面,而自己也由于这惯性差点跌落到了悬崖,在半截车身突出悬崖的时候停了下来。
  
第二章 灵仆
  吴二狗不是这位黄衫少年的名字,他的真名叫吴镇南,他的母亲只是吴家的一个普通仆人,因此他在家族中的地位是十分低贱的,故此很多贵族都瞧不起他,都叫他二狗,久来久去大家都称呼他为吴二狗。
  吴镇南小心翼翼地从前面驾驶舱移到了后排座位上,然后从后面钻了出去,看着半截车身都掉入悬崖中的豪车,吴镇南深深吸了一口气,从包中抽出一根烟点上,心里这个时候才觉得踏实了一些。
  刚才我好像听见了白宇晨的声音,难道刚才我撞的东西是白宇晨的车,那么掉下悬崖的就是……想到这里,吴镇南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慌乱,他环顾四周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才松了一口气。
  白宇晨被我撞死了,白宇晨被我撞死了,白宇晨被我撞死了,突然吴镇南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这可真是天助我也啊!白宇晨死了,那么只要我开车赢了比赛,那么白家的产业不就是我的了吗!那个时候,我一定可以让那些老古董另眼相看。
  可是回头看了看悬崖边上几近报废的车辆,吴镇南再一次犯了难,车都没有那么还谈什么比赛啦!自己该怎么出去啦!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不远处居然停了两辆保时捷,这还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这两辆车居然和自己开的车一模一样,吴镇南走上前去,想要和车里的人打声招呼,却发现车里根本没人,他也没太在意,驾驶着车辆离开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在他的身上一直有两双血红色的眼睛一直盯着他,就在他离开不久,一个身穿血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从森林中走了出来,男子长相十分俊俏,但他给人的感觉却显得十分的阴冷,男子手中拿着一款DV,DV中播放着一段视频,若是吴镇南在这里的话,肯定会惊呆,因为视频中拍摄的正是自己将白宇晨撞下悬崖的经过。
  阴冷男子掏出手机,“怀少,你让本仙师做的事情已经做好了,吴二狗已经出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看怀少你的啦。”说完,阴冷男子便挂断了电话,脸上露出了一抹魔鬼的笑容。
  他口中的怀少,不是他人,正是如今白家二少爷白宇怀。
  云华市中心区,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白家的别墅却覆盖了一半的区域,白家的财富由此可见一斑,二楼一个房间中,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坐在沙发上,“李叔,把那邪灵法师的底细给我查一查,我要让他永远消失。”
  “少爷这样做未必有些欠妥吧!”李叔有些担忧的说道,毕竟自己要对付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邪灵法师,稍不注意那很有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李叔,我看您是越活越过去了,做事胆子咋这么小,李叔您要知道,若是让这邪灵法师将我的事情说出去,那么我肯定会被父亲大人碎尸万段的,您也不想看到我变成那样吧!”
  听到这里,李叔犹豫了一会儿,缓缓地点了点头,年轻的时候他和别人打架,被仇家重伤,幸得白家家主白成荣搭救,为了感激白成荣,他终身不娶,膝下无子,白宇怀生下来的时候便是由他照料,久来久去他将白宇怀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看待,一想到白宇怀会因此事受到伤害,甚至因此小命不保,他也就答应了白宇怀的请求。
  李叔转过身去,摇了摇头,这一刻他仿佛苍老了许多,白宇怀像是预见了什么,他知道这一次李叔离开后,或许便是阴阳相隔,一场诀别吧!他几次想开口让李叔留下,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做事情不可以优柔寡断,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就在李叔离开不久,白宇怀突然感觉心中涌起一股浓浓的不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他感觉似乎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一样,他拿起桌上的手机准备打个电话。
  “咳咳,怀少你还挺有闲情逸致的吗?”一声阴惨惨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大厅中响起。
  “谁?你是谁?你给我出来?”
  “怀少,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刚才你不是还想找人对付我来着吗?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啦!”
  “哦!我当是谁啊!原来是天师啊!天师可是神人啊!我咋会找人对付天师啦!就算是天师您给我一千个胆子我都不敢啊!”白宇怀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心中却在想,‘这事情只有李叔和自己知道,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难道说是李叔背叛了自己,出卖了自己吗?但转念一想,他便排除了这种可能,李叔对自己怎样,他心里还是有数的,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难道说是……’
  “没错,没错,的确是你心中想的那样,本天师神机妙算,就你心里那点伎俩,本座还看不出来吗?”邪灵法师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法师,哦,不!天师,我想您肯定是误会了,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白宇怀嘴上打着哈哈,脚却在慢慢往外面挪,趁着邪灵法师不注意,他已经挪到了门口,只差一脚便可以走出去。
  “哼,想跑是吗?在本座面前,你还能逃的出本座的手心吗?”只见邪灵法师右手虚空一抓,白宇怀的身体便被吸扯了过来,邪灵法师的手犹如一把钳子一样将白宇怀禁锢,白宇怀两腿使劲朝前蹬,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由于无法呼吸,两个眼睛开始外凸,脸上一片胀红发紫。
  “天师饶命,我再也不敢啦!”白宇怀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饶命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天师请讲,别说一件事就算一千件,一万件我都愿意。”
  “哦!真的吗?”邪灵法师带着玩味的看着手里的白宇怀。
  “不过我不太相信啊!”邪灵法师摇了摇头。
  见到邪灵法师这般模样,白宇怀赶紧说道,“天师我发誓,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若有违逆就让我不得好死。”白宇怀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没当回事,现在的誓言哪里是什么誓言,连最烂的谎言都算不上。
  “嗯,不错不错,有你这句话就行了。”邪灵法师将白宇怀放了下来,向丢垃圾一般扔到了地上,将白宇怀砸的七荤八素的。
  “其实我要你做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只需要你的一些手指甲,一缕头发,一滴血液就行了。”
  “嗨!天师你早说啊!犯得着这么您亲自前来吗?您大可把位置发给我,我把东西准备好,亲自送去啊!”
  “少废话,赶紧做,不然我不介意手中再多一条亡魂。”
  想起邪灵法师那恐怖的能力,白宇怀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他拿起桌上的小刀肉疼的割了一个小口,鲜血瞬间涌了出来,随后他拿起剪刀剪了一缕头发和一些指甲。
  这个时候,邪灵法师从袖口中掏出了一个血红色的小碗,将白宇怀的指甲头发丝和血液装好。
  “哼!算你小子识相,下次再敢耍什么花样,我保证杀了你。”邪灵法师说完,化作一团红色血烟消失了,只留下一阵阵回音。
  “不敢!不敢!不敢!”白宇怀声音打颤的说道。
  值到过了很久很久,确认了邪灵法师已经离去,他才长出了一口气。
  “哼!邪灵法师是吧!终有一天,我一定会将你杀死。”白宇怀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然而他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上却多了一些变化,一道黑气顺着白宇怀的伤口处钻进了他的身体内,一直来到了他的心脏,在他的胸口上留下了一颗不起眼的小痣。
  “哈哈!哈哈!”在卧龙山九回旋的一处洞穴里,邪灵法师疯狂的大笑。
  “哼!早就知道,你小兔崽子别有用心,你以为我要你那些东西做什么!”原来邪灵法师根本就不相信白宇怀的鬼话,他之所以问白宇怀要了这三件东西,便是因为他可以因此为媒介施展一种巫术,此术名为灵仆。
  灵仆顾名思义便是灵魂的仆人,施术者只需要采集到受术者的血液指甲和头发就行了,运用此种术法便可以控制受术者,等到黑气完全蔓延到心脏,那么受术者便成了施术者最忠诚的仆人,同时受术者的灵魂力量会毫无保留的被施术者吞噬,是一种十分邪恶的巫术。
  第三章 法师的阴谋(上)
  白宇怀拿起桌上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电话声响起没过几分钟便接了,“少爷,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传来李叔的声音。
  “李叔立刻停止调查一切关于邪灵法师的事,您先回庄园一趟,我有急事要找你商量。”
  “好!我立刻赶回来。”李叔没问白宇怀因何事要他回庄园,因为他从电话中已经猜出来个大概,既然白宇怀提到了邪灵法师,那么白宇怀让自己回去肯定和此事脱不了干系。
  李叔开车往回赶,在离庄园不到十分钟的十里街上停了下来,汽车在这个时候罢工了,他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从车上下来徒步朝庄园走去,或许是因为着急赶路,他没有发现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正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在注视着他。
  李叔一直向前走,但是越走他就越发觉得诡异,按理说自己都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以前才十分钟就能走到底的路早就该到了才对啊!又走了半个小时,李叔突然停住了脚步,坐在了地上,看似在休息,其实他的两只手中已经握住了两把锋利的匕首,这两把匕首是李叔步入江湖就跟在他的身边,这两把匕首杀得人不说有上万也有几千啦!煞气十分强烈,他知道今天自己应该是遇到脏东西了,据说脏东西最怕的就是戾气,戾气越重的人和物,他们越是不敢招惹。
  “出来吧!别他妈给大爷我装神弄鬼,今天你敢犯到你爷爷头上,本大爷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李叔对着面前的空气恶狠狠的说道,之所以这样做,一是为了给自己壮胆,二是探探对方的虚实,三是想借此气势将对方吓退。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阴风吹过,空气冷到了极点,由于太过于寒冷以至于这片区域下起了雪花,从黑暗的深处两颗犹如血色灯笼的巨大眼睛率先显露了出来,饶是李叔历经江湖多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下了个半死,捏着匕首的手一直在抖个不停,稍不注意就会跌落在地上。
  “李老先生别担心,这只不过是我养的一只血宠而已。”一双阴冷的脸庞从黑暗显现出来,不是邪灵法师又是何人,原来这血红色眼睛的本体就是邪灵法师豢养的一只血宠而已。
  “原来是天师啊!有失远迎啊!”虽然表面上说着客套话,但是心里却在想这邪灵法师出现在这里干嘛,难道他知道自己在找人要对付他,想要在这里杀自己灭口不成,但很快李叔便推翻了自己的猜想,若是想要杀自己的话,那么他又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直接从暗地里将自己杀了不就完事了吗?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他将自己留在这里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的。
  “看来李老先生已经知道本座此次前来的用意了,那么我也不卖关子了,此次本座有一件事情想让你帮忙,若你答应帮助本座的话,事成之后白家就是你的啦!”邪灵法师看到李叔的神情便知道他已经猜出自己前来的目的。
  “那若是我不答应了?”李叔问道。
  “哼!不答应的话,那么我想我的血宠不介意再多一份食物。”邪灵法师冷哼一声,与此同时隐藏在黑暗中的血宠走了出来,这是一头有着三只脑袋的妖兽,头颅上本该长着三双眼睛,但只有一双眼睛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其余两双眼睛却是紧紧闭着没有一丝缝隙,就在李叔以为这头妖兽的眼睛瞎了的时候,一个无辜的人从街的另一头朝这边走了过来。
  或许是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这个人走路一拐一拐的,就在李叔想要出声提醒的时候,血宠突然之间一跃而起,犹如血色闪电一般朝着那人的方向冲去,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这只恐怖的血宠吞进了肚中,李叔被这一幕惊呆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让他更加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血宠原本紧闭的双眼居然睁开了一丝,原来这只孽畜是靠吞噬活人来进化的,想到邪灵法师说的话,李叔感觉从脚底升起一股冷气直冲脑门。
  “李老先生,现在您考虑的怎么样啦?本天师的耐心可不是很好哦!”邪灵法师话中透露出来浓浓的威胁意味,你若是再给我考虑,本座直接将你喂血宠。
  “天师有何吩咐?但凡有用得着小的,尽管吩咐就是。”李叔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形式没人强,自己不得不第一次低下自己的头颅。
  “好!好!很好!其实本座这一次来,是想让您帮我把贵家主白成荣从庄园里请出来。”邪灵法师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邪灵法师不说还好,这一说却让李叔心中更加的纳闷,以邪灵法师的实力还需要让自己将家主请出来吗?直接去白家将其抓出来不就更省事了吗?
  “实不相瞒,不是本座不想,而是贵庄园有一道符咒,这道符咒对本天师有一定克制作用,让本天师不敢入内,故此才让先生帮我这忙。”似乎是看出来李叔心中的疑虑,邪灵法师解释道。
  “原来如此。”说着李叔眼中闪过了一抹窃喜,这么说来只要自己躲在庄园里面不出来,那么这邪道就拿自己没办法。
  不过还没等他高兴,突然他感觉自己脖子一紧,他看见自己直接被邪灵法师一只手提离了地面,邪灵法师从自己身上掏出来一颗绿色的丹药,手指一弹便射进了李叔的口中,李叔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血液都在倒流,身上长出来一颗一颗的脓疮,从脓疮里面流出黄色的血水。
  “哼!这就是你违逆我的下场,我告诉你收起你心中的那点伎俩,你那点心思本座早就料到了。”邪灵法师冷哼一声。
  “天师饶命,天师饶命啊!天师饶命啊!我再也不敢啦!”身上奇痒无比,李叔身上已经被抓出一条条血色的抓痕。
  “哼!下不为例。”邪灵法师掏出来一颗红色的药丸,射进了李叔的口中,李叔身上很快结痂,脓疮也消失不见了,宛如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衣服上的血迹证明他自己曾经遭受过得血腥一幕。
  “对了,忘了告诉你,刚才那颗红色丹药只能压制毒性三天时间,等你将白成荣带出白家的时候我再给你解药,意思就是说你只有三天的时间明白吗?”邪灵法师冷冷的说了一句。
  “明白了,那天师到时候我该去哪里找你啦!”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本天师自有办法。”
  李叔本来想要以此套出邪灵法师的踪迹,没想到这老狐狸隐藏的这么深,直接将自己的话给堵死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记住三天之内我要见到白成荣离开白家,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是,是,是,小的明白了。”李叔不停地点头,深怕惹怒了眼前的煞神。
  “事情交待完了,本座也该走了。”话音未落,邪灵法师便化作一缕红色的血烟消失了。
  “恭送天师。”直到确认邪灵法师走远了,李叔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第四章 法师的阴谋(下)
  
  
    李叔整理了一下衣冠,准备往庄园继续前行,他走出街口却看到自己的车停在不远处,原来这几个小时他一直都在这附近打转,他走到车前拉开了驾驶座位的车门,插入钥匙车子很快就启动了,难道说这车根本没坏,那么刚才…想到这里李叔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看来这邪灵法师是个惹不起的主啊,白家这次是在劫难逃啊!李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十分钟后白家庄园二楼会议室,白宇怀一会儿坐在沙发上,一会儿站起身在室内走来走去,显得十分慌张,犹如一只惊弓之鸟一般,李叔走到门前,看到白宇怀如此模样,对心中的猜想不由得肯定了几分,看来邪灵法师已经来过了。
  “少爷我回来了!”李叔轻轻的叫了一声。
  “李叔您可算回来了,来坐。”白宇怀指了指沙发示意李叔坐下,尽管他想要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但他的话语已经出卖了他自己,要知道平常自己回来的时候,白宇怀最多会不冷不热的说一句,根本不会显得如此急切,这只能说明一点邪灵法师确认来过而且还和白宇怀面对面的交谈过,看来邪灵法师跟自己没有说实话,他应该是不能进入白成荣所在的房间,若自己像自己开始想的那样,只要不出去就没事的话,到时候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卧龙山九回旋处一座隐秘山洞中,邪灵法师正盯着墙面,只见墙面上有两个人,若是李叔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吃惊的说不出话来,这墙上的两个人不正是白宇怀和自己吗?
  “哼!还想跟本座斗,你们这群蝼蚁还嫩了点,不过要不是你们这群蝼蚁,本座还不知道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还有这么一处黄品灵脉。”邪灵法师看着墙上的两人不屑的说道。
  事情的经过还得从半个月以前说起,白宇晨和白宇怀是家主唯一的两个儿子,不过他们两人不是亲兄弟,而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白宇晨的母亲是大世家木家的大小姐木清雪,而白宇怀的母亲不过是白家的一位仆人,是白成荣醉酒后临幸的女人,因此白宇晨在家族中的地位以及权利都比白宇怀高的多,虽然白宇晨对白宇怀十分的照顾关爱,但在白宇怀的眼中他总是觉得白宇晨在向他炫耀在嘲讽他,故此他便对白宇晨怀恨在心,想要找机会将白宇晨除掉。
  白宇晨有个特殊的爱好那就是喜欢和别人赛车,而且是越危险越刺激的地方他就越喜欢,因此白宇怀便找到了吴二狗(吴镇南),想让吴二狗去激白宇晨,让他去卧龙山九回旋那里赛车,本来吴二狗是不愿意做这种事情的,白宇怀便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吴二狗,当得知了白宇怀的身世后,吴二狗在白宇怀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再加上白宇怀许诺事成之后愿意拿出两成白家的股份助吴镇南登上吴家家主之位,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的原因也或许是白宇怀拿出的利益让吴镇南心动了,吴镇南便答应了此事。
  见到吴镇南答应了自己,白宇怀并没有放下心来,因为这世界上只有一种人能够保守秘密的,那就是不能开口的死人,于是他便开始琢磨如何既能够除掉也可以灭掉吴镇南的歹毒计划。
  他将这事情跟李叔说了一下,李叔想了想,然后一拍脑门说这件事情他有办法,原来李叔的一位故友曾经遇到过一些无法解决掉的事情,但后来却被一位神秘的法师解决了,这位法师不是别人正是邪灵法师,于是便有了一开始的那一幕。
  在制造了吴镇南车祸的时候,本来邪灵法师想将吴镇南一起解决掉以绝后患,当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他却看到了吴镇南左手上的纹身,纹身是一朵血色的玫瑰,这纹身不是普通的纹身而是带着一丝丝邪气,看到这一幕邪灵法师他浑身都在颤抖。
  原来邪灵法师的真名叫做吴文风,是当今家主吴文祥的亲弟弟,当年吴文风和吴文祥同时喜欢上了一位女子,那个女子只是吴家的一位下人,对于这些世家来说下人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因此族老们都反对这种事情,想要将这名女子赶出吴家,但当时由于一些缘故没能付诸行动。
  这名女子叫雪灵儿,人如其名,长得美若天仙一般,雪灵儿爱上的是吴文风而不是吴文祥,故此吴文祥便想找机会杀掉吴文风,在一次商贸交易上吴文风出了岔子,被吴文祥抓住机会,族老迫于无奈将吴文风逐出吴家。
  就在吴文风被逐出吴家的第二天,吴家便透出消息说将在三日后举行为吴文祥纳妾的事情,吴文风愤怒不已,他以为雪灵儿背叛了自己,便想要找机会除掉这两个狗男女,他从吴家的一条密道进入了吴家,在院落里看到了雪灵儿,当他想要杀掉雪灵儿的时候,他却听到了雪灵儿对自己的想念,方才明白是自己错怪了雪灵儿,他从阴影里走出来和雪灵儿相见,雪灵儿告诉了他一个惊天的秘密。
  雪灵儿是来自魔族的一名女子,她所在的家族是魔族的血族,而她的真名不叫雪灵儿,而是血灵儿,不过他们并不吸食普通人的血液,他们吸食的都是修仙者或者是有修为的妖兽,雪灵儿以为吴文风会害怕自己,没想到吴文风心中一直深爱着她,那天夜里雪灵儿便和吴文风结合,雪灵儿也给吴文风注入了一枚血精,让吴文风可以修炼血族功法,修炼血族功法的人左手臂上都会有一朵血色玫瑰花,他们的后代也会有同样的标志。
  吴文风在和白宇怀相见的时候,从白宇怀身上闻到了一丝灵脉的味道,要么是白宇怀是修真者,要么白宇怀和灵脉有过近距离的接触,第一种可能直接被吴文风排除,他在白宇怀身上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想到这里吴文风便十分激动,要是白家存在一处灵脉,那么自己还需要这样犹如过街老鼠到处躲藏吗?到时候这凡间的阴阳界谁会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吴文风又觉得不对,按理说在这世俗界存在着一座品级不低的灵脉,那么早就应该被那些阴阳界的大佬发现了,那么白家还会存留到现在吗?
  怀着欣喜和怀疑,吴文风答应了白宇怀的要求,在那天他去找白宇怀的时候,他与白家家主白成荣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发现了端倪,原来白家居然存在着镇灵符,镇灵符顾名思义便是用于镇压灵脉的符咒。
  于是他便想利用白宇怀和李叔两人将白成荣引出白家,自己再用灵仆之术控制住白成荣,由此得到白家灵脉,这便是吴文风的目的。
第五章 王者归来(上)
    “李叔,这邪灵法师的线索有没有查到什么?”白宇怀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
  “少爷,这人来无影去无踪,他具体的线索我没有查出来,不过我倒是听说这人好像经常在吴家外围活动,看起来应该和吴家有些关系。”李叔将自己收集到的情报跟白宇怀说了一遍。
  “哦!吴家吗?呵呵,看来这次不得不拿你们开涮啦!吴家你们可怪不得我,要怪只能怪你们和邪灵法师有关系。”白宇怀冷哼一声。
  “李叔,吴镇南害死我哥白宇晨的证据准备的如何啦?”
  “回少爷的话,已经准备妥当了。”说着,李叔拿出了手机,打开了一段视频,视频中显示的正是吴镇南开车将白宇晨撞下悬崖的画面。
  “很好!”白宇怀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叔,将这资料发到网上去,顺便将它直接转入父亲的电脑中,我要让父亲亲自处理,我要让吴镇南身败名裂,我要吴家永远的消失。”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啦!”李叔将这一段视频上传到了网络上,然后便退了出去。
  今天晚上没有星辰和明月,一切显得那么安静,但这一切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而已。
  白家庄园,往日早就该休息的白成荣,现在却坐在会议室之中,白成荣坐在中间,左边是白宇怀,右边是李叔,家族族老在两边分别落座。
  “今天叫各位族老前来,是一件事情想跟大家说,具体是什么事,想必大家心里都应该知晓了吧!那么白某人就不多说了,咱们直接切入正题吧!”
  “我想要灭掉吴家,让他们为我儿宇晨陪葬,你们谁有意见可以提出来。”白成荣扫视了下面一眼,他想要利用这件事情看看族老们的回忆,看看他们心中的想法,若是有人敢提意见,那么隐藏在屋外树上的狙击手便会让他的脑袋开花。
  这时候族中一位年长的族老站了起来,他是白成荣的二叔同时也是白宇晨的二爷爷,不过他和白成荣之间不怎么对付,“成荣啊!我知道你老来丧子,心里十分悲痛,这点我能理解,但你冒然和吴家开战,那却是很不明智的做法,要知道这样会让家族的实力亏损……”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只听嘣的一声巨响,一颗子弹从他的头颅穿透而过。
  “哼!这就是忤逆我的下场,你们还有谁有异议的。”白成荣指着二长老的尸体冷冷的说道,下面没有一点声音,他们也被白成荣的铁血手段给震慑住了。
  “既然没有说的,那么现在就出发吧!”白成荣一声令下,从白家庄园走出来一群身穿黑色西服的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重武器,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族老们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吃一惊,没想到白成荣在这短短的二十多年里居然发展了这么一只暗杀部队,而且这些人还生活在白家,若是他们有做错一点违背白成荣的意思,那么…想到这里不少人后背都凉透了。
  吴镇南开着车回到了吴家,他想要将好消息告诉吴文祥,他想让他的父亲对他刮目相看,他一进庄园,便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在这偌大的庄园里此时却站满了人,族老全部都在这里,吴镇南心想难不成他们都是来迎接我的吗?
  他刚准备说话,只见一个巴掌朝着自己扇来,他来不及闪躲,被这突如其来的巴掌连着拍了三下,把他自己给打蒙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吴镇南心里一阵懵逼。
  “父亲,您打我干嘛?我又没做错事?”吴镇南嘟囔着嘴巴委屈的说道。
  “你这逆子,你说你做错了什么,你自己给我看吧!”吴文祥愤怒的骂道,从包里掏出手机一把扔给了吴镇南,手机上正在播放着一段视频,视频很短只有一分钟的样子,显示的内容正是吴镇南开车将白宇晨撞下悬崖的情景。
  看到这一幕,吴镇南直接傻了,“不可能的,这不是真的,这都是假的。”
  “哼!事到如今,你这逆子还有什么好说的,来人啦!给我把这逆子给我绑了,我要把他带到白家亲自谢罪去。”吴文祥怒声喝到,向旁边的人挥了挥手,让他们上前将吴镇南捆住,将其带到白家登门谢罪,希望到时候白家的人只针对吴镇南,从而放过吴家,他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可惜他却不知道他的如意算盘今天注定要落空了。
  就在吴镇南要被家丁捆住的时候,几声撞门声响起,只听嘭的一声炸响,吴家的家门被轰开了一个大洞,一行黑衣人手持着重机器走了进来,为首的不是白成荣又是何人啦!
  “荣哥,您今天亲自前来,让寒舍蓬荜生辉啊!您今天过来,为啥不提前通知小弟一声啊!小弟也好给您接风洗尘不是。”吴文祥打了一个哈哈。
  “吴文祥少特么给我来这套,给劳资把人交出来,劳资若是心情好的话可以给你们吴家留条后路,不然我不介意让你们吴家除名。”白成荣丢下一句狠话,对于吴文祥的那一套他根本就不予理会,若是换做常人敢这么跟吴文祥说话,那么那个人绝对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但是很明显白成荣不是平常人。
  “荣哥,人我可以交出来,但是您刚才那样说也太过了吧!”被白成荣这么打脸,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让吴文祥脸上也挂不住,这也让他的话中带上了一丝威胁的意味。
  “哼!怎么,吴文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你见过大象会理睬蝼蚁的威胁吗?”白成荣不屑的说道。
  “姓白的,你特么别给脸不要脸,俗话说狗急了都会跳墙,真把老子逼急了,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
  “呵呵!今天鱼肯定会死网却不会破,因为你根本就没那个实力。”白成荣举起手做了一个开始的手势,刹那间一颗颗子弹朝着吴家飞射而来,将吴家不少的人打成了筛子。
  吴文祥也不是省油的灯,在白成荣踏进吴家的时候,他便对旁边的一名侍从使了一个眼神,让他们全部准备好,准备随时开火,若是今天白成荣只是要吴镇南一人的命,那么他绝对会将吴镇南送出去,但看白成荣带的人马以及说话的语气,他便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善了啦!
  子弹一颗一颗地在天空飞窜,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但这美丽却是致命,因为在美丽过后便会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在卧龙山九回旋山洞中,吴文风似乎感受到了吴镇南有危险,化作一缕血烟向着吴家的方向飞射而去,当他看到吴家庄园中血流成河的一幕,不由得悲从中来,虽然吴家将他逐出了家门,但他毕竟在这里生活了整整二十多年,看到如今往昔的家园成了现在的模样,他心中充满了愤怒。
  吴文风摇了摇手中的铃铛,只见虚空中出现了三头血宠,吴文风朝着白成荣的方向一指,三头血宠便朝着白成荣等人所在的位置飞射而去。
  看到三头血宠,黑衣人们朝着这三头怪物开枪射击,却发现这怪物简直就是铜头铁臂一般根本不惧痛苦,这怪物每次前行一步便会将身边的人给吞进肚中,见到这恐怖的一幕,所有人都飞快的逃跑,然而这一切身在吴家的白成荣还没有意识到。
  白成荣拿枪指着吴文祥,如今吴家的杀手已经被白成荣带来的人诛杀殆尽了,只剩下了吴文祥和吴镇南两个人了。
  “吴文祥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很拽吗?老子今天就当着你的面把这小兔崽子给嘣了,让你也尝尝丧子的滋味。”白成荣将枪口对准了吴镇南,手指就要扣动扳机,只要他扣下扳机,那么吴镇南就会从这世间消失。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吴文风飘到了吴镇南的身前,将白成荣直接一掌给拍飞了出去。
第六张 王者归来(下)
  吴文风这看似轻飘飘的一掌,直接将白成荣打的重伤吐血,若不是在白成荣身上有一张符咒,就这一下便会要了他的小命。
  看到这一幕,吴文风先是一愣接着又是一喜,原来这张符咒一直在白成荣的身上,只要自己将白成荣杀死,到时候这灵脉不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吗?
  卧龙山九回旋万丈悬崖下面,车子早已被摔得粉碎,白宇晨也掉进了悬崖,我要死了吗?白宇晨心里很不甘心,他不想死,他还有自己要守护的人,还有自己的亲人。
  他睁开眼睛,双手平伸想要以此来减缓下落的速度,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速度越来越快,只听嘭的一声,他的世界陷入到了无边的黑暗,他感觉自己正在从一具温暖的身体中抽离一般,他回来看了看自己那已经摔得面目全非的躯体,他朝着身体扑去,想要重新回到自己的躯壳之中,然而在这近如咫尺的距离中似乎存在着一处看不见的天堑一般,让自己无法逾越,自己越是想要突破,就越是受伤害,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灵魂开始变得越来越微弱,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灰飞烟灭了,或许这就是自己最好的结局吧!
  这个时候从悬崖附近飘来一个个孤魂野鬼,他们都对自己虎视眈眈,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想要吞噬掉自己的灵魂,野鬼们越靠越近,白宇晨甚至能够看到他们那狰狞的面容,他们或是凶恶、或是阴冷、或是发着冷笑,但他们的样子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面目全非,看来他们这些鬼魂应该就是这些年在九回旋出事的可怜人吧!
  鬼魂们离白宇晨只有不到百米的距离,他们看到白宇晨现在的样子十分虚弱随时都可能灰飞烟灭,他们如饿狼一般朝着白宇晨扑去,都想要将白宇晨吞噬,白宇晨心想,我就算是魂飞魄散我也不要沦为你们这群孤魂野鬼的食物。
  白宇晨拼尽全力朝着天堑撞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天堑被撞开了一条裂缝,而白宇晨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的灵魂化作了无数的碎片,阴风一吹朝着天空飞去。
  就在白宇晨的灵魂碎片快要被阴风吹散的时候,从他的身体上突然发出了一道金色的佛光,将他的灵魂碎片包裹硬生生的塞进了他的身体之中,佛光将他残破的躯体包裹,绕着他的身体不停地修复,最后他的身体变成了一个金色的巨大茧状物体。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天两天还是三天,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过去了千年万年,终于金色巨茧出现了一条裂缝,一双强有力的双手从茧里伸出,使劲一拉将巨茧分成了两半,从茧里走出来了一位俊俏的少年,这不是白宇晨又是谁啦!
  一道红色的天雷朝着白宇晨劈来,携带着万千雷霆怒火誓要灭掉白宇晨得了决心,白宇晨不屑地看着劈来的红色天雷,只见他缓缓伸开双手将这雷电抓住,随即一用力便将这恐怖的雷霆给撕的粉碎。
  “哼!天道老儿您还想让小爷再死一次吗?小爷我的实力可不是你这种瘪三能够揣测的。”白宇晨指着头上的三尺青天骂道。
  “哼!白宇寒若不是你有地藏王的轮回印加持,本天道这一次定要将你挫骨扬灰。”一道威严的声音响彻云霄,他似乎对白宇晨充满了忌惮。
  “哼!天道老儿你奈何不了小爷,还不赶紧给小爷滚,难道还要小爷请你吃夜宵不成。”白宇晨对着头上的青天竖了一根中指打趣的说道。
  “气死我了,白宇寒本天道定会杀你,你给我等着,待我神功大成再来取你狗命。”天道气愤的说道,声音越来越远,他知道有地藏王的干涉,他今天是杀不了白宇晨的。
  等到天道的气息完全消失在白宇晨的感知范围了,白宇晨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口逆血喷出,原来刚才白宇晨是强行压制自己的伤势骗过了天道,若不是天道做事多疑的话,那么这一次白宇晨或许会被这强大的力量无情碾压。
  这个时候附近的孤魂野鬼见到白宇晨受伤了,便朝着白宇晨扑了过来,他们想要将白宇晨吞噬,想要获得白宇晨身上的轮回净化之力,将自己身上的邪恶力量净化从此获得轮回的资格。
  “呵呵!就凭你们这群土鸡瓦狗,也想和本尊一较高低,今天本尊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恐怖。”只见白宇晨身上发出无数个黑色的字符,凡是被字符碰着的鬼魂都化作了一缕缕灰色的气流,融入到了白宇晨的体内,随着灰色气流不断地汇入体内,白宇晨的伤势也好的七七八八,自己的实力也从一星法徒升级到了三星法师的境界,足足突破了十二个小境界。
  “哎!可惜这里没有鬼煞级别的鬼物,吞噬一只鬼煞便可以让我的境界一跃提升到一星天师境界,那样的话在如今这孱弱的阴阳界我也是一方天地级别的高手啦!”白宇晨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像鬼煞这种的鬼物千百年都不见的会出现一只。
  白宇晨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这身体还不错,拥有着幽冥鬼体的灵根与自己当年的万年玄冰体也不遑多让,也不知道大哥他们如今在那片星空过得如何啦!如今的白宇晨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白宇晨了,占据他的身体的人名字叫做白宇寒,当年情天魔帝和阴天尊白宇寒准备踏天而行破碎虚空的时候,被邪神邪无情偷袭,白宇寒为了让情天魔帝能够去到那片星空,和邪无情拼死相搏,白宇寒不敌邪无情,被邪无情打的重伤垂死,无奈之下白宇寒施展阎罗帝经中的灵魂解体,拼着灰飞烟灭的后果将邪无情逼退,让情天魔帝等人得以破碎虚空进入那片星空。
  “求您一件事情好吗?”一道虚弱的声音从灵魂深处传来。
  白宇晨将精神力內视看到了一道虚弱的身影,“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我都会办到。”
  虚影点了点头,“希望您能够替我照顾好我的父亲和家人,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好的!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我的名字就叫做白宇晨,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的一天,白家就绝对不会有事。”
  “好!谢谢你!”说完,虚影便化作一团灰色气流融入到了白宇晨的灵魂中,白宇晨的灵魂变得更加纯净。
  “哎!这人也是个好人啊!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你的家人便是我的家人。”白宇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突然天空之中出现了一团血云,血云所在的位置就在吴家的上空,白宇晨在这团气息中感受到了一股十分邪恶的力量。
  白宇晨咧嘴一笑,看来自己又可以提升实力,凌空一跃朝着吴家的方向飞去。
  “白成荣你给我去死吧!天下神魔,唯我血魔,血魔我的祖先,您忠实的仆人需要您的帮助,求您降下法神助赐予您仆人力量吧!”天空血云中出现了一双巨大的血色灯笼,在这后面的赫然是一只身高百丈的巨大蝙蝠虚影,蝙蝠眼睛发出两道血色的红光朝着白成荣激射而去,所过之处一切物体全部都变成了齑粉,若这两道打在白成荣的身上,就算是白成荣有符咒附体也会被轰成无数碎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俊俏的少年挡在了白成荣的身前,将这恐怖的血光抓在了手中,随手将这两道血光扔进了口中,少年还不要脸的打了一个饱嗝,似乎还挺享受的样子,少年朝着血色蝙蝠勾了勾手指,充满了挑衅得味道。
  血色蝙蝠怒吼一声,朝着少年飞扑而去,想要将眼前的少年碾压成碎片。
  “哼!就凭你这小蝙蝠也想伤本尊,就算是你血魔亲至,老子也照灭不误,阎罗帝经第一式,封天屠地。”黑色的字符将这一方天地笼罩,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朝着血色蝙蝠轰去,血色蝙蝠想要逃跑,却发现四周的天空都被这神秘的黑色字符禁锢,令它无法动弹,轰的一声炸响,血色蝙蝠被这恐怖的力量轰成了血雾,少年随手一挥,血雾被这一股清风吹散,少年一脸嫌弃的甩了甩衣服。
  

  

该用户从未签到

37

主题

1061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5286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嗨!好久不见。

该用户从未签到

37

主题

1061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5286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未写完吧?这是长篇?

人物刻画生动,画面感很强,行文生动自然流畅。

精彩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51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版务部部长

    Rank: 6Rank: 6

    积分
    56440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写的够精灵了,欣赏佳作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28

    主题

    3万

    帖子

    7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4651

    优秀管理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浮生如梦,又见你的玄幻小说和灵异小说,神秘

    点评

    谢谢站长留言雅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4 天前

    该用户从未签到

    284

    主题

    689

    帖子

    7459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7459

    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3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20-8-1 21:14
    问好浮生如梦,又见你的玄幻小说和灵异小说,神秘

    谢谢站长留言雅评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51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71664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新写了一部吧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51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71664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杨太棒了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51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71664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年纪,这有这等成绩,值得赞佩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51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71664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身穿黄色衬衫的俊俏少年坐在保时捷冲着旁边的黑色劳斯莱斯叫嚣道。


    冲字前面还应该有个“里”字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说世界

    小说世界

    订阅| 关注 (21)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10今日 3251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