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2686|回复: 5

[电影剧本] 枪声与爱情的较量 (电影剧本)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1

主题

3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364
发表于 2020-8-15 15: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枪声与爱情的较量
电影剧本)
主要人物
叶东明救国会成员
梅月红,山野百合子叶东明搭档
三姨太叶东明表姐
何大姐救国会领导人
抗联独立旅旅长
抗联独立旅政委
地点滨江城,松江城
第一幕 娘娘岭上的公主坡(夜,外)
(弯弯月牙高高悬挂在星光闪烁的天幕上。)
(前不久从苏联远东边区整编返回来的抗联独立旅,前几次遭到不明不白的突然袭击,损失残重,此次在娘娘岭深处的公主坡蜜林中宿营,格外提高了警惕。)
(密林中临时搭建起的几座草窝棚里,战士们肩挨肩睡在草堆上,一个个都睡得很熟。)
(两个独立旅的战士,扛着长枪,不停地流动巡逻在密林四周围。)
(旅长和政委两个人巡完哨。走到密林外,站在一个高坡上,向山下观察了一会,两人相视点头,互告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又对流动哨战士叮嘱了几句,两人回到各自的窝棚合衣睡下。)
(一直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流动哨的两个战士,嘴里打着哈欠,身子靠在一棵大树上打了吨。忽然,几道手电筒的强烈电光,闪动了几下,战士被惊醒了,马上意识到有情况,两人同时朝天上开枪报警。)
(旅长和政委不楞坐了起来,提枪奔出窝棚,各个窝棚里的战士们也都提枪冲了出来。旅长指挥战士们抢占密林前面的一块高地。)
(枪声暴豆般响起,火光划过夜空,照亮了山头,正端着三八大盖枪向山上包抄上来的日本森林讨伐队,一二百人,呀呀喊叫着冲上山来。)
旅长(恨恨地骂了一句):汉奸!叛徒!我操你八辈祖宗!
政委(气愤地):老黄。咱们又被出卖了。我带警卫排阻击,你带大队突围。
旅长(争辩地):不,我带警卫排阻击,你带大队突围。
政委(吼叫了一声):别争了!快突围!保存住咱们的队伍!(回过头对警卫排长下命令道):抢占公主崖,引开小鬼子人马。
(政委带领警卫排战士抢占住了公主崖,集中火力向包抄上来的日军猛烈射击。)
(旅长带着大队战士,摸到后山一条悬崖小路,战士们一个个攀援而下。安全撤下山。
(公主坡上枪声大作,火光冲天)
旅长(眼圈红了):大喊了一声:政委!——
第二幕 滨江城北坎胡同里一家麻将馆(日,内)
(滨江城北坎胡同里一家麻将馆前屋,六张麻将桌,每一桌四个人,旁边还站有几个卖呆的看客。)。
胡啦!
他妈的,又没抓着!
这个倒楣的逼牌!——
(烟雾腾腾的屋子里,喊声,骂声,此起彼伏。)。
(后院一间套间小屋里,一张麻将桌旁,围坐了四个人,他们都是救国会领导层的成员,一边慢悠悠地推着麻将牌,一边通报着情况。)
成员王(报告情况说):根据刚刚情报传过来的消息说,我们前不久从苏联整编返回的抗联独立旅,在娘娘岭公主坡宿营地,又遭到了日本森林讨伐队的突袭,担任阻击的旅政委,和警卫排的战士们,全部壮烈牺牲。
(四个人同时站立起来,垂头含泪向烈士默哀。)。
(坐下后,救国会领导人何大姐开始发言。)。
何大姐(沉痛地):得知这个消息,我们都非常悲痛,更是非常痛心。几次突如其来的袭击,说明敌人事先得到了情报,知道了我们的 行踪。可以肯定,是有内奸向日军通风报了信。而通风报信的人,就隐藏在我们队伍内部,而且隐藏得很深。直到现在, 我们也未能察到任何蛛丝马迹,未能发现他们的行踪,所以才叫他们一次又一次得手,白白地牺牲了我们许多优秀的同志。上级指示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想办法挖出这些隐藏在我们内部的奸细,否则我们的队伍还会遭到更残重的伤亡。今天我们召开这个紧急会议,就是要商讨如何能尽快挖出这些害人虫。
何大姐(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用眼睛环视着周围的几个同志又说):据上级得到的情报,这些叛徒内奸,只归日本的特高课掌握,非常保秘,松江省省长那世坤那里,可能也有一份名单,特高课没人能进 得去,所以,要想获取这个名单,只有在省长那世坤身上打主意。我们的内线传过来的情报说,那世坤的三姨太兼机要秘书叶美子,和工业大学一个叫叶东明的大学生,是表姐弟关系,两个人青梅竹马,小时候还订过娃娃亲,叶东明刚刚毕业,还没参加工作,叶美子旧情难忘,极力动员叶东明到松江去给她作助手,叶东明也动了心。我们救国会工大支部有个叫于海涛的同志,和叶东明长得很像,所以我们打算叫 于海涛冒名顶替叶东明,能直接接触到叶美子,就有机会见机行事了。
成员李(有些担悠的说):刚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还没参加工作,是不是太年轻了点?
成员吴(附合说):是呀,是太年轻了点。能不能扛得起?
成员刘(反驳说):这个年轻人参加过我们的几次行动,表现得很勇很机智。是个人才。再说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也只有这一个人合适。
何大姐(同意说):是呀。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为了千百名战士的安危,我们也只能冒点险,孤注一掷了。
第三幕 滨江城北坎胡同里一家麻将馆(日,内)
(麻将馆后院的一个套间屋里,外屋放着一张麻将桌,四个救国会的成员围着桌子打麻将,做掩护和保护,套间里间的小屋小桌旁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何大姐,一个是于海涛。)
     大姐(给于海涛倒了一杯水说):走了这么远的路,渴了吧?喝点水。海涛同志,今天把你请来,是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你在大学二年级就参加了救国会,三年多了,几次活动你都表现得很勇敢很机智,所以组织上才决定把这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由于我们内部出了叛徒汉奸,山上的部队经常遭到突然袭击,前不久抗联独立旅的宿营地遭到突然袭击,损失惨重。如果不挖出这些内奸叛徒,我们的队伍还会有更大的危险,我们必需要尽快挖出这些叛徒内奸。据我们内部情报人员报告,这份潜伏在我们内部的奸细的名单只有两份,一份是在日本的特高课,一份在松江省长那世坤的手里,日本特高课,我们进不去。所以我们只能在那世坤的身上打主意。我们探听到那世坤的三姨太叶美子,和她表弟叶东明,从小青梅竹马,还订过娃娃亲,后来叶东明考上了大学,叶美子考进了满洲映画,作了一名电影演员,叶美子的父亲是个商人,他走私的一大批货物,被官府扣押了,如果这些货物要回不来,他就会倾家荡产。叶美子演过一部电影,也算小有名气,被那世坤看中了,想收他做三姨太。为了要回那批货物,叶美子的父亲答应了那世坤的求婚,叶美子死活不同意,他爸他妈他弟弟都给他跪下求他,他不答应也得答应。叶美子却对叶东明念念不忘,她请叶东明去作她的助手,叶东明也一直对他这个表姐叶美子念念不忘,所以他欣然同意了。
何大姐(说到这儿,停了一下又说):能够直接接触叶美子,这当然是个绝好的机会,你和叶东明外貌上很像,我们就想让你顶替叶东明。叶东明叶美子也已经五六年没见过面了,人都长大了,他会相信你就是叶东明。能接触到叶美子,也就有机会获取那份绝密文件了。这是个极其艰巨又极其危险的任务,它关系到我们山上千百名同志的生命安危,所以我们必须冒这个险,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量去做这个工作?
于海涛(坚定地表示说):何大姐,组织上这样信任我,把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我,我一定不辜负组织上的信任!
何大姐(又进一步交待说):组织上给你配了一个搭档,她也是咱们救国会的同志,也是很优秀很能干的同志,负责发报工作,你们假扮夫妻作掩护。她会在木兰县码头上船和你会面。她的名字叫梅月红,她身穿一件紫色旗袍,齐耳短发上别着一只红色蝴蝶的发卡,下面你记一下你们俩人接头的暗语,这个暗语可能比较长一些,你要好好地背下来。叶东明那边,我们已经做好了他的工作,他同意到奉天她的老姨家去住些日子,他的老姨也是咱们救国会的成员,直到你完成任务,回到滨江城以后,他才能回来露面,所以你的安全万无一失,不会出任何问题。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于海涛了,你是叶东明,你要尽快进入角色,连睡梦都要叫自己是叶东明。我们请松江城的同志们给你们租了一个带小院儿的平房。那个房子离郊区的火车站只有三四十分钟的路程,有了紧急情况你可以随时坐火车撤离。
于海涛(信心十足地):何大姐,我都记住了,你放心吧。
第四幕 021号江轮上(日,外)
(由滨江城开往松江城的021号江轮,汽笛鸣叫了几声,驶离码头,乘风破浪前行。两岸的青山和田野,徐徐地倒退着,站在甲板上的叶东明(于海涛)手里拿着一本满洲映画的画报,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接头暗语。大约下午一点多钟,木兰县的码头到了,轮船靠到了码头上,叶东明站在进出口旁边,等待梅月红的到来。下船上船的人群拥拥挤挤,突然他看见人头攒动中,有一只红色的蝴蝶,那应该就是梅月红头上的红蝴蝶发卡了,果然一个身穿紫色旗袍,齐耳短发的女人走上船来,时东明(于海涛)断定她就应该就是梅月红了,他举了下手里的画报,迎上前去,梅月红也看见了他手里举着的画报,也向他快步走了过来。)
    梅月红(一把紧紧把她抱住说):亲爱的,我好想你呀!
叶东明(也紧紧抱住梅月红):我也非常想你!走,咱们回房间。
(叶东明接过梅月红手里的红色皮箱,两个人上到二楼,往东头叶东明的房间走去。)
叶东明(问道):你在信里说咱爸的痔疮又犯了,做手术了,手术做得怎么样?
   梅月红(回答说):爸这次痔疮犯的特别厉害,当地的医院治不了,我从松江请了一位专家来给我爸做的手术,手术做的非常成功,现在都能下地走动了。
叶东明(高兴地):太好了!等咱们这回办完事儿,我和你一起回家去看爸。(又问):亲爱的,我要你带的那本唐宋诗词你带来了吗?
带来了吗?
梅月红(拍了拍挎包说):那是你的宝书,我还能忘了。亲爱的。这些天在医院里陪护,我也背了好几首呢。我最喜欢李清照了。特别是她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于海涛(拍手称赞):好!真好!我也喜欢李清照(也动情地朗诵了一首。)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于海涛吟诵完,心里说,何大姐这个接头暗语,如此长如此复杂,是没有人能冒充,是万无一失。也是最保险的了)
(梅月红第一眼看见于海涛,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年轻军人的影像,两个人的眉眼,是那么相像,她的眼角边上竟有一颗泪花溢出。这一细微的变化,叶东明完全没有注意到。)
叶美子(说着说着,忽然变了脸色,忿忿地):本来咱们全俩就是 天生的一对,我考上满洲映画,拍了一回电影,就被那世坤惦记上了,我爸的走私货,被扣了,他的全部资金都投到里边了,要是要不回来,他就得倾家荡产成穷光蛋,就逼我嫁给那世坤,我又能怎么办,总不能看着他跳楼吧。我妈我弟都跪下求我。我死的心都有。可是,我又想起了你。我不能死,我还要找你。我们俩总有一天会在一起的。我仗着省长的地位,在好几家商号,都持有股份,等到我攥够了钱,我就带你去上海,我有个姨妈在上海也是开商号 的,我们就在上海住下来,我们俩就能一辈子在一起了。
叶东明(于海涛听着美子的讲述,心里却在想,怎么能拿到那把保险柜的钥匙?这几天他观察到了,叶美子随身带着的手包,总是不离手,是不是那的把钥匙就在手包里?怎么能想法从她的手包里取出钥匙?)
叶美子(发现叶东明有些溜号,就问道):东明,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你同意不同意跟我去上海?
叶东明(一下子被惊醒了,赶紧附合地说):我同意。同意。我还一直想看看大上海是个什么样呢。
叶东明()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盯着叶美子 的手包,就说):美子,你的这个手包可真漂亮。是在哪买的?
叶美子:是托人从巴黎买的。好看吗?(说着把手包举到叶东明眼前):你看这面料和作工,中国人是作不出来
(叶东明接过手包看,又悄悄用手捍了捍,想看看是不是钥匙是手包里,似乎有一 个硬硬的东西在里面。应该就是钥匙了。钥匙确实就在她的手包里。就又把手包交还给了叶美子
叶美子(接过手包说):以后到了上海,咱们就有机会去巴黎看看了。我上海的表姐表哥,他们都出过国,还去过美国呢。等我挣够了钱,我也带你周游世界。东明明天礼拜天,咱们俩上江心岛去游泳吧。那里沙滩。沙子可细发了,江水也特别清凉。我每个礼拜都要去游一回。(又问):游泳你学会了没有?
叶东明(歉意地说):体育课刚学了一点,后来体育课不上了,我也没机会学了。
叶美子(痛快地说):我教你。我现在游泳的水平还可以。保准能教会你。
第六幕 叶东明和梅月红的家(日,内)
(套间屋的外屋,叶东明正把一张折叠床打开,放在墙边,梅月以红把一床褥子铺到床上,又打开一床被子铺上。)
梅月红(又一次对叶东明说):东明,还是你睡里屋吧。这折叠床这么小,你又是高个子,连腿都伸不开。啊,你别犟了。你住里屋大床,我住外屋。
叶东明(不耐烦地):姐,你又来了,咱们不是说好 了。我住外屋挺好的。每天都睡得可香了。你就别老跟我争了。对了,姐 我把今天的情况跟你说一说。94
第七幕 松花江上的江心岛浴场(日,外)
(身穿红色泳衣的叶美子,拉着身穿泳衣的叶东明的手,走进江水里。)
叶美子(伸出双手,叫叶叶东明在水上漂浮):东明,你得先练习在水上漂浮。来,我托着你,你躺在我手臂上,别害怕,我托着你。对,就这样。
(叶东明平躺在水面上,叶美子用双手托住他 的后背,练习漂浮。叶东明有点紧张,身子一栽歪,掉进了水里。叶美子赶紧去掺扶,两个 人一下子抱到一起。叶美子紧紧抱住叶东明,把头靠到他的肩膀上。紧紧地搂抱着。)
叶美子(喃喃地说):东明,我多想就这样紧紧地抱住你,永远也不分开。(说着眼圈红了):东明,你不知道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那世坤都六十多了,他那个大老婆,仗着他爹是满清王爷,横行霸道,成天看着我不顺眼,动不动就给我小鞋穿。他那几崽子,每个人都有好几个老婆,还整天惦记我,总拿那种淫邪邪的眼神看我。还扬言要尝尝电影明星的滋味。你说他们家还有好人吗?(说着说着,、叶美子啜泣起来。叶东明一时不 知如何是好。不知该说什么。)
叶美子(自己擦干了眼泪,苦笑了一 下说):东明,你笑话我了吧?你来了, 我的心情就好多了。
第五幕  那世坤府第,一楼大厅,小花园(日,内)
(那世坤省长府第一楼装饰豪华的大厅,吊顶上五颜六色的大灯闪闪烁烁,乐队演奏着的一支日本舞曲,
在半空中轻柔柔飘荡,西装革履的男士,珠光宝气的女士,一双双,一对对,相拥起舞。叶美子一只手轻轻搭在叶东明的肩头上,身子紧靠着,一边在叶东明的耳边耳语着。)
叶美子(轻声甜蜜地):东明,你来我真高兴。你没怎么变,就是个子长高了,像个大人了。这几年我一闭上眼睛,就能梦见你的影子。咱们俩,上幼儿园上小学,都在一起,后来我们家搬到松江城,咱们才不在一起了。东明,这屋子里太闷,咱们出去透透气。
(说着两个人离开舞厅,来到后院的小花园,在一个凉亭里的石凳上坐下。叶美子依然轻轻挽住东明的胳膊,身子也紧紧靠着。)
叶美子(甜蜜地回忆着):我还记得小时候, 咱们俩过家家玩,大人们看了,都说这两个孩子还直像是一对。你爸妈就跟我爸妈说,叫你姑娘给我儿子当媳妇吧,他们俩还真像天生的一对。我爸妈说,那你儿子得有出息,得是大学生,我的宝贝女儿不能嫁个白丁。你爸就说:我儿子当然要上大学,还要当工程师呢。
叶美子(说着说着,忽然变了脸色,忿忿地):本来咱们全俩就是 天生的一对,我考上满洲映画,拍了一回电影,就被那世坤惦记上了,我爸的走私货,被扣了,他的全部资金都投到里边了,要是要不回来,他就得倾家荡产成穷光蛋,就逼我嫁给那世坤,我又能怎么办,总不能看着他跳楼吧。我妈我弟都跪下求我。我死的心都有。可是,我又想起了你。我不能死,我还要找你。我们俩总有一天会在一起的。我仗着省长的地位,在好几家商号,都持有股份,等到我攥够了钱,我就带你去上海,我有个姨妈在上海也是开商号 的,我们就在上海住下来,我们俩就能一辈子在一起了。
叶东明(于海涛听着美子的讲述,心里却在想,怎么能拿到那把保险柜的钥匙?这几天他观察到了,叶美子随身带着的手包,总是不离手,是不是那的把钥匙就在手包里?怎么能想法从她的手包里取出钥匙?)
叶美子(发现叶东明有些溜号,就问道):东明,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你同意不同意跟我去上海?
叶东明(一下子被惊醒了,赶紧附合地说):我同意。同意。我还一直想看看大上海是个什么样呢。
叶东明()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盯着叶美子 的手包,就说):美子,你的这个手包可真漂亮。是在哪买的?
叶美子:是托人从巴黎买的。好看吗?(说着把手包举到叶东明眼前):你看这面料和作工,中国人是作不出来
(叶东明接过手包看,又悄悄用手捍了捍,想看看是不是钥匙是手包里,似乎有一 个硬硬的东西在里面。应该就是钥匙了。钥匙确实就在她的手包里。就又把手包又还给了叶美子
叶美子(有些伤感地说):我们俩人青梅竹马,就应当是天生的一对。后来你考上了大学,我考进了满洲映画,我拍了一部电影,从此便小有名气,也想在电影圈儿大力发展,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父亲走私的大批货物。被官府扣押了,如果这些货物要不回来,我们家就得倾家荡产变成穷光蛋,还要吃官司,松江省的省长那世坤看了我演的电影以后,对我非常青睐。我爸妈为了要回那批货物,也为了找一个靠山,同意叫我嫁给那世坤做三姨太,我爸我妈我弟跪下求我。你说我能怎么办?那的大老婆是王爷的格格,特别霸道,老看着我不顺眼,我非常讨厌这个家,总有一天我要离开。我在好几个商号里都有股份,每年都能拿到很可观的分红,等我挣够了钱,咱俩一起到上海去,我有个老姨在上海是开工厂的,我可以在他们厂投资,光吃股份就足够咱俩过日子了。
叶东明(一边听叶美子说话,一边盯着她手里拿着的一个红色手包说):姐,你这包真漂亮。
叶美子(把手包拿给叶东明叫他看,说):这是我托人从法国巴黎买回来的呢,你看这质的多好!
    (叶东明接过手包看,悄悄用手指捏了捏,觉得里面有硬硬的东西,他断定钥匙就在他的手包里边,心里想,只要能接触到手包,就有希望拿到钥匙。)
叶美子:东明,本来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公寓,你非得住同学家,说那儿清静,坐无轨也方便,那你就先住一段时间,说不一定咱们什么时候就离开这个鬼地方了。那你就暂时在那住吧。
第六幕 东明和梅月红家(日,内)
(叶东明回到家,走进小院,走进屋门。)
(梅月红正在抹桌子,拖地板,收拾房间。)
(梅月红把一只洗好了的苹果送到叶东明手里说):这是我刚从水果店买的。你尝尝。
叶东明(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把今天遇到的情况一五一十跟梅月红说了一遍):红姐,今天我跟叶美子到后院小花园散步,她叫我看她的手包,我悄悄捏了捏,里面有个硬硬的东西,应该就是钥匙。钥匙就在手包里。
梅月红(称赞说):好,你今天做得很好。知道了钥匙在什么地方,咱们就有目标了,她礼拜天不是约你到江心岛去游泳吗?你就可以见机行事了。
梅月红(说着从箱子里取出一个小布包,送到叶东明手里说):这里边是一块蜡泥,你只要用力接压一下钥匙,留下钥匙印儿,咱们就可以照原样配制一把钥匙,咱们就能打开他的书房和保险柜了。
(吃完晚饭,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叶东明又开始在外间屋搭折叠床。)
梅月红(不高兴地说):东明,你非得睡外屋呀。怕跟我在里屋睡,我会吃了你?要不我外屋吧,折叠床这么短,你能伸开腿吗?                 我睡折叠床。
叶东明(坚定地):姐,怎么能叫你睡外屋?我在这个床上睡得可舒服了。在学校时候还是上下铺呢。这不比那强多了。
梅月红(还是很不高兴):你就是个犟。我说不过你。那就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任务呢。
第七幕 松花江江心岛(日,外
(礼拜天,叶美子拉着叶东明来到松花江畔,两人乘一只小船到了江心岛,俩人存好了衣服,走进游泳场江水中。)
叶东明(站立不稳):姐,我不会游泳。
叶美子(两手扶住叶东明说):来,姐教你。你得先学会在水面上漂浮。
(叶美子叫叶东明平躺在水面上,她用两只手在下面托着叶东平,叫叶东明练习漂浮,一边叫叶东明放松,两腿伸直,收腹,别紧张,漂了二三十米,叶美子櫘叫叶东明自己漂,可是她的两只手一撤回,结果叶东明一紧张,一栽歪,一下子掉进了水里,叶美子赶紧去扶,双手把他拉起来,叶东明还是站不稳,叶美子就把他抱住,两个人就紧紧地搂抱在了一起。)
叶美子(动情地说):东明啊,咱们俩能永远这样抱着该多好啊!咱们一定一定得离开这个地方,一定得去上海,离开这个地方,咱们俩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忽然天空下起了阵雨,叶美子拉着叶东明来到岸上,两个人小跑着到更衣棚换好了衣服。)
叶美子(拉着叶东明上了一只小船):今天是游不成了。下个礼拜咱们再来,我好好教你,你能学会的。
(两个人从小船上上了岸,跑进一个小凉亭里避雨。没一会儿,雨停了。)
叶美子(对叶东明说):我有点儿渴了,我去上小买店买汽水。你给我拿着包儿。
(叶美子从手包里拿出几个零票,就去小卖店买汽水去了,叶东明一看机会来了,三下两下打开手包,果然里边有一串钥匙。他伸手去口袋里取蜡泥,却发现口袋里没有,他这才想起刚才换衣服的时候是不是把蜡泥掉落了?他站起身就想到江心岛去寻找,却见叶美子已经回来了.)
叶美子(把手里拿着的两瓶汽水儿递给叶东明一瓶说):东明,你尝尝。他们家的汽水可好喝了!
(叶东明懊恼得恨不得给自己两拳头。)
第八幕 叶东明和梅月红家(日,内)
(叶东明垂头丧气回到家,走进屋门。)
梅月红(迎上来,用一条白毛巾给叶东明脑门上擦汗):咋出这么些汗?(又倒了一杯水叫叶东明喝):渴了吧。喝点水。
叶东明(依然懊恼地):姐,我今天真是笨蛋!本来叶美子去买汽水时,把手包交给了我,我也找到了钥匙,结果去口袋里掏蜡泥,这才发现蜡泥在江心岛上换衣服时掉落了,我想回去取,叶美子回来了,我就去不了了。姐,你说我有多笨蛋!
梅月红(扑哧一声笑了说):你一点不笨。你今天干得不错嘛,你手包都拿到了,钥匙也找到了,只是有一点小小的疏忽,你这才是第一次就很不错了,别垂头丧气了,来,我今天做了好吃的,吃饭。
(吃完饭以后,梅月红打开留声机,放了一只挺缠绵挺陌生的曲子,叶东明听不出来是什么曲子,好像是一支日本歌曲。)
梅月红(拉着叶东明的手):来,跟姐跳一支舞。
(两个人踩着乐曲的旋律,在屋地上旋转着。跳着跳着,忽然,梅月红的眼圈红了。)
梅月红:东明。我想家了。我现在特别特别想回家,我们家那个地方可美了,春天樱花开放的时候,满山遍野火红火红的樱花特别特别好看,我小的时候妈妈领着我上山采黄花菜,黄花菜一片一片金灿灿的,可好看了!我真是太想家太想家了!东明,我一上船,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有一种特别异样的感觉。我的眼前就又出现了他的影子。他是我相恋了三年多的男友,他不幸去年离世了,对我打击很大。你跟他有那么多相像的地方。我就觉得是他又转世回来了。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你,从心底里爱上了你。那是一种潜意识的爱,又是一种深深不可动摇的爱。这回咱们完成任务以后你跟我回家,一定要跟我回家,我会一生一世爱你,永不再分离。(梅月红说着说着,眼圈儿红了,眼角边上竟有几点泪花闪.)
(叶东明吓了一跳,梅月红说她爱上他了,还要和他一起回家,一起生活。其实在轮船上,叶东明第一眼见到梅月红的时候,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心怦怦狂跳了了好一阵子,他觉得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她,是在梦中?这个女人不仅长得美丽无双,而且当她那一双大眼睛看你的时候,就会有一道闪电闪过,好象一下子就能穿透你的心肺......
(不不不!这时候叶东明会突然想到,他是来执行一个极其特殊又极其重要任务的,他不该想这些。)。
梅月红(没一会又恢复了平静,又对叶东明说):东明呀,不要紧的,别恢心,我还有一个计划,他不是每天中午吃完饭,都要拉着你到城东的小河边上去散步吗?明天你和他散步的时候,表现得亲热一点儿。多说点儿亲热的话,你找个机会和她紧紧拥抱。这时候会有一辆自行车路过,骑车人会一把夺过她的包,印好了蜡印,再把手包扔还给她,叫她以为是小偷偷钱。
第九幕 城东小河边小路上(日,外)
(第二天吃完中午饭,叶美子拉着叶东明从后角门走出。)
叶美子(紧紧拉着叶东明的手):走,咱俩还去河边散散步,我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呢。
(两人在河边的小路上,一边散着步一边说着话。)
叶美子:东明啊,前几天我跟你说的话你都记住没有?咱们俩才是天生的一对儿。我现在只是为了我父亲不得不在这儿混,我对这个家对这些事情,一点儿不感兴趣儿,一点没好感,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
叶东明(不解地问):姐,你怎么能离开呀?这么森严的地方!
叶美子(又扑哧一声笑了说):你没听说过有句古话说,有钱鬼能使鬼推磨吗?有了钱什么都能办到。黑道白道上的人我都认识几个,只要给够他们钱 他们会什么都替你办到。昨天两个商号又把分红的钱打给我了,我还会挣更多的钱,只要有了钱,就有了一切,就能办到一切。满洲国,什么他妈的满洲国!都是小日本儿整的景,咱们皇上不得不委曲求全,卧薪尝胆,最终咱们还是要恢复大清国。你我都是大清国的后代,总有一天,一定要把小日本撵出去,恢复咱们的大清国。
叶美子(说到这,停了一下,又转移话题说):东明,咱们到了上海以后,我还想拍电影,我可以自己投资拍电影。你听说有个民间故事叫白蛇传没有?我特别喜欢这个故事,这个剧本将来就由你来写。我演白蛇白素贞,我一定要成功,一定能成功。我成了明星,你也会风光无限哪!
叶东明(故意挑逗地说):你要成了明星,身边每天都一大堆男人,你还能再要吗?
叶美子(用手指尖儿戳了叶东明额头一下说):什么一大堆男人!别胡说八道!我是那种人吗?我会爱你一辈子,一生一世都不分离。
(听了这话,叶东明激动地一把把叶美子紧紧的抱住了,两人就热烈地亲吻了起来。就这时候,从路边蹿出一辆自行车,骑车的是一个半大小子,趁他俩亲吻的时候,一伸手,一把就从叶美子手上把她的手包抢走了,骑车就跑。叶美子一看手包被抢了,一边大声喊叫着:站住!站住!一边追赶了上去。)
     (叶东明也跟着追赶,那个半大小子使劲蹬着车往前飞跑,没有站住的意思。)
叶美子(不知何时,手里已经握着一把手枪,一边大声喊叫着):小子!你站住!还我的包!我的枪子儿可是没长眼睛,你要是想活命,就把包还我,要不然我现在就送你回你姥姥家!)
(突然,枪声响了,一颗带着火星的子弹飞了过去,自行车噗嗤一下摔倒在地上,那个半大小子也摔倒到了地上,他呀呀地怪叫了一声,跳起来,扔掉手包,撒腿就跑。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叶东明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这才知道叶美子怀里还揣着手枪,他跑过去,把包从地上拾起,交给了叶美子。)
叶美子(察看了一下手包,没咋的,说):这个小混混还想跟我玩儿,你还嫩着点儿。我要是不看你年纪小,早送你上西天了。便宜你了,小崽子!   叶东明和月红家日,内
(下了班叶东明回到家,梅月红把做好的晚饭摆上桌,两个人一边吃饭,叶东明一五一十把今天发生的情况跟梅月红说了一遍。)
    梅月红(听了以后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个女人还真不简单,看来也是个难对付的角色。不过东明你不必气馁,事在人为,作我们这种工作的,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经历过一回,多一回经验,也会多一些办法。她再狡猾,咱们也能想出办法对付她。
叶东明(有点儿着急了):出来这么多天了,一事无成,我真是太笨了!好几回都没能成,我真是着急呀!山上的同志的安危,全在咱们这次行动上,早一点儿拿到情报,他们就会早一点儿得到安全,要不然他们会一直处在危险之中。
梅月红(听了叶东明的话,很理解地说):东明,你说的非常对,我的心情和你一样,早一天把情报拿到手,山上的同志就早一天得到安全的保障。东明,你放心,我又想了一个办法,他不是经常邀你到皇后大酒楼去吃西餐吗,她喜欢那个叫梦巴黎的高级包间,下回她再邀你去,你还和她上那个梦巴黎包间。你就和他谈电影,你说她上次演的那个电影虽然内容不太好,是歌颂什么日满亲善的,但是他的演技特别好,一下子迷倒了好多影迷,成了多少个男人的梦中情人。你就使劲吹捧她。
叶东明(听梅月红这样说,笑了说):姐,我这样吹捧她,你不忌妒呀?你不老警告我,不许对她动真感情吗?她可是我的亲表姐,我俩从小青梅竹马,她老说我们俩才是天生的一对。还要带我去上海呢。
梅月红(听叶东明说这话,瞪起了眼珠警告说):什么青梅竹马! 天生一对!她都是人家老婆了,都叫那个老头子睡过了,这样的女人,你还希罕哪?
    叶东明(听梅月红这样说叶美子,很不高兴):红姐,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她可是我的亲表姐呀。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她是为了救她父亲才被迫的。她是个好女人,你不该这样埋汰人家。
梅月红(见叶东明真生气了,赶紧陪不是说):哎呀。都是姐说错了,姐向你道歉。东明,你该理解一个女人的心,我不能叫另外一个女人占据你的心。你已经完完全全是我的人了, 我不能容许再有第二个女人。我知道你是在执行任务,你接触她是为了获取情报。可是,我每天的心,都提溜着,总怕你俩假戏真做。我知道她也是满洲国能上数的美女。你们又有那样一层关系,怎么能不叫我担心?东明,你可不能变心,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你要是假戏真做了,跟那个女人好了,我可饶不了你。
梅月红(一把抱住叶东明,狂热地亲吻起来):东明,我真是太爱太爱你了!
十一 皇后大酒楼(日,内)
(叶美子和叶东明手拉手走进皇后大酒楼,走进梦巴黎包间,两人坐下以后,叶美子点了菜。)
叶东明(主动跟叶美子找话说):姐,我也从来没有去过上海,我也非常想去上海,那可是国际大都市呀。咱们俩要是真能到了上海,咱们就开始操作那个剧本儿,我给你写本子。我这两天想了好多,剧本里边的细节非常重要,也是非常能打动人的地方。我一定会写好的。你的形象这么美,一定会把白素贞白娘子演得活灵活现,你一定会一炮走红。
叶美子(听叶东明这样说,忽然高兴地笑了说):但愿如你说的,咱们俩都能一炮打响,在上海滩也震他妈一把。
叶东明(故做担心地说):姐呀,我还是特别担心你真成了明星,还能再要我吗?你要是到上海把我甩了,我可就无家可归了。
叶美子(又用小拳头捶了叶东明一下说):你又胡说八道!到什么时候姐也不能把你甩了呀。这些年我常常做梦都梦见你,我早跟你说了,咱们俩才是天生的一对儿,谁也分不开,一生一世都分不开。你说的对。到了上海以后,我投资工厂只是占百分之十股份,另一部分钱就投去拍电影,找一个好导演,打出去以后,有了知名度,咱们再拍新电影。我想把《红楼梦》搬上舞台。那可是 咱们祖爷爷写的书,也是说咱们大清国的事,他们小日本能写出来吗?一定把他们毙了!小日本!将来,咱们俩还要到巴黎伦敦美国,去周游世界呢。)
(两个人正说着话,一个女服务员敲门走进来。)
女服务员(对叶美子说):叶小姐,来了十几个中学生,都是您的影迷,听说您在这儿,是特地跑来找您签名的,他们都在大堂等您呢。
叶美子(一听说有人找她签名,很高兴,就对叶东明说):东明,那我去一下吧。(说着把手包交给了叶东明),就跟着服务员出去了。
(叶美子来到大堂,十几个男女中学生一下子就把他围了起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个小本子,争相请他签名。)
(看着叶美子走出包间,叶东明迅速打开手包,果然里边有一串钥匙,是两把钥匙,他从口袋里取出蜡泥,用力在钥匙上按了几下,取下印模,还不放心。又取了第二回,第三回,整整取了三个钥匙印,这才放心地把蜡泥收起来,又用手绢把钥匙擦干净,放进包里,又把拉链拉好。)
叶美子(给学生们签完名,又跟学生们说了会儿话,高高兴兴地回到梦巴黎包间。)
叶美子(高兴地对叶东明说):其实我就拍了那么一部电影,还真有不少人关注,这些个中学生都还记得我,把我当成明星,非得要我给他们签名不可。东明啊,看来我这明星之路不走也得走了,上海咱们一定得去,电影一定得拍,我一定能成名的!
叶东明(附合地说):一定会的,姐。你就是明天的大明星。
(叶美子兴奋地一把抱住叶东明,两人又热烈地亲吻。)
第十二幕 叶东明和梅月红家(夜,内)(叶东明踩着明亮的月光。回到家,梅月红迎上前来,和他拥抱。叶东明兴奋地把布包包着的蜡泥,交给梅月红。)
梅月红(接过布包,打开看,连声说):行行。好好。非常好!我认识一个老锁匠,他的技术非常高超,只要有这个蜡模,他就能配制出一模一样的钥匙。这次你完全成功了。
梅月红(又在叶东明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说):祝贺你,我的白马王了!
(梅月红又打开留声机,又放送起那个缠绵的歌曲,又拉着叶东明跳起舞来。)
梅月红(身子紧靠住叶东明,忘情的说):东明啊,我真真实实地爱上你啦!这次完成任务,你一定要跟我回家。咱们俩结了婚以后好好过日子,我给你生好多好多孩子,咱们俩会过得非常非常幸福,什么他妈战争!让他见鬼去吧!我那个男朋友就是因为战争死去的。我恨死了战争!
十四 府第(日,内)
(叶东明怀里揣着梅月红给他配制的两把钥匙,想试一试钥匙能不能打开书房的门,他假装到各处走走看看,看见周围没人就上了二楼,二楼东头是书房,他又四周围撒眸了一圈,还是没有一个人,他就掏出钥匙想试一试能不能打开房门,他拿出一把钥匙去开书房的门,结果钥匙插不进门锁的孔,试了几回,还是插不进,又换了另一把,还是插不进去,这下叶东明有点毛了,这钥匙怎么不好使啊?明明是他亲手取的印模,是梅月红请老锁匠给配的钥匙,应该是非常有把握的呀!忽然听见有脚步声,他赶紧离开了书房门,下到了一楼,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脑袋瓜上出了一头冷汗。)
(正这时候,叶美子敲门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叶美子(没有发现异常,就跟他说):东明啊,走,咱们上书房里去找找资料,看看有没有关于白蛇转的资料,你先熟悉熟悉,脑袋里有个谱,好好构思构思,先拉出一个题纲来。
(叶东明跟着叶美子又回到二楼,叶美子用钥匙很顺利地打开书房的门,两人进到书房里边,书房很宽大,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古令中外什么书都有,叶美子就在书架里翻,翻找有关白蛇传说的资料。叶东明也在书架里翻找,他一边翻找,一边四处撒眸,他发现旁边有个小门儿,是个套间里的小屋,往里一看,他一眼看见小屋里边放了一个保险柜,他就想,那些重要文件一定放在保险柜里边,那份绝密名单,也一定在里面。可是他配的钥匙怎么就不好使呢?心里非常非常焦急。)   叶美子(忽然对他说):东明啊,今天晚上你别回家了,就跟我在这儿睡吧,老家伙上奉天开会去了,得好几天才回来,你陪陪我。
(叶东明听叶美子说要他留下陪她,吓了一跳,吭哧了半天也没敢说什么,就跟着叶美子进了她的卧室,进去以后,叶美子从酒柜上取下一瓶酒,又拿过两个杯子,给自己和叶东明各倒了一杯。)
     叶美子(把一只酒杯送给叶东明说):这可是地道的法国白蘭地,世界名酒,是专门从法国运回来的。你尝尝。
(叶东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辣得直绉眉头,他不会喝酒。一喝就醉。)
叶美子(又举起酒杯说):来,咱俩喝一个交杯酒。(说着把自己胳膊和叶东明的胳膊套到了一块儿,叶东明也闭着眼睛一口干了。两人喝了交杯酒以后,叶美子又倒了第二杯,又一连喝了三杯,叶东明直觉得天旋地转,站立不住,叶美子赶紧去掺扶,把他扶到大床上,叶东明一头栽倒到床上,就睡了过去。叶美子一看,叶东明真是醉了,就把他的鞋子和外衣脱掉,叫他平躺着,又给他盖上了一条被子。这时候叶美子也觉得自己眼皮睁不开了,也爬上床盖上被子睡去了。)
    叶东明睡到半夜,想去小解,起来一看,叶美子睡着了,他借着外边透过来的月光,看见叶美子的手包放在床头柜上,他灵机一动,打开手包,在里面摸了摸,在里层又摸出来两把钥匙,他觉得这两把钥匙和那两把不一样。他蹑手蹑脚悄悄地走出门,走到东头的书房门前,他用手里的钥匙试了一下,真就把书房门打开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外边有打更人喊叫注意防火的声音,他又悄悄快步回到房间里,把钥匙送回手包,又躺上床睡去。)
十五幕,叶东明和梅月红家(日,内
(第二天叶东明下斑回到家,一进门,迎上来的梅月红就盯着他的脸,想在上面寻找什么。)
梅月红(第一句话就问):你昨天怎么没回家来啊?是值班儿吗?又值班。你怎么没告诉我一声?是你一个人值班儿呀,还是和叶美子一块儿值班儿呀?
   叶东明(赶紧解释说):我一个人值班儿呗,哪能和叶美子一块儿值班儿。我值班是在前楼,前楼的值班室。
梅月红(把嘴贴到叶东明的头发上闻了闻说):你喝酒了吧?
叶东明(解释说):今天叶美子叫我上她办公室说事,她拿一瓶法国酒非让我喝,我喝了半杯就迷糊了,就不行了。
梅月红(敝了一下嘴说):她是想把你灌醉,想和你在办公室里一块儿快乐一次是不是?
叶东明(佯怒地说):姐,你瞎说啥呀!大白天我们能干什么?你尽瞎胡说!姐,我今天在她的办公室,趁她去卫生间,偷偷看了一下她的手包,里边确实有两串钥匙,一串儿放在外边,另一串是放在夹层里边的。夹层里面那两把,才应该是开书房和保险柜的钥匙。她的手包从不离身,怎么能拿到呢?我真是挺犯愁的。
梅月红(听了叶东明的话,点头同意说):这个女人是挺狡滑。手包随身带着从不离身,要想拿到手包是很难办。可是我打探到一个消息,叶美子和那世坤,每个月末都会到江北他们的别墅去休闲几天,这回我亲自出马。你就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梅月红(一把楼住叶东明又说):东明,这次咱们要是成功了,你可得一定兑现对我的承诺,一定要和我回我们老家去。咱们俩一生一世都在一起,永远也不分离。去他妈的战争!咱们远远离开它!  
画面显示:江北那世坤的豪华别墅,那世坤和叶美子在一楼的游泳池里游泳。这时候,我们看见梅月红穿着一身打扫卫生人员的服装。进到了叶美子的房间,她目光四处扫射着,床头柜上,没看见手包,酒柜上也没有,翻开床上的枕头,枕头底下也没有,她又到卫生寻找,打开化妆柜,里面也没有。梅月红有些着急了,她又反回到房间,四处观察着,她又把目光对着床上的那对枕头,她三步两步走过去,掀开枕头,掀起褥子,一眼看见了叶美子的手包,梅月红迅速
打开手包,从手包里层取出一串钥匙,两把,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取出蜡泥,在两把钥匙上按下蜡印,这时她才注意到两把钥匙,一个是平的,一个是带棱的,那个带棱的肯定就是保险柜的钥匙了。
画面显示,梅月红迅速离开了房间,迅速离开了别墅。快步走到大路口,拦下一辆人力三轮车,对车夫吩咐道:去姜家镇。
(叶东明焦急地在家里等待,一会儿在屋地上转圈儿,一会儿又跑到院门口去张望,终于,他看见梅月红急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两人一起走进房间。)
叶东明(急切地问):姐,怎么样?拿到了?
梅月红(夸张地):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姐干事儿,万无一失。
梅月红(从挎包里取出一串儿两把钥匙,叫叶东明看):你看这是什么?
叶东明(惊讶地接过钥匙说)姐,你把钥匙偷回来了?
梅月红(噗嗤一声笑了):我傻呀?我是请老师傅重新配制的。这两把绝对是书房和保险柜的钥匙。这个带棱的,应该就是保险柜的钥匙。正好这两天他们在江北休假,你可以大显身手了。    十六 那世坤府第(日,内)
(这个礼拜天叶东明值班,怀里揣着两把钥匙的叶东明走出值班室,来到一楼自己的办公室,在椅子上坐下,心却还在砰砰砰跳个不停。他使劲掐了自己一把,叫自己镇定下来,一边作着深呼吸,稳了好一会,才终于稳住了神儿。)
(叶东明走出办公室,四周围看了看,没有人,又从一楼上到二楼,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又四周围观察了一下,还是没有人,于是他来到书房门口,拿出钥匙打开书房门,进到了书房里面。又把门关上。又进到书房里间小屋,一眼看见了保险柜,他从怀里取出那把带棱的钥匙,很顺利地打开了保险柜,保险柜里放着很多文件,他翻了翻,一眼看见一个有绝密字样的文件,他打开文件,果然一长串名单,应该就是那些叛徒汉奸的名单,他拿出微型照相机,咔咔几下就把内页文件全部内容照拍了下来。拍完以后,他又把文件放回到原处,又把保险柜关上。站在门前听了听动静,打开房门走出了书房,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十七 叶世明和梅月红家(夜,内)
叶东明(兴匆匆回到家,一进门儿就从挎包里拿出微型相机交给梅月红说):姐,我拍到了!拍到了!你赶快冲洗发报!
梅月红(接过相机,抱住叶东明亲了一口说):好样的!我马上就去冲洗。
(梅月红冲洗胶卷,胶卷上显示出了文件的内容,一大串名单和地址,梅月红从床底下取出发报机。放到小桌上开始发报,叶东明一直站在他身边看,很快梅月红就发完了。又把发报机放回到床下。)
梅月红(拿着胶片对叶东明说):这个底片不能留下,你马上去销毁。情报已经发给了总部。
(叶东明一边点燃一根火柴销毁底片,一边在心里背念着名单和地址。他已经能把文件上所有人的名字和地址,背得滚瓜烂熟了,即使出了别的差错,他也能记住那些名字和地址。)
梅月红(紧紧地抱住叶东明说):东明,你该怎么谢我呀?
叶东明(也非常高兴,就说):怎么谢都行。你说怎么谢?
梅月红(更紧地抱住叶东明说):令晚你跟我睡。明天你一定要跟我回家。
(梅月红拉着叶东明躺到了大床上。梅月红紧紧地搂抱住叶东明,两个人热烈地亲吻起来......)
十八 梅月红家小院(日,
(第二天早晨,梅月红先起床,做好了早饭,又叫醒了叶东明,两人一起吃完早饭,梅月红便开始收拾行李。)
梅月红(一边说):东明,咱们马上走。跟我回家。
叶东明(也收拾起自己的挎包,对梅月红说):红姐,我还是得先回滨江一趟,向组织汇报完工作,还要跟家里打个招呼,然后才能上你那儿去。正好40分钟以后,有一趟开往滨江的火车,我先坐火车回滨江,你坐轮船回木兰,我到了滨江以后,跟组织上交待完工作,跟我爹妈打好招呼,我就到你那里去。你看好吗?
梅月红(脸色变了):不行!你必须马上跟我走!哪儿也不能去!
叶东明(一下了愣住了):我为什么不能回家?我得回去向领导汇报工作,还要跟家里说说情况啊。红姐,你不能这样啊!我得马上走,还有40分钟了。
(叶东明说着背起挎包走出了屋门,可是他刚走到小院门前,还没等去开小院的院门,就听身后有人大喝一声,站住!别动!)
(叶东明回过身一看,梅月红手里握着一把手枪,枪口正对着他。)
梅月红(大声说):你不能走!你必须跟我走!跟我回家!
叶东明(惊愕住了)红姐,你怎么啦?你这是干什么?你怎么还拿枪对着我?
梅月红(声音有些凄凉地说):东明,我爱上你了。用你们中国的话说,我刻骨铭心死心踏地爱上你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梅月红,我是山野百合子。由于叛徒的出卖,你们的梅月红被我们抓了,我是冒名顶替梅月红来和你搭档的,可是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你非常像我的前男友,他在战场上阵亡了,我一直非常非常痛苦,你的出现,我觉得就是他的转世,所以我没法不爱上你,刻骨铭心死心踏地的爱上你了。你必须跟我走。跟我回日本吧。我们好好过日子,那里没有战争,没有枪声,我会对你非常非常好!一辈子对你都非常好!我会给你生好几个孩子,咱们一定能白头偕老。东明,跟我走吧!跟我走吧!
叶东明(惊愕万分,突然瞪起了愤怒的眼睛):你,你,你是日本特务!你冒名顶替!你们日本侵略者侵略我中华,侵占我大好河山,屠杀我中国同胞!终有一天,我们会把你们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我不会跟你走!我不会背叛我的祖国!背叛我的民族!即使剩下最后一个人,我们也要和你们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你别痴心妄想!我不会跟你走!不会!你开枪吧!
梅月红(山野百合子的眼圈红了):东明,我真的爱上你了!我没办法。我没办法离开你了!你跟我走吧。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山野百合子红红的眼圈里,有几点泪花在眼角边闪动。端着手枪的手也不由自主地颤抖了几下。)
叶东明(更加气愤地吼叫道):我不会跟你走!永远不会跟你走!我不会背叛我的祖国!背叛我的民族!不会!永远不会!你开枪吧!我宁可死在你的枪口下,也不会做叛徒做汉奸!永远不会!
山野百合子(端着手枪的手心剧烈地颤抖着,声音也剧烈地颤抖着):东明,你别逼我!别逼我!求求你了!跟我走吧!跟我走吧!求求你......
叶东明(愤怒之极,瞪圆了眼睛,直盯盯地盯着山野百合子对着他的枪口):来吧!开枪吧!我不会做叛徒!不会做汉奸!不会跟你走!
突然,枪声响了,一颗冒着火星的子弹,呼啸着向叶东明飞了过来,从他的左耳边飞穿了过去.。)
山野百合子(声嘶力带着哭腔地喊道):别逼我!别逼我!跟我走!跟我走!——
(突然,又一声枪声响了,只见一颗燃着火星的子弹,在半空中呼啸着,直奔山野百合子而去,呼地一下从她右耳边飞穿了过去。同时只听一个女人喝叫了一声。不知什么时候,叶美子站到了叶东明身旁,手里端着一只手枪。射向山野百合子的子弹,就是从她的枪口里射出去的。)
叶美子(冷笑了一声说道):山野百合子,你也太霸道点了吧!叫他跟你走,得问问我这只勃朗宁答不答应?你的枪能打出子弹,我这枪也不是小孩玩具,也能一连射出十几发子弹。不过我不用十几发,只需三发,就能在你美丽的胸脯上穿上三个美丽的小洞,不大不小,跟手指头一样大的小洞,开出三朵美丽的鲜花。。
山野百合子(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震住了):你你你......(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了。)
叶美子(冲叶东明吼叫了一声):走!快走!(同时把身子挡在了叶东明身前):走啊!快走!。
(叶东明一把推开小院门,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到火车站,检票已经结束,他跳过栅栏,飞跑进站台,跳上车门,火车开动了,叶东明这才长长吐了一口气。)
尾声 火车上
草绿色车皮的火车,黑色火车头吼叫了两声, 徐徐驶出站台,驶离松江城,便加快了速度,穿山越岭,疾驰而去。)
(坐在车窗前的叶东明,眼睛一直潮湿着,一直直盯盯地望着车窗外,一座座连绵起伏的青山,缓缓地向后退去,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两只手枪的枪口,是两个美丽女人手握着的两个手枪的枪口,耳畔上又回响起那两声清脆又刺耳的枪声,久久久久地回响着......
u=3060553082,1036370166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75

    主题

    2469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4235
    发表于 2020-8-21 06:27: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叶东明,这名字好,除了姓,跟我老伯家的堂弟一个名,真亲切。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75

    主题

    2469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4235
    发表于 2020-8-21 06:28: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与爱国的觉醒。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75

    主题

    2469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4235
    发表于 2020-8-21 06:3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纠结的情感,形成独特的人物,总有美人与江山的抉择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75

    主题

    2469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4235
    发表于 2020-8-21 06:33: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大姐的对白间穿插一些于海涛的应答,就可以短点了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75

    主题

    2469

    帖子

    2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4235
    发表于 2020-8-21 06:35: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战时期,每个人的爱情又如何真的能保安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影视剧本

    影视剧本

    订阅| 关注 (5)

    在光影交错间留下惊艳,品味人生,挥洒芳华墨韵,点燃生活的火种,犹如暗香浮动,芬芳岁月
    2今日 215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