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6763|回复: 7

[散文芳洲] 那山,那井,那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12

帖子

12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7
发表于 2020-9-28 10: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山,那井,那人


文/蒲秀芳

     半月前,我主动请缨陪同“红军长征在芷江”课题组考察红二、六军团在便水战役中撑架坡主战场遗址,因为,撑架坡就在我老家的河对边,小时我外婆就住在撑架坡附近,对那儿我算是熟客。爬山那天,因退耕还林,幼时记忆中的山路早已让密密麻麻的树木占领,无路可寻。我们手持柴刀边砍边走,一行六人在山坡上转悠了五个小时才爬上茅庵山顶。站在山顶,气喘吁吁,极目四望,只见雾锁云绕,颇有“云深不知处”之感,但诸多记忆呼啸而来……

  那山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早期,那时,物资很匮乏,我没有玩过芭比娃娃,也没有见过奥特曼,我能穿出去见客的衣衫是一件红底白花的卡其布花褂,那是我外婆卖草药换钱给弟弟做周岁时扯的花布头,母亲用它给我做了一件花衣衫。我能在小伙件中眩耀的玩具是一只辨不清底色的布老虎,那还是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小舅舅在外婆的哄骗下让给我玩的,我至今都还记得小舅舅那眼巴巴欲舍不能的小眼神,我把那只布老虎紧紧抱在怀里,唯恐小舅舅反悔又拿了回去。

  外婆住在高山上,但经济条件却比住在舞水河边的我家好很多。细想起来,其根本原因是因为我们那儿地少田少,尤其是春阳滩电站修建后,人均只有三四分口粮田。在那靠地里刨食的年代,生活自然窘迫不堪。茅庵界上却有大块大块的畲,且土壤肥沃。勤劳的外公外婆在地里种了许多农作物。于是,在外婆家我能吃到许多家里不曾有的吃食,如米粑,落花生,炒瓜子,板栗子等等。像大多数小孩一样,我小时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走家婆(外婆)。

  可走外婆家实在太辛苦了。从白水滩河边出发,我得爬一座海拔约两千米名叫茅庵界的高山,越过一个因三座小山鼎立而得名的撑架坡,再沿着弯弯的下坡路走十分钟才能到外婆家。记忆中,母亲背着弟弟在前面的羊肠小道带路,父亲挑着担子断后,我挪动着两只小腿走在中间,一边爬坡一边痛哭,太累了啊,我想爬上母亲的背或坐进父亲肩头上晃悠悠的箩筐。但我如愿的机会不多。好在,等我满头大汗爬上茅庵界后,我的快乐便会飞跃而至,四周青山葱绿,山风轻拂,芦苇招展,我又叫又跳,像一只乳燕在齐腰的杂草中穿行,软软的草拂过我的小脸,痒酥酥的,很像外婆的手抚过我的头皮,很是舒服。这时,母亲会在后面叫住我,她指指小山坡的地面,神秘地说:“这里埋着好多红军爷爷呢,莫惊动他们,不然,他们会起来敲你的雷公指”。我吓得直往父亲怀里躲,父亲摸摸我的头说:“你乖点喽,轻脚轻手的,就不会惊动他们了!”他又瞪母亲一眼:“这地方阴气重,莫吓倒孩子!”于是,在我小小的记忆里,撑架坡那里埋着很多红军爷爷。随着年岁增长,我终于知道撑架坡那个小山坡为什么长眠着那么多的红军,因为,公元一九三六年三月五日,在外婆家附近,在茅庵界上,在撑架坡,贺龙、任粥时、萧克等领导的红二、六军团与国军在那儿殊死战斗,双方伤亡惨重,均死伤千余人。事后,国军与当地政府将国军尸体收殓到三里桥阳雀坡安葬,牺牲的红军战士被当地老百姓就地入土。外婆曾经对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打完仗后的第三天,还不到五岁的她背着一个洋芭篓与她的爷爷奶奶捡子弹壳,手脚短小的她很快就捡了小半篓,她的力气太小了,怎么也背不动那只竹篓篓,最后,是她的奶奶我的太婆婆帮她背回家的。外婆说那场战役打得太惨了,到埋尸体的太爷爷回来对家人说:正冲(撑架坡)那儿死了一湾的红军战士,他们先前还一人一坑,后来实在挖不过来,几个壮劳力就挖了很大很大的一条坑,把三四十名红军战士埋在了一起。七十年代造林时,人们在撑架坡的一个坑里真的挖到了许多尸骨,他们细心地收殓了这些遗骸,把他们安葬在另一个主战场——牛屎垅的小山坡上,建了一座红军烈士墓。擅才讲故事的外公也由衷赞叹:红军太勇敢了,沿着排坡冲上去,抱大的树蔸也让他们碾得展平。茅庵界,撑架坡,真是一座英雄之山。

  水井

  外婆家住的地方叫水井冲,因一口水井而出名。那口水井其实有一大一小两个池子,大池常用来清洗衣物与猪草,小池饮用,它们均与一丘月亮状的水田相连,水井里多余的水大都灌进那丘月亮田。田里种着莲藕,偶尔还会有几条鱼在那田里游来游去。水井冲的井水甘甜清洌,冬暖夏凉。井坎上边还长着好几株又高又大的芭蕉树。那些芭焦树真高啊,记得小舅舅砍了一株放在横屋边上,它竟高过了横屋的屋脊,我们把芭蕉叶砍下来,铺在地上,小小的我躺在叶上睡觉还有好多宽余的地方。我高中时曾读过不少写芭蕉的诗词,如李清照"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舍情",吴文英更是写道:"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等等,芭蕉几乎是怨恨、伤感的代名词,如今我四十大几了,我还是不懂,绿油油的芭蕉可入药,可遮雨,怎么就成了文人骚客们的排遣伤感的对象呢?小小的我更是不懂愁啊怨的,我喜欢极了这些芭蕉树,更喜欢那口凉凉甜甜的水井,尽管我的外婆外公常对我和小舅舅小姨姨说:“别带外外(外甥)去井边玩,那儿冷浸,要丢魂的。”但我们还是止不住偷偷地玩,直到有一天我一个倒筋斗一头栽进井里,当小舅舅把我从井里捞出来时,我已喝了两大口井水,面色苍白,好半天才哭出了声。那天,小舅舅被外婆打得双脚直跳,我也是高烧不断,迷迷糊糊,又是吃药又是打针,也不见好转。第三天,外公请来一个巫师屋前屋后“收拾”了一趟,我的病情才慢慢好转。事后外婆表情凝重地对我母亲说:兰兰的魂怕是真的丢在那口井边了,那地方阴气重,再也不要去那儿玩了。母亲为了让我死了去井边玩闹的心,她把从外婆那儿听到的一个故事传给我了:那一年,撑架坡打仗死了许多红军。事后,有一个姓李的太婆婆到撑架坡战场时捡得一床被血染透的床单,因为家里穷得连被子都没有,太婆婆就把这床染血的床单放进水井边的田里清洗,那血真多啊,整丘田水都染成了红色,血腥味半个月都不曾散去。最后,那床床单还是让那位老太婆睡了十多年才扔掉。自从太婆婆洗了床单后,那丘月亮田便多了一桩怪事,常常会出现一条头顶红红的蛇在水里嬉戏,奇怪的是,那条蛇从不咬人,遇见人来了,它就会游到草丛中一动不动。不过,在外婆家玩了那么多次,我是一次也没有见过那条头顶红戏的水蛇。但母亲的故事却在我心里扎了根,从此,我和小舅舅小姨姨再也不敢去那口井边玩耍了,每次洗完衣服或挑了井水就赶紧回家,生怕后面有什么诡异的东西跟着进了家门。

  十年前,外婆家为方便小舅舅做生意搬迁到十里外的集镇上居住,外婆家的那口水井我自是再也不曾重游,也不知,那芭蕉树,那水井,那条红水蛇是否依故?

  那人

  外婆家处在大畲界半山腰的山坳里,大畲界原名大山界,因农业学大赛时在那儿开垦了很大一片沙土,于是改名大畲界。大畲界地处花棚界与茅庵界的中间,左为茅庵,右为花棚。据考证,花棚也是便水战役的一个战场之一。我十二岁时,外公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外公一生爱烟,金黄色的烟叶常让他卷成筒子在嘴上吧唧吧唧。晚年的外公躺在竹椅上,嘴里吸着烟,眼睛半眯着,眼球半天也不动一下,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那些烟草呛得我眼泪直流,但我又舍不得离开他,因为外公是个故事篓子,他会讲三国的争斗,会讲杨家将的忠义,还会编一些童话故事。记得有一年冬天,外公对我说,过年那天他家老鼠会娶媳妇,那时一串串老鼠会排队抬着嫁妆从挂腊肉的那个炕顶上走过。那年,任凭母亲拉扯,我就是哭着跳着不肯回自己家过年,因为,我要看外婆家的老鼠抬嫁娘。大年三十那天,我与外公、小舅一起熬夜守岁,我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唯恐错过老鼠娶媳妇,还一边不时地问外公:“老鼠怎么还不出来抬嫁娘啊?”外公的眉毛弯出了一条虫:“快了,快了,你千万莫睡着啊,等会有老鼠吹唢呐有老鼠抬桥子了,再等等……”。最后,我终是等不来老鼠娶亲盛典,沉沉睡去。外公讲过的许多故事我都淡忘了,但是他讲的红军便水打战的一些故事却深埋在我的脑海中,从不曾忘怀:

  花棚界有一户姓杨的人家,家有两兄弟,大的叫杨建岩,小的叫杨老硒,兄弟在埋红军战士尸体时发现有一个红军战士还没有断气,只是受伤较重。于是,兄弟俩趁夜色较浓时偷偷将那位红军战士带回了家,放在家中精心照料了三个月,那位红军战士命很大,竟然活了过来。兄弟俩小心翼翼保守这个秘密,不敢透露半点口风。但天下终无不透缝的墙,这件事还是让当地的反动武装知道了。一天上午,一群土匪突然闯进了杨家,连杀三人,那位红军战士倒在堂屋门口,杨建岩被枪杀在房中,弟弟杨老硒死在灶房里,那会儿,他正准备给红军弄吃食补身体。下午,杨建岩的妻子张氏从娘家回来,看见三个大活人浑身是血躺在家中,魂飞魄散,心痛难抑,很快就神智不清,她疯疯癫癫跑到山下的杨柳湾,又哭又叫“杀死人了,杀死人了”。一个月后,张氏疯狂而死。

  那时的我曾好奇地问外公:我们家有红军住过吗?外公摇了摇头,他告诉我,红军从花棚界顶上的那条小路直奔茅庵,并不曾在我们家住过,只是有一位二十岁不到的红军战士饿得实在受不住了,他从山顶上跑下来走进我们家,向太公要些吃的。太公见他面带菜色,一件灰布军装沾着些许泥巴,两个脚趾头从湿淋淋的布鞋中探出头来,止不住心酸,就从灶房里端出了一大碗米饭,上面盛了四五小块腊肉和南瓜块:“军爷,家里就这些了,你凑合着吃吧。”外公又指指灶房,说:“如果万一不够,屋里蒸着一些红薯,快要熟了。”那个红军战士埋着头狼吞虎咽,完了,他对太公说:“老哥,能把屋里的那些红薯给我吗?我还有好多兄弟没吃东西。”太公答应了,把一窝热气腾腾的红薯全装进一个布袋里,让他带走。战士很是感谢,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银元给太公,太公连连后退:“一些粗粮,不值钱,不值钱。”那个战士冲我太公鞠了一躬,把那两个银元放在桌上,抓起桌子上的布袋就追赶队伍去了,留下我的太公长吁短叹。后来,那两个银元救了我外公一命,他十八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奄奄一息,太公拿出珍藏的两个银元到县城找到当时有名的老中医开药方,总算从死神抢回外公一条命。

  往事如烟,但童年关于便水战役的见闻必将影响我一生,它将时刻提醒我:与他们相比,你太幸福了,唯有努力工作,好好生活,才不枉那些人血染脚下的土地。

该用户从未签到

40

主题

356

帖子

1062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062
发表于 2020-9-28 12:4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山那水那人,珍贵的历史记忆……

该用户从未签到

40

主题

356

帖子

1062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062
发表于 2020-9-28 21: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能在小伙件中眩耀

该用户从未签到

40

主题

356

帖子

1062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062
发表于 2020-9-28 21: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蒲公英 于 2020-9-28 21:42 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12

帖子

12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7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43: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羞愧

点评

应该高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9-29 17:0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50

    主题

    3万

    帖子

    8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8222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20-9-29 17: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高兴

    该用户从未签到

    18

    主题

    51

    帖子

    1455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6Rank: 6

    积分
    1455
    发表于 2020-10-7 15: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看后 很高兴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12

    帖子

    12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7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9 20:35: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田均权 发表于 2020-10-7 15:58
    老师看后 很高兴

    谢谢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