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3394|回复: 1

[热点扫面] 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51

    主题

    3万

    帖子

    8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8519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20-10-11 22: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0月8日下午1点,瑞典学院将202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因为她那毋庸置疑的诗意声音具备朴素的美,让每一个个体的存在都具有普遍性。”
    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1943- ),美国诗人,生于匈牙利裔犹太人家庭,1968年出版处女诗集《头生子》,至今著有十二本诗集和一本诗随笔集,遍获各种诗歌奖项,包括普利策奖、国家图书奖、全国书评界奖、美国诗人学院华莱士·斯蒂文斯奖、波林根奖等。
    格丽克的诗长于对心理隐微之处的把握,早期作品具有很强的自传性,后来的作品则通过人神对质,以及对神话人物的心理分析,导向人的存在根本问题,爱、死亡、生命、毁灭。自《阿勒山》开始,她的每部诗集都是精巧的织体,可作为一首长诗或一部组诗。从《阿勒山》和《野鸢尾》开始,格丽克成了“必读的诗人”。
    露易丝·格丽克:十月
    来源 | 《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露易丝·格丽克诗集》
    柳向阳 范静哗 译

    1.
    又是冬天吗,又冷了吗,
    弗兰克不是刚刚在冰上摔跤了吗,
    他不是伤愈了吗,春天的种子不是播下了吗
    夜不是结束了吗,
    融化的冰
    不是涨满了小水沟吗
    我的身体
    不是得救了吗,它不是安全了吗
    那伤痕不是形成了吗,无形的恐惧和寒冷,
    它们不是刚刚结束吗,后园
    不是耙过又播种了吗——
    我记起大地的模样,红色,黏稠,
    绷直成行,种子不是播下了吗,
    葡萄藤不是爬上南墙了吗
    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因为风在吼叫,在裸露的地面上空呼啸着
    我不再关心
    它发出什么声音
    什么时候我默不作声,什么时候
    描述那声音开始显得毫无意义
    它听起来像什么,并不能改变它是什么——
    夜不是结束了吗,大地
    当它被种植,不是安全了吗
    我们不是播下种子了吗,
    我们不是必需的吗,对于大地,
    葡萄,它们收获了吗?

    2.
    一个又一个夏天结束了,
    安慰,在暴力之后:
    如今要待我好
    对我并没有益处;
    暴力已经改变了我。
    黎明。小山闪耀着
    赭色和火,甚至田地也闪耀着。
    我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太阳,那可能是
    八月的太阳,正在归还
    曾被带走的一切——
    你听到这个声音了吗?这是我心灵的声音;
    如今你不能触摸我的身体。
    它已经改变过一次,它已经僵硬,
    不要请求它再次回应。
    像夏日的一日。
    出奇地安静。枫树长长的树荫
    在砾石小路上近乎紫色。
    而夜晚,温暖。像夏夜的一夜。
    这对我并没有益处;暴力已经改变了我。
    我的身体已变冷,像清理一空的田地;
    此刻只有我的心智,谨慎而机警,
    感觉到它正被检验。
    又一次,太阳升起,像往常在夏天升起一样;
    慷慨,安慰,在暴力之后。
    安慰,在树叶改变之后,在田地
    收割、翻耕之后。
    告诉我这是未来,
    我不会相信你的话。
    告诉我我还活着,
    我不会相信你的话。

    3.
    雪已落下。我回忆起
    一扇敞开的窗子里传出的音乐。
    快来啊,世界喊道。
    这不是说
    它就讲了这样的句子
    而是我以这种方式体察到了美。
    太阳初升。一层水汽
    在每样有生命的事物上。一洼洼冷光
    在沟槽处积聚成形。
    我站立
    在那门口,
    如今看起来多么荒谬。
    别人在艺术中发现的,
    我在自然中发现。别人
    在人类之爱中发现的,我在自然中发现。
    非常简单。但那儿没有声音。
    冬天结束。解冻的泥土里,
    几簇绿色才露出来。
    快来啊,世界喊道。那时我穿着羊毛上衣
    站在某个明亮的入口处——
    如今我终于能说
    很久以前;这给了我相当大的快乐。美
    这位诊师,这位导师——
    死亡也不能伤害我
    像你已经伤害我这么深,
    我心爱的生活。

    4.
    光已经改变;
    此刻,中央 C 音变得黯淡。
    而早晨的歌曲已经反复排练。
    这是秋天的光,不是春天的光。
    秋天的光:你将不被赦免。
    歌曲已经改变;那无法言说的
    已经进入他们中间。
    这是秋天的光,不是那正说着
    我要再生的光。
    不是春天的曙光:我曾奋斗,我曾忍受,我曾被
    拯救。
    这是现在,无用之物的寓言。
    多少事物都已改变。而仍然,你是幸运的:
    理想像发热般在你身上燃烧。
    或者不像发热,像又一颗心脏。
    歌曲已经改变,但实际上它们仍然相当美丽。
    它们被集中在一个更小的空间、心灵的空间里。
    它们变暗,此刻,带着悲哀和苦闷。
    而仍然,音符反复出现。奇特地盘旋
    期待着寂静。
    耳朵逐渐习惯了它们。
    眼睛逐渐习惯了它们的消逝。
    你将不被赦免,你所爱的也不被赦免。
    风儿来了又去,拆散心灵;
    它在苏醒里留下一种奇怪的清晰。
    你是怎样地被恩典,仍然激情地
    执着于你的所爱;
    希望的代价并没有将你摧毁。
    庄严的,感伤的:
    这是秋天的光;它已经转向我们。
    确实,这是一种恩典:接近尾声
    但仍有所信。

    5.
    世界上没有足够的美,这是真的。
    我没有能力将它修复,这也是真的。
    到处都没有坦诚,而我在这里也许有些作用。
    我正在工作,虽然我沉默。
    这乏味的
    世界的痛苦
    把我们各自束缚在一边,一条小径
    树木成行;我们
    在这儿是同伴,但不说话,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思想;
    树林后面,
    是私人住宅的铁门,
    紧闭的房间
    莫名地被废弃,荒凉,
    仿佛,艺术家的职责
    是创造希望,
    但拿什么创造?拿什么?
    词语自身
    虚假,一种反驳感知的
    装置——在十字路口,
    季节的装饰灯。
    那时我还年轻。乘地铁,
    带着我的小书
    似乎能护卫自己,防御
    这同一个世界:
    你并不孤独,
    诗歌说,
    在黑暗的隧道里。

    6.
    白天的光亮变成了
    黑夜的光亮;
    火变成了镜子。
    我的朋友大地凄苦不堪;我想
    阳光已经辜负了她。
    凄苦还是厌倦,这很难说。
    在她自己与太阳之间,
    某种东西已经结束。
    现在,她渴望单独留下;
    我想我们必须放弃
    向她寻求证词。在田地上空,
    在农家屋顶上空,
    那光芒,曾让所有生命成为可能,
    如今成了寒冷的群星。
    静静躺下观察:
    它们无可给予,无所索取。
    从大地
    凄苦耻辱、寒冷荒凉的内部
    我的朋友月亮升起:
    她今夜美丽,但她什么时候不美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94

    主题

    85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864
    发表于 2020-10-12 13: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了,姐们!

    真诚祝贺获得诺奖!

    期盼我们的作家,

    也能获得如此殊荣!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订阅| 关注 (2)

    以我为媒,让人们了解逸飞,让逸飞走向世界。
    0今日 100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