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464|回复: 4

[长篇连载] 萨满追魂人 59、 60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6:10
  • 签到天数: 62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368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67722

    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3月逸飞之星10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中秋明月 于 2020-11-21 11:32 编辑

            萨满追魂人(59)  消灭黄皮子
            母亲起的很早,东方蒙蒙亮,鸡叫第一遍的时候,她就起来了,开始扫院子。先是往地上洒一些水,然后轻轻将杂物扫到院子东北的角落。
           母亲扫完院子,她来到我的屋子,看了我一眼,皱起了眉,但也没有说什么,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功夫,母亲手里拿着一个红包,递给了我,然后对我说,“将它放到兜里,不许看,也不许拿出来,等到你七姐婚礼结束,带回了交给我。”
           我乖乖地接过红包,放入了兜里,一脸的蒙圈,这也是婚礼习俗的一部分?好像以前没有听说过。
          母亲看到我的表情,又说道:“这是婚礼必须有的,故老相传,弟弟兜里装着喜气,如果不泄露、不丢,再带回娘家,那姐姐就会一辈子幸福。”
             这事太重大了,我下意识摸了摸兜,还在。母亲走后,我找了两个别针,将兜别了两道,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早上六点十六,倪佳强就来接亲了。婚车是几台吉普车,很拉风,这在我们村也是不曾有的。前面警车开道,我作为压车(我家这里小舅子送姐姐出嫁,姐夫会给个大红包,这个习俗就给姐姐压车)的,和七姐做在了同一个吉普车车,我坐前面副驾驶,倪佳强和七姐做后座。
           倪佳强一身深蓝色西装,英俊潇洒;七姐一身大红,喜气洋洋,满脸的喜悦。两人脸上都难掩幸福,笑容灿烂,好像天地间没有了别人。
            按照民俗,一顿折腾,吃完喜宴,我和老六就随着送亲的车回了家。
            送亲,在我们这里,母亲和父亲是不能去的。大老远,我就看到母亲在院门站着,朝我直摆手。
              我和老六快步走进院子,我发现母亲表情很严肃,知道肯定有地方不对劲。我解开别针,伸手掏出红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黄纸符咒。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大喜的日子,母亲怎么往里放这么不吉利的东西。我看着母亲,一脸的困惑。
            在我们这里,黄纸只能出现在葬礼上。
             母亲看着我拿着红包,还有我的表情,她没有开口,拉着我的手向屋子走去。进了屋,母亲看着我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听到母亲这么说,我知道瞒不住了,就一五一十把昨晚发生的事说了。
            母亲听完,叹了口气,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听母亲这么说,我的心情也变得沉重了。
             母亲接着说,“还记得你小时候碰到的那个白色的黄皮子吗?”
             我点了点头。那件事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黄昏的时候,我的父亲在地里干活,我独自在地头玩,一个雪白的黄皮子把我都给转晕了,还让我脑海中出现了很多很久远的事,后来在四方城一一应验。
            母亲又接着说,那个白色黄皮子就是被咱家黄狗咬死那个黄皮子,它一直缠着你不放。后来,我使用了一些秘术,隐藏了你的气息。不知为何,你这次从学校回来,我发现我的秘术在你身上失效了。因为你姐要出嫁,我就没有来得及顾上你,你就被它们发现了。幸好,黄狗年老,已经通灵,咬死了老皮子,它拼了命和阴魂一起救了你,不然你昨晚你回不来了。
             听完母亲的话,我吓出来一身冷汗。秘术失效,肯定与山魈戾气有关。
           老六却满不在乎,他咬牙切齿,一脸的杀气,嘴里还嘟囔着,他妈的,一群畜牲,它们的窝在哪儿?要害我三哥,吃了熊心豹子胆。我今天要学学武成王黄飞虎,这就去火烧畜牲窝,让它们绝根。
            母亲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老皮子已死,你与黄皮子结了怨,不可能善了。这十里八乡的黄皮子都与老皮子有关联,那窝黄皮子惊魂未定,定会都蜷在窝里,你只要杀了它们,兴许能躲过它们的纠缠。你拿着我这张符,将它们镇在窝里,一把火就能成功。它们都在后山腰一个洞里,去吧!”
           老六一听母亲同意了,他去我家仓房拿了几瓶子煤油,带上火机,拿了两把铁锹,拉着我就走。
            我和老六在后山找到了那个洞,洞很隐蔽,在一棵灌木下,荒草丛里,大约有茶杯粗细,洞口很光滑。我和老六在附近划拉了一些干草枯枝,堆在洞口,老六把煤油一股脑倒进了洞里 ,然后点燃干草,我用铁锹将火拨到了洞口,煤油遇到火,火苗呼得一下窜了起来,一米多高,冒着黑烟,烈焰腾腾,烤得人满头是汗。
           不多时,我听到前面传来了惨叫声,我和老六拎着铁锹奔了过去,几只浑身是火的黄皮子从另一个洞口窜了出来,惨叫声不绝于耳。一见风,几只黄皮子瞬间变成了一团火球,几秒钟就变成了一堆黑炭,焦臭味弥漫着,令人作呕。
            半个小时后,火也渐渐小了,我猜测不烧死它们,在里面也得绝氧窒息。火熄灭之后,我和老六抡起铁锹,给黄皮子洞挖了个底朝上。一共七只黄皮子都挖了出来,全部烧的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然后,我和老六将它们扔入坑中,用土埋上了。
           完成任务,我和老六拎着铁锹又去给黄狗挖了一个墓,将黄狗移葬了过去,又把那个木碑立好。我深深地鞠了三躬,含着泪离开了。
            三天后,七姐和七姐夫回了门,六个姐姐和姐夫也拎着东西,带着孩子都回来了,清冷的家又热闹起来,一家人二十几口围坐在两张桌子旁,大人推杯换盏,女人叽叽喳喳,有说有笑,孩子跑来跑去,疯玩着。
           七姐在家住了两天,就和七姐夫回了镇里,其它六个姐姐都是当晚就回了家,她们家里和母亲家离得都不太远。
            我和老六又在家待了几天,开学在即,我们先去了Q市M区——廋鬼的家。
              
       萨满追魂人(60)  忠人之事
             俗话说得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开学之前,我和老六必须先到Q市M区去一趟。
            又是绿皮车,走走停停,经过了二十几个小时的颠簸,我和老六终于到了Q市。有了老六的陪伴,旅途也不算寂寞。出了Q市火车站,迎面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大的领袖铜像,领袖高举右手,一副神闲气定、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势。崇拜之情油然而生,我向伟人深深鞠了三躬。
            出了火车站,我和老六直接去了Q市最大的一家国营中药药店。
             “这里收野生人参吗?”我进去后问道。
            “收。”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年人回答道,他连头都没有抬,继续看着书,看样子他是个老中医。
             我有些气愤,太瞧不起人了,我从包中拿出木盒,打开后放到柜台上。
             老中医慢悠悠地抬起头,眼睛看向木盒,自此他的头就再也没有抬起过,一直盯着木盒看,如磁铁吸上了一样。过了很久,老中医才回过神来,伸手去拿木盒。
             这可不行,我“嗖”的一下把木盒拿了回来,问道:“收吗?”
              “收,你打算卖多少钱?我们这儿有规定,二两以下一克二十元,四两以下一克四十元,五六两的是一百一克,你这个山参,我们从来没有收过,太大了,还没有价格,我的和领导商量商量。”老中医说道,听他语气,看他表情,我知道老中医有些不淡定了,他可能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野山参。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老中医进到里屋,不多时,出来了,身后跟着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约四十多岁,中等身材,白皙斯文,满脸堆着笑容。
             “小伙子,我们商量了一下,你这东西不错,店里打算一百五十元一克收,你看怎么样?”
             我一听价格不错,卖了最少也能得五万块钱,够廋鬼的父母花治病养老了。我心里这么想,表面上却绷得很紧,我看了看他们两人,然后摇了摇头,伸出两根手指,在老人和中年领导面前比划了几下。
             中年人一听,惊讶地喊出了声,“二百元钱!”
             我点了点头,中年领导和老中医进入了里屋。
             老六盯着我一会儿,小声说道:“三哥,你疯了,差不多行了。”
              我没有搭理老六,心里想,如果不行就一百五十元一克卖了。
             店里的售药的员工都看着我们,她们也都知道了这个事,满脸都是羡慕。
             不一会儿功夫,老中医独自出来了,他慢条斯理地说:“我们请示了上级领导,只能给你一百八十元一克,如果不行你就到别的药店看看。”
             我一听多了三十元,心里有些窃喜,表面上却装着很痛苦的表情,咬了咬牙,右手一锤柜台,从嘴里呲出一个行字。
             听到我同意了,老中医很高兴,立马返回了里屋。片刻,中年领导又出来了,笑眯眯地说,“你们等一会儿,我已经打了电话,让总店送钱来了。小伙子,你们真是好运气,这根人参最少能卖七万多元,你们立马都是万元户啦,提前奔小康。”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拎着一个帆布包进了药店。他们把钱一摞摞放到了柜台里面的一个桌子上。双方交接签字后,送钱的人就走了。
             一大堆钱,我这辈子还没有见到这么多钱,能装满我家拎水的桶。
             中年领导示意我们把木盒拿出来,我把木盒重新放到了柜台上,中年领导和老人又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最后,老人把卖药的称拿了出来,称了一下,然后捏住秤砣绳给我们看,四百零三克。然后噼里啪啦一顿算盘,最后老人对我们说道,七万二千五百四十元整。
             这时候,我和老六也算好价格了,没有错,就是这个数。点钱,成摞的不用点,都有银行的封条,一摞一千,七十多摞,可怎么装呀!我和老六将钱分别装进了背包,满满两背包,鼓鼓的。
             出了药店,我和老六又去日杂店买了两把镐把,已做防身之用。然后我们去了客运站。走到客运站一个拐角时,突然窜出几个青年人,个个拿着刀,恶狠狠地向我们围过来。
            怕什么来什么,我和老六背靠背,手持镐把,与那帮人对持着。
             大战一触即发,一个小青年率先发难,我们就混战到了一起,两把镐把上下翻飞,那帮小青年也进不了身,打得他们狼哭鬼嚎。
             意外发生了,老六太胖,打斗中用力过猛,把包带撑断了,包掉到了地上,一个小青年捡起就跑,其它小青年一哄而散,片刻无影无踪。
             我和老六都傻了,这一会儿功夫,七万变四万多了,老六包里装了两万多。哪找去?怎么向廋鬼父母交代呀?如果就把剩下的钱交给廋鬼父母,也没有人能说出什么,但自己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我和老六坐在路边的道牙子上,一脸的愁容,报案太慢了,我们没有时间等,现在又都没有好的办法。默默无语,老六也蔫了。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我捧着书包,唯恐再有失。
             这时候,走过来一个老人,个子不太高,一身破旧衣服,脸上却很干净。“怎么了?小伙子,遇到难事啦?说说,兴许我能帮帮你。”
              我见老人面容慈祥,语气和蔼,就将廋鬼托付我以及被抢的事前前后后,一五一十说了,但我没有说山参卖了多少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老人看了看我,挑起大拇指,说了句,“仗义!等我二十分钟。”说完,老人就走了。
            果真,十几分钟后,老人背着老六的包回来了,扔给了我,又说了句,“看看,缺东西没?”
              我和老六打开包,看了看,一分不少,甚至包里我母亲给带的烤饼还在。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忙掏出自己仅有的几百元钱,抽回来一百元,剩下的钱都塞给了老人,“谢谢您!大爷,这钱是我自己的,留一百我和同学做车费回学校,剩下的全给您。”
             老人没有接,扭头就走了,边走边说:“不用了,小伙子,我交你俩这个朋友了,以后我如果去H市,一定去拜访你们。”
             真是好人、高人、能人,也是个神秘的人。
             我和老六看着老人的背影,眼泪哗哗而下。
            坐上客车,一路打听,我们找到了廋鬼的家。
              一间破草房,屋顶已经长了很多蒿草比我们乡周大爷家还破。我在屋外喊了几声,一个老人拄着拐棍,颤颤巍巍挪了出来。进了屋,我发现,炕上还躺着一个老太太,好像已经双目失明了。我说明来意,告诉老人,他的儿子刘天钢在外地打工,不方便回来,托我们给带回来一些钱,让父母治病、生活用。说完,我和老六把钱从包里拿了出来。
             看到这些钱,老头立马就明白了,他早就听说,儿子刘天钢卷着山参跑了,开始不信,现在他信了,要不这些钱,凭干体力活,儿子两辈子也挣不来。我猜测,老人可能已经猜到儿子不在人世了,老人怕老太太知道后伤心,也没有明说,只是让我转告儿子,在外注意安全,注意身体。
             可怜天下父母心!
             老人拿起一半钱给我和老六,说他们用不了这么多钱,托我给儿子捎回去。我知道,这钱是老人给我和老六的,他只是没有明说。
             我没有收老人的钱,只是说刘天钢在外面很好,不缺钱。我又说道,来时,刘天钢让我们帮他给祖宗上个坟,送点纸钱。
             老人领着我们去了祖坟,我和老六烧了些纸钱,又帮着清理了祖坟上的一些荒草,然后就与老人告别了。等老人走后,我和老六又去了坟地,挖了个坑,将刘天钢的骨灰埋了,又拜了几拜。再见了,不是朋友的朋友。
             我和老六又打听了一下黄麻子的家,村里人说,黄麻子半年前就举家搬到H市去了,听说他的腿回来就烂了,地方医院治不了,黄麻子又去H市治了半年,最后还是瘸了,说是黄麻子的腿被一种很罕见的细菌感染了。后来,他一家再也没有回来,据说在H市租了个房子,好像在大乘寺一带,干起了修鞋的活。
            恶人恶报,做坏事迟早要还的。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65

    主题

    1万

    帖子

    8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83821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在与黄皮子作战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65

    主题

    1万

    帖子

    8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83821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鼠狼的皮很值钱的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65

    主题

    1万

    帖子

    8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83821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野山参不是人参吧?

    点评

    是,只是野山参是野生的人参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6 天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6:10
  • 签到天数: 62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368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67722

    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3月逸飞之星10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榆木 发表于 2020-11-21 17:01
    野山参不是人参吧?

    是,只是野山参是野生的人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说世界

    小说世界

    订阅| 关注 (23)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0今日 3703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