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615|回复: 4

[电视剧本] 快递小哥奇遇记第四集:冷艳的不幸遭遇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8:12
  • 签到天数: 78 天

    连续签到: 20 天

    [LV.6]常住居民II

    188

    主题

    1001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2066

    热心会员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21-1-9 14: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集:冷艳的不幸遭遇
    场景一:病房(日)(内)
    画外音:冷艳回到病房之后,情绪稳定多了,她和齐健在一起,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值班警员非常耐心地负责两位伤者吃喝拉撒睡。
    医生查完房,给齐健换了药,护士给他俩挂上了吊瓶。
    两名警员一直站在他们身旁。
    医生、护士离开病房。
    场景二:病房外(晨)(内)
    医生、护士离开病房。
    两位值班警员便到走廊门口,坐在长凳上,警惕地监视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们。因为冷艳再次遇害,值班警员严格遵守专案组的规定。
    神探波罗:(画外音)除了熟悉的医生护士之外,其他人一律不许进入109病房。凡是护士医生进病房,值班员必须跟进去。现在屋里的两位患者都是不能下床的病人,所以你们必须警惕地坚守岗位。
    保洁员孙阿姨拿着拖布、水桶、抹布要进109病房打扫卫生,被值班员拦住了。
    值班员:屋里我们已经打扫完了,我们刚刚拖完地。你不要进去了!
    孙阿姨:(笑着说)我听说小冷回来了,她非常爱干净,所以我想彻底给她收拾一下。
    值班员:不用了,我们会让她满意的。
    场景三:病房(日)(内)
    屋里只有齐健和冷艳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冷艳:我不能动弹时,你伺候我;现在你不能动弹了,可是我却不能伺候你。
    齐健:我这些都是皮里肉外的伤,过几天好了,我还能伺候你。
    冷艳听了非常感动,她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齐健:(非常关心地问)冷艳,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害怕吗?
    冷艳:有你在我跟前,我就不那么害怕了。
    齐健:(开玩笑)看来我不仅是你的护理员、保镖,还是治你恐惧症的一剂良药。
    冷艳:这两次遇害都是你救了我,这可能是天意吧!因为有你我才大难不死。
    齐健:都是歪打正着,这事谁碰到都会出手相救的。
    冷艳:不一定吧?现在很多人,对谁都不信任,在马路看到躺在地上的人都不敢救,怕赖上。有几个能像你这样,敢在凶杀现场救人?尤其是这次为了救我,你和杀人犯拼死搏斗。所以我认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孤胆英雄,因此你在我身边,我就不害怕了。
    齐健:(试探着转移话题,他问)那天要害死你那个凶手,到底是你什么人?他为什么三番五次要害死你?
    冷艳:他是我爸爸姘头荣海华的儿子石田东,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地痞流氓。
    齐健:(很不理解地问)你一直坚持说你没有家,没有亲人。可是那天我清清楚楚听到石田东提到你爸爸,我才知道你有家,你到底为什么不承认你有爸爸?
    冷艳:你想知道这一切,我就不瞒你了。说来话长,我就从头说起吧!
    冷艳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第一次向齐健讲了她的身世、她的遭遇。
    冷艳:我家在农村,祖祖辈辈都是老实本分的种地农民。。我们和我爷爷奶奶在一起住。我爸爸高中毕业后,和几个哥们儿到城里打工,攒下点钱。
    【情景再现一】冷福才清晨到早市摆地摊,买小杂货。
    【情景再现二】早市散了,冷福才就急急忙忙到建筑工地干活。
    冷艳:就这样,我爸爸不断挣钱攒钱。开始做小卖买,后来买卖越做越大,就在市里租了房子,把我妈和我都接到市里来了。
    【以下为插叙部分】
    【字幕】五年前
    场景二:冷福才出租屋(日)(内)
    这是普普通通的居民住宅,两室一厅,厨房厕所都不太大。冷福才和妻子于世梅、女儿冷艳(19岁)在收拾屋子。他们一边干活,一边聊天
    冷福才:我把你们娘两接来,是因为今年小艳考上了财税学院,学院还在本市。周六、周日回家方便。
    冷艳:谢谢爸爸!
    冷福才:我就你这一个宝贝女儿,我在外面拼死平活地挣钱还不是为了你呀?
    冷艳妈妈丁淑梅:你爸爸这些年为了挣钱,一直在市里受苦受累 。现在好了!咱们一家三口总算团聚了。
    冷福才:在工地住工棚子,冬不暖夏不凉。吃饭也不正常,饥一顿饱一顿。现在攒下点钱,在同泰商场租一个档口,卖家电。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也许以后的日子能正常了。
    冷艳:爸爸,卖家电进货是不是还需要很多钱?
    冷福才:就凭你爸爸这聪明的头脑,还能让这个问题难住?
    丁淑梅:你怎么解决的?
    冷福才:我租那个档口的对面,是一个干了好几年的老板,她很有实力。我和她协商好了,她进的货,给我一部分,一个月一结账,我给她的货款,是她进货价的110/100。说白了,我是二道贩子。
    丁淑梅:我一点也没听懂。
    冷福才:你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你能听明白那就怪了?
    冷艳:妈妈,比如一个炉子,人家从厂家买来的是200元,我爸爸跟人家结账时,就得给人家220元。
    丁淑梅:哦!我懂了!那咱们卖,咋的也得卖230呀!
    冷福才:你还没傻透腔(东北方言,特别傻的意思),知道加价。不过我要真卖230的话,去了费用我就白忙活了。我咋的也得卖250呀!
    冷艳:(捂住嘴,没有笑出声,和爸爸开玩笑)爸爸,真是这样也不能买250,这个数太可笑了。你卖250 ,买主说你是250,他买,你说他是250。
    冷福才:(在女儿头上拍一下,微微一笑)鬼丫头,拿你老爸开心?
    丁淑梅:哦!原来做买卖是这么挣钱呀?
    冷福才:(对妻子说)明天我带你去商场,你看看人家都怎么卖货,学着点怎么和顾客讨价还价?没学会之前,来顾客你千万别搭茬(东北方言:接话),你就打打杂(东北方言:干零活)。
    丁淑梅:我知道了,我一个农村人,来到这个大城市有点发蒙,你就勤告诉我点。
    冷福才:你呀,又傻又笨,得亏女儿像我不像你。
    冷艳:爸爸,你别总嫌我妈笨,她要是念书也许比你都聪明。
        冷福才:我对你怎么好?你都是偏向你妈。
    场景三:财税学院(日)(外)
    冷福才和冷艳,背着行李,拎着脸盆到新生报到处交费报到。
    冷福才:小艳,你需要什么?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送来。周六、周日,如果学习不紧张?就适当地回家看看。咱们家祖祖辈辈没有一个上大学的。我在县高中的时候,虽然学习很好,但是因为你爷爷有病,连住院费都拿不出来,我就没敢考大学。现在,你赶上好时候了,爸爸能供你念大学了,你一定得学出个样来,给咱们老冷家争光,将来毕业找个好工作。
    冷艳:爸爸你对我这么好,我绝对不能辜负你对我的希望。
    场景四:病房:(日)(内)
    齐健:你爸爸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受伤之后,就一口咬定,你没有家、没有亲人呢?
    冷艳:一切事情都会变的,我和我爸爸的矛盾就是因为我爸爸对我妈不好,是他害死我妈妈的。
    齐健:(非常吃惊)啊?他竟然害死你妈妈?
    冷艳:我妈妈是个非常善良的农村妇女,小学毕业后再也没念书。而我爸爸初中毕业后考到县里重点高中,而且学习非常好。所以我爸爸特别瞧不起我妈妈。
    齐健:既然差距这么大,他们怎么结婚呢?
    冷艳:我家和我姥家是近邻,两家关系非常好。我爸爸在城里读高中,是住宿生,不常回家。我爷爷奶奶有事,常常找我妈妈帮忙,我爷爷奶奶特别喜欢我妈妈。我爸爸高中毕业后,我爷爷奶奶就逼我爸爸和我妈结婚。可是我爸爸一直瞧不起她。所以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
    齐健:后来怎么导致矛盾升级呢?
    冷艳:没想到我妈妈来到城里之后,在坏人的挑唆下,我爸爸对我妈越来越不好,后来竟发展严重的家暴,我妈妈度日如年,最后自杀了。
    齐健:哎呀!太惨了。
    冷艳提起妈妈自杀的事忍不住热泪盈眶。
    齐健:现在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就不要想这些伤心的事了。
    冷艳:我家的事,我从来没当任何人说过,一直憋在心里。因为这些事,我变得非常孤僻,不愿意接触任何人,对一切男人都怀有敌意,是你改变了我。
    齐健:你觉得说出来,心里就痛快了,你就说吧!倾诉和发泄是一种缓解痛苦和愤怒的有效方式。你讲吧!我愿意为你分担这些痛苦的往事。
    冷艳:我妈妈进城后,到同泰商城,处境越来越不好。如果她不进城,不会40多岁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插叙】场景五:商城家电部(日)(内)
    冷福才领着妻子走进自己的档口
    对面档口的浓妆艳抹、奇装异服的老板娘荣海华,立即跑过来。
    荣海华:(大声吵嚷地)冷大哥,你雇营业员怎么不问问我?营业员必须漂亮,才能吸引顾客;还必须能说会道,见啥人说啥话。(与冷福才耳语)你看看你找的这个人,放到人堆找不着、简直就是个土老帽,呆头呆脑的,你指她给你卖货?做梦去吧!
    冷福才:这不是我雇的营业员,是我老婆。
    荣海华: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冷大嫂别见怪!我是为了冷大哥这买卖能做得红红火火,才口无遮拦说些不该说的话。
    丁淑梅:没关系!没关系!你的确是为我们好。我是乡下人,没有文化,长得又不好看,你说的有道理。我不是来卖货的,因为刚刚开张,事太多,我来干点零活。
    荣海华:可也是,这收拾档口,扫地拖地,擦擦炉具,的确得有个勤快人。冷大哥真会安排,让你来干这些杂七杂八的零活,就不用雇钟点工了。
    冷福才:淑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供给咱家货物的荣经理。
    丁淑梅:啊!荣经理您好!在家我就听老冷说您是一位心肠好的,又非常能干的女强人。对我家做这买卖帮助很大。
    荣海华:(谄媚地一笑,拍拍冷福才的胳膊)谢谢你,冷大哥,在家还夸我。你们忙吧!我得回去了。
    荣海华回到她的档口,眼睛还盯着冷福才两口子,嘟嘟囔囔,自言自语。
    荣海华:冷福才这个老帅哥,怎么有这样一个土掉渣的老婆?太可惜了!
    冷福才对丁淑梅吆五喝六,把她支使得团团转。丁淑梅非常听话、非常勤快,把档口收拾得干干净净。
    荣海华:(在对面大喊)冷大哥,一会儿大嫂收拾完了,你让她过来帮帮我呗!今天我的售货员休息,我卖货忙不过来。
    冷福才:好吧!一会儿我让她过去。
    丁淑梅刚刚从水房端来一盆水走进档口。
    冷福才:你到对面荣经理档口帮她干点活,今天她的售货员休息,她忙不过来。你不要忘了,咱们指着她给咱们进货呢,在她跟前勤快点,要有眼力见(东北方言:善于发现问题),千万别得罪她。
    丁淑梅:我知道了!放心吧!(走到荣海华的档口)大妹子,你需要我干什么?
    荣海华:哎呀呀!在商场和不像你们在农村的田间地头、屋里屋外,见面姐姐妹妹地乱叫,你得叫我荣经理。
    丁淑梅:对不起!对不起!我初来乍到,不懂规矩,别见怪!
    荣海华:(一脸鄙视的神情)你把地拖了,然后把台上的样品全部擦干净。
    丁淑梅:好吧!(开始认真地干活)
    冷艳画外音:我的妈妈憨厚朴实、善良无私。在商场,她就是这两个大档口的勤杂工。我爸爸和荣海华没完没了地指使她干这干那,她从无怨言,因为她认为一个是自己家的事,一个是依赖人家挣钱的靠山。然而荣海华看我妈妈软弱可欺,就变本加厉地折腾我妈妈。我爸爸嫌我妈妈土气,不会说话,不会卖货。对她总是吆五喝六的。有时当着顾客的面口吐脏话骂我妈妈。天长日久,我妈妈已经感到我爸爸和荣海华合伙欺负她。我回家妈妈忍不住告诉我他们欺负她的事。我总想和我爸爸好好唠唠,可是我妈妈不让。
    场景六:商场冷福才档口(日)(内)
    这一天,冷福才和荣海华都没上商场。
    丁淑梅:(问他们的售货员)小姜,老冷干啥去了?我怎么一上午没看到他呢?
    小姜:冷经理被荣经理找走了。
    丁淑梅:上哪去了?
    小姜:容经理说,又进一批货,他们上仓库看货去了。
    丁淑梅:哦!
    小姜:丁姨, 你可得常提醒冷经理。荣海华不是正经人。那是一个大花贴树皮,可千万别让她沾上。让她贴上,一定扎得你满身是血,伤痕累累。
    丁淑梅:我也觉得她有点特殊,我来一个多月了,她对我总是哼哼叨叨、恨恨大大(东北方言:态度不好的意思)。可是对老冷却总是商商量量、亲亲热热。有时当我面和老冷开玩笑,说些过头的话。
    小姜:丁姨,你来的时间不长,没人和你说荣海华的丑事。她原来是一个大老板的服务员,好多年和那个大老板勾勾搭搭,把她丈夫硬气死了。她丈夫死了以后,她被那个大老板包养。后来那个大老板老婆的哥哥弟弟,把她堵到出租屋打得死去活来。她把那家告了,因为是重伤害,那家认罚不认押。大老板家赔她80万,她才租下那个大档口,三年的功夫,她就靠她那不正当的手段,把买卖越做越大。咱们商场家电部,顶数她的门头大,所以她在咱们厅里横行霸道,谁也不敢惹她。你如果惹着她了,也不知道她用什么绝招?她能让你好多天不开张。
    丁淑梅:原来这个荣经理是个这么可怕的女人。小姜,得亏你告诉我这些,要不,我无意中得罪了她,她还不得把我这个农村人捏碎了。
    小姜:丁姨,我看你老实巴交的,才敢把这些事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对外人说,要传到她耳朵里,咱俩都不能得好。
    丁淑梅:小姜你放心,我虽然笨但是我不傻,懂得好赖人。像荣海华这样的人,咱们敢惹吗?
    画外音:因为售货员小姜早就看到荣海华和冷福才的关系不太正常,所以才鼓起勇气告诉丁淑梅荣海华的为人。荣海华是一个离婚的风骚的女人,她恬不知耻的当着冷艳妈妈的面,和冷福才勾勾搭搭,打情骂俏。冷艳妈妈非常懦弱,不敢和丈夫吵架,总是忍气吞声。
    丁淑梅:(内心独白)我也觉得他俩的关系不太正常,可是我又不能瞎猜。今天听小姜说的这些,我真怕她把冷艳爸爸勾搭坏了。
    场景七:酒店小包间(晚)(内)
    荣海华和冷福才在对饮对酌。
    荣海华:老冷,我真不明白?就凭你这才貌双全的老帅哥,怎么会有一个那么土、那么傻、那么丑的媳妇儿?
    冷福才:爹妈做主,没办法!算我活该倒霉,贪谁算谁。结婚都二十多年了,有啥办法呢?将就着过吧!
    荣海华:难道你就这样认了?
    冷福才:不认怎么办?为了躲她,我才来到这大城市打工、做买卖。可是现在我有钱了,有了自己的买卖,闺女也上大学了,我不能总在外面吃住再打游击了,所以把她接来,总算有个家了。回家能吃顿热乎饭了,有个女人伺候也很好。
    荣海华:(一阵不怀好意地狂笑)我实在不理解你这个事业有成的人精,怎么会把自己降低到动物的水平——有个窩,身旁有个异性,满足自己最低的欲望?可笑、可怜、可悲!
    冷福才:(被激怒)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荣海华:愚昧、愚昧至极!你是瞎,还是聋呀?眼皮底下有美女你却看不见?搂着丑老婆不放?你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冷福才:你的话,我没听明白。
    荣海华: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我问你?你的买卖是怎么做起来的?
    冷福才:靠我多年的拼搏,攒下点钱租个档口。
    荣海华:你的货是怎么来的?
    冷福才:靠你的帮助。
    荣海华:我为什么帮助你?
    冷福才:你心肠好,愿意帮助别人。
    荣海华:我没帮助别人,怎么偏偏帮助你?
    冷福才:这个答案在你那里,我怎么知道?
    荣海华:那我告诉你吧!我爱上你了!
    冷福才吓得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荣海华:怎么?你觉得很意外?很吃惊?难道你一点都没觉察到我对你的爱?
    冷福才:你可以爱人任何一个人,因为你现在是独身。而我却没有这个自由,因为我有家,有孩子有老婆。
    荣海华:愚昧!你太愚昧了!你说句心里话,我和你老婆谁漂亮?谁有能力?谁能挣大钱?谁的档次高?谁聪明伶俐?
    冷福才:那还用说吗?当然是你了。
    荣海华:你还没傻透腔,能分出好赖。我问你,你在10年前买了一件衣服,现在又旧有破,破得不能穿了,你想不想换件新的、好的、时髦的?
    冷福才:如果有条件当然该换了。
    荣海华:这就对了!你还真没傻透腔,你也懂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来!祝贺你!终于让我说开窍了!(斟满两杯酒)亲爱的,来!干了它!
    两人碰杯,干杯。荣海华接二连三的地倒酒、碰杯,终于两人都喝得酩酊大醉,竟然还喝了交杯酒。
    荣海华:(舌头发硬,吐字不清)老板!老板!结账!
    酒店老板:荣姐您喝醉了,我给你找代驾吧!
    荣海华:我没醉,今天我特高兴!我把胆小鬼骂个痛快!(指着冷福才)这个榆木脑袋,到底让我凿开窍了!我俩已经喝了交杯酒,今生今世他再也逃不出我如来佛的手掌心了!
    荣海华哈哈哈一阵狂笑,踉踉跄跄走到冷福才跟前,当着酒店老板的面,捧起冷福才的头,在他脸上亲了好几口。
    酒店老板:荣姐,您醉了,我给您找代驾!
    冷福才:结账!
    酒店老板:978元。我只收您888元。
    冷福才拿出钱包,数钱。
    荣海华:(拽出自己的钱包,打开抓出一大把钱,扔给老板)不用找了!
    代驾司机进来之后,把冷福才和荣海华连拖带拽弄到车里。
    场景八:冷福才家(夜)(内)
    冷福才喝得醉醺醺地,晃晃悠悠走进来。丁淑梅急忙去搀扶他。他顺势把老婆推个趔趄,丁淑梅怕他摔倒了,站稳了,又去扶他。
    冷福才:你这个乡下土老帽,因为你我被人瞧不起!被人耍戏!你给我滚回老家吧!别在这儿给我丢人现眼了!(还要喊下去,喷出来一大口呕吐物,溅到衣服、裤子上)
    丁淑梅不得不把他扶到沙发上,给他把外衣外裤脱掉。他再一次呕吐,喷得到处都是。
    丁淑梅:你和谁喝酒去了?怎么醉得这么厉害?
    冷福才:我和谁喝酒?你管得着吗?
    丁淑梅:我没想管你,我看你太遭罪了,怕你喝坏了身子。
    冷福才:从今以后,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咱俩井水不犯河水。我绝对不能因为你让人瞧不起!
    丁淑梅非常有耐性地用热毛巾给他擦脸擦嘴。费尽力气把他拖到卧室,安排他躺下。然后把他吐的脏衣服拿到卫生间去洗。
    丁淑梅都收拾完了之后,回到卧室,刚刚上了床,还没等躺下,就把冷福才碰醒了。他一看丁淑梅在他身边,就连踢带踹地把她打下床。
    丁淑梅哭着走进冷艳卧室,躺在床上用被单蒙上头,发泄式地痛哭起来。
    场景九:冷家(日)(内)
    丁淑梅有病了,一个人躺在床上。
    冷艳:(进屋,直奔妈妈爸爸卧室)妈!我回来了!妈,你在哪儿?
    丁淑梅:(有气无力地)艳儿,妈妈在你屋。
    冷艳:(跑进去,看到妈妈躺在床上,非常吃惊)妈妈。你怎么了?你怎么躺在我屋里?
        丁淑梅:我可能是感冒了,发高烧,嗓子非常疼,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已经躺了两天两夜了。
    冷艳:我爸爸没领你去医院吗?
    丁淑梅:他都四、五天没回家了。
    冷艳:他干什么去了?
    丁淑梅:我问过售货员,她说你爸爸和荣老板到南方进货去了。
    冷艳:他走没告诉你吗?
    丁淑梅:他前些天,夜里喝得醉醺醺地回来,我问他和谁喝酒去了?他就和我急眼了。从那天开始,他一句话也不跟我说,还把我撵出来,不让我进屋。这些天我都在你这屋住的。这两天我病得起不来床了,整整躺了两天两夜。
    冷艳:妈妈,你吃没吃饭?
    丁淑梅:妈妈起不来床了,再说这嗓子又疼又肿,我也吃不进去饭。
    冷艳:你两天没吃饭了?
    丁淑梅:嗯。
    冷艳:不吃饭怎么行?我马上给你熬点粥、蒸个鸡蛋糕。
    丁淑梅:小艳,你先给我烧一壶开水吧!暖壶一滴水都没了,我全喝光了。
    冷艳:(用嘴唇试试妈妈的脑门)哎呀!还很热呀!一会儿我做完饭,给你买退烧药去。
    画外音:冷艳一边伺候妈妈吃饭,一边打听爸爸妈妈到底因为什么闹意见?
    冷艳:妈妈,你对我说实话,我爸爸到底怎么了?
    丁淑梅:说来话长,你爸爸跟本就没看上我,是你爷爷奶奶硬逼着他和我结婚的。结婚后,因为我对他百依百顺,上有老下有小,我伺候一大家子人,他虽然瞧不起我,可是他挑不出我一点毛病来。将将巴巴(东北方言:勉勉强强的意思)过了十来年消停日子。你爷爷奶奶去世后,他就到这儿来打工,很少回家。现在他有了自己的买卖,把咱娘俩都接来了,我们三口团圆了,我特别高兴。可是我来还不到三个月,他突然就变脸了。说我给他丢人了,因为我他被人瞧不起。
    冷艳:妈妈,开学以后,我第一次住校、第一次进大学们,第一次来到这大城市,所以事非常多。周六、周日又没经常回家,我一点也不知道你和我爸爸闹意见。我爸爸回来,我好好和他谈谈,劝劝他。你不要着急上火,我爸爸对我好,他能听我的。
    丁淑梅:他和我本来就没有感情,现在肯定有人挑唆,要不也不能无缘无故地和我翻脸呀?天天和我吆五喝六的,看我不顺眼。在商场,不过跟前有没有人,就骂我,有时当着顾客多面,踹我。
    冷艳:我爸爸也太过分了,等他回来我可得好好说说他。
    丁淑梅:好丫头,你要不想让你妈妈受气,你对他就什么也别说!他要是知道我对你说了这些话,更得给我受气了!
    冷艳:妈妈你太软弱可欺了!你越这样他会越欺负你。
    丁淑梅:这都是因为我没文化,长得有丑,人又笨。妈妈认命了,你不用管了。
    冷艳:妈妈,我给你做饭去,你好好躺着,不要行这些不愉快的事。
    冷艳给妈妈做好饭,端到她面前。
    丁淑梅吃了一点粥,太累了,又躺下了。
    冷艳:妈妈,你睡一会儿,我给你买药去。
    丁淑梅:你有钱吗?我一点钱都没有。
    冷艳:我有钱。我爸爸不给你钱,我向他要给你。
    丁淑梅:您可千万别惹他了。
    冷艳:我去买药,你先睡一觉吧!
    画外音:丁淑梅已经意识到冷福才态度剧变的原因,她也猜到插足的人是荣海华,可是她忍气吞声,没有向女儿说出真相。天长日久,丁淑梅得了抑郁症。
    场景十:病房(日)(内)
    冷艳:从那以后,我回家常常看到妈妈脸上身上有伤。我问她,她总是遮遮掩掩不说实话,后来我听邻居说,才知道都是我爸爸打的。我爸爸脾气非常暴躁,点点火星都会点燃他这个汽油桶,引起猛烈爆炸。邻居说有时他把我妈打得死去活来。
    听到这里,齐健非常不理解。
    齐健:你妈妈为什么不和他离婚呢?、
    冷艳:我妈妈一个农村妇女,娘家没有什么亲人,我还在念书,离婚靠什么生活呀?
    冷艳说到这里,止不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场景十一:冷艳宿舍(日)(内)
    【情景再现】
    冷艳接妈妈电话。
    丁淑梅:(电话)艳呀,不是妈妈狠心要丢下你不管,而是这样的日子实在没法过了,现在我生不如死。我走了以后,你把那把钢管椅子靠背管子里的人寿保险单拿出来,到保险公司问明白了,把钱取出来。这钱可能够你花到大学毕业找到工作那一天。
    冷艳:(听了妈妈的话吓蒙了,急忙劝她)妈,你无论如何不能扔下我不管呀!还有两年我就大学毕业了。到那时,我找工作养活你。
    丁淑梅:现在妈妈熬不到你毕业了。你爸爸把我打得满身都是伤,有的地方还在流脓淌水,他不给我看病。我下不了地,自己不能做饭吃。我就是自己不想办法,过不了两天我也得饿死。
    冷艳:妈妈,你可千万千万别寻短见。我不念书了,我找工作养活你。妈妈,你等等我!我马上回去。
    场景十二:冷福才家楼外(日)(外)
    冷艳刚刚走进小区,就看到他们家那座楼前,有好多人在那里吵吵嚷嚷。她挤进人群,看到地上满身是血的妈妈冰冷的尸体,猛地扑了上去,哭得死去活来。
    邻居大妈、婶子都来劝她,她说什么也不起来。
    冷福才带着殡仪馆的车来拉尸体。冷艳扑在妈妈尸体上就是不起来。冷福才一遍遍拉她、哄她,她一直在大哭不止。
    冷艳:(声嘶力竭地喊)我要报案!我要报案!我求求你们了!哪位心肠好的叔叔伯伯、大妈阿姨,你们行行好吧!替我给110打电话!
    冷福才:你妈妈得抑郁症,你不是不知道?医生说抑郁症发展严重了,最后一定要自杀。你报案又能有什么结果呢?
    冷福才指使和他一起来的人,硬把冷艳拖上楼。
    冷艳:(非常气愤,一直在喊)我妈得抑郁症是你气的。她跳楼是你逼的!我妈都告诉我了。
    画外音:冷艳被拖上楼以后,冷福才委托邻居照看冷艳,他上了殡仪馆的车,把丁淑梅的遗体拉走了。
    场景十三:冷福才家(夜)(内)
    冷福才和冷艳在激烈争吵。
    冷艳:(大声喊叫)你外面有女人,就是那个臭不要脸的荡妇石寡妇。
    冷福才:(打了冷艳好几个打耳光,气急败坏地说)丫崽子,你和你妈一个样凭空捏造,胡说八道!这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不能瞎巴巴!小孩牙子你懂个屁?你要胡闹报案,我让你跟你妈一起走!
    冷艳:(上来不听邪那个倔劲了,凑到他冷福才跟前叫号)好哇!你要整死我,现在你就下手,正好我妈没走远,我还能撵上。(推开窗户大喊)冷福才又要杀人了!两条人命!
    冷福才:(把冷艳狠劲地拽回来,关上窗户,低声下气说)你这个混丫头,你是我的亲闺女,我能害你吗?
    冷艳画外音:看来他的确心里有鬼,害怕我真的报警,把事闹大。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对我连打带骂了。
    【字幕】一个月后
    场景十四:冷福才买的新房(日)(内)
    冷福才和石寡妇,还有石田东(23岁)来看新房。
    冷福才:海华,这个房子怎么样?满意吗?首付款我已经交完了。这是三室一厅的商品房,你们娘俩从今天开始就是这套房子的主人了。
    石田东:我住哪屋?
    冷福才:(指着客厅里面的套间说)你住那屋。(指阳面大屋)我和你妈妈在这屋。(对荣海华说)怎么样?满意吗?
    荣海华:不错!
    石田东:(上蹿下跳地到处乱串)我们到底住上好房子了。(对冷福才说)叔,你说我妈妈怪不怪,这些年,她钱没少挣,就是不买房子。她说她早晚也得嫁人,给我找个有钱的爹,就不用我们花钱买房子了。叔,你比我妈还有钱?
    冷福才:其实我——
    冷福才刚要解释,就被荣海华打岔把他的话给截住了
    荣海华:你冷叔可比我有钱多了,好几个大商厦都有他的店铺。哪年都能挣二百来万。
    石田东:老妈,这回好了!你再打麻将,就可以玩大的了。一把1000的。我上饭店和KTW也能替大伙付账了。
    冷福才:(与荣海华耳语)你瞎吹,这不是坑我吗?
    画外音:房子装修后,冷福才退了原来的出租房,荣海华卖了她家的房子,就搬到一起过上了。
    场景十五:病房(日)(内)
    冷艳:我妈妈去世后,我恨我爸爸,我除了每月给他发短信要伙食费、生活费外,我和他没有任何联系。我在放寒假前,没回过家。放寒假了,我不得不回家。可是我进了那栋楼后,邻居告诉我,我家已经搬走好几个月了。问他们搬哪儿去了?谁也不知道。我不得不给我爸爸打电话,他告诉我详细的地址。我找到后,敲门。出来的开门的人让我大吃一惊。
    【情景再现】
    场景十六:冷福才新家(日)(内)
    其貌不扬,满脸横肉的石田东,目不转睛地盯着冷艳。
    石田东:美女,你找谁?不是找我吧?
    冷艳:冷福才家是在这儿吗?
    石田东:是呀!是呀!是他约你来的?
    冷艳:他是我爸爸。
    石田东:(恍然大悟,极其惊奇)你是冷艳?
    冷艳: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石田东:你是我老妹呀?我能不知道你的名字吗?
    冷艳看到那色眯眯的眼神,惊恐地向后转,想迅速地离开这个可怕的人。
    石田东一把把冷艳拽住,往屋里拖。
    冷艳以为他要非礼,拼命挣扎。
    石田东: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认一家。我是你哥石田东。
    冷艳:我没有哥哥,我不认识你!
    石田东:我妈嫁给你爸爸了,我妈就是你妈,我就是你哥。
    冷艳:我没有妈。我妈被坏人害死了。
    石田东:(故作惊讶)哎呀我的妈呀!谁害的,告诉哥,我给你报仇去!
    冷艳画外音:当时我已经猜到了,这个了流里流气的地赖子肯定是那个狐狸精的儿子。怎么办?我和妈妈的家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我无家可归了,我到底应该去哪儿度过这个漫长的假期?
    石田东:(故作殷勤,对冷艳拉拉扯扯)小妹,哥领你参观一下咱们的新家。(指着大屋)这是你爸爸和我妈妈的甜蜜居室。(指客厅套间)那是哥的卧室。(指阴面小屋)这是你的闺房。小妹,你不要怪我妈和你爸为什么让你住这间小屋,因为你住校不常回家。等你毕业回来,哥把我现在住的屋让给你。
    冷艳:这不是我的家,这里没有我的亲人,你不必为我操心。
    石田东:我的傻妹妹呀!这是你爸爸的家,也就是你的家。我妈妈和我都是你爸爸的亲人,我妈就都是你的亲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会儿他们会来,咱们一家人,出去吃大餐。
    冷艳画外音:他越是这样没完没了地、絮絮叨叨地献殷勤,我就越有反感。当时,我在考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是留下和这些妈妈的仇人生活在一起呢?还是永远离开这些让我恨得咬牙切齿的、害死妈妈的恶人?我离开他们,很容易,开开门就走,永不回头,永远离开。可是走出去,我应该往哪而走?还有一年半我才能毕业了,毕业前,我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还得委曲求全?不!不!不!不!我绝对不能向害死我妈妈的仇人投降!
    场景十七:病房(日)(内)
    齐健:(听到这里,很为冷艳着急,他迫不及待地问)你到底做了什么决定?留下了?还是走了?
    冷艳:我一分钟都不想留在那里,可是我实在无处可去。把自己关在小屋,想着对策。中午,石田东也不知道他买回什么好吃的?三番五次敲我的门,让我出去吃饭。
    齐健:你出去没有?
    冷艳:我敢出去吗?我非常害怕石田东那淫邪的目光,更怕他那拉拉扯扯地不怀好意的亲近。晚上,我爸爸和那狐狸精回来了。他俩一进屋,我就听到他们一直在打情骂俏。我听了非常恶心,极其愤怒。可是我又不能把自己永远关在屋里。我出屋后,听到荣海华那语不从心地虚伪亲近和客套话。我爸爸和我说话,明显地小心翼翼。我知道他怕一不小心,一句话就是一个小火星,就会引燃我这个开盖汽油桶爆炸,后果他无法收拾。
    齐健:那个寒假你一直在那个家里吗?
    冷艳:万般无奈,我实在无处可去。可是我非常憋气,石田东这家伙太坏了!他不怀好意向我献殷勤,我每次都让他非常难堪。于是,他隔三差五给我编造谎言向我爸爸告状。他妈护犊子,事事处处偏向他儿子,对我常常栽赃陷害。我在那个家里,他们仨合伙欺负我。
    齐健:不管怎么说?你在没工作之前,只能这样忍气吞声了。
    冷艳:狐狸精侵占我家后,我有两个假期不得不回那个家。他们从来不在家做饭,总在饭店和商场吃,家里从来不预备米、面、油和蔬菜。我没有办法,只能买快餐面、买面包吃。每次向我爸爸要钱,他都刁难我。我一直用“我妈被你虐待致死,把我逼急了我就报案”来威胁他。他就真害怕了,不得不答应我提出的各项要求——生活费、伙食费、学费……我要,他就不敢不给。自从我妈妈自杀后,我和我爸爸就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所以出事后,我不承认我有亲人,我一直说我没有家。
    去年我毕业后,回去的第三天,石田东欲强暴我,我拼命反抗、叫喊。我爸爸赶到救下我,石田东没有得逞。我急眼了,要求我爸爸必须给我买房或者租房,否则我把他俩都告上法庭。告我爸爸家暴逼人自杀罪,告石田东强奸未遂罪。他们仨都害怕了,给我租了房。
    齐健:现在一切都弄明白了,他们多次对你下毒手都是为了向你要你妈妈的人寿保险单?
    冷艳:是的。这两次如果没有你出手相救,我必死无异。这回你明白了吧?我为什么说我没有亲人,没有家了吧?
    齐健:我非常理解你。那三个人的确是你不共戴天的敌人。冷艳,我觉得你一开始就把这些告诉给专案组,你也不会第二次受伤呀!
    冷艳:我第一次被砍,真的没和他们这些人联系起来。因为我恨我爸爸,所以我一口咬定我没有家人。谁能想到石田东能那么丧心病狂地两次要把我至于死地?
    齐健:现在总算把这伙恶人逮捕归案了。
    午间开饭的时间到了,两位值班警员给他俩打来菜饭,伺候他们吃饭。
    饭后护士给他们打完吊瓶,冷艳好像很疲劳,不久便睡了。
    齐健也不敢打扰她,偷偷地把他俩谈话的主要内容,用短信告诉给神探波罗。
    屏幕出现他俩聊天记。
    齐健画外音:一切全弄明白了,冷艳把她妈妈的死因,是他爸爸对他妈妈虐待,家暴逼死的全告诉我了。石田东三次作案,就是为了要冷艳妈妈的巨额人寿保险。您来我和您详详细细汇报。  
    神探波罗画外音:小伙子,你真行,一上午,你就摸清了冷艳复杂的父女关系,也知道冷艳妈妈自杀的原因和石田东作案的目的。现在这个案子的头我们已经从一团乱麻里牵了出来,你接着还要进一步弄清石田东害冷艳的具体细节。
    齐健回复: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画外音:这个扑朔迷离的案子,历时半个多月,齐健毫不费力地从冷艳口里知道了全部真相,令神探波罗极其兴奋。他立即赶到医院,还要从齐健那里了解一些具体细节。
    【第四集完】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9 23:01
  • 签到天数: 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1

    主题

    21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1165
    发表于 2021-1-12 13: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越是这样没完没了地、絮絮叨叨地献殷勤,我就越有反感。当时,我在考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是留下和这些妈妈的仇人生活在一起呢?还是永远离开这些让我恨得咬牙切齿的、害死妈妈的恶人?我离开他们,很容易,开开门就走,永不回头,永远离开。可是走出去,我应该往哪而走?还有一年半我才能毕业了,毕业前,我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还得委曲求全?不!不!不!不!我

    欣赏佳作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9 23:01
  • 签到天数: 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1

    主题

    216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1165
    发表于 2021-1-12 13: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冷艳把她妈妈的死因,是他爸爸对他妈妈虐待,家暴逼死的全告诉我了。石田东三次作案,就是为了要冷艳妈妈的巨额人寿保险。您来我和您详详细细汇报。  
    神探波罗画外音:小伙子,你真行,一上午,你就摸清了冷艳复杂的父女关系,也知道冷艳妈妈自杀的原因和石田东作案的目的。现在这个案子的头我们已经从一团乱麻里牵了出来,你接着还要进一步弄清石田东害冷艳的具体细节。
    齐健回复: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画外音:这个扑朔迷离的案子,历时半个多月,齐健毫不费力地从冷艳口里知道了全部真相,令神探波罗极其兴奋。他立即赶到医院,还要从齐健那里了解一些具体细节。
    【冷艳把她妈妈的死因,是他爸爸对他妈妈虐待,家暴逼死的全告诉我了。石田东三次作案,就是为了要冷艳妈妈的巨额人寿保险。您来我和您详详细细汇报。  
    神探波罗画外音:小伙子,你真行,一上午,你就摸清了冷艳复杂的父女关系,也知道冷艳妈妈自杀的原因和石田东作案的目的。现在这个案子的头我们已经从一团乱麻里牵了出来,你接着还要进一步弄清石田东害冷艳的具体细节。
    齐健回复: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画外音:这个扑朔迷离的案子,历时半个多月,齐健毫不费力地从冷艳口里知道了全部真相,令神探波罗极其兴奋。他立即赶到医院,还要从齐健那里了解一些具体细节。

    揭发社会的黑暗面,用文学作武器与此斗争。点赞。学习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8:12
  • 签到天数: 78 天

    连续签到: 20 天

    [LV.6]常住居民II

    188

    主题

    1001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2066

    热心会员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 15: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姐姐 发表于 2021-1-12 13:09
    :他越是这样没完没了地、絮絮叨叨地献殷勤,我就越有反感。当时,我在考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是留下和这 ...

    衷心感谢版主老师的关注、支持和鼓励!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8:12
  • 签到天数: 78 天

    连续签到: 20 天

    [LV.6]常住居民II

    188

    主题

    1001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2066

    热心会员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 15: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姐姐 发表于 2021-1-12 13:11
    冷艳把她妈妈的死因,是他爸爸对他妈妈虐待,家暴逼死的全告诉我了。石田东三次作案,就是为了要冷艳妈妈的 ...

    衷心感谢您的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影视剧本

    影视剧本

    订阅| 关注 (5)

    在光影交错间留下惊艳,品味人生,挥洒芳华墨韵,点燃生活的火种,犹如暗香浮动,芬芳岁月
    0今日 216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