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2705|回复: 3

[小说] 深情(小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4

帖子

43

积分

右首版

Rank: 6Rank: 6

积分
43
发表于 2021-1-10 11: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按】小说情节精彩,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牢牢抓住读者的视线。构思独特,人物形象丰满,性格鲜明。充满乡土气息,展开一幅生活的画卷,带着生活的热情,揭示了现在的老人热爱土地的热情,留个读者思索的空间。充满正能量,感染读者,细节描写到位,内容深刻。落笔有力,入木三分。充满激情,读后难忘,感染读者,能引起读者的共鸣。文笔流畅,感情真挚,成功的好作品。欣赏佳作,力荐共赏。感谢支持清风书苑,期待精彩继续,问候笔丰春祺。【编辑:飞瀑流云】



  
   家乡的老师分两种:一种是拿国家工资、住校教书的专职教师,属于正经的教育局在编人员。但由于那个年代我的家乡地处穷乡僻壤,这样的教师就像大熊猫一样的稀缺,只有镇里的教育专干和中学的正、副校长是。
   另一种教师占我们乡村的大多数,只拿不到专职教师十分之一的工资,却除了干和专职教师一样的工作外,还得回家种地。去学校的时候心急火燎怕耽误学生学习,放学后一路小跑直接到到田里,还得被老婆骂在学校躲清闲。常常是满脚底的粪土登上讲台,满手的的粉笔末子挑大粪,村里人从没承认过他们是教师,起码口头上是,称他们为教书匠。
   我家老头就属于这一类半土半文的,名副其实的教书匠。
   在我很小的时候,听到我身体单薄的父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什么时候能不种地就好了。”此言一般都会招致母亲的一番呵斥:“那你也得有这个本事呀,做公职老师去,咱也跟你沾沾光。”公职教师岂是凭教几个好学生或者凭学生的考试成绩能做得了的?父亲便立刻闭嘴了。
   在我上大学的那一年,国家出台了新政策,让像我家老头这样的达到三十年教龄的,半是教师半农民的人考公职教师,并且给每个人加三十分。凭着国家的好政策当上了公职教师,他工资是翻了好几番,自己名下的责任田却被村里收了,分给新出生的小孩。
   虽然他自己没有了土地,被母亲骂了一辈子的“教书匠”的他却没有胆子停妻再娶,于是还得种地依旧。
   “唉,什么时候不种地了就好了。”这句话没有因为他当上了公职教师而有丝毫改变,于是我暗自下定决心“等我毕业了,一定帮老头实现他一生的愿望——不再种地。”
   好容易捱到毕业,经过几年的打拼,我连挣带借好容易在城里给他买了房子的时候,老头已经退休在家专职种地好几年了。
   迫不及待地回家接他们,却生了一肚子气,老太放不下自己种了一辈子的地也就罢了,他这个说了一辈子“什么时候不种地就好了”的老头也“装模作样”的说放不下家里的地。不管怎样,我还是软磨硬泡地把他们接到了城里。
   不到一个月,他们住大城市、逛繁华大街的新鲜感就没有了。老头没什么别的爱好,不善于言谈的他也交不到朋友,于是每日里就在他称为“文明监狱”的家里看书、练书法。日子一久,老头“叛变”了:“要是还有地种就好了。”他竟然想回老家种地去!气得老太直骂他“贱骨头”。
   有一天我去看他们,发现老头蔫蔫的没一点精神,竟很严肃地提出要回家乡种地去。这怎么行?他们就我一个儿子,我家的山坡地距离这个城市好几百公里路,把这两个老的放在老家我怎么能安心?
   想尽了办法跟他好说歹说,可这老头就是死犟,非回去不可,除非在城里有地种。唉,人老了真不知脑子想什么,说了一辈子“不种地就好了”的他,老了老了却“变节”了:城里没地种就回老家种。好像没土地的城市是他的仇敌,厌倦得恨不得立刻就回老家。拿老头我是没办法了,只好答应他想办法给他弄点地来让他种。
  
   二
  
   可城里的土地比黄金还金贵,除了正在建设的工地能看到黄土,有点没被钢筋水泥覆盖的土地都种上了花花草草,你就是踩一脚都不行,谁敢拔了草让他种地?我把脑袋想的生疼也没想出个办法来。一边老头闹回家,一边城里的人我谁也招惹不起,把个头弄得又大又疼。
   还是“敌人阵营里的人最了解敌人”,城里长大的妻子这时候出了个主意:“我看咱爸楼下有好几个花坛挺大,属于物业的,这些人也不好好管理,里面长满了荒草,你去,夹几条烟,拎两瓶酒,找物业说说去,再请人家吃个饭,看看能让咱爸种一个花坛不。免费替他们管理花坛,他们还拿了好处,我看准行。”这真是拨开云雾见青天!
   物业的头头喝的醉醺醺的说:“老爷子要种花坛也不是不可以,但我得给大家一个交代,靠墙角的那三个让老爷子种,每个花坛月租金嘛,咱这关系,二百!铁锨、铲子别买了,到咱物业拿!”
   回来已经很晚了,我醉醺醺地摸到床前对妻子说:“孩他妈,你是我亲妈。”
   两个花坛里的土地是少了点,却给老头长了很大的精神,每日里在这巴掌大的土地里忙活着,拔草、翻土、平整、挑浇水沟,搞得像当年彭老总的半亩试验田似的,每个土疙瘩都被他的手捏得碎碎的。
   麦子他是不能种了,种了也没办法收获呀,我就开车跑到农村的集市上,让卖菜种的胡乱拿了好几包菜种,也不管是什么种子,老头不闹回家乡了就行。
   我出差了很久,回来的时候正是学生放暑假的时候,放下东西就赶忙往老头家跑,也不知道那点土地能拴住他的心不。
   这个城市是全国排的上号的火炉城市,其时正是中午时分,一离开车里的空调我就觉得走在火堆里了。跑到楼上他们家的时候我的汗水已经打湿了衬衫,进门却发现只有老太一个人在家。难道这老头嫌土地少一个人跑回老家了?
   “我爸呢?”我迫不及待地问老太。
   “你上来的时候没看见啊?在他的菜地里忙着呢。老东西上瘾了还,一天到晚都在那块巴掌大的地里。”老太说:“别管他,你先凉快下。”
   “这热的天,别把他热坏了,你怎么不管着他呢?”我担心起来,埋怨着老太。
   “就那爷我哪管得住嘛,死犟死犟的,比牛还犟!整日蹲在那几块地里,吃饭还得我趴窗户叫呢。”听这话老太也一肚子委屈。
   我赶紧跑到楼下,直奔他的土地。
   老头正戴着草帽蹲在花坛里,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短袖,紧紧地贴在他干瘦身上。戴着他看书的老花镜,一手捏着一颗小白菜的叶子,一手拿着镊子像是在捉虫。那认真劲,专注得竟没发现我已经跑到他旁边了。
   “哎——老爷子哎,这大热天的,你这是在干嘛?拔小白菜的毛呢你?”我打趣他。
   “你回来了?去让你妈给你做饭。这小白菜长虫子了,中午时候虫子都在菜叶底下,好捉。”老头只看了我一眼,又低头专注他的虫子。
   “有虫子了你喷点灭害灵不就行了?这大热的天,你这是干嘛?”我埋怨着,一边企图拉他回家。
   “别拉别拉。”他挣扎着,蹲着不起来:“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会不会认真洗菜,打了灭害灵洗不干净可不好。我邀请了大家都来吃菜呢。你看——”他指着一个小木牌。
   我这才看见这花坛的一端竖着个小木牌,用毛笔字写着:吃菜请拔-免费。从墨的颜色和字的大小来看,那“免费”分明是后添上去的。
   “嘿!你别看这小块地,省不少买菜钱呢,我和你妈一个月就能节省好几十块,现在好些人都吃咱们家菜呢!”老头得意得说。
   省几十块?老头要是知道这三个花坛每个月六百租金,估计就不这样说呢。“是呀,城里的菜好贵的。”我嘴里应付着,心想:“管他便宜了贵的呢,你不闹着回家就行。”
   我仔细观察他的三块菜地。这三块巴掌大的花坛竟被他侍弄的真成了菜地,还有模有样:他正除虫的这个小花坛里,葱葱茏茏的长着一畦小白菜,翠绿的叶子,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愈发显得油绿发亮。距它远几步的小花坛里,是几行西红柿、黄瓜和秋豆角。受天然光合作用滋养的蔬菜总比市场上的大棚蔬菜晚成熟,菜地里却已经呈现出一派丰收的喜庆。大小不一的西红柿躲在浓绿的叶子里嫣然浅笑,凑近不仅能闻到一股诱人的鲜香,还能看到外皮上那一层淡淡的粉茸,看得人忍不住就想摘一个吃。旁边的黄瓜也不甘示弱,顶着黄色的小花在自己的领地里展示着妩媚的身段。只有秋豆角或许未到季节,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伸着嫩嫩的细芽,一圈圈向着搭好的架子上攀爬。与这两个菜地斜对的方向,是矮一些的茄子和辣椒,此刻也都摇曳着身姿,倾力展现着垂在叶茎间的娇小的果实。
   虽然这些蔬菜因为长在墙角,缺乏阳光看起来不很健壮却也生机盎然。然而这都是次要的,老头有地种心情就好,也不用每日蜗居忙帮老头一起捉虫子,好快些回家,一直到老太趴在窗口喊吃饭的时候,老头才站起来,摘了好些黄瓜和西红柿走出菜地,在水泥地上跺跺脚上楼吃饭。
   也许是我饿了,也许是用土办法种出的菜更能吃出些许家乡的味道,这顿饭吃的格外香甜,看着老头黑红的脸色满是得意的笑容,在满桌的蔬菜香味中,我由衷地为老头高兴!心里也特别感谢物业的那个头头,决定傍晚走的时候带些老头种的西红柿和黄瓜到人家家里感谢感谢人家。
  
   三
  
   当我提着蔬菜来到物业头头家里的时候,人家像是有求于我似的,又倒茶又倒酒的格外客气,还非得给蔬菜钱,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些发毛。
   果然,他连抽了两支烟终于开口了:“有件事,我一直压着没给你打电话,也不知道怎么跟你家老爷子说,就等你回来呢。”
   什么事让他这样为难?我满腹狐疑地说:“什么事?”
   “这个……那啥,我就直说了吧,老爷子种了三个花坛,虽说让大家吃菜免费,但是就那么点地方,咱院子有这样大,这个吃着那个吃不着的,难免有人有意家里读书写字,动一动精神好、身体好,还不会闹着要回几百公里之外的家乡,这才是最重要的。我连见。再说院子里退休老人多着呢,大家都没事干想种点什么锻炼锻炼。就那么几个花坛,哪够分给每一家啊,虽说我们收了你六百块钱,可还是被人把我们举报了,上级已经批评了我,让收回统一种花草。你看……”他为难地看着我。
   我的心里更难了,老头兴致那样高,这时候这话可让我怎么跟他说呀!现在拔光他的蔬菜,他非得心疼死,说不定一生气立刻非回老家不可。但是物业也有人家物业的难处,已经害的人家被上级批评了,还怎么坚持?我心有不甘地说:“这样啊……那,您看,能不能等老头把这茬菜收获了再……我实在不好说呀。”我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再说,咱们有半年协议的。”
   他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把剩下的半截香烟恨恨地压在烟灰缸里说:“那好吧,就这样定了,这茬菜收了,就别种了。”
   我总算舒了口气,走出来的时候远远地望着老爷子的三块菜地,刚才的欣喜一点都没有了,真不知道该怎么给兴致正高的老爷子怎么说这个事。
   当老头把最后一根秋豆角的藤曼扔进垃圾桶的时候,他的神情就像这藤蔓上的叶子一样蔫,回家躲进书房很少下楼。他的情绪很快影响到了老太。老太深知他的“蔫病”病根在哪,看他没精打采的样子就骂他“贱骨头”然而骂归骂,自己也像失去了什么,整天蔫蔫的,其实她比老头更留恋土地,只是心疼我,不愿意让我为难压抑着自己。
   我更少回他们家看他们了,除了忙之外,也没勇气面对他们蔫蔫的样子,更怕老头又说要回老家。
   “这样下去不行啊,非憋出病来不可!妈说,爸又要回老家呢。”妻子回一趟爸妈家回来就唠叨一次。
   “我知道!但是有什么办法你说,总不能再把他们送回几百公里外的深山里吧?他们老了,有个什么事怎么办?”一想起这事就烦的我没好气地说。
   “凶什么凶!自己不想办法对我凶,把他们憋出病来后悔死你!”妻子的嘴巴巴的。
   “我这不是没办法嘛!”我垂头丧气地说。
   “你想办法啊,远一点的郊区还有没开发完的土地呢,你去弄一块,虽说远一点,但总比你们深山里进很多,如今三环已经修好了,万一有事开车也没多远。”女人总是单向思维,只知道远郊有地,交通方便,但那都是承包地。再说了,老头他们不会开车,谁每天接送他们?谁敢让他们挤公交啊!“唉!老小老小,这老头就像个小孩,想要的一定就要。”我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懒得再和妻子争辩。
   春天的时候老头闹回家闹得越来越凶,妻子也不断给我施加压力让我赶快想办法。也许是今天在爸妈家受了气,一进门就发火:“你管不管你爸?再不管我也不去看他们了,闹回家都把我闹得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真是八头受气、无可奈何!又不知道说什么,正好有人打电话约吃饭,我便逃也似的出了门。
   吃着饭,不知怎么大家就聊上了城市和农村的话题,这可正聊中了我的心事,人烦恼多了就容易醉,不经意间说出了自己的烦恼。“嗨!你怎么不早说啊!”一个朋友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这屁大点事你烦恼个屁!早说嘛!我家就加距离这里十来公里处,开车十来分钟就到了,有地、有房。这不,早几年我在城里买了房,全家都住在城里。家里地荒着,房闲着。老爷子愿意去种地,去就是了。只要老爷子健康精神好,爱咋种咋种晚上不愿意回来,老两口就住我家房子,什么都是现成的!”
   这真是天上掉下来个活神仙,一句话解了我千般愁啊!“一言为定?”我赶忙站起来举着杯子。
   “就这屁事还定?定了!一言为定!”他拿起杯子,“咣当”一声碰了下我的杯子。
   我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感觉就像放下了三座大山一样,如释重负地对他说:“你是我大爷!”
  
   四
  
   老头和老太到我朋友家,首先看的是我朋友家的承包地:满地的荒草,看起来好多年都没种了,老太首先心疼的不行:“唉,可惜了的了,这么好的地……”又对老头说:“咱家的地可能也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心疼啊……”
我朋友适时说话了:“别心疼了老太太,你看,旁边的,你看,这一大片都荒着呢,如今村里的人做生意的做生意,打工的打工,都弄钱呢,谁还种地啊,累死了能挣几个钱!大家都不种地好几年了。着大块的地是种粮食的,你们就别种了,也种不了,原先种地的、收获的机械都没有了,村里老人想种也种不了了,都只在自己门口人工种点蔬菜什么的,最多种点包谷,够自己吃嫩包谷棒子就行了。”
   “这么好的地就荒着?没大牲畜帮着种地?”老头表情复杂。
   “可不荒着,如今种一年的地还没有在外打一个月工挣得多,更别说做生意了,走走,走回家。家门口的地都够您二老种的了!”我朋友不能理解我家老头的疑问就像我家老头不能理解他把这么好的水浇地荒着一样。
   我老家里的生活设施没法和我朋友家里的生活设施比:这里水、电齐全,空调、电视一点也不比城里人家的差。更重要的是门口还有大约足足三分多的一片地,自来水的水龙头就在地头,方便浇水。这地方,这设施,在我家老太和老头看来如天堂一般,微笑着赞不绝口。只是住在人家家里,实在是不好意思。“这里有回城里的公交车吗?”老头问。
   “什么?你们坐公交干什么?”这话把我朋友问愣了,但是脑袋灵光的他没等老头回答就反应过来了:“嗨呀!你们想什么呢,就在这里住着吧,房子闲着也是闲着,有我在这还能却得了你们什么?你们住在这里还能免费替我看房子,我都占了大大的便宜了!想回去,你往那边看——”他指着不远处一片石棉瓦厂房“到那里找我,那是我的厂子,我每天都回我城里的家,可以捎你们。想转了就转去看看,不想去就打我电话,我来接你们回城里。”
   每天让人家接送,那怎么好意思,老头和老太回家权衡了好几天,一生没在人家家里住过的他们,终于抵挡不住对土地的渴望,住在了我朋友家里种地。
   从安康贫瘠的山坡地到关中平原肥沃的田地,老头老太这地种的是越来越好了。有了田地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代,竟然起早贪黑的把种地当成了正经事。有一天我去看他们,竟然看到晚上把他们累的躺在床上直哼唧!气得我说:“老爷子哎,老太太,你们悠着点,这不是正经事,有个自己喜欢做的事,高兴了就行了,别当真,没人指着吃你们种出来的!”
   “不是正经事”这几个字实在是没说好,老头把头一扭:“什么是正经事?你就是我和你妈种出来的喂大的才是正经事!”
   老太赶忙说:“都别说了!孩子也是怕我们累着嘛。”又对我说:“你就别管了,知道你们都不指吃这些,但我们这样高兴,能动就动动,当锻炼身体。你别管了,我们有分寸,累不着。”
   这俩不听劝的,不但把门口的三分地收拾的齐齐整整,还把旁边的荒地种了不少——四季的蔬菜,能想到的也都种些:包谷、小麦、谷子。一直到自己累死累活的,既没让地闲着,辛苦种出来的东西送人都没有要的时候才明白地不能种多了——如今鸡、鸭、鱼、肉、海鲜都算不得什么了,野生的才是好东西,这里到处荒地,野菜都吃不完,这才是好东西,谁还能吃多少种出来的正经蔬菜?就是吃,超市要什么有什么,哪样拿出来不比他种的好看?而且也很便宜。还有他们没想到的呢:这里的农村可不是老家,磨坊都没有。他们自己种出来的粮食到哪里加工去?多的吃不了和不能加工吃不成的只能眼睁睁看着放坏。心疼的俩人久久舍不得扔他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已经腐烂的垃圾。这时候才知道,这里不是老家,尽管这里的土地比家乡的好得多。
   其实这个结果是我想到、也是我想看到的——毕竟老两口不再年轻了,珍惜土地胜过惜自己这让我很担心。这下好了,第二年老两口果然悟到了:种地的终极目的也就是锻炼身体和图个乐呵,最多也就缓解个思乡之情和应和自己一生生活方式的惯性。
   然而,他们还是把门前的三分地种得有声有色,种植的种类更是五花八门、面面俱到,尽管多数送人都没人要,老两口却乐此不疲,乐在其中。我和妻子隔三差五看看他们,送点吃的用的,看着他们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好,也乐得省心。只是每次看着他们给塞满后备箱的农产品而发愁,如今吃的东西谁敢送?万一人家吃了正好拉肚子岂不是自找麻烦?没办法,也不能说不拿回来,我们都知道让我们带他们种出来的蔬菜使他们收获的喜悦啊,还得陪着笑脸找关系好的一家一家地送,或者干脆走到半道上找个垃圾堆放地扔了。
   然而好景不长,这样全家自得其乐的日子仅仅过了三年,我朋友的家乡要开发,说是要新成立一个什么新的经济开发区,要把他们村以及很大的周边范围整个征用,住房都要拆迁,这下算是老头老太怡然自乐的田园生活过到头了。
  
   五
  
   回到城里的老两口就像霜打了了的茄子,蔫的看不到一点精气神。睡了三天,老两口达成一致:土地越来越少了,再也不能让老家的山坡地闲着了,趁他们还精神,能种一年是一年。
   接到老两口电话说是有要紧事,我和妻子心急火燎赶到的时候,老两口东西都收拾好了。老头老太的攻守同盟看起来已经坚不可摧了,任我们小两口说出一万个理由、说破大天,老两口非回老家不可:“有时间你们就送送我们,你们忙我们就坐长途汽车回去,别的什么都别说了。”老头老太同时扔下一句狠话,起身“送客”。
   看起来无可挽回了,我们俩被老两口推搡着站在门口,没办法了“那也得等到星期天啊,我们星期天送您二老回去还不行吗?”无奈的妻子使处一招缓兵之计。“明天就是星期天。”嘿!这老爷子嗨,把一切都算的得准准的。这最后一招也失败了,我们只剩下央求他们:“那我们送你们还不成吗?你们坐长途车我们怎么能放心?一定别走,等着我们明天来送你们。”这话老两口倒是听进去了。
   既然无可挽回了,我和妻子两夜做准备:先进超市买了很多吃的用的,再去药店买了很多常用药。回到家里谁也无心吃饭,一夜辗转反侧地没睡好。
   怕这老两口真的坐长途车走了,一大早我俩都到了他们院子,老头老太已经提着东西在楼下花坛上坐着呢,看得人又是难过又是气。
   我和妻子带着来头老太,怀着复杂的心情在高速上一路奔驰,中午时分终于达到老家的山脚下。却惊诧地发现,原来在这里需要停车步行的山路如今已经修成了水泥路,宽阔的路面驱车上山没有任何问题!只四、五年,这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到达半山腰的时候,就听到了山顶轰隆隆的机器声。老两口不安得向车窗外眺望着,我和妻子也不安起来:我家的村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机器轰鸣呢?
   车子一路奔向山顶,哪里还有什么村子啊!山顶被削平了,建起一大片厂房,各种机器轰隆隆的轰鸣着,大块的石头被一个巨大手臂一样的机器从山上挖下来,放在一个宽阔的皮带上,于是石块就像小河里的流水一样流到厂房里,远远望去,黑洞洞的厂房就像一个张着巨嘴的怪兽,吞噬着这些石头。记忆中的好几个小山头不见了,可能早都被这个巨兽吞噬了。
   远远眺望,没有老家的村子,别说村子的山坡地,整个山头都光秃秃的,早已没有了郁郁葱葱的山林,野草都变的稀稀疏疏再是石缝里挣命,原来村庄旁边欢快、清澈的小溪水,如今变成了深绿色、散发着恶臭的。浓稠的污水,在石缝中缓慢地流淌,溪水流经的地方寸草不生……
   我惊呆了,这里已经没有了我的家。老头老太惊得嘴巴张的大大的,这里已经没有了他们的石板房,没有了他们的李子树,更没有他们的山坡地了,一丝一毫,一寸也没有了。我想他们一定以为我们走错了路,虽然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的他们,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可是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一草一木让他们相认。
   老头推门下了汽车,像个年轻人似的一路奔跑着,奔向他记忆中他生活了一辈子的石板房,学校,山坡地的方向跑去,后面跟着跌跌撞撞的老太……
   原来,在我接走爸妈的第二年,就有人来投资开发这个坐落在山顶的,只有七户人家的村子,因为村子下面埋藏着一个巨大的铅锌矿藏,于是整个村都被搬迁了,山林、山坡地在巨大经济利益面前,
   就像一棵小草面对一座大山一样的微不足道。
   我和妻子分别紧紧搂着老泪横流的可怜的老头老太,任他们的泪水滴落在他们种了一辈子的土地上。风也已经不是山林清风了,它裹挟着沙土吹起了我爸、妈的白发。
   我怕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仰望天空,儿时记忆里的天已经不是那样的湛蓝。
   我爸、妈的种地梦彻底破灭了……
   两个月后,我替爸妈办好了他们的房子和山坡地的拆迁补偿手续。特意把这二十多万补偿款换成了现金,二十多困纸币装了满满一背包,兴冲冲地背着去给他们送钱。我深信,几十年来一个月只挣二十几块钱的老头和老太绝对没见过这么多钱。
   当我开门进去的时候,老太坐在卧室的床上是收拾着她那永远也收拾不完的旧衣服。阳台上放满了大号的花盆,里面的大叶菜正舒展着浅绿的叶子,老头坐在这些花盆前的摇椅上,带着他的老花镜捧着一本书在看。
   “快看呐,你们拆迁款,这么多钱啊!”我故意一惊一乍的企图渲染出热烈的气氛,一边打开装满钞票的背包。
   老头爸眼镜向鼻尖拉了拉,脸上露出了笑容,又戴好眼镜看他的书,嘴里喃喃地读着:“老了,要学会对生活充满微笑,好好吃饭,喝茶,散步,让自己的生活过得精彩快乐。”
   老太看了一眼这些钱说:“拿回去收着吧,留着往后回老家的时候住店。吃饭。”
   看到他们终于找到了退休后的生活方向,不再纠结于土地,我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80

    主题

    3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2558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21-1-10 12: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构思独特,人物形象丰满,性格鲜明

    点评

    谢谢老师雅评,问候冬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1-10 13:37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主题

    34

    帖子

    200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00
    发表于 2021-1-10 13: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21-1-10 12:34
    构思独特,人物形象丰满,性格鲜明

    谢谢老师雅评,问候冬安。

    该用户从未签到

    6

    主题

    149

    帖子

    419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419
    发表于 2021-1-12 13:4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朴实无华,再现生活场景,仿佛令人身临其境。静静谛听,用心感受。是一场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盛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清风书苑

    清风书苑

    订阅| 关注 (14)

    以文会友,与文学同行;让生命之花,盛开在文字的海洋!
    0今日 86主题

    阅读推荐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