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465|回复: 1

[散文] 《岳阳旅游》第四期作品展:查建中||穿过街河口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74

    主题

    3万

    帖子

    9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2186

    优秀管理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穿过街河口

           文/查建中


    “我不晓得从哪里上船。”我说话的样子一定很狼狈。

      事实上,我的样子的确很狼狈。左手端个搪瓷脸盆,里面是漱口杯、牙膏牙刷和一块肥皂,稍一晃动,脸盆和杯子就撞得“叮当”乱响。右手提只网兜,里面塞几件衣服。最有特色的是背在背上的被褥。那包单用日本尿素袋拼接而成。许多“尿素”“株式会社”“净含量46%”的字样被折叠在一起,变成“会尿”“46%株”等莫明其妙的组合。

      我要去的地方是一条二百吨排水量的木驳船,全称叫做:岳阳帆船运输社一大队一组。那里将是我进入社会的第一个起点,也是我初中毕业被待业两年后走向新生活的出发地。但我却找不到它在哪里。

      大队童秘书叹了口气:我送你去吧。说完接过我手里的网兜走出大队部。

      大队部在街河口,是一条和这座城市一样古老的小街。与其说是街,不如说是座码头更准确。街长不过200米,一直往西延伸到水边。街面随着湖水的涨落延长或缩短。冬季枯水时街面可以一直伸到湖中心,而到夏天时湖水可以涨到大队部的门口。水最大时小划子能一直划到街河口与南正街交汇的十字路口。

      街河口是岳阳城连接洞庭湖西岸最重要的客货两用码头。每天有数十条船靠泊。那些船在这里卸下一群群走亲访友、赶街贩运的人,或是卸下一堆堆西瓜、柑橘、红薯、黄豆等农副产品,还有肉猪、家禽、鲜蛋等,再装上返程的人群和日杂百货、农具、烟酒糖之类的用品远驶而去。小街上一天到晚人来人往,推车的、挑担的、过磅称重的。人们肩扛手抬,人声鼎沸。加上鸡鸣、狗吠、猪哼哼,把这个叫做街河口的地方搅得声名远播,在湘北地区几乎无人不晓。

      来往的人一多,自然做生意的就多。街两边几乎全是店铺。最具特色的店铺有两类。一类是杂货铺,里面专卖船舶用品。桐油、石膏、贮麻、帆索、缆绳、油布。还有两丈长的挽篙,杂木制作的船桨……光顾这类店铺的全是头扎罗布手巾,裤脚卷起老高,把薄扇大的一双赤脚踏得路面“叭叭”响的船拐子。另一类是铁匠铺,门前必有几只大铁锚。铺子里面的墙上挂满了葫芦、马钉、刮刨、粗细不一的铁链,类似古代兵器“戈”的挽篙头,以及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船上专用铁器。铁匠铺里面少不了一炉火,一铁砧。炉火在风箱的鼓动下耀出白色的火光。铁匠从火光中钳出一块烧红的铁置于砧上,大锤小锤开始此起彼伏,火星四溅,“叮当叮当”的节奏从街头漫向街尾,有极好的韵律。

      我在大队部参加了一个星期的“水运知识培训班”,休息时就溜到街上四处转悠,对这条街渐渐熟悉起来。街对面有一个小酒馆,炒菜的炉灶就摆在门外。有酒客来了,那厨师就当街操作,自然把厨房里十八般武艺格外地卖弄出来,只听锅碗瓢勺一片响,颠勺时炒锅里的热油和着菜肴一起翻飞,火焰腾起老高,诱人的香味便慢慢浓洌起来。许多年后,吃了不少山珍海味却还是忘不了那街边小酒馆的香味。也许是当年一直没有尝到过那小酒馆里的味道所致吧。

      而街河口有一样美食我却尝过,是用小蒸钵酿制的甜酒。卖甜酒的老汉每天挑一担食盒,里面大约有几十钵甜酒,五分钱一钵。老汉从来不高声叫卖,只把手中两块竹片打出花样翻新的声响,在满街的喧嚣中独具一格。那声音带着酒香和清甜,具有极强的侵略性。

      所有的店铺里用水都是直接从湖里面挑。这种体力活一般是男人做,只有铁匠铺的女人长年挑水。那女子个头高挑,属于苗条型。挑水时裤腿挽到膝盖上,这样就可以站在水里直接用水桶舀水。铁匠女人挑着一担水从街上走过时,细碎步,水蛇腰,水桶随着步伐起伏忽闪,胸脯也随着步伐起伏忽闪。那水桶里面的水漾出一圈圈细纹却不溢出一滴。这时,西斜的阳光在铁匠女人身前拉出长长的影子,满湖的水在身后闪闪烁烁。她一路忽闪过去,整条街都痴了。

      穿过街河口,有一条坡巷通往鱼巷子。巷子内清一色的麻石地面。石面光洁如镜,透露出岁月的悠远。这条与街河口齐名的鱼巷子现在却腥臭无比,我心里一阵阵翻涌,却强忍着不敢吱声,因为童秘书正高声大气地和每一个熟悉的渔民打着招呼,还不时在某一个鱼摊前停下,揭开渔篓看看,然后开骂:狗日的黑了心,这鱼都死了几天了还拿来卖,不怕你老婆生个崽没屁眼呀!那“狗日的”也回骂:我是缺了德呢,昨天老婆生了,我回去一看,小崽子怎么长了一脸的麻子。“狗日的”一脸坏笑地盯着童秘书脸上的麻子。童秘书会意,哈哈大笑,和卖鱼的笑成了一堆。看得出童秘书是个极随和的人,听说为人特仗义,肯帮忙,在这一带有着极好的人缘。

      好不容易穿过那些腥臭,我们来到高高的码头上。洞庭湖扑面而来,正是枯水时节,水不大。风从水面拂过,远处有大大小小的风帆在波澜不惊的湖中鼓风而行。天很蓝,有一堆一堆的白云漂浮。极远处的君山在阳光的背景里成为一张剪影。湖边泊满了各色各样的船。,童秘书指着那一大片渔划子对我说,要吃鱼只有到那些划子上去买。那些划子上都有一个活舱,里面的水和湖水相通。那舱里捞上来的鱼都是活蹦乱跳的。直接用清水煮,放点盐,什么佐料都不要,保证鲜掉你的下巴。

      童秘书的清水煮鱼秘诀,在我后来十几年的水手生涯中曾经无数次的使用过,果然是人间第一美味。不过这办法现在不能用了,那些在池塘里用饲料养出来的鱼,任你是国宴大厨也做不出那种鲜美来。

      沿着渔巷子的石阶下到湖滩。顺湖滩向北远远地可以看见一大片木排,在木排的外面停靠着几艘木驳船,我们必须走过这片湖滩才能到达那里。湖滩上有三三两两的人群走过,一看那古铜色的皮肤和蒲扇一样的大脚就知道,都是风浪里讨生计的人。偶尔有个把女人,小心翼翼地跟在一个男人的后面,沧海桑田的脸上也看不出真实年龄,不过走路的身态倒是阿娜多姿。

      风不大,但也能掀起一层层细浪从湖心飘过来,冲向岸边。前面的浪刚退,后面的浪又迎头冲上来,两股水流冲撞到一起,卷起一线白色的浪花。如此地周而复始,在水与岸的交际处形成一条白线,断断续续逶迤而去,北不见头南不见尾。波浪沿岸洒落斑斑驳驳的漂浮物,一蓬蓑草,几片乱木,半只烂球鞋,空酒瓶,破木箱,还有一只小凳子,四条腿只剩下一条腿。这些乱七八糟的漂浮物躺在天地之间,是不是正在回忆各自的故事呢?比如那只球鞋,曾经穿在什么样的脚上,它走过城市宽阔的大街吗,走过乡间泥泞的小道吗,它是否在某一间私密的小屋听过主人喁喁的情话,是否偷偷踩过某只女式的鞋?如今,它漂落在天地间的某一片湖滩边,是永远搁浅在这里,还是要随着下一个浪头继续开始新的漂泊,就那么随波逐流漫无目的,直到腐烂,直到化作一堆尘埃。

      忽然穿过一片沙滩,细腻的沙粒在波浪的冲刷下平整如镜。阳光下闪闪烁烁的光点是沙粒们破碎的灵魂还是思想的片断,它们从遥远的高山上被水流带到这里,是不是还在寻找皈依的故园呢?我一边走着一边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着。童秘书看我一脸凝重,满腹心思,也不多话。只有此起彼伏的脚步声忽轻忽重地淹没在岸边轻轻的浪花声里。

      小心点,我们要上木排了。童秘书的声音忽然响起,吓得我一激灵。抬头,一大队一组已经清晰可见啦。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74

    主题

    3万

    帖子

    9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2186

    优秀管理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查建中,男。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岳阳市作家协会理事。1993年开始散文创作。有多篇文章先后见于《散文》、《芙蓉》、《海燕都市美文》、《芳草》、《羊城晚报》等报刊。散文《湘西那条江》、《蛮子姨妈》分别入选2007年度和2009年度《中国散文年选》(花城出版社)。出版散文集《水人水事》(长江文艺出版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岳阳旅游

    岳阳旅游

    订阅| 关注 (4)

    立足岳阳,面向大众宣传岳阳旅游景点,传播岳阳旅游文化,服务岳阳旅游业的平台。充满正能量,助力实施岳阳旅游兴市目标。
    0今日 14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