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4117|回复: 7

[小说] 双生花(小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主题

34

帖子

200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00
发表于 2021-1-16 15: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按】一篇糅合了江山儿女的爱恨情仇的小说,小说以扎实而且打动人心的要素来成为这篇小说最大的亮点。花解语与花无情最终得以在一起,除了红尘多难之外,也能够懂得彼此的珍惜,在情节的设计上,作者的构思很巧妙,而且在场面的呈现上很有电影的感觉,尤其是那种古装电影的味道,语言很朴实,符合人物的心理活动和各种场面的描写所渲染的气氛。整篇小说读起来很有古风的味道,整个作品从中段开始便进入了高潮的部分,可谓是跌宕起伏,很是精彩。欢迎赐稿短篇小说组,祝福问好作者,欣赏美文,推荐共赏。【责编;洛漾熙】



  
       黄昏时分,烟霞岭笼罩在一片淡紫色的雾气中。夕阳如火,映红了天际的云朵。茂密的森林染上了淡淡的金红。一条驿路宛如灰色的带子,在丛林中蜿蜒着伸向远方。不时传来的鸟鸣和猿猴的哀号,让整个烟霞岭充满了神秘的气氛。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烟霞岭的这份宁静。驿路上一匹白色的雪龙驹疾驰而来。马上坐着一个白衣女子,身穿白色的罗纱衣裙。披着白色的斗篷。宛如一朵白色的轻云飘过。目如秋水一般清澈,脸如桃花一般娇艳,乌黑的秀发在风中轻轻飞扬。来人就是离凤歌。离凤歌焦急的看看天际,心想,要是不能在太阳落山之前找到村庄或者小镇,那么就要在这深山中露宿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里与鸟兽为伴,这绝对是一件值得恐怖的事情。

   忽然对面的路上出现了一个人影,人影越来越近,很快就看清楚了,这是一个女子,生的眉目如画,但是面色苍白,她身穿粉红色的衣裙,脚步踉跄,秀发散乱,右手拿着一把剑,左手捂着胸口,血还在她的指缝里不断的流出来,那血居然是黑色的,显然她中毒了。

   “扑通。”这个粉色衣裙的女子倒在了离凤歌的马前。雪龙驹受了惊,两条前腿腾空而起,发出嘶鸣,险些将离凤歌从马上掀下来。离凤歌赶紧翻身下马,还没来得及接近那名女子,一群黑衣人手持利刃追杀过来。离凤歌赶紧拔出冷霜剑,迎了过去。由于她惦记着受伤的女子,不敢恋战,取出五毒梅花针向那群黑衣人洒去。

   “哎呦。不好,针上有毒,撤!”中了梅花针的黑衣人四散逃走了。

   离凤歌封住女子的穴道,让血不再继续流出,撕下衣襟将她的伤口包上,然后取出九转回阳丹来给她服下。抱起她翻身上马,继续向前疾驰而去。九转回阳丹只能维持她两个时辰的生命,她必须在两个时辰内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为她疗伤,在这个地方疗伤,那群黑衣人万一再返回来,那么两个人都会有性命之忧。

   还好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了长山镇上。这个小镇很大,但是却很荒凉。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不大的小店,离凤歌将女子抱进店里,“小二,来一间上房。马匹要好料喂上。”
  
    “客官您这边请。”店小二将离凤歌带到楼上,打开一间客房门。“客官,您看这间怎么样?”只见房间里有两张床,床上被褥整齐的摆放着。两张床之间有一张八仙桌,桌子上放着紫砂壶和紫砂茶杯。

   “可以,就这间了。不许任何人来打扰。”离凤歌吩咐完毕,将女子放在床上,将房门插上。开始为她驱毒疗伤。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了,女子身上冒出了热气。离凤歌也全身大汗淋漓。“不好。她中毒太深,以我的功力恐怕不能将她的毒彻底驱除。倘若此刻收手,她会有性命之忧,倘若继续治疗下去,恐怕我会力竭身亡。唉!不管了,救人要紧。”离凤歌心一横,拼尽全力将真气注入女子的体内。那女子吐出一口鲜血,醒了过来。离凤歌却倒在床上失去了知觉。

   等离凤歌醒过来,发现自己盖着被子躺在床上,脑门上敷着一个凉毛巾。那个女子正坐在床头守着她。“你感觉怎么样?”女子看见她醒过来,笑了。“这个女子的眉眼怎么这样熟悉,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离凤歌有些疑惑。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那个女子说道。离凤歌笑了,“是啊,我也有这个感觉。但是事实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离凤歌坐了起来,将毛巾取下。

   “我没事。你是谁?为什么会被那些人追杀?”

   “哎!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追杀我。”女子叹了口气。“我是梨花谷主花满天的女儿,名字叫花解语。几天前,我遇见一个人昏倒在路上,他的马匹也死了。我将他救过来,他说他是青龙帮的人,要急着给帮主送信。我就把自己的马匹送给了他。谁知道,那个人竟然带着人来追杀我!”女子叹了口气,显得很无奈。

   “你看清楚了,她们是进了这家客栈?”楼下传来了嘈杂的人声。

   “没错,小的看得一清二楚。”

   “搜!”

   一群人闯进了客栈。

   离凤歌赶紧拉着花解语打开窗子,翻身上房。一群黑衣人闯进她们的房间,看到血迹,喊道:“她们果然来过这里,肯定还没有走远,追。”

   等黑衣人走远了,两个人从房顶上下来,回到屋子里。

   我这里有几套男装,我会易容术,我们两个化妆成公子,来逃过青龙帮的追杀。”离凤歌打开包裹,取出衣物两个人换上。她又取出人皮面具两个人带上。

   “怎么会这样,好心送他马匹,却引来杀身之祸。现在我连梨花谷也不敢回,恐怕给家人带来祸患。”

   “这里面必有蹊跷。我们今晚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去查个水落石出。我们先吃点东西。就算青龙帮去而复返也没有问题的。”

   吃过饭。两个人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一轮明月升了起来,如水的月光洒在窗子上。花解语坐了起来:“我只有一个哥哥花无情,并无姐妹。虽然哥哥待我极好,终究不够贴心。今夜月色正好,不如我们结拜为姐妹吧,以后也好有个照应。”

   离凤歌欣然应允。两个人在桌子上摆上香,对着月亮虔诚的拜了拜。一论生辰,离凤歌大花解语两个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姐姐了。姐姐,受小妹一拜。”之后,花解语撒娇的搂着离凤歌,两个人一起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吃过早点离凤歌给花解语买了一匹马,两个人一起上路了。

   不到半天她们就来到了青龙帮总舵所在地青龙镇。青龙帮是据丐帮之后兴起的第二大帮派,帮中弟子中多,分舵遍布全国各地。

   只见青龙镇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而且来的都是武林中人。“看来青龙帮有大事发生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再慢慢打探。”离凤歌说。客栈都爆满。找了半天才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找到一家小客栈。

   “小二,来一间房。”

   “二位客官,您里面请。”

   “你们青龙镇怎么这么多人啊?”

   “客官,您有所不知。青龙帮少帮主让长风帮给绑架了。可是信使都信居然给人掉了包。本来长风帮写的是三天后赎人。可是半路上给一个女子换成了七天后赎人。七天后就只能领回少帮主的尸体了。青龙帮帮主如今只剩下个女儿。这不,青龙帮又召开比武大会,说是比武招亲,招青龙帮的继承人。所以各路英雄豪杰都来到青龙镇上。”

   原来这样。“我们也去凑个热闹。走。”离凤歌和花解语来到青龙帮总舵。

   我院子里已经搭起了一个三丈高的擂台。台下黑压压的聚满了人。

   台上走出一个人来,向着台下的人群施了一礼:“各路英雄豪杰,今天我们青龙帮举行比武招亲。比武点到为止,不可伤及性命,不得使用暗器。以最后胜出者入选。站在比武开始!”

   话音刚落,一名彪形大汉就跃上台去。接着一个尖嘴猴腮的瘦高个也跃上台,两个人开始比试起来。

   “少帮主刚刚遇害,就开始比武招亲,我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其中必有蹊跷。”离凤歌悄悄地对花解语说道。

   “我们静观其变。”说话间,已经有很多高手败下阵来。台上剩下了一个白面书生,生的面如美玉,目如朗星,唇红齿白。风度翩翩。竟比女子还要秀美几分。手中拿着一把玄铁折扇。刚刚连续打败了七名高手。正在台上叫阵:“哪位还来赐教?”

   “我来领教领教。”离凤歌飞身上台。“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在下人称玉面郎君东方星是也!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我乃梨花谷少谷主花无情是也。”台下花解语闻言,笑了起来,这个义姐,也当真有趣,冒充起自己的哥哥来了。

   “花谷主,请!”玉面郎君打开玄铁折扇。离凤歌拔出冷霜剑。

   “冷霜剑!”玉面郎君嘴角掠过一丝笑意。让离凤歌不由得大怒。

   “大胆狂徒,受死吧!”挥剑就刺过去。一阵幽香向玉面郎君袭来,玉面郎君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未几个回和,玉面郎君忽然脚下一滑跌倒在台上,冷霜剑带着寒气将他的衣襟斩断。

   玉面郎君站起来,拱了拱手:“承让。”飞身下台。

   离凤歌站在台上,得意的笑了。心中暗笑,什么玉面郎君,原来这么不堪一击。

   “我来领教花谷主的高招。”一名黑衣人跃上台来,此人生的獐头鼠目,尖嘴猴腮,手拿一柄鬼头刀。“天蝎会三当家的,在下诸葛蒙。”

   这一回,离凤歌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尽管使尽全力,仍然不能占上风,反而有落败的趋势。“不好,为花解语驱毒,内力耗损太过,看来今天不能取胜了。”正在她力渐不支的时候,忽然一阵强大的掌风袭来,托住她的冷霜剑,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诸葛蒙打翻在地。

   “梨花谷钱谷主花无情胜出。”青龙帮帮主左空走了上来。“我青龙帮少主左能前不久刚刚遇害。限花无情在三个月内找出调换书信的凶手婚事方可有效。三个月后如还不能完成任务,婚事便取消。那么我青龙帮将继续在此举行比武,重新选择。”

   “果然有猫腻。”离凤歌暗想。但是仍然面带微笑,“那么等我的消息吧。”说完飞身下台。

   “我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吧。左空这个老狐狸,招亲是假,借刀杀人是真。”

   “那怎么办?姐姐还真要管这当子事?”

   “我们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找出真凶,还你清白。走,我们先回客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找线索去。”两个人离开青龙帮向客栈而去。

   第二天天蒙蒙亮,两个人就出发了。

   “姐姐,我们去哪里?”

   “你在哪里遇见那个送信人的,我们去那里看看,或许能有什么发现。”

   她们骑着马出了青龙镇,向西走了大约一个时辰,来到一处地势险要的地方,路两边长满松树,黑压压的,山风吹过,发出飒飒的声响,有些阴森森的感觉。

   “就是这里。喏,当时信使晕倒在地,他的马死在那里,马的死尸还在那里。”

   离凤歌顺着花解语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路边一块石头上有陈旧的血迹,马的尸体已经腐烂,被鸟兽啄的面目全非。旁边还有一些死去的乌鸦。

   “既然有死乌鸦,那么说明马是被毒死的,乌鸦吃了毒马肉,所以中毒死去的。我们走,到前面的镇上看看去。”

   又行了大约一个时辰,她们来到了石板镇上,这是个很小的镇子,仅有一家客栈,名字叫洪福客栈。她们来到客栈,这是个二层的小楼,门面不大,门口挂着一杆红色的酒旗,上面写着“洪福客栈”四个黑色的大字。

   “客官,您二位里面请。”店小二满脸堆笑迎了出来。两个人翻身下马,把马匹交给店小二,大步走进店里。

   店铺虽然不大,但是很整洁。店里摆放着几张八仙桌,有几个客人正在吃饭。

   “来一壶好酒,两盘牛肉。”离凤歌吩咐道。

   “好咧。”店小二退了下去。

   “咴、咴、咴…”马厩里面的雪龙驹忽然嘶鸣起来。

   离凤歌和花解语箭步出门,来到马厩,只见雪龙驹对着草料打着响鼻,前蹄在地上刨着。

   “不好,草料里有毒。雪龙驹从小在天山长大,具有几分灵气,有毒的草料它是能感觉到的。”离凤歌说完取出一根银针,在草料里面扎了一下,果然针尖变黑了。

   两个人返回客栈,离凤歌拔出冷霜剑压在店小二的脖子上厉声喝道:“说,为什么要给我的马下毒?青龙帮信使的马是不是也是你毒死的?”

   “我说,我说。”店小二刚要继续说,一只飞镖破窗而来,正中店小二的咽喉,店小二倒地身亡。

   “什么人?”离凤歌飞身出门,只见一条黑影掠过,向镇子外面逃去。

   “追!”两个人急忙追赶。离凤歌施展轻功,很快就追上了那个人。未几个回合就将他打翻在地。只见这人一身黑衣,用黑纱蒙着面,只露出两只眼睛。

   “说,谁让你来刺杀店小二的?”离凤歌用剑尖指着黑衣人。黑衣人脑袋一歪闭上了眼睛。离凤歌上前扯下面纱,发现黑衣人咬舌自尽了。

   “我们走吧。”离凤歌对赶过来的花解语说。

   “哈哈哈哈,你们走不了了。”话音未落,一个白衣人从树上飞身落下。来人正是玉面郎君。

   “你怎么在这里?”离凤歌吃了一惊。

   玉面郎君摇着手里的折扇,笑意浓深的看着她。

   离凤歌举起冷霜剑就刺了过去。玉面郎君用折扇一挡,笑着说:“姑娘息怒。”

   “你说什么?我乃梨花谷少谷主花无情。”离凤歌柳眉紧蹙,厉声喝道。

   “呵呵,谁人不知,天山掌门师玉常有一柄冷霜剑,而且她只收了一名入室女弟子,你若不是姑娘,这冷霜剑如何会在你手上?”

   “这…”离凤歌俏脸绯红,无言以对,挥剑就刺。

   玉面郎君收起笑容,退了一步,躲开这一剑,正色道:“姑娘,我并无恶意,想那比武大赛,以你的功力能打的过我吗?我是故意相让,还有,你跟天蝎帮三当家的交手之时,也是我暗中相助,不然你若何能赢得了他。”

   “哈哈哈哈,原来你们都在作弊,胜之不武,令天下人耻笑。”随着笑声,又一个人从树上落了下来。只见来人面如敷粉,剑眉星目,一身白衣,身后背着一柄宝剑,剑穗在左肩飘荡,整个人犹如玉树临风。

   “哥,你怎么来了?”花解语走上前拉住了来人的衣袖。

   “小妹,你几天不回家,爹娘和我都急坏了,找了你好几天,你跑哪里去了?我听说青龙帮比武招亲,胜出的人叫花无情,想必是小妹你干的好事,就一路追了过来。果然是你。走,跟哥哥回家。”“你们回不去了!”一群手持利刃的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周围,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正是天蝎帮三当家的。

   “小贼,原来是你坏了我的好事,拿命来!小的们,上!”说着举起鬼头刀砍了过来。

   几个人急忙拿出兵器抵挡。天蝎帮并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去,三当家的被玉面郎君生擒。

   “说,是不是你让人换了青龙帮信使的书信,致使青龙帮少帮主被害。”玉面郎君用折扇抵在他脖子上。

   “是,是我。”三当家的诚惶诚恐的回答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青龙帮就那一个少帮主,帮主还有一个女儿,据说美丽非凡。我想要是他死了,青龙帮还有帮主的女儿就都是我的了,想不到还是功亏一篑。”

   “把他押到青龙帮交差去吧。”离凤歌说道。

   花无情淡淡的说道:“我们梨花谷向来与外界隔绝,不参与任何的江湖纷争。你们二位去吧。我和妹妹要回梨花谷去了。”说罢,拉住花解语的手就要走。

   “花少谷主留步。你们如今已经卷了进来,想不参与恐怕已经不行了。”玉面郎君拦住了他。

   “青龙帮比武招亲,可是你花少谷主胜出的。你如今已经是青龙帮的准女婿了,这可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那是你们的事情,与我何干?”花无情说罢,拉起花解语纵身消失在树林里。

   离凤歌和玉面郎君一起将天蝎帮三当家的押到青龙帮交差。

   “哥哥,放开我,我要回去。本来是我被卷进事端中,姐姐是仗义相助。我不能丢下他们。”

   “妹妹乖,我们梨花谷向来不去理会江湖纷争。你是知道的。”

   “我不管,我就是要回去!”花解语奋力挣开花无情的手,转身就向回跑。

   “妹妹回来!”花无情紧紧追赶。可是一转眼,花解语就消失了踪影。

   花解语跑进一片树林里,,忽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把她罩在了网里。

   “哈哈哈,又抓住一个银票。带走!回山交差!”几个黑衣人从树林里窜出来,将花解语捆绑起来。

   “小妹!小妹!”花无情大声喊着。可是苍茫的大山里,到处都是他自己的回声,哪里还有花解语的影子?

   “山主,我们又截了一票生意。”

   “带上来!”

   “快走!”几名黑衣人推搡着花解语走进来。

   “说,你是谁,家住哪里?”

   花解语抬眼看去,这是一个很大的石室,大约能容纳200多人,四周点着烛火,站着一群手拿刀枪的彪形大汉。正前方有个八仙桌,上面摆着酒菜,桌子两旁坐站两个侍女,桌子后面的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生得面如黑漆,一双小眼睛闪着凶光,满脸胡须,显得十分凶恶。

   “哼!为什么要告诉你!”花解语把头一扬,不屑一顾的说。

   “大胆!”大汉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走到花解语跟前,抬起手正要打下去,突然收住了手,暗暗吃了一惊:“这个女子怎么那么像大小姐,难道是……?”大汉退了回来,对旁边的侍女说道:“给我搜,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不然找谁要赎金去。”

   两个侍女应声走下来。在花解语的身上搜了一番。

   “回山主,搜到了这个。”一名侍女举起手中的半块蓝色的玉佩。大汉接过来,这是一块上好的蓝田玉,玉通体莹润,呈半圆型,另一半显然是被利器切断,留下整齐的切口。玉的一面刻着一个月字,另一面是雕刻的一轮明月。

   “果然是我水火教的圣物,日月珏!”大汉脸色大变,“说,这块玉从哪里来的,另一半呢?”

   “这是我从小随身携带的玉佩,什么另一半,快还给我!”花解语一见玉佩,不由得急了。

   “押下去!”大汉一挥手,过来几个黑衣人把花解语带了下去。

   大汉拿着那半块玉佩来到密室,密室里风绍腾正在闭目打坐。这位老者须发皆白,面如重枣。身着黑色长袍,上面绣着金黄色的花纹,细看上去,竟然是水波纹和火焰的模样。

   “主上,山下的弟兄们又截获一票生意。”

   “山猇,一切由你做主。此等小事何须问我。”风绍腾没有睁开眼睛。

   “主上,此人非同一般,长得酷似大小姐风芙蓉,而且从她身上搜出了我们水火教的圣物,日月珏。”被称做山猇的大汉说着将那半块玉佩递上去。

   风绍腾睁开眼睛,看见玉佩脸色陡变:“人在哪里?快带上来!”

   花解语被带到密室里。

   风绍腾一看花解语,果然和风芙蓉面容极其相似,如果不是年龄较小,他还真以为是风芙蓉回来了。“自从芙蓉被皇上征招秀女入了宫,一去已经十八年了,想她当初离开的时候也就是这般年纪。”风绍腾叹息道。

   “姑娘,你是哪里人?这块玉佩又是从哪里来的?”

   “与你何干?”

   “这块玉佩是我水火教的圣物,日月珏,由小女风芙蓉所有。你生得酷似小女,莫非是她的女儿?”

   “……”花解语也吃了一惊,“我是梨花谷主的女儿,我年方十七,名字叫花解语。”

   “家中还有何人?”

   “父亲,母亲,还有一个哥哥,十九岁。”

   风绍腾和山猇交换了一下眼神。“不对呀,大小姐不能有那么大的儿子,其中究竟有什么蹊跷呢?”山猇说道。

   “修书梨花谷主,就说三日午后,在鹰愁崖三千两白银赎回花解语。要梨花谷主夫人一人带银票过来。”风绍腾命令道。

   离凤歌和玉面郎君从青龙帮出来,赶往梨花谷去见花解语。

   听说花解语已经被抓,让谷主夫人亲自带赎金赎人,梨花谷主不由得雷霆震怒。

   “谷主,有人求见。”家丁来报。

   “来的是什么人?”

   “回谷主,说是大小姐的结拜姐妹。”

   “快请。”

   离凤歌和玉面郎君听完了事情的经过,说道:“我会易容术,由我扮成谷主夫人前去营救义妹。”

   “只怕那些人发现不是谷主夫人,又生变故。”梨花谷主有些担忧,毕竟关系到花解语的性命。

   “谷主大可放心。他们所图的不过是银两,只要银两到了,其他的并不是问题。”

   “这,也罢。有劳姑娘了。”

   三日后,离凤歌化妆成谷主夫人的样子,带上三千两银票,来到鹰愁崖。

   两个黑衣人蒙面人已经等在那里了。可是并没有看见花解语。

   “既然来了,就要按照我们的规矩办事,谷主夫人,对不起啦。”黑衣人取出黑纱将离凤歌的眼睛蒙上,然后将她带到了石室中。

   当除去黑纱的时候,离凤歌看见须发皆白的风绍腾坐在石室中,两旁站着些面目凶恶的黑衣人。

   “谷主夫人,你可认得这个?”风绍腾举着日月珏说。

   离凤歌吃了一惊,从怀中取出一块红色的玉佩,这个玉佩跟风绍腾手中的形状完全一样,只是颜色不同,都有切开的断面。一面刻着一轮红日,另一面刻着一个日字。

   风绍腾接过离凤歌手中的玉佩和他手中的玉佩一对,切口完全吻合。显然这就是一块完整玉珏被切成的两块。

   “果然这日月珏的另一半在你手中,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风绍腾开口了。

   “这是我的父亲给我的玉佩,快还给我。银票我带来了,花解语呢?放我们走。”离凤歌有些火了。

   风绍腾面露愠色:"我请谷主夫人前来就我为了弄清楚这日月珏的来龙去脉,并不是为了区区一点银两。不然就凭梨花谷主女儿的身份也不止这些吧。今日不说清楚是不会放你们走的。”

   “妄想。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离凤歌不由大怒,厉声说道。

   “来人,把她押下去,和花解语关在一起。”风绍腾挥了挥手。

   离凤歌被带到了关押花解语的地方,可是花解语并没有被关在大牢里,而是关在一间非常雅致的石室里。石室里有檀香木的梳妆台,还有雕花的首饰盒,帐幔都十分讲究,显然这里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姐姐,怎么是你来了?”花解语看见离凤歌就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她。

   “他们要谷主夫人亲自前来,我就代替夫人前来的。看样子他们对你还不错。”离凤歌的视线落在墙上的一幅画上,忽然僵住了。“娘亲?娘亲的画像怎么会在这里?”

   “谁是你的娘亲?”

   “这画上的女子就是。”离凤歌抬手指着墙上的一幅画说。

   花解语顺着离凤歌的视线望去,墙上一幅画像,已经有些模糊,但是依然可以看出这是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发髻上戴着一朵芙蓉花,笑的很甜美。她身上戴着一个圆形的玉佩,一边刻着一个日字,一边刻着一个月字。

   “我的玉佩,原来真的是娘亲。”离凤歌扑过去,轻轻抚摸着画上女子的手,眼睛里浮起了泪痕。"娘,你在哪里啊?”

   “哈哈哈。原来真的是大小姐的女儿,走报告主上去。”门外山猇得意的笑着离开了。而室内的花解语和离凤歌并没有察觉。

   “什么?你说那个谷主夫人是假的,她是芙蓉的女儿?”风绍腾站了起来,有些激动。

   “千真万确,她对着大小姐的画像叫娘亲,属下听得一清二楚。”

   “这么说,这两个女孩子就是芙蓉的两个女儿了,那么花解语又是怎么成为梨花谷主的女儿的,莫非梨花谷主就无影剑客离野?看来老夫得到梨花谷亲自走一趟了。”风绍腾捋了捋胡须。

   “禀谷主,水火教的教主风绍腾求见。”

   “水火教??风绍腾?自从水火教的圣女风芙蓉被皇帝征召秀女入宫,水火教就退隐江湖,不再复出,如今找上门来,一定是为了花解语那丫头无疑。”梨花谷谷主心中暗想。

   “快请。”

   话音未落,风绍腾就走了进来。

   “花谷主,我想你是知道我的来意的。”风绍腾打量着花满天,很失望的发现,原来花满天并不是离野。

   “那是自然。”

   “好,那么请你告诉老夫,你的女儿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

   “那是十七年前的一个深秋。。。”

   “驾、驾、驾。。。。”

   花满天骑着马在苍松岭经过。蜿蜒的小路两边长着茂密的松树,时值深秋,风吹过松林有些凉飕飕的感觉。

   “哇。。。。”

   一阵婴儿的啼哭传来。花满天循声四处寻找,终于在一处较空旷的地方看见了几具死尸,看衣着,都是朝廷的大内高手。在不远处的一个松树枝上挂着一个婴儿的襁褓,一个小婴儿正在里面啼哭。花满天急忙上前将婴儿取下来,可是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一个活着的人,只好将婴儿带回来交给夫人抚养。这个婴儿身上除了一块日月珏,什么线索都没有。这个日月珏是水火教的圣物,归水火教的女儿风芙蓉所有,他是知道的。但是自从风芙蓉被召入宫,水火教也一同失去了消息。好在夫人心地善良,待这个婴儿如同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还给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花解语,让她拥有完整的爱。如果不是风绍腾来访,这个秘密也许就一直保守下去了。

   “既然这样,这个女孩必是小女风芙蓉的女儿。现在在我那里,她很好,不用担心。告辞了。”风绍腾离开了梨花谷。

   “什么?你是我的外公?我们是亲姐妹?”花解语和离凤歌大吃一惊,说什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个专门绑架人质换取赎金的风绍腾说的话。

   “放我们回家,我们不相信这是真的。不用为了让我们二人留下就煞费苦心。”离凤歌喊了起来。

   “唉,你们的娘亲入宫多年,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们既然不愿意留下来,那么就走吧。来人,送她们二人下山。”风绍腾退回了密室。

   “姐姐,你说他说的会是真的吗?我们会是无恶不作的水火教的后人?”花解语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离凤歌。离凤歌柳眉紧蹙,沉思片刻,说道:“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各自回家问问就可知晓。走吧,你回梨花谷,我回芙蓉山庄。”说完,离凤歌先愣住了,是啊,风绍腾的女儿名字叫风芙蓉,而自己居住的山庄就叫芙蓉山庄,况且家里也有一幅画,和那个石室里面的一样,爹爹告诉她,那就是她的母亲。难道这一切是真的?离凤歌忽然感觉到有些痛苦。

   "驾。”



   离凤歌催动雪龙驹向芙蓉山庄疾驰而去,恨不得立刻赶到家里问个究竟。



   花解语也回到了梨花谷。



   “哥,哥,哥。”一进门,花解语就四处寻找花无情。从小到大,有了心事就要和这个哥哥诉说,如今遇上这么大的事情,首先想到的也是哥哥。可是偌大的院落里,四处都没有花无情的影子。



   “不要找了,你哥哥进京赶考去了。”花满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吓了她一跳。



   “赶考?哥哥又不是秀才,考什么啊?”花解语满头雾水。



   “还不是你惹的祸。青龙帮比武招亲,你冒充你哥哥招了这门亲事。奈何你哥哥嫌弃青龙帮不是名门正派,一气之下,进京考武状元去了。其实是为了逃婚。”



   “姐姐倒是成全了哥哥。平时怎么劝说哥哥都是不肯走仕途的,如今竟然为了逃婚,去考武状元,也是一件幸事。”花解语心中暗笑,却没有说出来。



   “语儿,进来爹爹有话跟你说。”



   “就是那个什么见鬼的水火教的事情?我才不相信,我要找哥哥去。”花解语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梨花谷,任凭花满天怎么喊也没有回头。



   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需要冷静的想一想了。去京城找哥哥也许是个最好的理由。


     离凤歌刚刚回到芙蓉山庄,见到爹爹一个人正出神的看着墙上的那副画。



   “爹爹,我回来了。“


   “凤儿,你可回来了。看到你安然无恙我也就放心了。”离野看见离凤歌回来很是高兴。


   “我的娘亲当真就是画中的女子?”


   “这还有假。”


   “我见到了和这个一模一样的画。”


   “在哪里见到的?"离野有些吃惊。


   “水火教风绍腾那里。”


   “什么?你怎么找到他们的?”离野更加吃惊了。


   离凤歌简单的说了一下经过,然后问道:“爹爹那个花解语当真是我的妹妹吗?”


   离野叹了口气,站起来:“是的。当初你的娘亲被召入宫,爹爹被朝廷大内高手追杀,背着你们姐妹二人,在打斗中将你妹妹遗失,当时并没有发现,等发现你妹妹不见了,再回去找,就没有找见,这么多年了,一直以为她不在人世了。每每想起都会觉得万分心痛。如今听说她还好好的活着,真的非常高兴。”说着,离野的眼睛湿润了。


   “我要去京城,见娘亲一面,然后回来侍奉爹爹百年。”


   “凤儿,你娘亲在深宫,那里戒备森严,你根本进不去。这些年,爹爹尝试过多少次尚且做不到,你怎么能做到。”


   “我想办法,有生之年一定要见娘亲一面!”离凤歌回答的很坚决。


   “也罢!给你三个月的期限,三个月后,不管见到见不到都要回来。”离野叹息着,无奈的答应了。


   “那爹爹保重,孩儿走了。”离凤歌转身出去,骑上雪龙驹向京城而去。


   行及晌午,来到一处山明水秀的地方。前方不远处有一座长满树木的小山,一条清澈的小河在山脚下,河边是茂密的青草地。离凤歌翻身下马,让马放在草地上吃草,自己来到小河边蹲下来,捧起河水,水中出现了一个倒影,粉红色的衣裙,艳如桃花的面容,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还有嘴角的那一对梨涡,怎么?花解语?离凤歌抬起头来,看见花解语正笑盈盈的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离凤歌惊喜万分。


   “我要去京城找哥哥,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我想和哥哥说说。从小都就是有什么心事都和哥哥说的。”


   “这么巧啊,我也要去京城找娘亲,从小就是爹爹一个人把我带大,我还没有见过娘亲,我一定要见她一面。”离凤歌说着站了起来:“我们原来是亲姐妹,我问过爹爹了,是娘亲被召入宫,爹爹被朝廷的大内高手追杀,在打斗中将你弄丢了,还好你被梨花谷主捡了去,我就说嘛,初次见到你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梨花谷主夫妇待我如同亲生,我从小不缺少爱,也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那又什么关系呢?我现在就想找到哥哥。”花解语说着却在河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山风吹过来,送来鸟雀悦耳的鸣叫,也吹落了河边不知名的山花瓣,飘飘洒洒落在了河面上,映着正午的阳光,流淌着,七彩缤纷的宛如一个梦幻。


   “娘亲在深宫,我要怎么样才能得进。”离凤歌有些惆怅,也在花解语身边的山石上坐了下来。


   “这有何难,我能帮你!”一个带着磁性的声音传来,两个人吃了一惊,站起来循声望去,原来是玉面郎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离她们不远的草地上,只见他还是那一身白衣,手上拿着那把折扇,面带微笑看着她俩,显然,她俩刚才的谈话都被他听见了。


   “原来是你。说吧,你有什么好办法。”离凤歌努力抑制住心里的喜悦,尽量让语气淡淡的说。


   “这可不是白白告诉你的,你拿什么来感谢我呢?”玉面郎君看着离凤歌,意味深长的说。还上下打量着她。他的目光让她不由得脸上一红,有些不自在起来。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你就快点说吧,事成之后,田产还是银两,任由你挑。”还是花解语打破了这份尴尬。


   “噢?”玉面郎君把目光转向花解语,:“怎么姑娘能做得了主?”


   “不要小瞧人,我是……”花解语俏脸绯红,有几分恼怒了。


   “水火教的后人,还是我来替你说吧。”玉面郎君笑了起来,目光多的却是几分亲切,和看离凤歌的眼神截然不同,然后又把目光转向离凤歌,“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你们的娘亲就是当今圣上的蓉贵妃,要想进宫,只有一个办法。明天,皇宫里选秀女的钦差将达到前面那个兴隆堡镇……”


   “住口。既然娘亲的当朝的贵妃,我姐妹二人怎么能够前去选秀。况且我们只是去看娘亲一眼,并不想留在那深宫大院里面。”离凤歌也禁不住大怒,圆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怒视着他。


   “你生气的样子原来也这么好看。”玉面郎君笑了起来。


   “大胆。”离凤歌挥拳打了过去。


   “姑娘别急,我还没有说完呢。”玉面郎君后退一步,躲开了这一拳。


   “据我所知,明日所选的秀女是为了给镇南王的王子挑选妃子,并不是给皇上选妃。选不中的就留给各宫娘娘当差,这辈子能不能见到皇上,还不一定呢,你们又怕什么。何况你们的娘亲是当今圣上的贵妃,她在宫中的地位仅次于皇后娘娘,只要你们见得到她,那么什么时候离开皇宫还不是你们自己说了算,至于怎么才能让镇南王的王子选不上你们,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玉面郎君意味深长的看着离凤歌。


   “好,那么我和妹妹就去试一试。”玉面郎君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两个姑娘毕竟是太过于单纯了,这个玉面郎君到底是什么人?消息又是从哪里来的?她们都不了解,就这么简单的就相信了玉面郎君的话,却不知道,那后宫禁地,一旦进去,哪里还能再出得来?


   她们来到了兴隆堡镇,第二天果然见到了选秀的钦差,凭她们姐妹二人天姿国色的容貌,也顺利地被钦差选中。就这样,她们姐妹二人和其他秀女一起被钦差带回了皇宫。
   “好漂亮啊。”气势磅礴的宫殿,雕龙刻凤的亭台楼阁,设计精美的假山,花坛,还有宫中太监宫女的衣装,皇宫里的一切都让她们姐妹二人感到欣喜不已。一路上她们四处张望着,暂时忘记了她们来这里的目的。


   她们跟着宫中的女官学了几天宫中的礼仪,并且换上了宫中准备好的衣服首饰,两个人更加的美丽动人了。她们姐妹二人一出现,就会招来嫉妒的眼神和窃窃私语,那些秀女心想这回的王妃一定非她们姐妹莫属了。所以更加勤奋的学习宫中礼仪,恨不得马上超过她们。可是没几天,却发现姐妹二人的脸上长出了许多红色小痘痘,据说是水土不服的缘故,这让那些秀女不由得暗暗欣喜。


   终于到了镇南王王子前来选妃的日子了。秀女们一大早就被召集了起来,精心的梳妆打扮好,在女官的带领下来到了御花园。可是众秀女们站了将近一个上午,站的腰酸腿疼了,也没有看见镇南王的王子前来。


   “今日皇上龙体欠安,王子选妃就有蓉贵妃娘娘主持,众秀女马上前往静怡轩等候娘娘大驾。”等到了快中午了,一个太监匆匆的赶来说道。


   “娘亲。”离凤歌心中暗喜,悄悄的拉了一下花解语的衣袖,花解语会心的笑了。


   于是离凤歌姐妹二人跟随众秀女一起来到了静怡轩。


   静怡轩,面阔五间,进深三间,三卷勾连搭式屋顶,周围廊,前檐出抱厦三间,左右有游廊与前矮垣相接,自成体系。西侧游廊在这里既作为静怡轩院的西院墙,又辟垂花门与花园相连,使静怡轩作为福建宫的寝宫,既不能离开轴线,又与花园相连。这种宫苑相间的布局手法,在此运用的十分得当。


   来到静怡轩,蓉贵妃凤冠霞帔,雍容华贵,坐在大殿的凤榻上之上,面有倦容,看着她们,笑容可亲。众秀女请了安,站起来。


   “镇南王七子龙啸到。”太监报。


   “传。”蓉贵妃下令。


   话音刚落,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衣装华丽的青年人,手拿一把檀香扇。给蓉贵妃问了安,向她们走了过来,逐一细看。


   “玉面郎君。”花解语和离凤歌不由得大吃一惊。看到她们两个的样子,玉面郎君笑了起来,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她们。然后抬起头对蓉贵妃说:“启禀娘娘,臣就选她了。”说着用手指向了离凤歌。离凤歌闭上了眼睛,心想,我怎么就没有料到这一招,中计了。可是皇宫禁院,她又能怎么样呢?只好由着宫女簇拥着,带了下去。


   花解语见此情景反而笑了起来,离凤歌和玉面郎君倒是不错的缘分。这也许就是天意吧。这边笑意还没有从脸上消失,那边太监又传来了圣旨,花解语被赐为新科状元的夫人,原来皇帝见她脸上有小痘痘,心生厌倦,故将她遣出宫去。虽然是万般无奈,花解语还是不能抗旨,只得选择吉日,嫁了出去,这一来,为了见娘亲一面,姐妹分离不算,还被嫁给陌生的状元郎,不由得悲从中来。


   及待新婚之夜,状元郎掀起红盖头,四目相接,两个人同时喊了起来:“怎么是你?”原来这个新科状元竟然就是哥哥花无情。两个人是意外的惊喜。


   “妹妹竟然做了我的新夫人,真是天意弄人,这可怎么是好?”花无情搓着手,不知所措。


   “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并不是亲兄妹呢。”花解语说着低下了头。


   花无情一愣,最随即会心的笑了。


   红烛摇出一片浪漫的情怀。




       小说开头营造了浓郁的武侠气氛,大漠黄沙,一人一马,飘逸的白衣女子……更令人惊奇的是:自古多英雄救美,而作者却别出心裁,上演一出美人救美的绝妙大戏。糅合武侠标配剑、梅花针、易容乔装之术等元素,果真别具一格,令人叹为观止。梨花谷、青龙帮、花解语、花满天、玉面郎君等一众武侠人物齐聚一堂,堪称一场豪华的视听盛宴。但如果在人名方面能够有所创新,就更具特色了。感谢投稿清风书苑,期待更多精彩作品的呈现。(编辑:明月心心儿)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502

    主题

    3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5154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21-1-16 21: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样的言情小说
    发表于 2021-1-16 21: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乎时刻刷新版面,还是错过了观看这么精彩的小说。先向作者致歉。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与舒。
    发表于 2021-1-16 21: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开头营造了浓郁的武侠气氛,大漠黄沙,一人一马,飘逸的白衣女子……更令人惊奇的是:自古多英雄救美,而作者却别出心裁,上演一出美人救美的绝妙大戏。糅合武侠标配剑、梅花针、易容乔装之术等元素,果真别具一格,令人叹为观止。梨花谷、青龙帮、花解语、花满天、玉面郎君等一众武侠人物齐聚一堂,堪称一场豪华的视听盛宴。但如果在人名方面能够有所创新,就更具特色了。感谢投稿清风书苑,期待更多精彩作品的呈现。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与舒。
    发表于 2021-1-16 21: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责编洛漾熙及时编撰稿件,并写出精美的编者按。向您致敬,再次感谢。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与舒。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主题

    34

    帖子

    200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0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7 20: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21-1-16 21:01
    喜欢这样的言情小说

    谢谢老师雅评,问好。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主题

    34

    帖子

    200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0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7 20: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心心儿 发表于 2021-1-16 21:09
    几乎时刻刷新版面,还是错过了观看这么精彩的小说。先向作者致歉。

    谢谢老师雅评,问好。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主题

    34

    帖子

    200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0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7 20: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心心儿 发表于 2021-1-16 21:49
    小说开头营造了浓郁的武侠气氛,大漠黄沙,一人一马,飘逸的白衣女子……更令人惊奇的是:自古多英雄救美, ...

    感谢明月心心儿,你是最优秀的编辑,向你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清风书苑

    清风书苑

    订阅| 关注 (16)

    以文会友,与文学同行;让生命之花,盛开在文字的海洋!
    0今日 93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