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2202|回复: 1

[小说看台] 【“和平湖”过年征文42】小亮的新居(作者:杨学盛)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72

主题

448

帖子

1927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927
发表于 2021-1-25 22: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亮的新居
杨学盛

很长时间没有小亮的音讯,心中满是疑惑。早上我向一起打太极拳的楚云打听:“现在小亮到哪去了?”她说:“我也好久没见他了!”平媛说:“我这有他的电话号码,打过去问问。”随即拿出手机拨了号码,回音马上来了:“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山脚下一块不宽的菜地里长满各种蔬菜,有辣椒,青的、红的;有茄子,白的、紫的;有短的黄瓜、苦瓜,长的豇豆、丝瓜。菜地里的小伙子身材高大,健康结实。他哼着歌儿,脸上露出丰收的喜悦。他采满两袋新鲜蔬菜,趁今天休假,把这些带到城里,让爸妈、舅舅、大姨分享他的劳动果实。

他就是小亮。七十年代初,一辆贴着“热烈欢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标语的大货车,把他和楚云、平媛等三十多名青年带到了盘龙公社林场。城里的小伙子来到了农村,对面是连绵起伏布满荆棘的大山,身边是表情木讷的林场工人,还有脸上写满迷茫的农民群众。男孩子埋怨没有篮球场,女孩子唠叨没有影剧院。而小亮既来之则安之,并对神秘的大山充满无限向往。他为老员工卷旱烟,和老农民烤红薯,同农村小伙子摘野果、捣鸟窝。看大伯编竹篓,看大婶种菜,还向民间艺人学舞龙灯、打闹年锣。小亮也用铁丝给他们做晾衣架,扎拖把。

一天傍晚,小亮在菜地里拔草,右手被蜈蚣蛰了,手指肿得象油条,痛得直冒汗,嘴唇发青,在场的人不知所措。情急之中有人想起了队里草药大师宏林大伯。于是大家把小亮背到大伯家。不巧的是,宏林大伯因患伤寒躺在床上,已经几天没有下地了。看到小亮的情形,大伯打破“传内不传外、传儿不传女”传统,把治疗蜈蚣蛰伤的秘方教给了女儿和在场的村民,吩咐大家打着火把分头采药。但其中有两种药谁也不认识,大伯只能起床由女儿搀扶着上山采药。大家在山坡上、洼地里采来草药,大伯按比例配好,一口口将草药嚼碎,敷在小亮手上。小亮立刻感觉手上一阵清凉,疼痛减轻了,消失了,手指的肿胀也慢慢消失了,然后美美地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发现七位大叔大哥还守在他身边,满脸疲惫。宏林大伯因夜里采药淋了生雨,病情又加重了。小亮父母得知情况后,马上赶到乡下,要当面感谢给了小亮第二次生命的大伯和众乡亲,还买了药品让大伯服用。离开时,小亮的爸爸塞给大伯一个红包,感激地说:“老哥你救了我孩子的命,我们无以报答,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们一定要收下!”大伯深情地说:“孩子们离开父母来到乡下不容易。是我们没有照顾好小亮,让他受苦了!这红包我们不能收,保证他们的安全是我们山里人的责任!”双方你推我往,小亮爸爸只得将红包塞到大伯的枕头下面。大娘拿了篮子收拾一些鸡蛋、蘑菇、笋子等让二老带上城,还悄悄把红包藏在篮子里面。

小亮在学校是文艺骨干,能唱会跳,大提琴拉得很好。我当时在公社文化站工作,每当有排练演出活动,我都邀请他参加。几年后,经爸妈上下打点,左右撮合,一张招工通知书递到了他手中,小亮要返城到电力公司上班了。临行前他含泪告别大伯大娘和乡亲父老。第二年,小亮得知宏林大伯离世的消息,立即赶往乡下,在大伯灵前烧纸上香,彻夜守候,直到扶柩掩埋。
早晨,手机响起了,一看来电是没有署名的陌生电话。我接通后问道:“喂,请问是哪位?”那边回应说:“我是小亮,明天我的新居落成,恭请你们光临!”我兴奋地答道:“好的好的,酒席设在善水大酒店还是国际和平大酒店?”小亮说:“不是在城里,是在盘龙镇乡下。你们乘车到盘龙电站大坝,我会开船来接你们。”我回答说:“你的新居在乡下,我们更得来祝贺了!”小亮说:“感谢,非常感谢,还请你联系楚云、平媛、国松他们都来!”我爽快答应道:“好的,一定,一定!”

后来了解到,小亮退休前几年父母先后离世。儿子已经在城里上班。退休后,就来到原来下放的盘龙镇,在盘龙江边联系到一块空地,利用家里剩下的、建筑工地捡来的木料、钢材、瓷片等材料张罗着修建新房,准备在乡村安营扎寨。他一个人,一双手,平地基、运材料、起钢梁、盖屋面、走电焊、拌沙浆、铺地板,顶风雨,冒寒暑,奋战十个月,新居建成。他又从山上引来泉水作为饮用水。在建设新居的同时,他还重操旧业,挖地种菜,开辟新业养鸭喂鸡、打鱼捞虾。当生活安定下来、步入正轨时,他想到了不知自己下落的亲朋好友。当时他破釜沉舟、壮士断腕般地投向了山里,因怕亲友们对他的“另类生活”不理解,前来劝说阻止,他把手机调为“离线”模式,把所有微信朋友“拉黑”,与外界断绝联系。近一年时间了,他想该给大家一个交代了,于是拨通了我的电话。

按照约定,我们早早地来到盘龙电站,小亮安排大家上了两条游船,自己开着乌蓬船在前面领路。坐在游船上的有小亮的姐姐、姐夫,公司的同事,一起下放的知青和一些好友。三条船逆流而上,两岸青山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幅壮美的山水画卷。森林色彩相间,绿的象翡翠,红的象玛瑙,山谷象铺着五彩的天鹅绒,河水象流动的凝脂,湿润的空气也给人水晶似的感觉。我想画家李可染如有此行,他的《万山红遍》将会达到一个更高境界。

浏览着迷人的美景,我们似乎忘记了时间,不觉来到了小亮的新家。新居坐落在大山脚下,山上阔叶林、针叶林、竹林郁郁葱葱,秋风把树叶吹到了地面,落叶把地面铺上了地毯。新居面朝宽阔的江面,山上人迹罕至,外出都得乘船,名符其实的世外桃源。居室中间是过道,里面是卧室、客厅和厨房。客厅摆放着电视、沙发、音响和乐器。过道外侧是宽大的阳台,摆了麻将机,古筝、餐桌和椅子。大家坐在阳台上,看着缓缓流动的江水,象是检阅台上的嘉宾。江面上首先出场接受检阅的是东道主的鸭子方阵。几十只鸭子排成等腰三角形向我们游来,快到门前码头时,鸭群在江面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直奔阳台下面。它们拾级而上,抖干身上的水珠,用嘴清理着羽毛。小亮撒了两撮玉米谷子到楼下,瞬间一大帮鸡飞来了,与鸭子们共进午餐。我们的视线还没来得及转移,第二个受阅方阵上场了,他们是一支庞大的鱼群,每条个头仅筷子头大,却覆盖了半个江面,在阳光下闪着一片银光。这支队伍走得不怎么规范,队形变幻莫测,方向漂浮不定,给人以闪电般的感觉。鱼群的表演尚未结束,后面的受阅队伍迫不及待地上场了。它们是以鱼虾为食的蜜鸡。它们高昂着头,长长的嘴,象戴着鸭舌帽的棒球少年。它们紧随鱼群,穷追不舍,每一次出击都能让鱼群方阵受到损失。出击成功,它们又一个猛子扎向深水,然后在几十米外钻出水面,露出得意的神情。场面还没清理,空中的翠鸟方阵又上场了,它们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直下,直奔鱼群,获得战利品后,各自飞到小树上。水上的表演还没结束,身后山上的表演又开始了。好几只松鼠在林间追逐嬉戏,展示它们娴熟的空中技巧。我们象是在看一场精彩的3D电影,兴奋不已。我想,这些乡间的小生灵,应该是当年齐白石、徐悲鸿作品中主角的原型,或张大千、孙其峰笔下的模特吧!
一阵爆竹声把我们的视线拉回到新居。小亮来到大伙中间,激情地说:“各位亲友、各位嘉宾,大家好!今天把你们请来,是让大家来分享我新居落成的喜悦,见证我新生活的开始!近一年来,我全身心投入乡间新居的建设,中断了和大家的联系,让你们牵挂了,在此说声抱歉!我的新居建设遵循了自力更生、废物利用、简约实用的原则,基本没花什么钱。所以今天的来客一律免收礼金!现在趁着米还没下水,菜还没下锅的空隙,大家可以打牌、弹琴、唱歌、舞蹈。希望大家在我的新居玩得尽兴,吃得可口,喝得开心!谢谢大家!”我在大家的推举下,作了简短的答谢发言。

我这边话音刚落,那边音乐响起,国松敲起了架子鼓。“穿大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小亮上场了,他双目有神,气宇轩昂,字正腔圆,声音高亢。一出声就把场面镇住了。接着楚云、小亮、国松分别饰演阿庆嫂、刁德一和胡传魁,在我的京胡伴奏下,一场《智斗》赢得了观众的喝彩。接着当年的四位知青姐妹表演了小组唱《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国松演唱了《再见了,大别山》。乘着兴致,亲友们纷纷表演了自己的拿手节目,现场掌声不断,笑声满堂。“唱山歌诶,这边唱来那边和……”不知什么时候,江面上来了五、六只小船,二十余名附近的村民也赶来助兴捧场了。唱歌的三名女子带了耳麦和随身音响。船上唱罢小亮立刻回应:“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我家没有好茶饭,只有山歌敬亲人,敬亲人!”厨房饭菜准备就绪,水上岸上共同唱起了《我和我的祖国》。这场没有策划、没有导演、没有彩排的联欢会落下了帷幕。

每个人都朝着不同的方向生长,所以找到一个与自己匹配的伴侣很难。小亮也一样,妻子因不能接受他的选择,耐不住乡间寂寞和他分道扬镳了。城里宽大的房子成了乡下孩子及陪读家长的住房,也是村民上城办事购物落脚的驿站。土是黄金宝,地是聚宝盆。小亮回到农村,使得一些因村民外出打工而抛荒多年的土地重新有了收成。早些年他从宏林大伯那里学到的中草药常识,现在也派上了用场。他时常到农户家串门,义务为村民检查用电安全、安装维修水电。频繁地接触增进他们的情谊。村民也喜欢到他的新居聊天交流、学拉练唱。不知不觉,他的新居成了村民自娱自乐的文化中心,治疗小伤小病的健康中心,排忧解困的服务中心。“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但小亮明白,这片山水不属于他,它属于盘龙人民和他们的子孙后代。他没有权利占有它,没有资格破坏它,只有义务保护它。他给自己的乡间行为制定了“四不原则”,即不打猎、不伐木,不毒鱼、炸鱼,不向河里扔垃圾。
这天他接到儿子的电话:“爸爸,明天是你的生日,我们到乡下陪您过生日!”小亮回答说:“那你们什么都不要买,不要带,就给我到苗木市场买两棵雪松!”第二天,儿子领着儿媳、孙子来了,带了些水果和糕点。小亮带领儿孙来到山坳上,这里是一片坟地,有很多坟丘,其中也有宏林大伯和大娘的。几个人挖了两个大坑,把雪松栽上。小亮郑重地说:“到了那一天,你们要把我最终的新居安到这里,我要长眠于此,和乡亲们一起,与青山为伴,看绿水长流!”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2-24 07:06
  • 签到天数: 90 天

    连续签到: 90 天

    [LV.6]常住居民II

    935

    主题

    3万

    帖子

    11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12599

    优秀管理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0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抢坐沙发,有时间细读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芷江作协创作区

    芷江作协创作区

    订阅| 关注 (8)

    湖南芷江作家协会文学创作基地
    0今日 264主题

    论坛聚焦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