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9271|回复: 16

[散文] 这物,鹌鹑(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1 22: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粗陶-炉火正旺 于 2021-2-25 08:17 编辑

【编者按)鹌鹑,可能许多人不熟悉,很少见过,近些年鹌鹑蛋倒是没少见过。拜读作者此文后,总算对这物有个初步了解,以前从没听说的鹌鹑习性也得知一二。原来,原来鹌鹑有追暖趋温的习性,原来人们出于个人的爱好竟然动用天网捕捉鹌鹑,原来鹌鹑能够用来想到打斗。作者文笔流畅,语言丰富,对这物描述得栩栩如生。一篇好文,值得欣赏,倾情推荐共赏。本文优秀并建议精华。(黄皮人)




  鹌鹑是种追暖趋温的野鸟,晚秋才来,暮春即去,悄悄隐隐。

  我曾经躬身蹲体,在小山子西南坡低矮拥挤的荆棘灌木丛中与之狭路相逢。咋看,形似羽翼未丰的鸡雏,头小颈短,躯体呈橄榄状,兀秃着尾巴。始料不到一个个却是如此的机警,或扬颈立身驻步昂首凝视,或伏体屈腿抻头前冲潜行,瞬间消匿了踪影。

  得以瞅清其尊容,还是在家子山前脸羊肠小道旁看山护林刘姓老头小地屋子棚柱挂着的鹌鹑鸟笼。笼分上下两节,底为烙馍径大的陶盆或葛条藤编就的窝状底盘,上节靠麻线穿连斜立一根根高粱葶杆作栅拦挡,下头搭接住盘沿,顶端攒敛内收,有的外头还罩了满圈绕壁的黑布。那物深陷其中,犹入囹圄。体长小得不过成人虎口长、皮
(注:拳头)大,羽毛看上去黑、白、黄、红、栗色混杂,其间缀满褐里泛草黄色尖矛样条纹、不规则斑点,及其红褐或墨黑色调横带纹络。头无冠,眼的上圈各有一道眉线,脖下隐显套着皮黄色“项圈”,嘴尖而弯,脚趾爪三个于前、拇趾向后。有的缩头蹲踞静默凝思如球,有的匍匐趴卧篷羽挓毛圈转似鸭,还有的左左右右东闯西撞着走动挪步,嗓眼里“咯咯咤,咯咯咤”发出一串串细音,一停下脚步就顿身鼓胸憋气转调门为“咕呕、咕呕,嗡嗯,嗡嗯,嗡嗯”穿透力强之闷声颤调,抑或昂首挺胸狠劲挤出“咓哇,咓哇”的响叫。

  幼时每逢祭祖的农历节气都抄道经此去后山上坟,看到鹌鹑笼子有增无减,笼子里的鹌鹑羽色鲜亮,吸引过往路人驻足,唇齿咂赞。再瞧主人娴熟细致妥妥当当料理饲弄这物的劲头,毋庸细说,此人定然得是这一带玩鹌鹑的行家里手,其与鹌鹑的情缘、故事,应该不是一般的多。西门里的韩姓富户子弟绰号“狼[lǎng]子”的,窑洼子北头高埠小卢庄的窑工卢二,也被尊为这方面的高手,亦都是天天鹌鹑袋子不离身。那袋子也分两节,下部掏木挖空留底,内缚棉布里衬,外饰刻凿图案,大小、形状似蟋蟀罐,上头仅为一圈顶端带束系绳索的深色布筒。

  鹌鹑养眼舒耳悦心,得之却十分不易,须寒夜里起早,披霜迎风受冻着去捕抓。暮春三月天一大早,月隐星稀,到处黑咕隆咚。精于此道的刘头、“狼子”、卢二们,三两成伙,扛插竿、携丝网、挑“媒子”笼子,步履蹒跚、睡眼惺忪地出屋离村夜行。竿取细竹段,下端嫁接箭镞样且出了一横挡的铁打件底脚,方便踩踏固定;网以韧度弹性兼具的熟丝编织,宽约三尺、长度不一,孔眼大小勉强着恰能钻塞进去一个鸟头。“媒子”就是借其唤声去迷惑雄鸟们上钩的雌鹌鹑,都在头天晚上就提前入笼套罩密封独处闷寂了一夜。赶到事先采点选择的山草茂密的丘陵缓坡,一杆子人插竿结网,圈下一块小几分地的长方围场,网下虚着尺许高的空挡,四围还会故意敞开一短面,以利鸟飞落挪步凑近及人收场时冲锋。“媒子”笼就挂在场中央立着的插竿上,两笼或几笼子的需要匀开间隔安插。一切妥当,正值黎明前刻,夜幕依然笼罩静谧,远近山影、树木黑黢黢一片,人影赶紧就势隐藏。一个人把“媒子”笼上的布罩翻卷置于鸟笼顶端后也快速藏匿隐蔽。

  被闷闭孤寂了多时的雌鹌鹑,猛得解“困”暴露于凉爽的晨风中,顿感精神爽顺,变得欢快无比,开始“咕呕、咕呕,嗡嗯,嗡嗯,嗡嗯”地叫个不停。一鸟鸣,几鸟和。霎时,围场内“咕呕、咕呕,嗡嗡嗡嗡”声大作。圈圈波波着向四周扩播,过坡、穿林、跨河,能传多远传多远,直击山壁后又返来回音。顷刻,雄鹌鹑“咯咯咤”“咯咯咤”的欢快叫音由远及近,翅膀扑打低空飞翔的“噗噗”声盈耳,盘来踅去,起起落落,降止在围场内外,均在抽腿移爪心向“媒子”笼——哪知那里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根本不谓温柔乡。

  启明星微敛,东天现鱼肚白之当口,雄鸟“咯咯咤,咯咯咤”声渐稀欲断。刘头、“狼子”、卢二们打着弯地“嗷,呺……”“嗷,呺……“着一齐从隐身处爬站奔出,冲向围场。卿卿我我的鹌鹑们“呼啦”惊起,慌张着夺路向外斜飞,又哪里知道围网此时成了其无法逾越的坚坎绝地——高度刚好拦其去路而触网遭殃。一头撞进网眼,进不得退无门,提溜在网丝中振翅扭身直扑棱,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很像拦河丝溜子网上挂着的活鱼。刘头、“狼子”、卢二们快步上前,各自收猎物入布袋,动作之娴熟犹如攀树头摘果。心满意足地收网、拢杆,挑笼携袋归家。尽管猎物在袋子里扑腾一路,撞头发疯,但绝不会碰得晕脑现血,完全得益于那层厚实的衬布。¬

  逮鹌鹑还可选时晚秋、寒露一罢,只不过“媒子”笼子里囚着的诱饵得为惯于“咯咯咤”的雄鸟了。

  到手的鹌鹑,雄的厚养,以上场耍斗应战;雌的权作“媒子”,遇到嘴馋贪吃的主就下锅佐酒了。雄、雌鹌鹑毛色略别,前者颏深褐、喉中线向两侧上弯至耳紧贴着皮黄色项圈,皮黄色的眉纹与褐色头顶及贯眼纹成明显对照,根本区别在于其具有阴囊。

  此物生性胆怯,野顽难眠,初得入笼罩布静置一段时日。随后刘头、“狼子”、卢二们就将其常握手中,谓之为“把鹌鹑”——以小指与无名指夹其两腿、双爪悬空、无法蹬腾,又借拇指与食指扣固其颈,日日如此,且专往人多热闹嘈杂处带。天儿日久,便驯服胆大不怕人。饲弄的窍道颇多,一言难尽。给水喝、喂小米、添活虫……瘦了不行,肥了也不中。减肥,得用茶叶水洗澡刮膘,几次三番。拘性,便装之入下脚的袜筒、空尿壶头里闻吸臭骚。所得殷勤好处、所受罪孽苦劳,全为圈里场上一搏,以资主人夸海口、出豪气,露脸增光。

  闲冬时节,凑着旭日暖阳,以此为乐且乐此不彼的刘头、“狼子”、卢二们,集于街头,搬来柳编簸篮或者苇蔑席遮圈作“斗圈”,让攒足了一整个年头的心劲豪情肆意勃发。对阵双方各把一头,战前分别掏袋子取爱物把握、上圈亮相显摆,随着主人指头扣响打起亮翅后收回重把于掌心。好鹌鹑总是性情乖巧,品相独特,嘴似鹰喙,胡须分黑白,羽色纹斑鲜亮耀眼。常以头上一撮毛的“凤凰”、嘴下一撮毛的“老虎戴金铃”、单翅膀带一只白羽毛的“单剑”、双翅膀均带了一只白羽毛的“双剑”称奇为珍,往往令狂想囊入己袋子者寝食难安。

  接着,单打独斗的好戏开演了。双方鹑主各丢几粒小米入圈地,随手放鹌鹑入圈。有意被饿了一整夜的冤家对头,贪图独享地上有限的米粮便斗。挓挲鼓羽,上窜下跳,俯冲反扑,喙啄爪蹬,叨头咬体,掉毛流血,“吱吱,唧唧”。看二行者敛口息声,眼随鹑转,围了里外三层。鹌鹑主人抱膀摸颌掐腰凝神,看似镇定,实则心悬半空,心力憔悴。然而,输赢自有定数,谁都难以预料。有时硬碰硬,斗得头破血流,一地羽毛;有时弱者识相,败逃飞离向天,有了胜负;更多为鹑主惜物心疼,及时撒出小米熄火停战,那才是高人高招。否则,将一败定乾坤,宝贝疙瘩沦为只会轻声哀鸣的“叫叉”,再无东山再起的机遇,永不登场相斗,断了主人予之之念想和情缘。

  现今,那些玩鹌鹑的高手们故去,鹌鹑笼袋罩网斗具朽了,亦很难见到鹌鹑。其实,这物还是秋来春去,悄悄隐隐地飞翔穿梭在山野莽原甚至阡陌农地。只不过我自己心绪不宁,心猿意马,身不由己,哪里还能顾及、亲见。

  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风物景状与消遣方式,惜也好厌也好,存也罢弃也罢,社会变迁即为推手,不可抗拒。

该用户从未签到

217

主题

2832

帖子

8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85237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鹌鹑,可能许多人不熟悉,很少见过,近些年鹌鹑蛋倒是没少见过。拜读作者此文后,总算对这物有个初步了解,以前从没听说的鹌鹑习性也得知一二。原来,原来鹌鹑有追暖趋温的习性,原来人们出于个人的爱好竟然动用天网捕捉鹌鹑,原来鹌鹑能够用来想到打斗。作者文笔流畅,语言丰富,对这物描述得栩栩如生。一篇好文,值得欣赏,倾情推荐共赏。本文优秀并建议精华。(黄皮人)

点评

感谢首版编辑厚爱,致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 天前
黄皮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8

主题

327

帖子

1000

积分

特约评论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0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铁城 于 2021-2-22 07:46 编辑

根本始料不到一个个却是如此的机警——“根本”去掉?
刘(姓老)头小——这个括号可以去掉
此人定然得是这一带玩鹌鹑的行家里手——“得”去掉?

不愧为版主,干净利索好漂亮的排版。作品的成功,得益于作者对生活对一景一物观察的细致入微由表及里,然后用心思想竭尽感悟。此作以经典散文随笔写作方法和技巧,以简介入题,将围捕、饲养训练然后赛鹌鹑的细节描绘得绘声绘色风生水起,结尾以惜墨如金,却点出来玩物消遣随社会发展或传承或淘汰的法则,引读者思考。作者沉稳老练的文笔功底是基础,而作者深谙撰写此类文章细节决定成败是作品成功的关键之道,因此而呈现给读者与经典名篇《蟋蟀》异曲同工之妙的文章。就作品的各个环节要素,几乎找不到什么瑕疵,所以赞同潘老师的点评,推荐大家共赏!
问好、祝笔丰!

点评

真心感激铁城老师斧正与点评,向您学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 天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3 13:12
  • 签到天数: 5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2]偶尔看看I

    93

    主题

    2310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2350

    10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精华!

    点评

    谢羽毛版主关注厚爱,献香茗一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 天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502

    主题

    3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5154

    优秀管理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今,那些玩鹌鹑的高手们故去,鹌鹑笼袋罩网斗具朽了,亦很难见到鹌鹑。其实,这物还是秋来春去,悄悄隐隐地飞翔穿梭在山野莽原甚至阡陌农地。只不过我自己心绪不宁,心猿意马,身不由己,哪里还能顾及、亲见。--------好文

    点评

    谢站长赏识提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 天前

    该用户从未签到

    32

    主题

    149

    帖子

    77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7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描写细致  再现过去农村捉鹌鹑的场景

    点评

    谢谢老师提读点评,新春快乐!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7 天前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黄皮人 发表于 2021-2-22 05:45
    鹌鹑,可能许多人不熟悉,很少见过,近些年鹌鹑蛋倒是没少见过。拜读作者此文后,总算对这物有个初步了解, ...

    感谢首版编辑厚爱,致敬!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铁城 发表于 2021-2-22 07:37
    根本始料不到一个个却是如此的机警——“根本”去掉?
    刘(姓老)头小——这个括号可以去掉
    此人定然得是这 ...

    真心感激铁城老师斧正与点评,向您学习!

    点评

    哪敢“斧正”,只不过得版主错爱,愿真诚和您探讨一下。文章非常棒!  发表于 7 天前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羽毛版主关注厚爱,献香茗一杯。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21-2-22 12:22
    现今,那些玩鹌鹑的高手们故去,鹌鹑笼袋罩网斗具朽了,亦很难见到鹌鹑。其实,这物还是秋来春去,悄悄隐隐 ...

    谢站长赏识提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订阅| 关注 (32)

    左岸飞花,右岸白马,夹岸流逝的情话,只道相思无涯。抬头望,青鸟与鱼,定格成画;扣心问,人生苦短,何必言他!
    18今日 3861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