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2141|回复: 2

[小说] 钉子户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9

主题

103

帖子

177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71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天龙 于 2021-2-23 09:12 编辑

    
      【编者按】好一篇具有现实警示意义的讽刺小说!猴精明算计了一辈子,针对拆迁一事,他却算计过了头,拒不配合拆迁工作,到头来栽了大跟头,后悔莫及,捶胸顿足,仰天长叹!小说情节构思精妙,环环相扣,人物栩栩如生、形象逼真,语言幽默风趣。猴精明由最初对抗拆迁到后悔不已、请求拆迁的行为,令人捧腹,让人感叹,给人警示!很有讽刺意味的小说,倾情推荐共赏!【编辑:天龙】

      
  乐府花园地处县城繁华地段,护城河穿过小区,沿河两岸繁花似锦、绿树成荫,白色大理石拱桥链接南北两岸。走过石拱桥,走进古色古香的拱形大门,就进入了宁静的河北小区,几十幢乳白色高层建筑拔地而起,乳白色的楼房像一只只骄傲的白天鹅伫立着。沿着平坦的水泥路绕过几座楼房,在一栋楼房的后面绿色的草坪间静卧着两个院落,灰色的院墙,灰色的房屋,在崭新的楼群间显得低矮破旧,似一只丑小鸭龟缩在楼群之间。
  “听说这是故意留下警示那些钉子户的!”有人悄悄地说。
  钉子户!钉子户!侯景明恨透了着三个字,每每听见如鲠在喉。几年来为了摘掉这个帽子,他不知道跑了多少次物业、多少次建设局,甚至去省里上访,鞋子跑烂了多少双,“钉子户”三个字依然罩在头上。
  侯景明六十多岁,年轻做些小买卖,头脑聪明,处世活络,做事处处算计不吃亏,是村里小有名气的聪明人,所有人送外号“猴精明”。他算计了一辈子,唯独眼下的境况没有算计到。“唉,失算了!”他叹息着。
  几年前两个院落住着两个儿子,那时候家里热热闹闹的,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几个孙子追逐嬉闹……转眼间,这一切消失了,儿子媳妇们受不了阴暗的生活,更忍受不住邻居们的冷讽热嘲,一个个出去租房居住,留下侯景明老两口守着两个空荡荡的院子。
  猴精明坐在屋里用牙签剔着牙,盘算着下一步怎么办。以前吃完饭他总爱坐在院子里,眯着眼睛惬意地看着自家房屋:两个院落,八间高大敞亮的房屋,钢筋水泥浇筑,引得邻居啧啧称赞,这在当年村里是数得着的好房子,现在呢?自从小区建成了,他就不喜欢在院子里乘凉,他不愿意看见那些高高的楼房傲视自己,更不愿意看见楼房里那些鄙视的眼神。院里的葡萄架依旧、桌椅依旧,只是没有儿孙的身影,他真怀念那时的时光!
  “拆迁,拆迁,拆坏了老子的好日子!”他盯着高高的楼房再一次咒骂......

  二
  “老冯家和老梁家的房子今天一大早被依法强制拆除了!”老伴买早餐带回来的消息,让猴精明精神一震。那两户是今年定的拆迁尾房,已经和上级磨叽了半年,这是猴精明关心已久的问题,他们的被拆了,自家的还会远吗?
  匆忙吃完早饭,他急匆匆地拿起一盒烟走出了家门。
  社区办公室就在沿街大楼里,他轻车熟路上了二楼,在挂着村委办公室牌子的门口停住了脚步,听见里面传来咳嗽声,推门走了进去。
  宽大的老板桌后边坐着微微发福的刘主任。这几年猴精明是这里的常客,刘主任知道他的来意,对他点了点头,他急忙掏出了烟,拿出一支递到了刘主任的手里,刘主任摆了摆手,指了指墙上“严禁吸烟”的牌子,猴精明讪讪地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刘主任对面,焦躁地问:“刘主任,大侄子,听说今天早晨那两户拆了?我就是想问问,我家的房子什么时候拆?”
  “大叔,这次拆除的两户是二期工程的。”刘主任看着手里的文件,头也不抬说:“你家是一期工程,不是一回事,至于什么时间拆你的房子上边没说。”
  “什么一期二期的,不就是拆房子吗?第一期的没拆,第二期的却拆了,这有道理吗?”
  “大叔,再等等吧!”看他着急的样子,刘主任心里好笑,现在着急,当初干嘛去了?
  “我等了三年了,再等下去恐怕要进棺材了!”想起一个个长大的孙子,他真的着急了,“大家都搬进楼房,留下我一家算什么?再说楼房挡住阳光,我家整天都在阴暗里,你们难道就不管了?”
  “管,怎么不管呢?可是怎么管?大叔,当年我们跑断了腿磨破了嘴,可是您老硬是不拆,如今拆与不拆是上级说了算,村里没有这个权利了!”
  “不拆怎么可以,这样的房子我两个孙子怎么成亲结婚?”
  “大叔,您老的要求太高了,村里赔不起,实话告诉你,时过境迁了,那块地方已经没有拆的必要了,您老就踏踏实实住着吧!至于您孙子的房子问题,还是您老自己想办法解决,我们无能为力了!”
  “大侄子,大叔知道错了,大叔求你了,只要两套房子。大叔丢人显眼就罢了,儿子孙子丢不起这个人,你两个哥哥隔三差五回家和我闹啊!”
  “大叔,您的问题村里实在解决不了!”
  “哪里给解决了,这几年县里、镇里我都找遍了,一个个也不给我答复!”
  “我也不知道,您去别处问问吧。大叔,我要去镇里开会。”
  中午还开会?明显是逐客令,猴精明只好起身走了。

  三
  从社区回来猴精明憋着一肚子火,看来房子拆掉是不可能了,他沮丧之极,饭也没吃就躺在了床上。刚想眯一会,就听见院子里传来咚咚的脚步声。
  “爷爷,今天早晨那两家的房子拆了,我爸让我来问问咱家的房子怎么样了?”随着话音孙子侯伟闯进门来,他身形大嗓门也大,进门就大声嚷嚷着。
  “房子,房子,回来先问房子,哪个还把我这个老子放在眼里?”猴精明揣着一肚子冷遇还在郁闷着,孙子的话让他气不打一处来,“回去告诉你爸自己去上边找,我无能为力了!”
  “爷爷,如果不是你阻拦签字,我们早就搬进新楼房了,何至于现在出去租房住,今天的结局都是你造成的,不找你找谁?”侯伟的声音提高了几倍。
   “我阻拦?回去问问你爸爸妈妈,如果不是他们几个在背后撺掇,会有今天吗?如今一个个怪到我的头上?!”面对孙子的数落,猴精明火气更大了。
   “不怪你怪哪个?都是你太精明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同事同学一个个戏谑我钉子户,害得我走路都抬不起头来!”侯伟想起一双双嘲弄的眼神,对爷爷的那份尊敬抛到九霄云外了。
  钉子户!孙子也这样说,猴精明气得直打哆嗦。
  “爷爷,我给你两条道,第一你求政府给咱家拆迁补房子,第二你想办法给我买房子,否则我不认你这个爷爷!”
  “小兔崽子,敢威胁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孙子!”孙子的话让猴精明火冒三丈。
  老伴一看祖孙俩要吵起来,紧忙推着孙子往外走,“小伟,听奶奶的话,等过几天房子就有眉目了!”
  “有眉目?做梦吧!”侯伟嘟囔着,不情愿地走出了院门,老侯了追出来,望着孙子的背影,狠狠地把门口的几盆花摔在地上,喊道:“反了!反了!”
  “你和孙子生什么气啊?孩子说的也是实情,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愿住楼房?”老伴一边低声说,一边清扫着花盆碎片,她把碎瓦片倒进大门口的竹林里,返身关上了院门,对着坐在房门口的猴精明说:“老头子,仔细想想,也不能怪政府,如果当初你不是漫天要价刁难政府,如今咱们早就舒舒服服地住进楼房了。现在可好,人家住进高楼大厦,就咱们住在这破房子里,邻居们嘲笑不说,还闹得全家不得安宁!”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猴精明的语气明显软下来。
  “当初......当初……”猴精明喃喃地自语着。

  四
  七年前这里还是一个村落,飞速发展的城市建设很快就把村庄围困了起来,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城中村,村中房屋参差不齐,街道狭窄曲折。近几年的乱搭乱建使许多街道变成了死胡同,上级早已把它列入了旧城改造的计划中。
  “爹,咱村要拆迁了,第一批先拆咱村西这部分!”中午二儿子建军下班回来,一边擦着汗一边对坐在葡萄架下研究象棋的猴精明说。
  “又从哪里听得小道消息?”猴精明头也不抬看着眼前的象棋残局,早晨和老刘头下棋就输在这一步上,怎么破解呢?
  “这次是真的,我一个同学听在县委工作的同事说的,过几天工作组就进村了。”
  “噢,是吗?”猴精明仍然漫不经心,拆迁吆喝了几年,他早已麻木了。
  “我同事的同学在县拆迁办工作,这次消息是他传出来的,我想不会假的!”
  听到这句话,猴精明心眼活动了,看来发财的机会到了!他推开棋盘,眯起眼睛看着两座院子,开始盘算着自己的两个院落可以补偿几套楼房,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发财机会,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决不能吃亏了!
  “爹,还有个更好的消息,听说不单纯拆咱村,上面计划把南边的工厂和村西的几家县直单位一起拆掉,几处合建一个大社区,有一条商业街,听说有几百间商铺呢。前边几家在规划道路上,拆除后咱家刚巧在商铺的黄金地段上。”
  猴精明一听小眼睛发亮了,“儿子,看来天大的馅饼要落在咱爷几个的头上啦!”
  建军一脸疑惑,“爹,什么意思?”
  “傻小子,咱既要楼房也要钱啊!商铺,那可是天价,给少了咱不拆!”猴精明得意地笑了,“要狠捞一把,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建军惴惴不安,“爹,这可是和政府对抗啊,悬!”
  “老爹做了一辈子生意,过得桥比你走得路都多,怕啥?”猴精明胸有成竹,“再说咱也房产证、土地证,咱的地盘咱说了算!”
  猴精明开始计划赔偿问题了,他的眼前仿佛耸立起一座金山……

  五
  果然要拆迁了。
  建军说过没几天,工作组就进村了,办公室设在村委大院里,紧接着群工组成立了,红色的宣传条幅挂满了大院的围墙。拆迁是关乎民生的大事,大院里人来人往的,往日冷冷清清的村委大院热闹起来。经过几次村民代表大会,拆迁工作按部就班开始了,宽敞的大道,雪亮的路灯,高大的楼房,花园般的小区,是人们早就向往的生活,于是,赔偿方案刚一公布,没等工作组上门组做工作,就有很多人签订了拆迁合同。
  猴精明也拿回家一份赔偿方案,他看着手里的赔偿条款,眉头拧成了疙瘩,这和自己心中的目标相差太远了,一比零点八,赔偿太低了吧,怎么也要一比一,这些傻帽怎么就签合同了呢?他把合同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揉成一团投进了身边的火炉里,恨恨地自言自语:“哼,达不到我的要求坚决不签!”
  他每天在村委大院门口转悠,看着一张喜气洋洋的脸从大院出来,心就不住地嘀咕:又是一个傻帽!有人看见他就打招呼:“大叔,签合同去啊,早签早挑房啊!”
  他笑眯眯地说:“不着急!不着急!”
  签合同的人越来越多了,随着宣传工作的进展,最后几家经过拆迁组和上级领导细致的工作,很快也签订了合同,只剩下猴精明一家了,他有点坐不住了!
  吃过早饭,猴精明坐在院子里暗暗揣摩着,村里刘主任陪着区里乔书记和拆迁办的领导走进门来。猴精明知道他们的来意,连忙起身让座,高声吩咐老伴沏茶。
  一行人坐下,乔书记开门见山:“大叔,咱村拆迁工作还需要您老多多支持啊!”
  “支持!支持!拆迁是好事啊,我举双手支持!”猴精明连连点头说道。
  “大叔,拆迁合同都签得差不多了,您怎么还不去签呢?”
  “这不正准备去村委吗,刚巧领导们就来了。”猴精明满脸带笑说:“乔书记,拆迁住楼房是好事,可是我觉得就是赔偿有点那个……”
  刘主任明白了猴精明的意思,和乔书记对视了一眼,知道这个猴精明不是个省油的灯,笑着说:“大叔,请说说您老的看法!”
  猴精明说:“那我就直说了,刘主任你是本村人,应该知道我这两个院子是老宅,算上院外前边的菜园,怎么估算也有一亩地,按政策才能分四套房,是不是有点太少?”
  乔书记笑着问:“大叔,你计算一下应该得到多少补偿?”
  “我算着怎么也给我七套房外加五百万赔偿款!”猴精明眯着眼睛肯定地说。
  刘主任瞪大了眼,问道:“大叔,你这个数字是怎么得来的?”
  猴精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慢条斯理地说:“这明显摆着啊,我这院子长五十米、宽二十多米,可以建一栋三个单元的楼房,听说咱这建高层,就算按照小高层的设计十七层高,这可是一百多套房子,现在咱县里的房价一套卖六十万,这是多少钱?前边胡、杨两家拆了,我家就在街面上,沿街店铺的市场价高出住宅价格不止三两倍,这样的黄金位置,你们算一算,我要这些不过吧?”
  乔书记差点乐喷了,“大叔,您老真是高明啊,我们怎么没有想到这种计算方法呢?”
  猴精明得意洋洋地说:“要不我说赔偿有点不合理呢!”
  “大叔,为什么和你家同一条线的那些住户没这么要求呢?”刘主任忍住笑问道。
  “那是别人的事情我管不着!”猴精明没有听出刘主任的弦外音,悠然地点燃一支烟,说:“你们回去合计合计,如果可以我就签合同!”
  “大叔,我觉得不合适,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做,还要赔偿方案做什么?要都按照各自的心思赔偿,全村五百多户两千多口人岂不乱套了?”乔书记忍住怒气心平气和地说道。
  “乔书记,方案应该有,对别人可以,但对我家来说不公平,所以我才多了这么一点点要求!”猴精明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态。
  刘主任说:“大叔,方案对每家每户都是公平的,不能因为你改变的,我看您老还是按照方案的赔偿去村委签订合同吧。为了早日搬进新楼房,眼下村里大多数人家都开始搬家了,你老可不能扯父老乡亲的后腿啊!”
  猴精明有点不高兴了,“刘主任,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说话呢?我怎么扯后腿了?土地是国家的不假,但也允许老百姓说话,我有土地证、房产证,国家批准的就是我的,赔偿不合理我就是不签合同!现在讲究民主,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好了,好了,你们回去商议吧,商议好了告诉我!”他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接下来的日子,猴精明家人来人往,从村里的干部到拆迁办的领导,最后镇里领导出面,他还是一口咬定,要赔偿七套房,不同意的话,合同就不签!后来拆迁办的领导退让了,答应给他家五套房,另外给他五十万的养老钱,他仍然拒不签字。儿子建国建军几次劝父亲见好就收,把合同签了,都被他骂了回去,“我舔着这张老脸死缠硬打还不是为了你们过得好吗?”
  渐渐地,没有人再上门做他的工作了,他坐立不安,几次到村委大院观望,却没有人搭理他。
  村民都搬走了,往日热闹的村庄变得死寂了,漆黑的夜里只有他家的窗口里闪着昏黄的灯光。
  几个月后,小区建设正式开始了,一辆辆挖掘机开进村里,一幢幢房屋在它们的长臂下变成了废墟。侯精明坐在屋里看着挖掘机在自家的院子前边开挖,他嘴里哼着小曲,不慌不忙,“我看着你建,我就是不签合同,到我这里看你怎么建下去?”
  很快,楼基打好了,楼房开始建了,一层,两层……十层,二十层,二十五层,阳光被楼房全部挡住了,猴精明有点坐不住了。不几天,机器轰隆隆地开到了屋后,距离房子不远处又一幢楼房动工了。老伴惴惴不安,他脸一绷,“慌什么,就不拆,看他们怎么办?”
  一年两年过去了,小区完工了,高大的楼房围困着的两个院子显得那么的低矮破旧。
  猴精明的家成了一座孤岛!
  村民们陆陆续续搬了回来,猴精明的院子成了小区的众矢之地。走出院门,他感到有千万只利箭射向自己;回到家里,面对老伴和儿子儿媳无休止的抱怨……
  猴精明的正常生活被彻底地打乱了……

  六
  “等等再说!”刘主任的话让猴精明更加郁闷了,他忽然想去看看那两处拆掉的房子。他出了小区,阳光有些刺眼,他眯起眼睛打量着周围,护城河两岸姹紫嫣红,各种花树竞相开放,宽大的草坪上有几个跟着爷爷奶奶自由玩耍的孩童……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一阵心酸。
  门外是繁华的商业街,此时街上行人稀少,他沿着马路往前走,走了没多远,看见前面那个造型别致的弧形商场。他听人说过,这条街道按规划应该是直行的,后来上级重新修改了建筑图纸,这里才出现了弯道,出现了这栋弧形的楼房,商场后面就是自己的院子。他明白了,自家的院子肯定不会被拆掉了,怕是真的要在这个老房子里老死了!
  唉,精明了一世,没想到在这里栽了跟斗!
  他避开了人群,溜着树荫往前走着,不一会来到了小区一侧,这里是村里的二期改建工程,拆除了的村庄一片瓦砾。他慢慢地走着,不时有石块划着他的裤脚,他羡慕这些拆掉的房屋,多么渴望自家的房子也变成碎石瓦块啊!这时,前边传来了低低的叫骂声,他循着声音望去,一个中年妇女在废墟间徘徊着,这是老冯的妻子,老冯也是村里的能人,这次拆除的不仅是房子,还有几十间猪圈。
  猴精明看着,他想告诉她不要抱怨了,拆迁是好事,利人利己,千万别像我这样太贪财贪心了,落了个“钉子户”的骂名,走在街上如过街老鼠抬不起头来,害了自己,也害了儿孙!
  看了一会儿,他拖着沉重的步子默默地走开了。
  他靠着河边的一棵柳树坐了下来,阳光温暖地照在身上,他眯起了眼,迷迷瞪瞪的,不知不觉间就睡过去了,并且做起梦来。
  他仿佛看到了两台挖掘机轰隆隆地沿着柏油马路开进了小区,那两个院落在它有力的长臂下眨眼间变成了废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59

主题

1945

帖子

4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40772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龙 于 2021-2-23 09:12 编辑

      【编者按】好一篇具有现实警示意义的讽刺小说!猴精明算计了一辈子,针对拆迁一事,他却算计过了头,拒不配合拆迁工作,到头来栽了大跟头,后悔莫及,捶胸顿足,仰天长叹!小说情节构思精妙,环环相扣,人物栩栩如生、形象逼真,语言幽默风趣。猴精明由最初对抗拆迁到后悔不已、请求拆迁的行为,令人捧腹,让人感叹,给人警示!很有讽刺意味的小说,倾情推荐共赏!【编辑:天龙】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6

主题

3073

帖子

8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84165

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老师的精彩小说了,很佩服你呀,佳作频出!
今天荷塘正式搬家了,很开心拥有一个温馨的新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荷塘月色

荷塘月色

订阅| 关注 (22)

以打造“超一流的品牌社团”为社团的发展目标,以“为作者服务、为文字服务、为读者服务”为社团的发展理念
2今日 1871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