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5591|回复: 12

[散文] 鸡儿那些事(首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8 19: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粗陶-炉火正旺 于 2021-3-2 18:08 编辑

  【编者按】鸡,作为农村地区随处可见的家禽,十分常见。如作者所述,“闻不见鸡鸣犬吠的街巷、村屯,即使车旅辐辏,就是富得流油,也会让人觉得身处虚幻,怎么都不够真实。”然而,我作为一个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人,也是通过作者灵动细腻的笔触对“养小鸡儿”的过程首次有比较详细的了解,“炕鸡”更是首闻。故而,相信这篇散文于很多人更是一篇言语风趣的“科普文”。通过作者对饲养鸡的各个环节形象、细致地描写,加上文中对拟声词形象地运用,仿佛一只只鸡就跃然呈现在读者眼前。
    本文小处落笔,感情真挚,语言生动形象,结构完整,注重细节刻画。透过作者的文章,可以看得出作者是一个生活阅历丰富,乐于发现生活的美好与感动,积极乐观的人。问好作者,遥祝创作愉快,佳作频传!推荐共赏,力荐精华!(若依)


    我少小那会,家里是喂养鸡的。

  彼时居家过日子,免不了喂鸡养狗,城里乡村皆然。闻不见鸡鸣犬吠的街巷、村屯,即使车旅辐辏,就是富得流油,也会让人觉得身处虚幻,怎么都不够真实。

  鸡儿多从春天养起,时节一到,担挑子买炕鸡的就踩准点地接踵而来了。

  称其为“炕鸡”,缘于这些小雏鸡都是在炕房上成批人工孵化出来的。卖炕鸡的统统一副装束行头,脖子上搭条擦汗的大毛巾,扁担两头挑着两摞竹编的大径浅帮有孔眼的箩筐,分层满满的装着雏鸡。一边走一边不住嘴地吆唤着“小——鸡儿了[liǎo]——买小——鸡儿”,声音甜润婉转,老远就能听得到。近身后,入耳的都是”嗵嗵”、”唧唧”的小鸡蹿动踩筐声和叫音,似乎快把吆喝淹没了。

  招引人来后,开始打诨夸口,说“俺西南蔡丘……咱炕的都是纯种的鸡,有公有母哪,公的能下蛋抱窝唻、母的会打鸣司晨”。然后搁下挑子,把成摞的箩筐错开平展于地上。随手掏一把谷米撒在筐里,呈现眼前的全是挤挨涌动、“唧唧”噪耳的
喙带爪的小绒球,睁着黑黑的小眼睛,左顾右盼地歪着脑袋,白的、黄的、黑的、灰的、芦花的……看得人迷离心动。

  赶过来凑热闹的多为老人、孩子和大姑娘、小媳妇,将鸡挑子团团围住。毛茸茸的小鸡着实惹人怜爱,老的少的都伸手摸。想买的则出口询问价钱,双方讨价还价。价码说妥了后,卖炕鸡的就拿出苇编折子在地上圈[quān]出个扁圆桶子,让买家把挑出来的雏鸡放进去跑,以验其腿脚是否利落。生意一旦开了张,跟着买的人就多了。这家逮二十,那家要了三十还多……一箩筐下去往往用不了两袋烟工夫。

  雏鸡进了各家的笸篮、篮子、筐头拎回家以后,再折回头来送钱。卖炕鸡的都是好记性,从来不会收错。也有捧着小鸡踅回来换的,为的是辩公母,或者因个头小,有的看着不显得欢蹦……但无论何故只管拿来,统统包换。

  买完、换好,卖炕鸡的摁摁腰包,整理过挑子,一走了之。拎进家的雏鸡儿,便成了小孩眼中的玩物、大人手里的活计。

  鸡儿圈[quān]进遮子席筒或关入盖筐桶箱,喂水给米晒太阳,怕冻怕病怕响动、怕猫叼狗衔黄鼠狼拉,也怕孩童手攥搦脚踩踹地摆和着玩,黑来白里当心。要是恰巧有老母鸡发晕抱窝就再好不过了,趁势蒙其眼闭其耳,掏走窝里捂了好几日的蛋,塞进去炕鸡于翅下,“老奶奶”便咯咯唠唠晕晕乎乎地当作己出了。如此,老有盼惦,小有托养,算是两全其美。要是没买炕鸡苗,或者主家压根不想为鸡添“丁”,就只能靠泼冷水洗澡,或者尾巴绑棍挑纸幌,去吓醒晕头瓜脑为母心切的母鸡了。说来称奇,您别不信,阉讫冠子萎缩、声音趋柔的五彩大公鸡,也能在灌下半盅白酒后,焕发出母爱,承担起此任,自甘情愿地护着一群鸡崽“唧唧”“咕咕”来“咕咕”“唧唧”去,甚至比母鸡都护窝子。亦有母鸡真的蹲圈[juàn]坐窝三七二十一天,不吃不喝不睡,“咕咕咕,咕咕咕”地亲自孵卵出的小鸡,看上去却并无特异之处,也得吃米儿喝水儿一点点长。

  这小东西们只要有幸躲过口液滞塞鼻喉、屎糊腚门子、肿烂眼圈等冷症热瘟,长蹿得还真够快,一个半月便褪了绒毛,开始换羽长出些许老翅;把攥大小,就长全羽毛,羽翼丰满了。五六个月,小母鸡们试胯开始“咯哒,咯哒”下蛋,童子公鸡怯生生合着嫩腔“喔喔,哏哏”地练习打鸣。就见,母鸡群里黄晃一片,有的全身羽色大部金黄、仅颈翼尾羽夹杂了泛光的黑色,有的头颈前段羽毛呈色深黄、背脊或黄或棕或褐里缀黑色斑点现麻黄(棕或褐)之差异,全都头小、腿细、嘴短、单冠子直立,喙胫爪子黄黄,躯体紧凑、灵活清秀;鏊子黑(注:民间误语,实应说为“澳洲黑”)通体羽毛黑泽发亮,喙、胫、趾黑,体躯深广、胸部丰满;芦花鸡全身羽毛差不多都为黑白相间、宽窄均匀的横斑纹路,唯头颈的边缘毛色嵌现一点红艳或土黄色调,嘴喙体白基黑、胫爪以白色居多,颈尾挺立高翘、背部平直后躯宽阔;也有个把白鸡混于其间,羽毛一抹白,喙胫脚爪黄,当属其时刚刚引殖的舶来品。红公鸡
格外显眼突兀其中。高昂的头颈上,圆眼满睁、虹彩橙黄照人,鲜红的冠子直立、肉垂坠荡、耳叶挺括;嘴爪短黄,腿胫粗壮,趾外悬蹬;颈、首、背、部羽毛金黄红彤绚丽似火苗,胸、腹、肩、蓑羽处枣红暗现,尾巴、翅膀毛色黑中透蓝闪亮,无不光彩照人。其撩腿、振翅,跳跃、飞奔,觅食、打斗等本领也与日俱增,由此不出两季半载,雏儿变为成鸡。

  每日一五更[nìng],公鸡亮开嗓子发出雄鸣,蹬腿鼓胸昂脖抻头弯颈“哏,哏,哏……”地划破了黎明前的夜空,成了唤醒人及万物的计时标杆响哨。白天,群鸡徜徉在阳光下、阴凉地,抑或棚里、屋中,就是一幅欢乐图。个个哆嗦着头、颠颤着颈地漫步、跑奔,爬高上低,来来回回,转转悠悠,“咯咯,咯咯”;起落更迭地蹶腚顿首叨食,既吃种籽也食砂砾,爪扒喙挠,似无止境。若同奔一隅或狭路相遇,强躖弱遁,勇者为大;一得虫蝶食物寻向孤跑,引得他鸡追逐相夺,出了这嘴捣进那嘴。难得静默时,喜好扎堆,或者卧疏松土窝挓挲开羽毛拧着圈[quān]干“洗澡”,或者蹲身硬地频频转颈扭头整饬羽毛,或者扬爪快频挠头擦喙清脸,也有单腿独立缩身屈膀藏颈闭目养神者。雄鸡穿梭其间,俨然首领王者。时不时地打鸣或爪子磨地喉出“哽——哽、哽、哽,哽——哽、哽、哽”吼震,来把持住领地与尊严,吓得母鸡们“唧唧”索索,夺路逃躲。遇有不逊者,其立马屈膝旋体、拧颈侧头瞥眼、疾速捣挪腿脚地打出亮翅——尾羽高蹶、翅膀全展如扇,迫对手趴伏,跃身上背蹲踞猛踩、揪扯死咬住冠子不丢——其实是在“压融(注:交配)”,受到宠幸。
碰巧哪一家的”愣头青”不知门脸高低窜来觊觎,便怒发冲冠,颈羽支棱,抻脖、平身、展翅,嘴里咯唠着急步奔敌。逼近后,头对头、喙顶喙、目怒视,绷腿塌体、挪步转圈,然后喙啄、爪抓、翅膀拍打、飞身碰撞,不惜滴血、掉毛、冠子缺豁,直打得入侵者落荒而去,才举头环视“哽——哽、哽、哽……”发威。

  主人每每捧端出粮米,来不及抿口抻嘴角发出“啵,啵,啵”的唤声,鸡们就四拢来聚,围住了人。撒食落地后,你争我抢,互不相让,细细的喙尖戳地声“嗄,嗄,嗄嗄”。快者,低头抬头,提顿交错,间隙只在毫秒。有贪婪护食者攀前顾后、爪护体遮,左叨右叨,不断歪头啄逐旁者,最后嗉子也涨撑得脖颈转不动弯、搉不得圈。

  夜幕垂合前,不需吆喝圈[juān]赶,纷纷进圈[juàn]——据说鸡们天生夜盲症,惧恐黑暗。圈[juàn]似袖珍小屋,宽高长度不过三尺,多为直墙壁两面坡顶,后倚他墙、前山头作门脸,分上下两层——上头敞口铺草供鸡坐窝嬔蛋,下头垒墙留门囚鸡。我家别具一格,取残次的裂口破肚大号瓨缸横卧封口设门,或者覆口倒立分层垒墙留门。黑来挡圈[juàn]门圈[juān]鸡、早晨开圈[juàn]门放鸡,力所能及,我乐意插手。看不清鸡蹲圈[juàn]舍究竟为何姿势,只听得鸡鸡相挤叨虐,哼啦巴唧里猝然一声“咯喽”而炸窝。雄鸡唱鸣后,圈[juàn]内鸣声嘹亮、沉闷,接二连三;母鸡“咯......咯、咯、咯,咯......咯、咯、咯”拖着长腔,急不可耐。一抽下挡门砖,便争先恐后地鱼贯而出,欢呼雀跃。也有鸡身姿矫健,不服管束拒绝进圈[juàn],而鸟姓大发,天一黑就飞身上树,栖息摇曳于枝头。雨天,打湿淋透羽毛,成为名副其实的“落汤”呆鸡;雪里滑脱掉落,眯着眼、不择方向的乱闯,在雪地印下圈[quān]圈[quān]趟趟乱遭遭的爪痕。

  深更半夜、风雨交加或雪花缠绵之际,正是黄鼠狼、野狸子(注:狐狸)及憋鸡匠(注:偷鸡的毛贼)可乘之机。野狸碰到雨雪里发懵的呆鸡,一口毙命,叼拽就走,毫无声息;黄鼠狼趁夜阑人静能挤开封堵不牢的圈[juàn]门拉鸡,前面咬掐住鸡脖颈引路、后头拿尾巴当鞭赶猎物随行。鸡儿成了待宰的羔羊,无可奈何,仅能发出可怜巴巴的低声哼鸣。月黑雁高时季,憋鸡匠翻墙越栅,捏手捏脚地拉开鸡圈[juàn]门,有法子逮鸡,鸡竟不叫。那一年,父亲居外未归,睡梦中我被母亲小声叫醒,说有人在偷我们的鸡。我隔窗玻璃一看,那贼人正挟鸡往外翻墙呢,吓得娘几个心有余悸“扑通扑通”,再也无法入睡。

  属主意识很强的鸡,也有晕头转向辨不清归路的时候,而滞留在别家门内。乡里乡亲重情义,一般都会被放回送还,亦有不义之徒动孬心眼子,昧下归己。于是,街巷里就响起了骂鸡声,为乡村一景。我家斜对门上住着的那个嘴馋胜猫,常年见其叼着烟卷蹲巷口抹牌(注:打扑克)的三奶奶最为拿手。常常会因为少了一棵葱、丢了一只鸡的鸡毛蒜皮之小事,而像恶鬼一样游荡于街巷,变着花地专拣狠毒言语对众谩骂。什么拔了我的葱,让你生的孩子不长腚眼子,男的打光棍做[zòu]贼,女的卖屄养野汉子……昧了我的鸡,你立马给我放了,要是不放,我(就)天天骂你咒你,早[záng[晚[wén]骂得恁全家老小死光死尽、一个都不剩才散,让你长活瘊生蹦瘊,让你出门不碰车就遇祸,不得好死,“吭嚓”就死、“噗嗒”就死、“咣当”就死……手舞足蹈,嘴角飞沫,拍着大腿,一蹦三尺。骂完南边骂北边,从东头骂到西头。没有人搭言,也无人相劝。甚至骂来骂去,竟捎带上了自己。如此一圈又一圈地来来回回,有的都能骂上个三天三夜,直骂得舌干口燥嗓子哑了,才偃旗息鼓。

  那时,鸡在乡间有着浓重的仪式色彩。祭祀、生育、嫁娶、出殡都离不了鸡,无一例外。敬神祭祖,供盒里有作为上供祭品“六畜”(注:马、牛、羊、鸡、犬、豕等牲畜)“三牲(注:特指牛羊豕)”之一的整鸡卧着,才能够彰显出虔诚真意。心里觉得,如此才能心到神知。

  添丁生小孩,一出月子“挪窝”去外姥娘家小住,归时准会给一对“绞头鸡”带着。其一公一母,脖子上套着大红布剪出的花环,取意“大吉大利”、“吉祥如意”。这鸡带回后要精心喂养,绝不能自家宰杀食吃,只可以待日后赶集卖掉换盐。借盐粒之晶莹夺目闪耀、入水易溶清清明明、又位居五味之首,来对孩子前程作出种种期盼,令其来日清正坦荡,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红事娶新媳妇,男女双方要分公、母各精心挑选一只“长命鸡”,安身于闺阁、新房,以鸡趋吉。那只羽毛光鲜,脖子套红布剪的花环的大红公鸡,代表着新郎;另一只颈脖也套红布花环的草(母)鸡,则喻其为新娘。两鸡配对相栖,随迎亲队伍来往其间,“撒帐”后就着灯苗突突的“长命灯”光,散放于新床下头。说是仅凭观察其出屋先后顺序,就能断定新娘头胎生男或生女。

  白事安葬亡者,在棺材入坑穴、摆正调顺棺向、取走拽出滚木大杠绳索、安冥灯于龛、置阴阳瓶在棺首、铲拆苇席四角现毛边满覆棺背,又压以树枝弯弓、细绳作弦、秫秸梃当矢的象征性弓箭,及其写着“生安亡稳”敕令的黛瓦片、从柳斗内抓高粱撒掷以后,为驱煞辟邪使诸神退位迎接新主,司掌丧仪的土工头要斩事先备下的“扑墓公鸡”头首出血祭穴。手中抖鸡滴血,口里唱吟“吉利,吉利,陡升三级”,绕棺转穴走了一圈后松手抛扔旷处。有时很奇怪,那经刃未死,算从鬼门关里游走了一遭的红公鸡竟死里逃生,“咯咯”地落地长鸣。据说此鸡从此就有了灵性,会倾其毕生一世地依陵为家、栖息坟头,忠实地为亡者守夜司晨,就连凶猛的鼠鼬狐獾也不敢动其一根毫毛。

  民间拜把子“义结金兰”都不会空嘴说白话,必设祭摆供燃香烛,歃血为盟。斩一只大红公鸡滴血入酒,点进去各自刺破指尖淌落的己血,敬天地神灵后同酌。觉得如此一来,彼此就能够血脉相连、亲同骨肉胞兄了。就连新婿,尤其是即将完婚的未婚女婿送节礼,也缺不得鸡。羽毛鲜亮的活公鸡是为红嘴唇大个鲤鱼为首的各色糕点、纯粮烧酒等八个“八”、甚至达十六样东西十六份数量礼品中必不可少的组分,似乎那样男女双方家庭才会攒足聚齐了面子。

  在较长一段时间里,鸡嬔下来的蛋,对于绝大多数乡村家庭来说不可或缺。贴补了老人、幼儿,换来厨上油盐。有一个时期,宏观经济政策失衡,城乡“剪刀差”致使已经身陷水深火热里的乡亲,视己家自产的鸡蛋自己捞不着吃,还要当作必须完成的硬性任务,以大大低于市价的价格上缴。实在令人心酸、心碎与不平。

  当然,以之为食材的数九鸡,辣子鸡、白斩鸡、炖老公鸡之香辣可口,总在召唤慰藉肠胃吃心。却紧随时令,一年不过几回,仅此而已。除吃,孩童的乐趣还在得羽毛做毽子上——绚彩的雄鸡尾部内圈翎毛为最佳。偷拔鹅的一根主翼羽干截段当筒座,找两方孔制钱作底铊包布丁缝合后镶钉、再栽塞挑选到手的羽毛入筒,鸡毛毽子就跃于玩童脚尖了。你踢、她(他)踢、我踢,单人玩耍、几人共踢、分头对垒,单脚踢、双脚交替踢、双脚跳跃起来踢,正踢、反踢、拐腿飞脚后踢,腿、脚、臂、腕、手、眼并用,毽子落头上、额上、鼻子上、肩上、腿上、膝盖上、脚面子上,其乐融融。这种乐趣谁人不见、没有,那些经历、过往长记于心。今日合盘托出,就是不知还能引起几多共鸣?哎!劳神费劲啰嗦唠叨出这一番,权作熨心乐己吧。止笔。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574

    主题

    3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9137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21-2-28 21: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老粗陶老兄了解那个年代更多的生活情况

    点评

    谢谢站长沙发关注,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2 18:11

    该用户从未签到

    224

    主题

    3125

    帖子

    8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86426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21-3-1 04: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粗陶的文章既有生活厚度,又有文化底蕴,我很喜欢!

    点评

    谢首版赏识喜欢拙作,祝安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2 18:12
    黄皮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224

    主题

    3125

    帖子

    8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86426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21-3-1 04: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篇文章,我已安排若依编辑写编按。

    点评

    谢谢,对小文友也是个锻炼。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2 18:14
    黄皮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6

    主题

    79

    帖子

    310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310
    发表于 2021-3-2 11:2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日家父还拿了邻居家玩赏的粉红色鸡,乍一看感觉十分有趣。
    读了老师的文章,我也对“养鸡”有所了解。
    拜读了!
       

    点评

    感谢诺依版主劳心费力编辑,谢谢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2 18:15
    努力做事,低调做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224

    主题

    3125

    帖子

    8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86426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21-3-2 13: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附议精华。若依的编按写得不错,点赞!

    点评

    谢谢提携。编按真得很棒。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2 18:16
    谢谢您的鼓励与肯定,向老师们学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2 17:17
    黄皮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6

    主题

    79

    帖子

    310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310
    发表于 2021-3-2 17: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皮人 发表于 2021-3-2 13:17
    附议精华。若依的编按写得不错,点赞!

    谢谢您的鼓励与肯定,向老师们学习!

    点评

    编按确实写得不错,再次感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3-2 18:17
    努力做事,低调做人。
     楼主| 发表于 2021-3-2 18: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21-2-28 21:51
    跟着老粗陶老兄了解那个年代更多的生活情况

    谢谢站长沙发关注,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21-3-2 18: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皮人 发表于 2021-3-1 04:03
    粗陶的文章既有生活厚度,又有文化底蕴,我很喜欢!

    谢首版赏识喜欢拙作,祝安好。
     楼主| 发表于 2021-3-2 18: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黄皮人 发表于 2021-3-1 04:03
    本篇文章,我已安排若依编辑写编按。

    谢谢,对小文友也是个锻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订阅| 关注 (35)

    左岸飞花,右岸白马,夹岸流逝的情话,只道相思无涯。抬头望,青鸟与鱼,定格成画;扣心问,人生苦短,何必言他!
    31今日 4041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