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314|回复: 0

[游记] 《岳阳旅游》第三期:柳宗元与圣安寺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574

    主题

    3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9228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21-3-26 22:2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柳宗元与圣安寺

      文/张步真

      柳宗元,字子厚,名列“唐宋散文八大家”第二位。岳阳的史籍并没有子厚先生来过本埠的记载。虽然我对文史并无精深研究,但我发现,柳宗元先生至少有三次到过岳州,并且为岳州留下了一份丰厚的精神财富!

      永贞元年(公元805),在朝廷任礼部员外郎的柳宗元,因参加王叔文为首的政治革新失败,被罢黜了职务,贬到湖南永州当司马。按现在的说法,是断崖式处罚。他虽然沮丧,还是服从调动,于是经汉水,入长江,逬洞庭,他们乘坐的木帆船就这样来到了岳阳楼的河坡底下。这时,船老板需要休整,同时还要补充蔬菜、粮食和燃料。船客柳宗元先生,自然就跟着进了岳州城。

      令人惋惜的是,赫赫有名的大文豪柳宗元来到岳州,不仅没有引起轰动,甚至在过后的地方史料上,也无任何记载。我仔细分析,或许因为他是一位受贬的官员,政治上不灰不白,岳州的官员怕受牵连,避之犹恐不及,就装作不知道。柳宗元本人呢,为了避免互相的尴尬,也不愿去打扰人家。于是他在岳州的行踪扑朔迷离。但在逗留期间,有一个地方他不能不去,那就是圣安寺。

      岳阳往南出城,现在有一条宽阔的马路通往圣安寺。马路两边新栽的法国梧桐,树冠如阔钟形,郁郁葱葱,给人增添无限清凉和愉悦。只是子厚先生来岳州的时候,还没有这条马路,去圣安寺要从慈氏塔乘坐小船,摇墙过渡。圣安寺里当时有一位佛法高超的和尚。柳宗元是一位热情的佛学“粉丝”,他当然要去拜会这位闻名遐迩的佛学家。

      在唐朝,佛教是一种时尚。贞观十九年(645),河南偃师人陈祎,也就是后来的玄奘法师,在天竺,亦即现在的印度哈尔邦的那烂陀寺(大学),攻读了十七年佛学,获得优异成绩后回国。在当时交通极其不便的条件下,要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沙滩长途跋涉,玄奘竟能孤身成行,带回了657部梵文佛经,这件事带有很大的传奇性,引起了轰动。后来明代小说家吴承恩演绎成《西游记》,这个故事现在已经家喻户晓了。居住在圣安寺的这位和尚,他原来姓甚名谁,都不知道。而据他本人说,佛家都是释迦牟尼的弟子,他因此姓释,法号“释法剑”。他最初在房州(今湖北房县)出家,后来到岳州,设道场于楞枷北峰,定期开场讲道。因为他是国内知名的佛学家,除了本地信众,外地也有人专程前来聆听,包括过往官员。唐•大历四年(769),道州刺史杨炎上调京城,升任宰相。途经岳州时,杨炎听了他一堂讲道,极为佩服。杨炎便以候任宰相的身

      份,邀请无姓大和尚同赴京师,却被和尚婉言谢绝。

      需要特别介绍的是,柳宗元对佛理也有很深的研究,自称“好佛求其道积三十年”o说起来有点矛盾,柳宗元本来是一位无神论者。早年,他在《蜡说》一文中说:“神之貌乎,吾不可得而见也;祭之飨乎,吾不可得而知也。“神仙是什么样子,我没见过;祭奠的贡品神仙是否能吃到,我也不知道。因此,他不相信有神仙。他还写过《天说》《天对》《时令论》等一系列重要著作,宣扬自然法则,认定天是物质的,与儒家宣扬的“天命观”针锋相对。然而,在实际生活中,他又确确实实信奉佛教。这只能有一个解释,知识分子性格的复杂,以及世界的丰富多彩。就柳宗元而言,可能因为他在生活中总是受挫折,工作上总是碰钉子,一再受贬,就觉得命运不可捉摸,便想从佛学中寻找精神安慰。搜索他一生的行踪,凡到一个地方,他必定要去拜访寺庙。一些名寺,只要有邀,他必定为其写文章。收集在《柳宗元文集》里关于寺庙的碑文,有十余篇,全都是弘扬佛学的。那么,既然他到了岳州,怎么会不去圣安寺,见见这位无姓大和尚,互相研讨一番佛学呢?

      但是,柳宗元本人却说没有见过这位和尚。倒是柳宗元的岳父杨凭,当过湖南观察使。杨凭在湖南工作时,与无姓相识并十分崇拜之。到了元和四年(809),无姓和尚圆寂。杨凭写信给在永州的女婿柳宗元,要他为和尚写一篇碑文。柳宗元本是佛教信众,也敬重无姓和尚,前番途经岳州,无缘幸会,心里头常感失落。于是遵循岳父之命,欣然命笔,写下《岳州圣安寺无姓和尚碑》,称赞他“佛学高远,修持深厚,文武并茂,勤谨诚实”0佛教逬入中国后,形成了许多派别。最明显的有两派,_派是小乘佛教,主旨是严格秉承释迦牟尼的遗教;另_派大乘佛教,则是外道与佛教的混合体。两派一直争论不休。柳宗元说:“和尚绍承本统,以顺中道,凡受教者不失其宗。”对无姓和尚坚持信念,执着而虔诚,做了充分的肯定。

      柳宗元还写了《碑阴记》,记载了圣安寺的方位、规模和无姓大师的社会影响,称赞这里“空山寂历,虚谷遥远“,是理想的参禅拜佛的好地方。

      千百年后,我们没有必要再去争论柳宗元是否到过圣安寺,是否见过无姓和尚。只说自无姓和尚圆寂以后,圣安寺影响渐渐式微,昔曰香火旺盛的寺院,逐步荒废,到后来,仅存一堆瓦砾。如果不是柳宗元的《岳州圣安寺无姓和尚碑》和《碑阴记》,刊列在他的文集里,更或者这两篇《碑》和《记》,是一位不知名的文人写的而很快被人遗忘,那么,圣安寺的清名很可能在时光的流逝中,化作历史的尘埃,踪影全无。1997年,佛教界的宝昙大和尚依照柳宗元的记述,携其弟子,为弘扬佛教大法,在原址恢复圣安寺。经过二十多年的建设,现今已然是一处庄严肃穆的名寺古刹,耸立于大龟山,气势宏伟,飞檐斗角,金碧辉煌。踏逬寺院,那悠扬的《大悲咒》,平和的诵经声和缭绕的檀香烟,将人们带入浓浓的佛教文化氛围之中。

      记忆是香火传承的火种。柳宗元的文名百世流芳,他是圣安寺火种的千年保护者。他撰写的碑文,现在刻在一块三米多高,二十几米长的整块汉白玉石上,置放于寺前的广场。应当说,这是圣安寺的镇寺之宝。人说“投桃报李”,当年,柳宗元在岳州没有接受任何招待,可以说是受到了冷落,他却为这里留下了光彩夺目的精神瑰宝。这不仅是佛门之幸运,更是岳州之大幸。仅此一端,后世就应当为之顶礼,为之吟诵并三鞠躬!

      柳宗元在永州任职十年后,元和十年(815)皇帝召见,他从永州回京城,又一次途径岳州o两个月后,朝廷任命他为柳州刺史,去柳州赴任时,柳宗元再一次在岳州登陆。三次过往,岳州人都没有尽地主之谊,作为岳州的后世居民,心里总觉得是一个欠缺,于是记下此文,以感夫子之盛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岳阳旅游

    岳阳旅游

    订阅| 关注 (4)

    立足岳阳,面向大众宣传岳阳旅游景点,传播岳阳旅游文化,服务岳阳旅游业的平台。充满正能量,助力实施岳阳旅游兴市目标。
    0今日 54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