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8340|回复: 9

[小说] 高墙内的故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

主题

95

帖子

86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69
发表于 2021-7-24 15: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天龙 于 2021-7-24 15:54 编辑

 
      【编者按】这一篇关于高墙内故事的具有警示意义小说。扬珂大学毕业后没有选择留在机关,而是主动要求去母亲所工作的女子监狱,当了一名狱警。工作一年后,她已熟悉了监管环境和监管工作程序,再加上母亲的指导,如今已能独当一面了。狱警就是要管理好服刑人员,让她们真正认罪服法,真心诚意地改过自新重塑人生。在她所管理的10号监房里,有个30岁的女犯人王秀英在得知家中遭了灾,房屋和丈夫被泥石流所掩埋,丈夫由此而丧了命,虽然婆婆和她7岁的儿子由当地政府安排妥当,但还不能消除她的心病,她吃不下饭,无精打采的,扬珂担心她会倒下去。王秀英曾因为一时贪财,误入了歧途,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她终因诈骗罪被判三年有期徒刑。服刑一年多来,她一直表现很好,没想到现在家里出了这样的灾难,杨珂的安慰也不能说到王秀英的心里去,她整天忧心忡忡,夜晚做噩梦还大喊:“这是我的命根子!”她终于晕倒在制衣间。扬珂决定查出王秀英这样折磨自己的原因。没想到当狱医的男友的一席话点醒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扬珂,“这秘密一定是与垮塌的房子有关。”原来是王秀英一辈子辛苦挣的钱没有了,才会让她如此绝望。后来在作为监狱长的母亲的帮助下,帮王秀英找到了存折和记帐本。扬珂以人为本,对犯人进行人文关怀,以爱心感化他们,终于王秀英决定现身说法。小说塑造了一个感人至深的狱警形象。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形象饱满,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一篇具有警示意义的小说,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一
  扬珂她大学毕业后正好赶上招考公务员,她如愿以偿以高分考进了省司法厅。她本应是留在厅机关工作的,可她执意要求到她母亲工作的单位,省女子监狱来当狱警,她妈是省女监的监狱长叫李素芬,虽然母亲极力反对她在自己手下工作,但扬珂却一意孤行,母亲毕竟拗不过女儿。
  扬珂在7岁时父亲因公殉职,母亲从此也没再婚,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扬珂抚养成人。扬珂她一米七零的个子,有着娇美的身材,一头秀发簇拥着清秀的脸庞,有双会说话的眼睛,嘴角总是挂着丝丝甜美的笑容,可她做起事来却有板有眼从不挺泥带水,她具有很强的亲和力。她从小对就对母亲就很敬重,她对“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理解得也很透,长年以来她深知母亲的清苦,知道母亲总是夜以继日的用工作和抚养女儿,来消磨她那美好的年华。现在母亲已步入中老年,日渐青丝添白发,而自己长大成人了,能守候在她身边这是对母亲最好的回报,这不但能带给母亲来安慰、快乐,也是她作为女儿孝顺的最大心愿。
  扬珂在省女监一监区工作一年有余了,熟悉了监管环境和监管工作程序,加上时常有母亲严厉而又温馨的指导,现在多少也能能独当一面的工作了。狱警的工作就是要管理好服刑人员,让她们真正认罪服法,真心诚意地改过自新重塑人生。
  监管工作看似简单实则不然,监狱里历来是奖惩严明,恩威并举。可有的犯人始终是唯唯诺诺,不吵不闹,从不犯规,宁愿死心塌地地生活在内心世界的阴影里,任你苦口婆心都是枉然,面对如此“炆不烂,煮不熟”的犯人,是最让狱警们伤透脑筋的。但如果工作要是真正做到了位,这也许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不仅能挖出犯人的余罪或同伙,也能卸掉犯人不必背负的沉重的思想包袱。监管前辈有句口头禅:不怕犯人哭,不怕犯人闹,就怕犯人不说心里话。
  在扬珂管理的10号监房里,有个服刑人员叫王秀英,今年30岁,外表单瘦一副清秀文静老实的模样,她因诈骗罪而被判刑三年,她服刑一年多来表现一直都很好。只是半月前她得知家中遭了灾,房屋和丈夫被泥石流所掩埋,丈夫由此而丧了命,婆婆和她7岁的儿子刚好在外才幸免于难,这个晴天霹雳无情地摧垮了她。她从此整天以泪洗面饮食难进口,扬珂她们也没少劝说,可她总是不爱与人交谈,将自己深深反锁在内心世界。病恹恹的她每天还是坚持去制衣间劳动,这天扬珂实在看不下去了,担心她随时会晕倒在工作台上,才强制性地带她回监房去休息。
  在回监房的路上扬珂问道:“王秀英你今天为什么又没吃早饭?”
  “报告扬警官我吃了一点点,就是心堵得慌吃不下。”
  “王秀英你家发生了这个灾难,我们是深表同情也为你感到难过的,但凡事你都要想开点,不要总是放在心上来折磨自己,你看你都瘦成个什么样子了。”
   “报告扬警官,感谢警官们的关心,我…..我没事。”
   “王秀英啊,你要知道,你再怎样的难过你丈夫也是不能复活的,你儿子你婆婆都由当地政府安排好了,房子当地政府也会与你家重建,你到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你在监狱表现一直都很好,你的刑期只剩下一年多点,你要争取健健康康的早日出狱,与家人团聚才是,这才是你应该多想的啊!”
  “是、是,我一定争取早日出狱,感谢政府,感谢扬警官!”王秀英没声没气地答道。
   “好啦,进去吧,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了。”扬珂打开监房。
  “谢谢扬警官,我一定好好休息!”
  王秀英躺在床上就止不住泪水直流,她不停地狠狠地揪扯着自己的头发,她不但疚心疾首地痛恨自己,更痛恨的是她的私企老板和一萍水相逢的女人……
  仲夏,夜幕下湘江风光带。树林中、花丛中彩灯斑驳陆离,凉风习习树影婆娑,江水像天际撒落的无数宝石,在闪烁着细碎而耀眼的光芒,如此美好的夜色叫人流连忘返。这时有喝茶聊天的,有对对情侣倚靠在栏杆上窃窃私语的,也有三三两两漫步而行的,这里既有翩翩起舞的优雅韵律,也有京胡伴奏的高腔……
  王秀英独自一人伏在江边的栏杆上,神色忧郁地一动不动,在默默地凝视着江水,看着它安详地在静静流淌。
  这时一个40多岁身材精瘦的女人,悠闲地嗑着瓜子从栏杆边走了过来,她在走到王秀英侧面仔细看了看,接着就轻轻地拍了她一下肩头道:“哎,这不是……嗯……叫什么来着,唉哟,你看我这记性。”
  王秀英惊诧地回头一看,立刻惊讶地喊道:“邓姨?是您呀!您今晚怎么也到这里来啦?”
  “我怎么就不能来,只许你们年轻的来钓金龟婿?嫌我这老太婆在这碍事?”
   “哪里,哪里?邓姨你就别笑我了,我现在是连饭都没有吃的人,那有心思钓什么金龟、银龟的!”
   “怎么啦?怎么混成了这个样子?快说来姐听听。”邓莉玲将手上瓜子随便一丢,拍了拍手拿出香烟来抽着。
   “邓姨我们的厂子倒闭了,老板也跑啦,还欠下我们姐妹们几个月工资呢,我们不知该去找谁要,这可是我们半年来的血汗钱啊!”王秀英哽咽着。
   “哎,这就是典型的为富不仁,这就是有钱人的德性,没心没肺的。找谁?你上哪去找他?你能找得到吗?你就自认倒霉吧。”
   “自认倒霉?我现在想回家也回不去呀!身无分文的我真是走途无路了,跟您讲实话我今晚就是来这跳河的,准备一了百了。”
   “别、别、别,你千万别做那蠢事,老话说得好:东方不亮西方亮,好死还不如赖活啊!这个事你得听姐的。”
   “赖活?赖活可也得有钱吃饭呀!邓姨我不怕您笑话,我今天还水米没沾牙,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哎,你哭什么,天无绝人之路,走,姐先带你去吃饭,然后上姐我那里去,包你衣食无忧还有的是钱赚。”
   “真的啊!邓姨?您那是干什么呀,我会不会做?”
   “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听姐一句话,你这是吉人天象,今天是遇着我这贵人来给你指点引路,说不定你从此就走上了发财路啰。”
   “邓姨您真是我的及时雨、救命恩人啊!”
   “什么恩人不恩人的,去年我醉倒在街上,不是你冒雨将我送回家,我现在还不知病得怎么样了呢?这是我们的缘分,现在你落难了,我能不帮你吗?”
   “嗯,是缘分、缘分,邓姨我秀英不求发什么财,只要每月能按时拿到工钱,我就烧高香了。”
   “没出息!不想发财?你出来打工做什么,别说了,先去吃了饭再说。”接着邓莉玲拽着王秀英走了。
  第二天上午,王秀英背着行囊来到了城乡结合部的樟木村,这里是拆迁之地,四周已被建设工地围绕着,只有此处还残留着十几间破烂未拆迁的房屋。王秀英来到后,这时她才知道邓莉玲的所谓工作,她们的工作是由三个人组成。为首的是个50来岁的矮个子男人叫吴得水,号称道长、大法师,蓄着齐肩长发脑后扎着了个尾巴,长胡须、头戴黑呢毡帽配戴墨镜,讲话总爱带着一种莫测高深的神秘感。另一个是叫黑皮的大个男人,是自带小车专门负责接送吴得水的,邓莉玲则负责在外物色老年人,再通过吴得水来给其看病、看象、测算凶吉来骗取钱财。
  王秀英的到来,就是配合、协助邓莉玲物色更多的老年女人。当王秀英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心中顿生退意,邓莉玲则竭力挽留,巧舌如簧的道长哪会轻易将其放过,在他一再强调他们绝不会做违法的事,也保证今后王秀英可来去自由,决不勉为其难。王秀英这才勉强答应留下试试看,她知道自己实在没地方去了,暂时在落落脚也好,贸然离开这里自己恐怕真要流落街头了。
  刚开始几天,王秀英在家负责做做饭,搞搞屋内的杂务,后来王秀英被邓莉玲叫去做配合、望风什么的。天天耳濡目染的她在金钱的诱惑下,慢慢由忐忑不安到心安理得,渐渐地她来了个人性的大蜕变,堂而皇之地从后台步入了前台。不是东窗事发得及时,她将坠入那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她清楚的记得最后一次事的发生……
  城内一个高档小区,一位富态模样的老太太从小区内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此时的王秀英经过精心乔装,她挎着个包,手提一个红塑料袋,她面容约显憔悴且神情慌乱,从对面马路跑过来拦住老太太问道:“阿姨、阿姨请问您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一个专为人袪病消灾的大法师吗?”
  老太太用茫然和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她,然后摇摇头想走开。
  王秀英侧身又挡在她的前面道:“阿姨您要是知道,就当做好事告诉我吧,我的丈夫中了邪,眼看着就要死啦,我给您老人家下跪了。”说完王秀英哽咽着就要下跪。
  老太太连忙一把抓住道:“你这是干什么呀!我是真不知道什么法师、道士,你丈夫有病那快到医院去看呀!”
  王秀英顺势握住老太太的手哀泣地说:“医院我们早就去过了,钱花了不少,可什么病也检查不出来,谁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怪病。”
  “唉,没错,现在啊尽出些怪病怪灾的,妹子你先别急,只要有心总能打听得到的。”老太太轻轻拍了拍王秀英的手背宽慰着她。
   “有人说这法师专治疑难杂症,我在这找了几天也没找到,您看我年纪轻轻真死了老公,这上有老下有小的叫我怎么活啊,我还真不如在这被汽车撞死算了。”说着转身就要朝马路上冲去。
  老太太一把拖住她焦急地说:“妹子、妹子你千万别做蠢事啊!你别太性急,慢慢找一定能找到的。”
   “这叫我上哪去找啊?这地方我人生地不熟啊!”
  “唉,可怜的人哦,这样吧,反正我没事就陪你一起去打听打听吧。”
  “谢谢您!太谢谢您了,您就是活菩萨啊,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王秀英破涕为笑紧紧握着老太太的手说着。
  王秀英搀扶着老太太边走、边交谈、边打听,不一会便来到一家宾馆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处。
  邓莉玲站在出口处仿佛在等什么人。
  王秀英搀着老太太来到她身边,王秀英上前悄悄地使了个眼色问道:“阿姨,请问这附近有个消灾治病的大法师吗?”
  邓莉玲上下仔细打量了她们一下道:“莫非你们俩也是来求他老人家看病消灾的?”
  王秀英兴奋地说:“正是,正是。”
  邓莉玲冷冷地侧目而视道:“他呀,忙得很,我找了他好几天刚跟他联糸上,可他马上又要到省里一个老干部家去治病,他长期住在这豪华宾馆,叫我在这出口处等他,我叩头作揖的讲好话,也只给我安排了十分钟的时间,我看你俩今天怕是白来了。”
  “阿姨您行行好就让我几分钟吧,我求您了,求您做个好事吧!”
  老太太在旁帮着说:“是啊,她丈夫都快要死了,大妹子我们都是女人,她年纪轻轻的就没了丈夫,她以后怎么过日子啊,你就做做好事吧。”
  邓莉玲惊讶道:“什么?你丈夫快死啦!”
  王秀英哭丧着脸道:“是啊、是啊,您就帮帮我这苦命人吧!”
  邓莉玲说:“唉,我们都是这苦命的人啊!那好,我就让你五分钟吧。”
  王秀英说:“谢谢,谢谢阿姨,今天可真遇到好人了,我丈夫这回真是有救了啊!”
  老太太也欣慰地说:“是啊,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哇,你今后要好好谢谢这位阿姨。”
  “那是的,我还要好好谢谢阿姨您呢,没有您我也找不到这地方。”王秀英极尽谦卑恭敬地说道。
  邓莉玲说:“唉,你们是不知道哩,我也是急得要死,我女儿在国外犯了血光之灾,外国医院没见过这种事,没办法医治,别人介绍我来求法师给消退破解一下,才能保我女儿平安无事。”
  老太太诧愕地问道:“大姐,这位法师还能保佑你在国外的亲人?”
  邓莉玲说:“能,这还有假?不然要见他怎么会这样难,不过这还得看你跟他有没有法缘,法缘好他不但能保你家老少平安,还能保你长命百岁,省里的老干部凭什么都长寿?那都是这法师作的法。”
  老太太说:“真有这样的事啊?”
  邓莉玲说:“当然哪,您要是不信就别乱说啊,小心祸从口出。”
  老太太说:“不是、不是,我……”
  王秀英在一旁插话道:“两位阿姨我要去方便一下,请两位帮我照看下这袋子。”
  邓莉玲说:“那你带着去不好吗?”
  王秀英说:“阿姨我里面装了五万块钱是请法师施法的,是我老公的救命钱,这怎能带到那不干净的地方去啊!”
  邓莉玲说:“说的也是,看来你还真是个有法缘的人啊。”
  王秀英说:“我就怕污损了法眼,帮帮忙,我去去就来。”
  邓莉玲说:“那你就不怕我俩被拐走啊!”
  王秀英说:“两位阿姨,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我放心,我走啦。”
  王秀英来到公厕边急忙掏出手机,她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后,匆忙拨了号:“喂,是吴道吗……嗯是这样的,她今年65岁,去年她老伴十月初十上午6点因肝癌去世……”
  王秀英匆匆赶来,说:“两位阿姨谢谢你们了。”
  邓莉玲指了指地上的袋子说:“你检查袋子里钱看少没少。”
  “这不用看,我对两位阿姨放心。”
  老太太说:“妹子你还是查看一下,毕竟钱数不少,再说当面没事非啊!”
  “好好好,我听两位阿姨的。”王秀英装模作样在查看塑料袋子。
  这时一辆黑色小车从停车场驶来。
   “来了,法师来了。”邓莉玲忙招手说道。
  小车停下,车窗摇下,露出吴得水的头来。
  三个女人忙围了上去。
  邓莉玲说:“吴道长,我女儿的事您老是知道的,您一定要给我女儿破解啊!”
  王秀英凑上说:“道长我特意来请您……”
  老太太说:“道长我也有事请您……”
  吴得水恼火地说道:“你怎么还带来了几个?你不是不知道我没时间吗,省委首长还在家里等我,真乱谈琴,不搞了、不搞了,小陈走!”
  眼见车就要启动,邓莉玲一把抓住车窗,“吴道长、大法师你行行好,帮帮我们几个妇道人家吧,她们也是要救命的呀,求您啦,我们都求您了!”
  王秀英、老太太说道:“道长、法师求您帮帮我们,您要多少钱我们都会给的。”
  吴得水说道:“嗨,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我真的没时间,预约好了别人在家等我啊。”
  邓莉玲:“吴道长我知道您菩萨心肠,就帮下我们这几个苦命人吧,不会耽误您好久的,你们说是不是。”
  王秀英、老太太:“是呀、是呀道长。”
  吴得水:“嗨!这叫我好不为难啊……”
  邓莉玲:“我的菩萨道长这不为难的,那边草坪里正好有石凳石桌您帮我们看一下。”
  吴得水:“唉,真拿你们没法,不过我有话在先,今天只能帮你们几个断个凶吉,别的事一定要等到明天才行。”
  三人异口同声:“好、好,好一切都听从您的!”
  三个女人簇拥着吴得水走到草坪石桌……
  ……
  吴得水说:“好啦,你们俩的事就这样了。”转头问道:“您老人家有什么事?没事我就走啦!”
  老太太说:“法师,我……我还真有点事。”
  吴得水说:“那你就快说吧。”
  老太太说:“法师,我小儿子在美国,今年都三十二岁了还没有成家,我想请您算算我好久能抱上孙子。”
  吴得水猛的一下站起来,说:“嗨!就这事,你该去找算命的啊,也跑来这里凑热闹,耽误我时间,你知不知道我的时间是按分钟计算的。”说着恼怒地就准备走开。
  老太太一把拖住说:“道长,您是法师就帮我算吧,多少钱我给。”
  邓莉玲和王秀英从旁急忙哀求道:“道长您菩萨心肠,您看就我们三人是一块来的,您就忍心她不高兴回家吗?”
  吴得水说:“嗯……那好吧、好吧,那你报下你儿子的生辰八字。”
  老太太如实地报上了儿子的八字。
  吴得水听后伸出自己右手,姆指在食指、中指间掐着,闭目口中念念有词,突然间双眼一睁,眉头紧皱大惊失色。
  邓莉玲说:“道长,这是怎么啦?”
  吴得水没理会她,“老人家,你的老伴是不是去年十月初十正卯时,也就是早上6点过世的?”
  老太太神色顿时紧张了起来,“是呀!您这都能算出来啊这真是活神仙啦!对,他……他爸是癌症死的。”
  吴得水说:“他是不是得了肝癌?你的儿子是不是从小就喜欢玩水?”
  老太太目瞪口呆,“我的个天啊!我儿子他从小就喜欢游泳,他爸是肝癌痛死的。”
  吴得水说:“哦,那就是了,你回家赶快去找更好的法师,你儿的八字太硬了我道行浅破解不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要尽快找人来破解,否则……”话没说完就摇了摇头起身便要走。
  老太太满脸茫然,惊慌地说道:“法师您还没说啊!他的八字到底怎么硬啦?”
  吴得水摇摇头说:“我实话对你说,你儿的八字大我测不好,你还是去另请高明吧,你们两个明天就按我说的一起来吧。”抬脚就走。
  邓莉玲一把拖住吴得水说:“道长,我们都知道您是大法师,这城里还有谁比您的本事大,您怎么能让这老人不明不白的着急啊,这会害死她的呀。”
  老太太惊慌失措拉着吴得水:“大法师我就只认您了,我儿怎么个八字硬,求您一定要给我破解,不然真会要了我这条老命的呀!”
  王秀英也上前央求道:“法师您好好事做到底吧,您这也是在救人命啊!”
  吴得水说:“嗨,真拿你们几个没办法,好,我就直说了吧,你可要挺住啊,你儿子今年有血光之灾,杀身之祸。”
  “啊!”老太太摇摇晃晃就要倒下。
  邓莉玲、王秀英两人急忙扶住让她坐了下来。
  吴得水说:“唉,我不说偏要我说,你们看现在都弄成这样……”他从怀中掏出一小瓶子拧开,在老妇人鼻孔晃了几下。
  此时,老太太这才回过气来,她哭丧着脸,颤抖着双手死死抓住吴得水,哽咽着道:“法师,请您看在我孤寡老人的份上,高抬贵手帮他破解一下吧,要多少钱我都出,要折我的阳寿也要得。”
  吴得水说:“唉,真是可怜天下的父母啊,看来我不与你施法真是有违天理啊,只是他的八字实在是太大了,与他施法又会损害我的法力,这要设坛拜请祖师爷来来帮忙呢,真是叫我好不为难哟!”
  邓莉玲说:“道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一定要帮帮这可怜的老母亲啊,要多少钱她会给的。”
  吴得水说:“你们呀,真是俗不可耐,我们治病救人是行善积德,是不求回报的,刚才我收你们的钱了吗?收了吗?真是!”
  老太太说:“大法师,您说得太好了,您就跟我行行善吧?钱我还是一定会给的。”
  吴得水说:“你真会说话一下就堵住了我的嘴,那好,我就拼了折损我的法力也帮你儿子消灾祈福,今晚我就在家设坛求祖师爷来施法,一定要将你儿子的厄运破解。”
  吴得水从包里拿出红纸和笔,郑重其事地把她儿子的姓名生辰八字写好,用红纸包好。
  老太太颤抖着双手,从身上掏出二百元交给吴得水:“法师您别嫌少,我今天只带这么多。”
  吴得水说:“你、你这是干什么,既然我决意帮你,明天你随便包个红包就行了,不过为了你儿早日摆脱厄运,你明天要把家里所有现金和金银都包好带上,放心我是不会要你的,这是让我祖师爷知道你有诚意,他才会法外施恩的。”
  老太太说:“好好好,大法师我一定会按您说的去做。”
  吴得水抬手看表说:“唉呀!误了我的大事了。”他边走边说:“今天晚上我会帮你请祖师爷的,记得明天上午你们到江边来吧,千万不能叫别人同来,这天机是不可泄露啊!”
  “好,好一定准时赶到!”三人望着他匆匆地离去。
  第二天,他们几个就被警察抓了个现行,就这样,便结束了王秀英误入歧途的诈骗生涯……

  二
  这天王秀英晕倒在制衣间,扬珂着人将她送监狱医务室,经狱医仔细检查和诊断,犯人王秀英并没有什么大病,只是由于长期精神紧张、焦虑和情绪波动,患上了消化性胃肠功能紊乱,加之近来摄食量少才导致贫血性休克,扬珂听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刘监区长赶了过来,她默默地察看了一番,就示意扬珂同她一起出去。
  扬柯随刘监区长走进监区长办公室。
  “监区长你看犯人王秀英她的病并不严重,她也不是抗拒改造而绝食,就是因为家遭灾了丈夫没了,她才变成这样的。”
  “这我知道。”
  “监区长我就想不明白,她家的事发生也这么久了,她为何还要这样折磨自己,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扬珂你别急,你坐下来先喝杯水,是啊,是什么原因导致她吃不下喝不下,讲实话这还真遇到了一个棘手的事啊!”
  “监区长干脆给她办个保外就医得了。”
  “那你想都别想,这么容易就能办保外就医,那好,这里的人谁都能饿上几天,用不了多久这监狱就得唱空城计了。”
  “刘姨那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看着王秀英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珂珂我叫你出来,就是不要助长了她们的那种邪气。”
  “刘姨,我看王秀英这不象是装的。”
  “我没说她装病,而是你要注意这种氛围,别让犯人以为我们拿她们没辙。”
  “哦,有道理。”扬珂若有所思。
  “珂珂,你要记住,服刑人员都精灵得很,一旦他们都效仿起来,那将是非常可怕的啊,所以说我们对她们所有关心和惩罚,都得是有利于她们的思想改造。”
  “嗯,刘姨我明白了。”
  扬珂突然想起一事忙说:“刘姨我听王秀英同室的犯人说过,她有天晚上做恶梦大声喊叫着‘这是我的命根子啊!’我想这句话可能有问题,说不定就是她的心结。”
  “嗯,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的看法有一定的道理,这也许是问题的症结,你要尽量多深入观察和了解她的内心世界。”
  “什么会是她的命根子呢?我问过她,她说她也不知道怎么会喊出这样的话,她一下就把门关上堵住了我。”
  “监狱工作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的,好吧你先回去吧,此事我会向监狱长汇报的,以后多注意她的情绪。”
  “好咧,监区长拜拜!”
  “再见!”
  扬珂从监区长那出来,脑海里就反复出现“这是我的命根子”这句话,只到头晕脑胀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然而竟不知不觉地回到了家。母亲早已准备好了饭菜,她赶忙洗手来吃饭,可是拿起碗筷却发起了愣来。
  “珂珂怎么啦!”她妈李素芬用筷子敲着碗问道。
  “妈我不吃了。”她随即将筷子一放。
  “你还没有吃啦?”
  “不想吃。”
  “不想吃?是不是为了工作的事?”
  “就是,这过节服刑人员的娱乐活动、三无人员安抚的事,最头痛的就是王秀英的问题,妈您说这个工作怎么就这么难,我在想我是不是真干错了这行。”
  “说吧,说吧,牢骚说出来也是减压的一个办法。”
  “可…...可我现在又什么也不愿说了,哎,我来电话了。”
  扬珂跑到了房里接电话,一会儿换了衣服背着包出来说:“妈,我出去啦!”
  李素芬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唉,也好,出去散散心吧。”
  夜深了,公园里仍有不少的游人,扬珂身着便服和她的男友陈枫漫步在林间小道。
  “珂珂你今夜话语不多,这太不是你的性格了。”
  “嗯,心中烦,我感觉自己就像鸟儿被一张网给网住了,左冲右突就是飞出不来。”
  “你还是在为那句什么‘我的命根子’而伤神吧?”
  “嗯,就是这该死的一句话,把我头都想大了,如我不及时找出原因来她可能会死的,你看,我刚来一年多就遇着这样的事,服刑人员非正常死亡我是难辞其咎的。”
  “警官同志你别急躁,让我来给你分析……”
  “你来分析,我的陈大大夫,我们狱医早就诊断了,她主要是心里想不开,心病!”
  “我的大警官,谁要跟你分析她病情。”
  “那你分析她什么?难道还分析她怎样死吗?”
  “对!就是分析她的这‘死’,你看啊,她现在不明摆着她在寻死吗,可她为什么要死,是谁,是什么事情让她想死、去死?。”
  “没谁要她死?她几乎与外界没一点联系,以前她好好的,除了她村上来的那封报丧的信。”
  “信,村上的信,也就是说这信就是整个事情的起因。”
  “还起什么因,她家破人亡这几乎整个监狱都知道,那是天灾怎么啦?”
  “这就是关键所在,信的表面内容你们都知道,而这信里肯定有你们所看不出来的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哎,你是在危言耸听,还是你想当福尔摩斯?”
  陈枫不置可否,捡了根树枝舞动着,边走边旁若无人的,摇头晃脑地在思考着。
  扬珂用力推了他一下道:“你是怎么啦?”
  陈枫打了个踉跄,他仍没有理会她。
  “嘿,陈大大夫你是怎么啦,你是不是也中邪了。”
  陈枫自言自语道:“为何?为何她就这么久不能平静下来呢?是没了丈夫而伤心过度?不,不会的,是担心她儿子和婆婆吗?显然也不是,那这倒底是为了什么呢?”
  扬珂在后答道:“是啊,我也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啊?”
  “她这样做完全有悖常理啊,一定有别的原因,比如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秘密就一定是与垮塌的房子有关……”
  “哎,按你的意思,是垮塌的房子里面或者……或者是房子的下面有其它的东西没了,才会让她如此绝望?”扬珂顿时触动了灵感。
  “对!一语中的,一定是房子下面有某种东西,这可能就是她现在没法解开的死结,因为她在坐牢回不去呀。”陈枫用那根树枝在地上狠狠地抽了几下,“没错!一定没错!”
  “是啊,她回不去又不好跟人明说,这么说来她的这一切就都能解释通了,对!陈大大夫言之有理。”扬珂显然有些激动了。
  “珂珂你看啦,她在这里只有干着急的份,这样就造成了她心绪郁结,也就带来了她茶不思饭不想,萎靡不振的今天。”
  “对呀,的确是蛮有道理啊,这一定就是她病因的症结,陈大大夫看不出还真有你的,你、你太有才啦!”扬珂大声嚷嚷道,她情不自禁地跑上前去,抱着陈枫狠狠地吻了一下。
   “这还不够啊,还得需要补充脑营养了,我们先去宵夜再作进一步的分析?”
   “你得瑟呀,别福尔摩斯没学好,倒先学了狄仁杰的大肚子啊!”
  扬珂蹑手蹑足地打开门,见母亲还在沙发上看电视,忙轻声地喊道:“妈,您老人家还没睡啊。”
   “是呀,你这夜猫子不回我也睡不着啊。”
   “妈,您日里万机晚上还要为女儿操心,这真是女儿的大不孝啊!来,我来帮您做做按摩。”
   “疯了一晚,这心情该好了吧。”
   “嘿,妈今晚我收获可大着呢,真令人茅塞顿开啊!”
   “不妨说来听听。”
  扬珂兴奋地油腔滑调地说道:“好,妈你听好,让我慢慢道来……”
  第二天扬珂走进了10号监房。
  “扬警官!”监护王秀英的犯人马上起身叫了声,就退到了一旁。
  扬珂说:“王秀英你今天感觉好些了吗?看来气色是好多了啊!”
  王秀英躺在床上惨淡地笑了笑,有气无力地点了头。
  扬珂对监护犯人问道:“她今天中午吃了多少饭?”
  “报告扬警官!犯人王秀英吃了半碗稀饭。”
  扬珂说:“这就好,你先回你的号子去吧,等会儿我叫你。”
  监护犯人收拾好餐具出去了。
  杨珂拿过凳子坐在王秀英床前说:“王秀英今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说说看,倒底是什么心病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
  王秀英挣扎着想坐起来。
   “你就躺着吧。”
  王秀英声音微弱说:“报告扬警官我…..我真的没…...没有什么心病。”
  扬珂说:“你还不想说实话是吧,还想瞒天过海,告诉你,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全部情况,你老实说你房子下面都藏了些什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余罪没有交待!”
  王秀英羸弱的躯体猛然一颤,急忙着辩白道:“我没.....我没…..没…..余罪,我.....”她顿时脸色苍白咳了几下,“我…...我房子下面什么…....什么也没藏......”
   “王秀英你先别激动,我们是讲人道才给你就医吃药,挽救你的生命的,不然的话你早就死了。可你就不想想你的孩子,他那么小就失去了妈,而你竟然为了一点点怕暴露的小事,就不管你婆婆和孩子的死活,你还算是人吗?”
  王秀英流淌泪水哽咽着,“扬、扬警官......我没…..没余罪啊!”
   “王秀英即使你没有余罪,也应该向政府讲清楚什么是你的‘命根子’,不要让人觉得你心中有鬼似的。”
   “扬警官请你.......请你别说啦,让......让我先休息一下好吧?”
   “那好,你好好想想,你要相信政府,有什么事一定要争取主动交待,说清楚,你只能放下包袱,这样才有利于改造。”
   “好、好,谢谢扬警官!谢谢扬警官!”王秀英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当天下午王秀英则主动向扬珂说出了心中的隐情,原来她房子下面果然是藏了巨额财产。这财产只有她和她老公知道,老公死了自己她又不能回去,想找监狱说明又怕钱被政府没收。有天夜她梦见自己把钱挖了出来,结果刚取出来就被警察没收了。这个事一直困扰着她生死不得,今天能主动讲出来,主要是想证明自己以前没有犯过罪。扬珂听后心中暗喜,好好地安抚了她一番后,就兴高采烈地向监区长汇报去了。
  刘监区长听了扬珂的汇报,也高兴地来到了监狱长办公室。
  监狱长见刘监区长满脸堆笑的站在面前忙问道:“刘监区长今天满面笑容,是有什么好事来让我分享啊。”
   “没错,到底是何好事那还得请您来猜猜。”
   “刘监区长请坐,是不是王秀英的问题解决啦?”
   “嗨!监狱长到底是监狱长,一猜就准,但我估计这与余案没什么关系。”
   “与余案有没有关系不要紧,只要把事情弄明白就好,到底她是什么事。”
   “这事您宝贝女儿是立了大功啊!她很有主见判断得非常准确,是个难得的人才啊!”
   “别扯她,就事论事。”
   “是这么回事,王秀英在犯案前,她就将她所有的积蓄十一万多元钱埋在了床底下,这是她准备以后和老公开店做生意用的。”
   “哦,这钱是那来的?”
   “据她讲,她老公以前打工赚了点,后来她老公因公致残有补偿金七万多,再后来几年她打工也赚了二万多,加在一起就有十一万多。”
   “哦,就是这件事一直困扰着她。”
   “就是,她呀她就担心,我们知道了会没收她的钱,多亏了扬珂心细,这等于是救了王秀英一命啊!”
   “现在这钱呢?”
   “唉,还不在地下躺着,扬珂说她做梦时就喊叫过,我的命根子啊,我的命根子,当时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现在看来她喊的就是这钱。”
   “如果都是正道来的钱,那可就真是她们的命根子啊。”
   “监狱长现在怎么办?她的卷宗我也仔细看了,基本上可排除非法所得,她犯案的非法所得都如数收缴了。”
   “嗯,这样吧,你一定要弄清楚,她在此案之前是否还犯过案,还有没有此案没涉及到的事。”
   “监狱长如果她确实没有违法所得,那又该怎么办?该不会让她回去把钱给挖出来吧?”
   “如果里面真有非法所得,我们就有责任去把它取出来。”监狱长答非所问。
   “好,知道了,我一定把它弄得明明白白,那我走啦!”

  三
  扬珂这几天跟刘监区长跑遍了整个市区,凡是王秀英落过脚做过事的地方,以及当地的派出所都一一查到,结论是王秀英以前确实没犯过案。
  这天刘监区长和扬珂一起走进了监狱长的办公室。
  李素芬说:“哈,看来我这热闹了。”
  “报告监狱长,通过我们认真仔细的调查核实,王秀英的非法所得确实全部如数收缴,以前均没任何犯案的记录,犯案前的几年在企业打工属实,她老公因公致残由用工单位赔付也圴属实。”
  “还有,她家乡派出所的协查也回了信,当地没有王秀英违法犯案记录。”扬珂补充着。
   “嗯,这就好,我们也就放心了。”
   “监狱长那王秀英的钱怎么办?该不会让它烂在地底下吧?”扬珂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好像超出我们监狱管理工作的范畴了吧?”
  扬珂不明白似地回道:“这怎么会超出管理工作范畴呢,她难道不是我们监狱的犯人吗?”
  李素芬说:“是啊,她是我们的犯人没错,我们的工作是管理好收监的犯人的言行举止和思想改造,而不是所有收监犯人的身外事都得管!”
  扬珂说:“监狱长你口口声称要以人为本,要人性化管理,这难道就是你的‘以人为本’,你的‘人性化管理’吗?!”
  刘监区长忙阻止道:“扬柯!你怎么跟你妈说话的。”
   “别别别,监区长你让她说。”
  扬珂说:“本来就是嘛,她家遭灾家破人亡,夫妻俩人用血汗甚至用命换来的钱,就眼睁睁地看着它化为乌有,我们就能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吗?”
  刘监区长说:“珂珂你说的不是也没道理,但毕竟这鞭长莫及啊!”
  李素芬说:“你们都别说了,晚上召开会议,你们都回吧。”
  监区长说:“扬珂还不向监狱长道歉。”
  扬珂嘟囔嘴道:“监狱长,对不起。”
  扬珂很少与母亲斗气,今天这事她是觉得王秀英实在太可怜了,才和母亲理论的。事后监区长狠狠地批评了,虽然她始终认为自己没有错,但毕竟这里是在工作单位,这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的。她这样一想,心中对母亲又有了些歉疚之感,她觉得自己也太易冲动了,于是她和男友陈枫在外面待得很晚,才忐忑不安地回到了家。
  扬珂偷偷溜进家门,她见母亲正在打电话,于是侧耳偷听。
   “老同学啊,一定要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进行啊!”
  “哦,王秀英的房屋布局以及她本人房间和床的位置图,我已经发到你邮箱里了。”
   “好,老同学具体用了多少费用,请你帮我先给我垫付一下,到时我个人会如数付给你的。”
   “这个好说啊,就说是我们提取证据吧。”
   “老同学拜托啦,嗯,好好好,再见。”
  李素芬放下电话,转过身看到扬珂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眶里噙满着泪水。
   “你不声不响吓我一跳,怎么啦?又和谁怄气啦?”
  这时,扬珂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扑了上去,深情地大声喊着:“妈……”
  没多久,由王秀英老家的当地法院转来了王秀英的存折和记帐本。在狱警值班室,王秀英浑身颤抖着捧着存折,眼泪刷刷直流……
  扬珂又递给了她发黄了的记帐本,王秀英接过来看了一眼,双腿就要往下跪去,扬珂立即拉住了她。
  今天是一监区举办服刑人员的一个大型活动——演讲大会。会场上方挂着白底黑字的横幅,上书:服刑人员现身说法巡回演讲大会。会场里,端坐着一排排整整齐齐的犯人,扬珂和几个狱警在会场周围巡视着。
  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的王秀英在台上充满激情地在演讲着,演讲结尾时她动情地说道:“……在这个千奇百态的世界里,女人的纯洁最容易被污染,女人的善良最容易被欺骗,女人的美丽最容易被利用。女人一旦失去贞操和爱心,一旦卷入了社会的浊流中,她们就成了恶魔的使者和帮凶,就会导演出一幕幕人间悲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65

主题

3003

帖子

5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53891
发表于 2021-7-24 15: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龙 于 2021-7-24 15:36 编辑

一篇讲述高墙内故事的具有警示意义的小说,点赞!

该用户从未签到

65

主题

3003

帖子

5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53891
发表于 2021-7-24 15: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写作快乐,期待更多精彩哦~

该用户从未签到

65

主题

3003

帖子

5万

积分

总版

Rank: 8Rank: 8

积分
53891
发表于 2021-7-24 15: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龙 于 2021-7-24 15:53 编辑

      【编者按】这一篇关于高墙内故事的具有警示意义小说。扬珂大学毕业后没有选择留在机关,而是主动要求去母亲所工作的女子监狱,当了一名狱警。工作一年后,她已熟悉了监管环境和监管工作程序,再加上母亲的指导,如今已能独当一面了。狱警就是要管理好服刑人员,让她们真正认罪服法,真心诚意地改过自新重塑人生。在她所管理的10号监房里,有个30岁的女犯人王秀英在得知家中遭了灾,房屋和丈夫被泥石流所掩埋,丈夫由此而丧了命,虽然婆婆和她7岁的儿子由当地政府安排妥当,但还不能消除她的心病,她吃不下饭,无精打采的,扬珂担心她会倒下去。王秀英曾因为一时贪财,误入了歧途,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她终因诈骗罪被判三年有期徒刑。服刑一年多来,她一直表现很好,没想到现在家里出了这样的灾难,杨珂的安慰也不能说到王秀英的心里去,她整天忧心忡忡,夜晚做噩梦还大喊:“这是我的命根子!”她终于晕倒在制衣间。扬珂决定查出王秀英这样折磨自己的原因。没想到当狱医的男友的一席话点醒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扬珂,“这秘密一定是与垮塌的房子有关。”原来是王秀英一辈子辛苦挣的钱没有了,才会让她如此绝望。后来在作为监狱长的母亲的帮助下,帮王秀英找到了存折和记帐本。扬珂以人为本,对犯人进行人文关怀,以爱心感化他们,终于王秀英决定现身说法。小说塑造了一个感人至深的狱警形象。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形象饱满,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一篇具有警示意义的小说,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该用户从未签到

144

主题

3946

帖子

11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11953

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21-7-24 18: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以人物对话推动情节,精心塑造了王秀英和扬珂两个女性形象。狱警及监狱题材的小说不好写,情节曲折动人。老师辛苦了!
今天荷塘正式搬家了,很开心拥有一个温馨的新家!

该用户从未签到

102

主题

2042

帖子

9万

积分

右首版

Rank: 6Rank: 6

积分
99561

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21-7-24 18: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正是因为分平老师深入生活、体验生活,才能写出这样真实感人的小说!祝愿老师创作愉快,生活开心!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

主题

95

帖子

86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69
 楼主| 发表于 2021-7-24 21: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巧 发表于 2021-7-24 18:07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正是因为分平老师深入生活、体验生活,才能写出这样真实感人的小说!祝愿老师创作愉快, ...

谢谢阿巧老师的美言。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

主题

95

帖子

86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69
 楼主| 发表于 2021-7-24 22: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莫道不销魂 发表于 2021-7-24 18:07
小说以人物对话推动情节,精心塑造了王秀英和扬珂两个女性形象。狱警及监狱题材的小说不好写,情节曲折动人 ...

谢谢“莫道”老师的点评。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

主题

95

帖子

86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69
 楼主| 发表于 2021-7-24 22: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龙 发表于 2021-7-24 15:27
一篇讲述高墙内故事的具有警示意义的小说,点赞!

谢谢社长的赞誉。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

主题

95

帖子

86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69
 楼主| 发表于 2021-7-24 22: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龙 发表于 2021-7-24 15:28
祝写作快乐,期待更多精彩哦~

感谢社长的期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荷塘月色

荷塘月色

订阅| 关注 (27)

以打造“超一流的品牌社团”为社团的发展目标,以“为作者服务、为文字服务、为读者服务”为社团的发展理念
0今日 2264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